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爱恨江山 > 第三十三章 一片情思诉不出
  这个时候,云衣的肚子却不争气地叫了。云衣有点尴尬,这两天没有心思好好吃饭,中午更是一口都没吃,如今实在是饿得狠了。
  一个油亮的鸡腿神奇地出现在了云衣面前。
  云衣怔了怔:“哪来的鸡腿啊?”
  青蘅笑笑:“你向来活泼爱动,肚子饿得也快。偏生又是个吃货,饿不得,一饿就馋得上蹿下跳、坐立不安。所以从醉白楼出来的时候,我让小二打包了一点你喜欢的吃食。”
  云衣大喜,接过鸡腿说:“还是你细心,最了解我!”
  正要吃,忽然觉得鼻头一酸,竟咬不下口来。最了解她的人是青蘅,他走后,谁又会如他一样这么关心自己,体贴自己呢。以后饿了,却还有谁,会帮她默默准备好吃食。
  青蘅脱下外衣,铺在草地上,让云衣在他的外衣上坐下,柔声说:“快吃吧。以后我不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莫要饿着自己。虽然武艺过人,你到底是个女孩子,以后在外要小心,不要逞强,不要吃亏了。出去时一定要带上刘虎牙,也有个照应,不要贪玩,不要一个人到处乱跑,小心碰上危险……”
  青蘅今天特别啰嗦,细细碎碎叮嘱个没完。孟云衣今天也是难得地耐心,一声不吭地听着,一边听,一边有一口没一口地啃鸡腿。啃了一半,忽然想起来,把鸡腿递到青蘅嘴边说:“你也吃!你也没吃午饭,肯定也饿了!”
  青蘅本能地想拒绝,让云衣多吃点,不知为何,转念一想,默默地张口咬了下去。这是云衣刚刚吃过的鸡腿,还留着云衣的牙印,咬上去仿佛还能感觉到云衣樱唇的温度。
  青蘅慢慢咬着鸡腿,脸微微地红了。
  日头已经西斜,谷中看不见落日,只看见晚霞满天。两人吃完鸡腿,坐在溪边看晚霞。
  两人均是满腹心事。
  对齐青蘅来说,这是个很有意义的地方。就是在这里,他发现了云衣的女儿身,从此后,兄弟情变为男女情,心魂系之,暗自决心此生只娶她一人,眼中再也看不见别人。
  青蘅太看重两人之间的感情,怕说出来之后万一云衣不愿意,连朋友都做不成,是以一直不敢轻易表白,只想慢慢用实际行动打动她,待日后水到渠成,再行表白。
  可惜,命运弄人,自己即将出质,前途未卜,无法给云衣一个安全稳定的未来,表白的话,却再也没有机会出口。
  而云衣,因为青蘅比她小一岁,所以她向来只当青蘅是弟弟而不是异性看待,故而没有生过其他想法。如今离别在即,不知相见是否有期,心中只觉从未有过的茫然无措。
  而青蘅今天在醉白楼忽然抱住她,那男性的气息和怀抱猛然让她意识到眼前这人已经是个翩翩少年,这个认知仿佛触电一般,激起她心中阵阵涟漪,让她感到脸红心跳,生出了些往日未有的奇怪的感觉出来。复杂的心绪让她心乱如麻。
  暮色渐沉,青蘅起身说:“我们该回去了。谷中光线黯淡,天黑了路不好走。”
  云衣应声起身。两人慢慢向谷口走去。
  一行人赶回东都城内,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街市上亮起了点点灯火,暖暖的灯光显得很温馨。
  青蘅将云衣送至定远侯府门口,忍不住握住了云衣的手。小时候他们经常手牵手到处跑,长大以后,特别是知道云衣女儿身后,青蘅就很少牵云衣的手了。
  如今四手相握,两人都颤了一颤。
  青蘅艰难地说:“今日是最后一日,我还得回宫陪伴母妃。我……我……我走了……你保重!”
  云衣也艰难地说:“你也保重。”
  青蘅说:“你先进去,我看你进去。”
  云衣摇头坚持说:“不,你先走,我看着你走!”
  青蘅无奈上马,走出两步,又回首深深看了云衣一眼。
  门口灯笼的灯光照在云衣清秀但苍白的脸上,往日秋水一样的明眸里反射着点点亮光。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青蘅用力闭了闭眼,回过头,狠狠抽了下马,飞奔而去。
  看着齐青蘅的背影远去,蕴含在云衣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与此同时,奔马迎来的风也吹飞了齐青蘅流下的眼泪。
  青蘅魂不守舍地飘回莱芜宫,兰妃已经候在阶前。
  知子莫若母,兰妃知道孟云衣的真实身份,也知道青蘅的执念。看着齐青蘅失魂落魄的样子,兰妃轻声问道:“你跟孟家小姐说了么?”
  青蘅摇摇头,疲惫地说:“我自身难保,前途未卜,如何能再拖累她。既如此,又何必说出来徒让她心乱。我只愿老天开眼,让我在她嫁人之前,能有机会重返昊国,能站稳脚跟,让我能有机会向她求娶。若不然……她只要幸福便好。只要她幸福便好……”
  说出来孟云衣可能会等他一等,他会更有机会一点啊,甚至孟家的势力也会更倾向他一点,有利而无弊!然而兰妃知道自己儿子的性子,利用谁他都不会利用孟云衣,他不会舍得孟云衣受一点点伤害的,所以他只能伤他自己。
  这孩子,打小懂事,从来没执意讨要过什么,如今他唯一想要的,却连说都不能说出口。兰妃痛极,心疼地抱住了儿子。
  第二日清晨,齐青蘅在皇宫西侧的宣德门拜别了兰妃,然后遥遥向永乐帝所居的紫宸殿跪拜下去。
  由于齐青蘅是出质而非出使,于国并不光彩,因此并没有专门的送行仪式,永乐帝和娄皇后等也未露面,只有齐青蘅的生母兰妃相送,孟云衣等人在宫门外等候。昨日在宫里与永乐帝等人的见面,便已是私下的辞行了。
  这日,齐青蘅松开泪流满面却仍尽力站得笔直的兰妃的手,低调地辞别皇城。他回望晨光中如巨兽一样匍匐的皇宫,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他要光明正大,风风光光地重新踏入这个地方!
  永乐帝和兵部尚书姜朝阳站在皇城角楼的暗处,目送齐青蘅一行人的身影渐渐消失。
  永乐帝没有回头,对侧后方的姜朝阳说:“北武的情报网要抓紧时间完善起来,该做的动作都做起来。青蘅那边,你们要加强保护。主意是他出的,有事也可以与他多商量。朕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少本事,能不能担得起这副重担!”
  姜朝阳拱手应道:“臣遵旨。请陛下放心,臣自当尽心竭力,保护二皇子殿下,分化北武。臣也当密切关注殿下的一言一行,及时汇报给陛下。二皇子殿下天资聪颖,胸有丘壑,兼之谨慎小心,坚韧能忍,必能保得周全,陛下且宽心!”
  永乐帝沉声道:“青蘅那边,你们切记要低调行事,不要让他人看出端倪。”顿了顿,又叮嘱:“要小心娄知礼……”
  姜朝阳应道:“微臣省得。”
  长河边,渡船已经备好,过河便是北武的军队。
  一行人将齐青蘅送至船边,依依惜别。北武的使臣已经开始催促,齐青蘅无奈,转身上船。
  今日孟云衣强忍着没有失态,眼看船越开越远,她挤了笑容出来,跳起脚挥着双手向齐青蘅喊道:“你一定要早点回来哦!我记性可不好,你要是老不回来,我就会把你忘了哦!”
  齐青蘅早已将下唇咬出了深深的齿印,舌尖已经尝到了血腥味。听到孟云衣的喊声,他也扬起一条手臂喊:“你放心,我一定会尽早回来的!”
  千里烟波、万里江霭中,云衣和姜敬宗他们的身影慢慢变小,慢慢变淡,终于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