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七十一章 黑帝之魂
  弗利萨行星科技发达,钟楼早已被淘汰。钟楼存在的意义不是报时而是装饰,悬在楼顶的圆形铁钟从未被敲响过,锈迹斑驳。
  现在铁钟响了,被某人一拳砸扁,碎烂的铁壳和铜珠掉的满地都是。坎博尔脸上佩戴的探测器炸开,因为它探测到了超负荷的能量源。
  “弗利萨!”巴达克一眼认出那个站在钟楼上、长着犄角紫色皮肤的矮子,闪现到坎博尔身后把手放在他的肩膀:“坎博尔,我们走!”
  作为赛亚民族为数不多的强者,巴达克有幸亲眼见识过弗利萨的实力。弗利萨以此来恐吓震慑赛亚人,迫使桀骜不驯的赛亚人乖乖听命于他拼命工作。
  弗利萨表情阴沉,基纽私自放走贝吉塔,这让他非常不爽。弗利萨派基纽追杀贝吉塔和塔布尔,就在十几分钟之前,基纽突然和总部失去了联系。贝吉塔的尾巴已经被拔掉,绝不可能是基纽的对手。唯一的解释是基纽杀死邱夷,背叛了他逃走了。
  弗利萨的脾气很大,心里不爽就肆意发泄。他杀了一百多名手下,带着滔天怒火四处寻找可以杀戮的目标。杀人对他而言是游戏,就像小孩无情的玩弄蚂蚁,蚂蚁的性命根本不值得珍惜。他从附近经过,探测器捕捉到两股强大的能量源。
  “赛亚人?又是这些该死的野猴子!”弗利萨狞笑着,嘴角上扬:“哼哼哼…还不错,刚好可以拿来泄气…”
  从钟楼上跃下,弗利萨漂浮在半空,尾巴左右摇摆戏谑的望着巴达克和坎博尔:“怎么收拾你们才过瘾呢?”
  “走啊,发什么呆?”巴达克拍打坎博尔的肩膀,身体紧绷的像是弓弦。他无惧弗利萨,却也不想枉送性命,因为使命尚未完成。
  “冰冻恶魔?居然没落到这种境界了吗?”坎博尔推开了巴达克的手,冷笑着走向弗利萨。声音没有任何变化,但自带一股令人折服的气质,那种气质很独特,难以言喻。
  “哦嚯嚯嚯嚯…赛亚人,脑子坏了吗?”弗利萨抬起右臂双指微弓抵在嘴前:“战斗值61449,还不错,你有资格做我的手下。”
  “坎博尔,你…”巴达克皱眉,身体本能的向后暴退。
  不对…
  他不是坎博尔!这股气…藏在坎博尔体内的,究竟是谁?!或者说…是个什么东西?
  巴达克的感知没错,现在的坎博尔已经不是坎博尔了,朵格纳特获得了身体的操纵权。
  乌云汇聚在朵格纳特头顶,金黄色的闪电在云中劈裂。狂风漫卷而过,黑色的莲花在空中盛开。莲花的花芯是一张张狰狞的人脸,单是看一眼就让人脊背发寒。
  圆弧形的黑刃从空中坠落,被朵格纳特握在掌心。身上的弗利萨军制式甲胄像是灰烬,风一吹就脱落,露出掩藏其下的黑色大氅。密集的红芒在所有存在的地方亮起,那是黑帝禁军,把弗利萨包围淹没。
  “这是?”弗利萨茫然的望着在空中旋转的莲花。
  下一刻,火焰在黑莲的花芯中燃烧。狰狞的人脸表情极度扭曲,像是一个被丢进火海挣扎的人。更可怖的是火焰燃烧时发出的声音,尖锐刺耳令人感到牙酸,像是指甲抓过黑板。
  “弗利萨…你叫弗利萨对吧?”朵格纳特开口了,双手环抱胸前用怜悯的口吻说:“你的实力很弱,战斗天赋却很高。你有资格成为我的手下,我会培养你成为新的破坏神。”
  “破坏神?”弗利萨略有些吃惊,旋即又掩嘴轻笑:“哦嚯嚯嚯嚯…真是可笑,一个赛亚野猴子居然想培养我做破坏神?都是些令人厌恶的家伙…去死吧!”
  淡蓝色的光芒在指尖亮起,细小但杀伤力极强的能量弹射出。挡在前面的黑帝禁军在触碰到能量弹的瞬间被打散,化为一团令人胸口压抑的黑气。
  “哼哼…”朵格纳特轻笑,不躲不闪任由那团能量弹在眼前放大,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似乎并未将弗利萨看在眼里。
  弗利萨王固然强大,可比起朵格纳特这种远古年代的史诗级强者还是差了太多,根本不是一个次元。朵格纳特是无敌的,战斗值无限大,怎么会把这种程度的攻击放在心上?
  能量弹击穿了黑色大氅,在朵格纳特的肩上留下小片血肉模糊的伤口。朵格纳特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低下头错愕的望着自己的左肩。
  这幅身体是坎博尔的,战斗值只有6万。朵格纳特当然强悍,可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黑帝身体已经死亡。
  “真是副软弱的躯壳…”朵格纳特用右手摸了一下受伤的左肩,把沾满黑色血液的手放在面前。
  “哼哼哼…果然只是虚张声势…”弗利萨并不急于杀死坎博尔,像是一只猫在玩弄垂死的老鼠。
  “接招!”巴达克冲向弗利萨,拳头如雨点般砸出:“哈哒哒哒哒哒哒!”
  攻势异常猛烈,可惜完全伤不到弗利萨。他们之间实力相差太大,弗利萨只用单手就轻易接住巴达克的所有攻击。
  “哈哒哒哒哒哒!”巴达克怒吼,四肢并用全力出击,超快的速度带起风,吹动地上沙尘遮蔽视线。
  “烦人的苍蝇。”
  巴达克的战斗值也很强,远超尚波,远超基纽特战队的队员,留作手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可弗利萨并不想留用巴达克,因为巴达克脸上有一道丢人的疤,那是奴隶的标志。
  弗利萨无趣的用双手锁死巴达克的双臂,膝盖狠狠甩在巴达克的胸口。巴达克张口喷出白色的胃液以及碎烂的肝脏,胸口整个凹陷下去。他被弗利萨甩出,如陀螺般旋转着砸向远方。
  被巴达克砸中的、奢华坚固的防御堡垒轰然倒塌,半截弯曲的炮管落地发出脆响,金属构建的路面皲裂,路面下的尘土四溅遮挡住视野。巴达克艰难的捂住胸口,生命的最后一刻,充满无限期待以及无限忧愁的目光透过尘土,望向坎博尔的背影。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至死未能如愿。
  坎博尔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痛苦的嘶吼。黑色的烟从毛孔内涌出,像是被幽灵厉鬼缠上了。
  缠上他的东西比幽灵厉鬼恐怖千倍万倍,黑帝,那是史诗级的强者。
  “赛亚人,有兴趣做我的手下吗?我可以饶你不死。”弗利萨大步走向坎博尔,把只有三根脚趾的右脚踩在坎博尔头顶,迫使坎博尔的脸贴在地面。
  坎博尔并未回答,剧烈地抽搐,越来越多的黑气弥散。两个灵魂正在互相斗争,抢夺这幅身体的控制权。
  坎博尔的灵魂处于绝对的上风,但正被朵格纳特的灵魂压得节节败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