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爱恨江山 > 第三十七章 倾心
  孟云衣赶往前门的时候,孟岳峙已经大开中门将楚琮迎了进来。孟氏父女恭敬地将这位尊贵的南楚睿王迎入中厅。
  楚琮命手下抬上来几箱谢礼,热情而又恳切地向孟氏父女表达了谢意。
  宾主正叙着话,宫里派人前来宣旨。孟家人赶紧摆设香案,迎接圣旨。
  圣旨夸赞了孟云逸舍身救人,保护南楚尊贵使臣安全的行为,并赏赐了一众金珠珍宝。
  宣旨太监走后,楚琮与孟岳峙谈了一会东昊和南楚的风土民情,便顺势谈起了两国的政局。
  平日里作为军方重臣的孟岳峙并不方便与楚琮这样的他国皇族私下接触。但是今日借着感谢救命之恩的由头,楚琮拜访了定远侯府,向这位东昊重臣示了好,探了口风。
  对缺乏本国军方力量支持的睿王一系来说,此次楚琮特意借贺寿的名义亲自出访东昊,也是为了与东昊上下拉近关系,多争取这个邻国实质上的支持。
  楚琮在侯府不便久留,谈了一会之后,便起身告辞。
  孟氏父女将楚琮送至门口,楚琮的车驾已经候在那里。楚琮亲近又不过分热情地告辞后,正打算上车,忽然听见旁边一连串的肚子叫声响起。云衣霞生双颊,窘得恨不得钻进地里去。
  楚琮仿似没听见,保持着淡定的神色,眼里却忍不住带了点笑意。
  对一直生活在勾心斗角、虚情假意的环境里的楚琮来说,这个勇敢聪明、偏偏又很娇憨可爱、天真率直的小兄弟就像一股清流一般,很是讨楚琮喜欢。
  楚琮眸光一转,对云衣温言道:“小王初来东都,对东都有哪些好吃、好玩、有趣的地方不甚了解。云逸贤弟若是方便,可否带小王逛逛东都?”
  云衣心中雀跃,拿眼去瞧孟岳峙。
  孟岳峙想了想,自己不方便与那睿王有过多来往。云衣只是个皇家伴读,且对睿王有救命之恩,让云衣去陪六皇子,倒也说得通,问题不大。于是便允了。
  楚琮向孟岳峙告辞后,带着云衣上了马车。
  上了车后,楚琮微笑着说:“我今日起得早,现时已有些饿了。云逸久居东都,可知哪家酒楼的菜肴最是可口地道?”
  云衣向楚琮推荐了醉白楼,楚琮便使御者往醉白楼行去。
  楚琮笑着对云衣说:“我与云逸在上元佳节芸芸众生中相遇,已是有缘。后又得云逸舍身相救,更是有恩有义。云逸若不嫌弃,你我私底下兄弟相称如何?”
  云衣扭捏说:“睿王殿下如此尊贵,云逸与殿下宛若云泥之别,譬如皓月同萤火,怎敢兄弟相称。”
  楚琮握住云衣的手正想说话,心下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怎么云逸的手这么纤小,就像女子的手一般。
  他没有细思下去,只是亲热又恳切地说:“云逸这么说就见外了。我的性命都是云逸救的,区区虚名算什么。何况云逸乃堂堂定远侯之子,将来是要承袭爵位的,定远侯乃昊国柱石,身份又何曾低了。”
  云衣被楚琮握住手,身子一颤,直觉地想抽回手来,又想起现在是男子身份,怕显得小家子气,忍了忍便没动,那脸便又是红了,手心里暗暗沁出汗来。面上却不愿意露怯,僵着脖子故意粗声说:“如此云逸就不客气了。”
  楚琮眼见这个长相漂亮的小兄弟动不动就脸红,觉着很是有趣。只是越看越像姑娘家,楚琮疑窦暗生。他不知道,孟云衣向来脸皮厚,似在他面前这般容易害羞的情况,却是少见。
  两人到了醉白楼,楚琮请熟悉情况的云衣点菜。
  待云衣点完菜,小二上了茶水后,楚琮说:“敬宗贤弟是你的朋友吧?还有庆国公府的那位公子,以及敬宗贤弟的妹妹,你看要不要将他们也一起叫来。昨日匆匆与敬宗贤弟谈了两句,觉得他是个胸有丘壑的才子,我也想好好认识一下。云逸你看方便否?”
  孟云衣想起姜洇墨的告诫,心中一虚,怕见他们,说:“昨日出了这么大的状况,有很多事需要善后,他们很忙的,估计今日没空。改日再约吧,改日再约。”
  看云衣的神色,楚琮并未坚持,只在暗中继续观察云衣。
  楚琮是见惯各种场面的人,察言观色、能说会道、长袖善舞,兼且学识丰富,博闻广识。一顿饭吃下来,把云衣哄得喜笑颜开,心悦诚服。
  因着云衣有伤在身,楚琮没有令店家上酒。不然的话,孟云衣三杯黄汤下肚,怕不跟楚琮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起来。不过,面对楚琮如此美色,喝多的孟云衣会不会色令智昏,非礼楚琮,也是难说之事。若真如此,可要丢大脸。
  饭毕,孟云衣带着楚琮去了东都最清雅的妙音坊。
  妙音坊是家清倌坊,以曲目时新,善歌的伶人多,环境清幽雅致出名。
  妙音坊的头牌是若羽姑娘,有“若羽一曲,绕梁三日”的美名,不光在东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整个东昊,听说过她名声的都为数不少。
  尽管若羽姑娘不好见,但听说是尊贵的南楚睿王来访,妈妈还是紧赶着安排若羽出来待客。
  二人在妙音坊最雅致的聆泉轩坐着听若羽弹琴唱曲。
  春寒料峭,聆泉轩四周挂满了厚厚的棉窗帘,点着旺旺的火盆,室内暖意融融。
  由于炭火烧得热,云衣不光将厚厚的大氅脱掉,把夹棉比甲也一起脱掉了,只剩一件夹薄棉的苏绣白锦袍。
  冬日衣服穿得多,云衣便只是束xiong,不垫肚子了。这时候把厚的外衣都脱掉,xiong部便隐约现了点轮廓出来。由于头发被烧掉了一绺,那绺头发便束不起来,垂在脸颊一侧,平添了一些妩媚。
  楚琮看了看云衣的身形,再仔细看看云衣的喉咙,没说话。
  若羽年方二十,正是刚刚成熟,尚未完全褪去少女的清新,又兼有成熟女人妩媚风姿的时候,娇美得如同一朵开到正好的鲜花。若羽素手抚琴,琴音清越。一段拨弹后,若羽歌声响起,清灵通透,柔婉动人。一曲即罢,余音袅袅。
  楚琮一直半阖着眼仔细倾听,手指有节奏地轻点桌面,面露赞赏。
  若羽演唱完毕,楚琮喝了声彩,却见云衣还沉浸在先前的歌曲中没回过神,被楚琮惊醒才跟着喝彩。
  云衣爱听音乐。即便是以她定远侯之子的身份,也不是能经常听得到若羽的歌声的,更何况是在包间里只唱给他们两个人听这么好的待遇。云衣听得很是入迷。
  楚琮是皇贵妃李觅之子,而李觅是作为南楚文人之首的左相李逸夫之女,姿容绝代,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未嫁时便有南楚第一美人之称。楚琮肖母,不但长相出众,也继承了其母的才华。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若羽弹了几首曲子后,楚琮听得兴起,便也技痒。问若羽借了琴过来,试了几个音,便弹奏起来。
  只见他信手拨弦,轻拢慢拈。琴音初时如花间莺语、泉水幽咽,柔情切切,百回千转;后又弦音一变,高亢若金铁之声,洋洋兮若江河,峨峨兮若泰山,气势磅礴,震人心魄。
  云衣没想到楚琮的琴技竟高超如斯,听得目瞪口呆。
  楚琮略低着头,长长的睫毛如鸦羽一般略遮了那星子般的眼睛,皮肤透着如玉的光泽,鼻梁挺直,薄唇好看地抿着。他就这么挺拔地坐着,手势优雅舒展,从容自若地弹着琴,那样子美得就像一幅画。
  云衣听着看着,仿佛心神被吸了进去,浑然忘了时光流逝,斗转星移。
  琴音已收,云衣却还没回过神来。
  楚琮深深看了她一眼,挥手示意若羽退下。
  琴音再起,却是换了首曲子。只听得浑厚磁性的男声在室内响起: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楚琮琴弹得好,歌也不遑多让。一曲《凤求凰》听得云衣时而心动,时而忧伤,柔肠百结,是哪位幸运的女子能让六皇子牵挂思念呢,是远在南楚的六皇妃么?明明知道不可以,一颗芳心却忍不住一陷再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