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八十三章 境界
  “老乌龟,以后有什么打算吗?”鹤仙人一屁股坐倒,胳膊搭在膝盖:“我开创的鹤仙流已经夺下世界冠军,桃白白也获得了天下第一杀手的桂冠。如果我们两个联手,想统治世界都不是难事。”
  坎博尔的实力虽强,对气的掌握却非常粗劣。就像斗牛场里的公牛,只知道野蛮的横冲直撞。以他的速度想不让铃铛发出声音很难很难,估计要苦练一个月才有成效。
  “桃白白…”武天也坐倒在地,姿势与鹤仙人完全一样:“听说雇佣他杀人要花很多钱…这么多年的积攒,你们应该挣了很多钱,好好享受生活不行吗?”
  鹤仙人的地位自不必说,名头远比已经退出武术界的武天要响亮。他的弟弟桃白白身兼‘天下第一杀手’、‘世界十大富豪第二位’、‘鹤仙流副掌门’等多重身份。如此强硬的势力,甚至足以威胁到国家的安全。可鹤仙人仍旧不满足,他不好色,只对权利感兴趣。
  “老乌龟,你在壳里趴的时间未免太久了,真当自己是隐居深山的世外高人啊?”鹤仙人瞥了瞥嘴:“钱有什么意思,重要的是地位,懂吗?我们可以为所欲为,你不必再看那些美女杂志,喜欢哪个女人就直接带走。”
  与鹤仙人截然相反,武天淡泊名利,钱和地位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吸引力。他只对漂亮的女人感兴趣,想说服他只能从这里下手。
  鹤仙人在认真的整理措辞,他自己也知道仅凭这几句话不可能说服武天。武泰斗曾再三告诫他们不能用学来的武艺做坏事,鹤仙人已经摒弃了武泰斗的训言,可武天还墨守成规,顽固不化想一块臭石头。
  “直接带走?!”完全出乎鹤仙人的意料,武天脸色潮红呼吸粗重:“你这么一说…统治世界似乎挺不错的?”
  “这么说…你同意了?”鹤仙人不可思议的询问,十几年不见,武天的好色程度比以往更加严重。鹤仙人激动的握住拳头露出笑容,胸有成竹的说:“带上孙悟饭和牛魔王,桃白白、天津饭、饺子加上你我两人,天下谁敢争锋?”
  “天津饭?那个三只眼睛的家伙,被你收做徒弟了?”武天没有直接回答,皱眉询问:“他可是练武奇才,居然师从你这社会渣子王,可惜啊…”
  “社会渣子王?!”鹤仙人勃然大怒:“臭秃子,我再怎么卑鄙无耻也要好过你这道貌岸然的老东西!”
  桃白白的财富只是世界第二,世界第一的是牛魔王。牛魔王把财宝放在一起,财宝居然堆得比山还高。城堡里装不下,牛魔王就霸占了最大的山,在那里筑造新的城堡存放财宝。牛魔王杀了很多人,凶名赫赫甚至比桃白白更让人闻风丧胆。牛魔王是武天的徒弟,所以鹤仙人骂武天道貌岸然倒也没错。
  “道貌岸然?该死的半秃子…”
  “咻!”
  武天站起身刚想对骂,一颗因剧烈撞击而形状不规则的铜珠从眼前飞过。速度极快,能听见刺耳的破风声。
  坎博尔突然现身,手腕上的铃铛已经损毁,铜珠在极速的惯性驱使下撞烂了铜壳。他随手把系在手腕的黑绳扯断,擦了擦汗水大口喘气:“呼…太难了…”
  高速移动的同时不让铃铛发出声响,这句话说出来简单,想做到难如登天。你根本看不见铃铛里的铜珠在哪里,它的位置随时都在变,轻微的触碰就是一阵清脆的声响。
  “蛮力没用,要做到心如止水。像你这样是不行的,认真的用精神力去感知铃铛里的铜珠。”鹤仙人用两根手指捏了捏自己的胡须,配合尖嘴猴腮的脸略有些猥琐。可绿色的长袍无风自动,尽显宗师风范:“有水吗?我需要一碗水。”
  “朵格纳特,给我一碗水!”坎博尔头也不回的大喊。
  黑气凝聚成团,双手捧着瓷碗的黑帝禁军凭空出现。瓷碗里倒满清水,再多一滴都会溢出来。
  “看好了!”
  鹤仙人大喝,一脚踹在瓷碗的碗托上。瓷碗飞到半空,鹤仙人也飞到半空,五指并拢像一只鹤,以极快的速度攻击空中的瓷碗。攻击毫无章法,像是路边撒泼的老头。碗里的水左右摇曳,随时都会倾洒出来。瓷碗也跟着左右摇曳,频率和碗里的水完全一致,水总能在倾洒出来的临界点回流。
  “厉害…”坎博尔由衷赞叹,鹤仙人的速度根本无法和他比拟,可招式凌厉没有任何动作是多余的。单就武艺而言,鹤仙人是顶级的宗师,与之相比坎博尔简直像拿着木剑胡乱劈砍的孩童。亲眼目睹鹤仙人出手,坎博尔突然意识到自己招式上的粗浅与不成熟。
  “如果只有这种程度,鹤仙人早就被他的仇家杀了。”武天的目光始终锁定空中的瓷碗,漫不经心的说。鹤仙人的招式在赛亚人眼中当然高超,可放在他眼里就不一样了,可以称为粗浅。
  鹤仙人捧着瓷碗,猛的用力让瓷碗旋转。碗里的水也跟着旋转,蔓过边沿像雨一样洒落向地上。鹤仙人散去了舞空术,闭上双眸脚掌轻点在水滴上。水滴像是台阶,他踩着‘台阶’在空中高速移动,以不可思议的动作用瓷碗接住即将落地的所有水滴。瓷碗旋转的时候已经空了,现在又被水滴填满。
  稳稳落地,鹤仙人把瓷碗递给坎博尔:“看到了吗?心如止水…心如止水。武术不是拿着菜刀乱砍,而是一种境界,每一次攻击都带有目的性。想自如的掌控气就不要依赖眼睛,凭感觉,懂吗?入门阶段你可以先用外界的细微变化寻找敌人位置,例如空气、风、声音…”
  松开捏着瓷碗的两根手指,瓷碗哗啦一声裂成无数碎碴,水从裂缝里流出。其实瓷碗早就碎了,但它碎的很有规则。环环相扣,只需用两根手指捏着两个重要的点,瓷碗就能完美的贴合在一起。
  “嗯…”
  “朵格纳特,给我一枚新铃铛!”略做休息,坎博尔随意的活动关节,骨骼发出清脆的噼啪声。
  朵格纳特气愤的合上手里的美女写真:“有没有搞错?我是黑帝,整个宇宙都曾为我颤抖!你居然用这种口吻命令我?我是你的仆人吗?”
  “快点。”回答她的是极为敷衍的声音:“我越快掌握气,你就能越快复活。”
  “你…”朵格纳特咬了咬牙,凭她的威名和实力,无论是谁,见到她都要恭敬的跪倒,坎博尔却像命令仆人一样命令她。
  “黑帝禁军,给他铃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