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七十章 迷失自我
  桑特诺安失声尖叫,可还没发出声音嘴就被堵住了。
  “你杀过很多人吧?既然杀过人就要做好被人杀死的准备。”坎博尔的笑容仍旧和煦,那张锋利帅气的侧脸简直让人不寒而栗:“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把握住它,你还有希望能活下去。”
  堵着桑特诺安嘴唇的手掌移开,桑特诺安大口喘息不再挣扎,表情透着讨好的意味。
  “这里的尸体是怎么回事?弗利萨第一军团全军覆没了?”坎博尔问,声音不大却自带一种威严。
  “是贝吉塔…三天前他突然叛乱袭击了第一实验总室。我们奉命拦截,这些人都是在那场叛乱中阵亡的。”桑特诺安的心理素质还不错,虽然脸色苍白却至少能对答如流。
  “基纽队长呢?他是否去了行星那美克追杀贝吉塔?”坎博尔故意压低了声音,他走向昆尼昆河主要是想避开巴达克打听基纽的事。
  基纽和巴达克是怎么相识的呢?没人知道,连姬内都不知道。这难以理解,基纽是位高权重的特战队队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巴达克只是个被遗弃的赛亚人,按理说他们不应该有交集才对。可他们的关系似乎很不错,得知基纽死亡的消息,巴达克第一时间想到用龙珠把基纽复活。
  那美克星的龙珠无法使用了,可巴达克既不悲伤也不难过,胸有成竹的模样。别人或许难以理解,坎博尔却很清楚巴达克在想什么——地球的龙珠。
  “不知道…我只是个普通的战士,没有权限和资格…”桑特诺安摇了摇头,她并未说谎,她躺在浮尸上昏迷了两天半。
  “最后一个问题,弗利萨大王在这里吗?”坎博尔点了点头,对桑特诺安不知道基纽的事表示理解。
  “不知道…”桑特诺安再度摇头,美眸中透着惊恐。
  “我不杀女人,你不要害怕。”坎博尔轻笑着宽慰,温文尔雅像个绅士。手刀却从桑特诺安沾满污秽的雪白脖颈划过,扔垃圾般把尸体甩进昆尼昆河。河水溅起三米高的浪花,桑特诺安的娇躯直坠河底。
  坎博尔冷漠的转身,河水在落到他身上之前化作蒸汽。他的性格比以往多了些凶戾,不知是受到何种因素的影响…
  “坎博尔,你…”巴达克皱眉,坎博尔的双眸乌黑清澈,直视的时候巴达克有种错觉,仿若黑暗的帝王君临,胸口有种无以伦比的压迫感。更重要的是他的气息,很模糊,好像变了一个人。
  “我怎么了?”坎博尔疑惑的问。
  “没事…”
  昆尼昆河畔到处都是尸体,白色的蛆虫在肉里钻洞,臭气熏天令人作呕。巴达克和坎博尔悬浮在半空,以极快的速度飞往某个方向,在消失的地方留下两道残影,劲风刮开灰暗的云层。他们兵分两路,锁定了不远处的岗哨,准确的说是锁定了那里的宇宙战士佩戴的探测器。
  “滴滴滴…”
  圆柱形的巨大防御建筑上雕刻着弗利萨王神圣的雕像,金属大门的边框镶金,带着红色面罩的士兵正在站岗,笨重的呼吸过滤器把空气中的细菌过滤掉,站得笔直像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探测器闪烁着红光示警,两个三角形黄色坐标在镜片上亮起。并没有惊慌和警惕,站岗士兵异常淡定纹丝不动像是雕塑。
  坎博尔大大咧咧的走到他面前,伸出两根手指在士兵面罩中央的防弹玻璃上敲了两下。短暂的寂静后,士兵掀开面罩把脸上的探测器递给坎博尔,轻揉眼睛哈欠连连:“妈的,这么晚才来换岗…”
  这家伙刚才睡着了,站那么直是因为战斗服里的固定装置。贝吉塔那个王八蛋把操纵室给毁了,几万副探测器报废,他们这些站岗的小兵只能三五个人交替使用一副探测器。
  “去把你们所有的探测器都拿来。”手指抵在士兵额心,黑色的能量凝聚压缩。坎博尔用空闲的另一只手戴上探测器,然后把士兵的双手交叠按住。
  “是!我马上准备探测器!”士兵很擅长见风使舵,宛若鸿沟的实力差距立刻让他放弃了抵抗。
  这里曾是防御森严的警戒区,深夜也有成群的战士来回巡逻,探照灯左右摇晃照亮所有死角。黑色的礼车在路上驰骋,侍从们打开车门恭敬的排开迎接大人物的到来。秩序森严,战斗值低于1000的家伙只能靠卑躬屈膝活着。现在一切都变了,贝吉塔摧毁了整个城市,路面像是被犁过一样。大量战士阵亡,隐约能闻到从昆尼昆河飘来的臭气。
  连战斗值300点的战士都被启用了,例如这个站岗的家伙。他曾被欺凌和盘剥,当然出工不出力。他身后的岗哨很奢华,占地足有五千平米,漆黑的炮口从圆形的墙面里探出,守门的却只有这么一个士兵。
  “你们只有这两枚探测器?”不远处的战斗人员休息室内,坎博尔握着一枚老式探测器,皱眉不悦的问。
  “是啊大人,三天前,叛逃者贝吉塔把所有探测器都毁了…”
  “好吧,你们可以走了。”
  没人真的离去,在场的宇宙战士互相对视,谁都不敢转身。坎博尔的指尖一直凝聚着黑色的能量弹,会不会他们刚刚转身坎博尔就把能量弹扔出来,然后自己的尸体也被送往昆尼昆河?
  “我那边只有一枚。”巴达克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手里握着一枚新式的探测器。
  坎博尔指尖的能量缓缓消散,转过身把巴达克手里的探测器接过,大踏步走向休息室外。
  他逐渐远去,随着他的远去在场的宇宙战士松了口气,纷纷转身逃向另一扇门。坎博尔真的没有下杀手,所有人都安全逃离。
  就在这个时候,巴达克吃了一惊眉头紧锁,表情严肃。坎博尔的气息突然变了,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体内复苏,替代了他的灵魂!
  可坎博尔看上去和平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错觉吗?
  “呼…”坎博尔吐出一口浊气,浊气像一条黑色的龙升腾,张牙舞爪。他伸展胳膊提议说:“贝吉塔还要三天才能抵达这里,我们不妨去一趟地球?”
  “那里是最适合卡卡罗特成长的地方。”巴达克对此非常赞同,他一直都主张送卡卡罗特去地球。以前是因为没有时间,现在不同,坎博尔能任意在黑暗中穿梭,想复活基纽也需要地球龙珠的力量。
  “嘿…嘿嘿嘿…”坎博尔突然怪笑起来,仰起脸望向远方的钟楼。瞳孔诡异的旋转,像是两朵…黑色的莲花!
  坎博尔的气息彻底更变,陌生而又熟悉。
  他的体内有两个灵魂,一个是坎博尔本身,另一个是…朵格纳特!
  黑帝,战斗值无限大的最强神话。
  绝技:黑帝天明闪
  【我已死亡,但意志仍在,邪恶之根从未断绝。当火焰在空中燃烧,黑莲重开之日,我终将归来,审判这罪恶的人世。或许很漫长,但这一日终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