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珠之反派系统 > 第一百零三章 捷
  “混账…怎么可能,这种低级星球居然存在四次元空间!”比鲁斯愤怒的低吼。开辟空间需要耗费强大的能量和时间,连界王神都做不到。朵格纳特复苏不过几天时间,根本来不及开辟四次元空间。也就是说…地球的四次元空间是地球人自己创造的!这简直是奇迹。
  “翁嗡嗡~”
  ‘XBCJZ’扇动翅膀靠近比鲁斯,依靠机械足肢上的锋利倒钩趴在比鲁斯尾部,轻轻的把口器刺进比鲁斯的皮肤。口器刺入的同时麻醉剂注入,比鲁斯根本没有感到任何不适,‘XBCJZ’造成的痛感比蚊子轻整整1400倍。而且它是人造机械,根本没有气息和能量波动。
  比鲁斯的皮肤非常坚硬,感觉像是用钢针刺入山岩。‘XBCJZ’只能勉强采集到比鲁斯身上本就松动的细胞,采集完成后原路返回。
  这时,手握法杖的天使从空中落下,他穿着浅蓝色的腰带,黑色的领带从领口垂到腰部,领带上纹有二白一橙共计三个棱形,与破坏神比鲁斯的衣着相对应。深红色的长袍和长袜,法杖顶端的玻璃球变成黑色,是能量耗尽造成的。
  封锁一颗星球可不容易,即使是地球这种小到极致的行星。
  “维斯,你是怎么搞的,【空间●禁锢术】居然让朵格纳特破开了!”比鲁斯厉声质问,这是他担任破坏神以来第一次被戏弄。
  “我正要问你!”维斯反问:“为什么不毁掉这颗星球?”
  比鲁斯被问的哑口无言,他总不能说舍不得地球的美食:“咳…不要再推卸责任了,朵格纳特已经逃走,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朵格纳特去了暗世界,没人能找到她。”维斯用右手捏着下颌,眉头紧锁表情愁苦。猛虎捕猎麋鹿往往喜欢偷袭,偷袭成功就获得食物,偷袭失败就果断放弃,因为受惊的麋鹿非常警觉难以捕捉。朵格纳特就是受惊的麋鹿,今天死里逃生以后肯定会小心翼翼。
  一只‘XBCJZ’锁定了维斯,口器对准维斯暴露在衣服外的手。那只手握着法杖,蓝色的,细腻而光滑。
  ‘XBCJZ’趴在维斯的手背,锋利口器把一团细胞剥离、吸收。微量的麻醉剂同时注入,维斯没有感到丝毫不适。
  远方的战斗机内,布鲁将军站在打开的舱门旁边。他单手扶着门框防止自己不慎从高空掉下去,另一手握着黑色的触屏手机,显示屏把四只‘XBCJZ’的视野完美展现,看向维斯背影的目光略显烦躁。布鲁将军要的是那只蓝色兔子的细胞,可‘XBCJZ’却自动采集了维斯:“碍事的家伙…”
  “真是神奇,这颗星球的虫居然是机械的。”维斯把握着法杖的手背横放在面前,‘XBCJZ’正趴在他的手背,采集他的细胞。
  “哼…维斯,不要理会这些无聊的虫子。朵格纳特跑了,那可是黑帝,搞不好整个宇宙都会灭亡。”比鲁斯随手捏扁一只趴在他耳朵上收集细胞的‘XBCJZ’,揉到指尖轻轻一弹:“想想办法,找一条通往暗世界的路。”
  “暗世界?那是黑帝的领域,连全王都不能踏足,你觉得我们能进去?”
  “怎么办怎么办?那可是黑帝…等她的实力完全恢复宇宙就完了,百亿年前那场灾难还会重演!”比鲁斯双手抱头,可以用‘焦头烂额’来形容。可下一秒他咽了口水,低下头四处寻找遇见坎博尔的那家火锅店:“维斯,这颗星球的食物非常好吃,我们边吃边想。”
  ……
  暗世界,章鱼状的宇宙船亮着灯,隐约能听见打斗的声音,那是巴达克和拉蒂兹在修炼。
  “坎博尔!呜呜呜呜…”宇宙船旁边,艾莉趴在坎博尔怀里,泪水从眼角流出,哭的像个孩子。
  黑色的莲花燃烧着,摇曳的火光驱散黑暗。朵格纳特翘着二郎腿漂浮在半空,手里捧着一本美女写真,目光却始终落在坎博尔和艾莉身上。
  “没事了没事了。”坎博尔轻轻拍打艾莉的背,用右手食指擦去艾莉眼角的泪水,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浅浅的笑容。他成功了,把传说中的破坏神玩弄于股掌之间,心中充斥着死里逃生的快意。
  “我以为…我以为你死了…”艾莉抽噎着,非常感动。她是个聪明的女孩,知道坎博尔冒着生命危险救她。
  “赛亚人是不能流泪的,更何况你现在的身份是超级赛亚人。”坎博尔把艾莉推开,抚摸她的双肩表情认真的说:“艾莉,变身之前你是否以为我死了,所以非常愤怒?”
  “嗯…”艾莉点了点头和坎博尔对视。
  坎博尔轻笑,身体前倾要吻艾莉的嘴唇。
  艾莉因他而觉醒,他喜欢这个女孩。
  艾莉脸颊羞红,身体僵硬了一下闭上双眸,既不逢迎也不抗拒。她在这方面没有经验,坎博尔是她喜欢的第一个男孩。棕色的尾巴在身后摇摆,这表示她心情愉悦,像是看见主人的猎犬。
  艾莉等了好久坎博尔也没有吻她,缓缓睁开双眸,视野中坎博尔皱着眉陷入沉默,好像在犹豫什么,随着他的沉默气氛突然安静下来。
  “拉蒂兹,不要一味地防御,防御会使你被动,主动权永远掌握在发起攻击的一方!”
  “是,爸爸!”
  章鱼状的宇宙船内响起巴达克的训斥,拳头击打肉体的声音清晰可闻。虽然看不到宇宙船内发生了什么,却可以想象出那个画面——坚硬的金属地板成片损毁,到处都是鲜红的血迹。父亲攻击自己的儿子毫不留情,儿子被打得鼻青脸肿,却一次次的擦去血液从地上爬起来。
  这就是巴达克的训练方式,暴戾野蛮但见效很快。他要培养拉蒂兹成为战士,强大的战士,拥有足够的实力才有资格享有人生。
  坎博尔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但坎博尔和巴达克、贝吉塔不同。巴达克和贝吉塔都是高傲的,他们宁愿战死也不肯退缩。坎博尔没有那么死板,打不过就跑,跑不了就想办法跑。这可以称之为善于变通,也可以说是不要脸。
  贝吉塔为了自己的弟弟坠入地狱,凄美的故事。如果换成坎博尔结果绝对不一样,坎博尔不会愚蠢到和弗利萨军硬碰硬,他有的是办法兵不血刃救出塔布尔。
  “艾莉,我们结婚吧。”坎博尔轻声说,凝望艾莉的目光那么帅气那么柔和:“我喜欢你。”
  “嘻嘻…”艾莉掩嘴轻笑,动作扭捏和平日的趾高气昂判若两人:“我…我也喜欢你…”
  “不过…想和本小姐结婚?少做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