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爱恨江山 > 第三十八章 遇袭
  楚琮唱罢,看着云衣温言说:“云逸可有想唱的曲子,琮可为你伴奏。”
  云衣尴尬,摆手说:“我唱得太差,定会污了楚兄的琴音。楚兄珠玉在前,我就不献丑了。”
  云衣唱功一般。平日里与陈平等人诗歌相和,对酒当歌,大家也都是常唱的。
  在陈平等人面前,她不会害羞,浑然把陈平的嗤笑置之耳外。在楚琮面前,她却不愿意出丑。
  楚琮见云衣的神情并非客气,也不勉强,只说:“歌抒心声,各人有各人的味道,何来高下之分。但望日后有机会得聆云逸引吭一曲。”
  云衣尴尬地笑笑,转移话题说:“楚兄这次能在东都呆多久啊?”
  楚琮说:“琮此次来东都,乃是为贵国陛下贺寿。如今陛下寿诞已过,诸事已毕,再过几日,便要回去了。”
  云衣将满二十,即将恢复女儿身。楚琮这一走,两人再无交集,估计是不会有再见的机会了。
  云衣闻言很是不舍,却也无可奈何。她想起洇墨告诫她的话,不该与这位南楚睿王交往过深。但是想到以后都见不到这个人了,云衣又是百般不甘,很想趁这几天再多见他几次。
  云衣热切地邀约楚琮说:“东都城里的金阁寺、绿漪园别有意趣,是东都的名胜。螺市街鼎盛楼的八宝鸭、千层酥很好吃。要看歌舞的话细柳苑很是不错。楚兄若是有兴趣,我都可以带你去看看。”
  楚琮微笑着说:“金阁寺和绿漪园贵国鸿胪寺卿鲁大人已经邀我去看过了。其他的歌舞吃食,若是得闲,我自然也愿意去见识一下。可惜此次行程甚紧,却是顾不上去看了。”
  云衣闻言掩不住的失望,平日里带笑的眼睛蒙上了一层忧郁的雾气。
  楚琮见了,莫名地心软。他此来东昊并非游山玩水,是有很多人要见,很多事要办的。适才他说的确也是实情。
  今次被云衣所救,上门拜谢也拜过了,酒楼也请过了,乐坊也去过了。以他的身份,不管是摆姿态还是拉关系,都已足够。原不必再浪费时间在孟云衣身上,毕竟她只是孟岳峙之子,而非孟岳峙本人。
  然则他看见云衣忧伤的样子,偏是心下不忍。云衣这样天真快乐的孩子,好像就应该一直这么快乐才是。
  而且,他确实也喜欢和云衣这样既单纯可爱,却又机灵有见识的人相处。和云衣在一起,让楚琮很放松,这对楚琮来说,是很难得的感觉,并且心生欢喜。
  楚琮想了想,说:“这个时节,梅花应该开了吧。南楚气候暖湿,少有梅花。不知东都可有赏梅的好去处?”
  云衣眼睛一亮,连声说:“有,有!东都城外长河边,有个五里坡,就有很多红梅。每当这个时节,红梅开遍如香云覆地,和附近河岸边如雪的野芦相映成趣,实是东都的一处胜景!”
  云衣为了能约到楚琮,五分的景色也让她给吹成了十分。
  楚琮看到她瞬间生动的表情,忍不住笑了下,说:“明日早上我应该可以抽出半天时间。若是云逸有空,可否烦劳云逸带我往五里坡一游。”
  云衣眉开眼笑连声答应。
  此时聆泉轩外有个人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次日早晨,孟云衣早早地打扮停当到了四方馆等候楚琮。二人同坐一辆马车出了城。
  五里坡是临河的一片低矮丘陵,树木茂密,因天气尚冷,略显萧索。但林木间点缀的棵棵红梅,给这片矮丘增添了不少丽色。
  五里坡坡脚的红梅较稀疏,因为分布在林子边缘,视野开阔,和不远处河岸边的金黄芦苇相映成趣。往林里走,红梅树便多起来,远远看去,有些密的地方已然成了一片片的红云。
  两人均是眉目如画,走在梅林里,不知是景衬人,还是人衬景。
  云衣与楚琮边走边聊,兴致高昂,带着楚琮往梅树多的地方走去。
  楚琮的亲随上前,附耳轻声说:“殿下,我们已在东都城外,此处人迹罕至,难保安全。前方林子甚密,需防有伏。”
  楚琮眼光一闪,扫了密林一眼,不动神色地对云衣说:“我们还是往河边走走吧。梅树清雅,要舒朗些才更有意趣。”
  云衣随口答应,她只要和楚琮在一起就行,至于去哪里,看什么,都不重要。
  两人调转方向往林外走去。走不两步,杀机忽现。
  一声呼啸过后,一大群蒙面人手持利刃从密林中杀了出来。林木茂密,一时也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埋伏在这里。
  楚琮的侍卫们立时分了大半出去阻拦杀手,五名贴身侍卫护着楚琮和孟云衣往林外奔去。
  这些杀手有些极为专业,武艺高强,招式没有半分花哨,刀刀冲着要害而去,而且默不吭声,行动利索,配合默契;有些却是普通士兵,大呼小叫地杀将过来,使的是军伍里常规的刀法,动手也没有章法。
  云衣等人冲出林子,往来路奔去。
  楚琮的侍卫头领掏出信号弹,发了出去,烟花带着尖啸声升上高空,后面拖着浓浓的尾烟。
  尚未跑到马车边,就远远看见御者与所有的马,都已经被捅死,十余个杀手正从那边包抄过来。
  云衣乃将门之子,也是习过兵法的。扫了一眼从林中追出的杀手,足有上百个,前方还有十余个。而自己这边,加上自己和楚琮才十五人,实力相差悬殊,绝非那批杀手之敌。为今之计,只有躲到隐蔽处,拖延时间,等待东都那边来援。
  往密林的方向有杀手阻隔,云衣当机立断,带着楚琮往河边奔去。楚琮的侍卫们殿后,尽量为两人的逃亡争取时间。
  云衣带着楚琮蹿到长河边。长河在东都的这段比较宽阔平缓,沿岸的河水较浅,长着一人高的茂密的芦苇荡,遮盖着整片江岸。
  云衣拉着楚琮的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芦苇荡深处。远处的喊杀声渐渐停了下来。越来越多的人往芦苇荡赶来。
  云衣拔出腰间的小刀,削下一根芦苇秆子,截取了中间两段,给了楚琮一段,示意楚琮含在嘴里。芦苇秆子中空,生活经验没云衣丰富的楚琮对云衣这操作感到很是惊奇佩服。
  两人嘴巴含着芦苇秆子,下了水,悄悄游向芦苇荡更深处。
  追兵们对这地形很是头痛,很快,他们兵分几路,向芦苇荡扫来。追兵们三人一组,一边拨开芦苇,一边拿刀四处乱劈乱戳。
  云衣和楚琮悄悄游到一个较隐蔽的地方,蹲在水下,只用芦秆呼吸。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有一组追兵搜到了他们附近。两人的心揪紧了,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哗哗的涉水声、啪啪的劈水声、咔咔的芦苇被砍断声不断靠近。刀带着水流从云衣头上削过,云衣幸运地没被削到,但是芦苇秆子却被刀势带走了,云衣顿时没了空气来源。因为追兵就在旁边,她只能憋着气,一动不敢动。
  追兵从两人旁边走过,尚未走远,云衣却已经渐渐憋不住气。
  眼看就要憋不下去的时候,一只有力的手臂将自己圈了过去,一张柔软的嘴唇贴了过来,给云衣度了口气,帮云衣度过了难关。那嘴唇离开了一会,随即又再度靠过来给云衣度气。
  此时云衣已经回过了气,那再度贴过来的嘴唇令得云衣一阵晕眩,本就冻得冰冷的身体愈加颤抖起来,内心却仿佛似有小火苗燃起。
  圈住云衣身体的手臂感觉到了她的颤抖,将她更紧地搂入了怀中。
  追兵声音远了些,两人悄悄从水面冒出头来,彼此对视了一眼。
  此刻两人都已经冻得浑身发抖,脸色发青,两眼发直,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就像两只水鬼。救兵如果再不来的话,只怕不用追兵杀他们,他们自己就已经要冻死在这里了!
  此时两人的心中充满绝望,诺大天地,如今只有他们两人相依为命。
  云衣已开始混沌的脑子里忆起上元夜的初遇。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而璀璨灯火中,伊人如玉,一人站在那里,便已夺去周边所有光彩。那是何等惊艳的初见!如今,与那人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却要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楚琮抱紧云衣,此生他都没有经历过这么狼狈和危险的时刻。他这一生,都在戴着面具生活,时时刻刻防备着人,算计着人,从没有坦诚示人过。如今,这些都不需要了。这里再没有高高在上的睿王,飘逸优雅的无双公子,只有最本真,最狼狈的楚琮。
  楚琮抱紧云衣,仿佛抱紧她,就是抱紧希望,就能得到一点点的慰藉。
  绝望时,忽然听得有人发出一声呼啸,追兵们迅速地离开芦苇荡,开始撤退。此时远处已隐隐传来马蹄声。
  眨眼的功夫,救兵们赶到了芦苇荡边。楚琮与孟云衣颤抖地彼此搀扶站了起来,朝岸边涉水过去。楚琮留在东都的侍从冲入水中帮忙搀扶两人上岸。
  上了岸,来援的东都守军领头参将命人脱下披风和外袍,给两人替换。云衣又渴望,又有些犹豫。
  楚琮并非齐青蘅这样的纯情男子,也不像姜敬宗等人因从小与孟云衣一起长大习惯了云衣逐渐的变化。他早有妻室,通男女之事。而且虽然为了保住贤王的名声平日里洁身自好,但各种场面去得多了,各种女人见得多了,一双看人的眼睛极是毒辣,早就看穿了云衣的女儿身,因此自然知道云衣的顾虑。
  楚琮命众人转过身去,自己也背对云衣,利索地将湿衣除去,顾虑到云衣在场,楚琮留了贴身亵衣未脱,换上了尤带体温的干燥衣物。
  对楚琮的体贴孟云衣很是感激,见众人都转过身,看不见她,便迅速脱去湿衣,换上干衣。
  换好衣服没那么冷之后,两人对望一眼,颇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见两人冻得手脚麻木站立不稳,领头参将便命人与他俩共骑。
  楚琮挥手制止骑士,自己将云衣扶上马,随即自己也上了同一匹马,抱着云衣,努力坐稳,抓紧缰绳,向东都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