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六十章 反叛
  艾莉一脸厌弃,这种厌弃非常自然绝不是装出来的。她想自己的妈妈,却像是在提及仇人。
  “为什么?”坎博尔皱眉,他无法理解艾莉这话的意思。
  艾莉双手放回膝盖,一声不吭。撅着小嘴,似乎受了很大委屈。
  “滴滴…滴滴…”
  放在床头柜的探测器响起,坎博尔起身把探测器握在掌心,望向探测器长方形的红色镜片。镜片上闪烁着三十几个绿色坐标,这是战斗型宇宙船的标识。
  “我们遇上弗利萨军了吗?”坎博尔吃了一惊,闪现到舷窗旁边。双手搭在玻璃下方的金属窗台,凝望窗外。
  三十几艘米白色的小型战斗宇宙船飞过,以超越光的速度消失,在漆黑的宇宙中留下一道蒸汽云。
  坎博尔眉头紧锁,这三十几艘宇宙船飞过的一瞬,他清楚看见了这些宇宙船内部空空如也的皮质靠椅。也即是说,这三十几艘宇宙船内根本没人。探测器也没有战斗源的反应,这证实坎博尔没有看错。
  “奇怪。”艾莉走到坎博尔身旁,左臂横放在小腹,右臂竖起食指微弓抵在唇前:“F—00型,这是弗利萨军总司令部的宇宙船。每艘宇宙船都有独立的编号,就算前线战士的宇宙船被毁向总部求援,总部也不会派这种在编型高级宇宙船出来吧?”
  F—00型宇宙船都是有编号的,通过操纵室可以用探测器监督每艘宇宙船所处的位置。发射这么多无人驾驶的宇宙船,无疑会扰乱操纵室的监控系统。
  “滴滴…滴滴…”
  坎博尔手里的探测器再度响起,他把探测器戴在脸上调试完毕,皱眉看着光滑镜片上闪烁的绿色三角坐标。
  非常密集,至少有上百艘,型号和刚刚飞过那三十几艘宇宙船一致。
  这是贝吉塔的作品,此刻遥远的弗利萨行星正在上演一出好戏。
  夜幕之下,弗利萨第一军团实验总室灯火通明。身着黑色雨披的宇宙战士负手而立,捆在手腕的核能炮随时能发动攻击。雨水滂沱,滴在金属地面传出密集的脆响。由于污染严重,雨水散发着酸臭的味道,颜色也由蔚蓝转为黑灰。
  靴子踩踏积水,年仅七岁的小孩疾步走来,面无表情。稚嫩的瞳孔像是锁定猎物的饿狼,对视会让人感到不安。
  贝吉塔是弗利萨第九军团的副司令官,拥有这个军衔,他理应能随意出入一间实验室。可弗利萨大王下令,不准贝吉塔靠近这里。贝吉塔知道这些战士会阻拦他,体内能量早已蓄势待发。
  他的弟弟,赛亚民族贝吉塔王三世的次子关在里面。他想把塔布尔救出来,动用武力。
  弗利萨厌倦了这颗星球,率领尚波和几千名宇宙战士离开了。负责留守总部的是基纽特战队,那是群不靠谱的家伙。基纽队长不知从哪里得到一本舞曲杂志,整天和队员们排练战斗姿势。
  “这里是禁区,请止步!”守在实验室外的宇宙战士立刻警觉,黑漆漆的炮口瞄准贝吉塔的额头。
  贝吉塔面无表情,突然消失在原地。金属地面上留下两个浅浅的脚印,两名宇宙战士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挺挺倒地。紫色的血液从脖颈喷涌,和地上腥臭的雨水掺杂在一起。
  贝吉塔大步向前,他在赌,赌基纽特战队不会亲自出面拦截他。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还下着暴雨。基纽特战队应该已经睡了,就算没有睡下,未免衣服被弄脏和淋雨,他们应该也懒得亲自动手。
  赌赢的话他有三成把握带着弟弟离开,赌输的话他就会被杀死,弟弟继续待在实验室里被研究。听说那些恶心的鸡头抓了一名赛亚人贵族的女孩,可现在那个女孩跑了。为了破译赛亚人战斗天赋的奥秘,他们急需一个新的实验体。塔布尔就是那个新的实验体,他身上流淌着赛亚人王族的血脉,简直完美。
  权利、地位、荣誉,这些都是弗利萨给的,做一只听话的狗就能享有。贝吉塔不想当狗,更不想听命于自己的仇人。可迫于现实他妥协了,听命于弗利萨拼命工作。如果没有坎博尔引发的蝴蝶效应,贝吉塔会在29岁那年反叛弗利萨,企图借用龙珠的力量获得不死之身。
  现在一切都变了,塔布尔被鸡头宇宙人抓去做实验,这触动了贝吉塔的逆鳞。
  实验室内鸡头宇宙人还在忙碌着,圆柱形的玻璃管内悬浮着一摊鲜红液体。显示器把血液内所蕴含的物质列举出来,一目了然。鸡爪在键盘上飞速敲打,令人眼花缭乱的公式覆盖了整个屏幕。
  “赛亚人体内有种非常独特的细胞,这种细胞活性很强而且端粒极长。或许…它就是赛亚人强大的原因!”一名年迈的鸡头宇宙人激动的脱下白手套,狭长的绿色瞳孔闪烁着贪婪。
  一般而言,细胞只能分裂20~70次。每分裂一次细胞内的‘端粒’就会缩减一截,‘端粒’消耗完细胞就无法分裂,只能逐渐老化死亡。赛亚人不同,他们的寿命很长,30岁还能被称为青春期。如果能把这种细胞作用在自己身上,岂不是能在获得赛亚人战斗天赋的同时,大幅延长寿命?
  当然,比赛亚人寿命更长的高战力生物也有很多。例如弗利萨、破坏神,可他没胆子把弗利萨、破坏神的血抽出来做实验。延长寿命的方式也有很多,例如用高科技、人造金属更换体内的肝脏,可他没那个资格享有。
  鸡头宇宙人的寿命很短,10岁就已经是老年了,他们没有灭绝得益于恐怖的繁殖速度。但鸡头宇宙人也有一种得天独厚的超能力,他们能把吃进肚里、没有死亡的细胞吸收,替换自身已经衰老的细胞。可惜这种超能力一生只能施展一次,否则他们就能像某种水母一样寿命无限延长。
  吃掉塔布尔身上的肉,他的寿命就能增长几十倍,并且得到和赛亚人一样的战斗天赋,这个诱惑太大。他像只黄鼠狼,培育皿里漂浮的赛亚婴儿像只鸡,他觊觎婴儿的肉。
  如果哪天贝吉塔突然反叛,被弗利萨大王杀死,塔布尔也就失去庇护。到时他就能直接砍掉塔布尔的胳膊吃掉,不必小心翼翼的从塔布尔体内抽血。抽的血少了毫无价值,离开主体后血液内的细胞就会失去活性。他也没胆量抽的多,如果不小心把塔布尔弄死他就完了。所以他期待贝吉塔反叛,反叛的越早越好。
  他的梦想成真了,头颅突然诡异的飞速旋转,从脖子上滚落掉在地面。血腥味弥漫开,锋利的森白骨刺穿透皮肤裸露在外。实验室里的鸡头宇宙人都在瞬间死去,贝吉塔脱掉沾满血迹的白手套,把停放在实验室中央的培养皿抱起扛在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