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爱恨江山 > 第三十九章 不祥之兆
  入城后,楚琮拒绝了带队参将分别将二人送回住处的建议,坚持亲自将孟云衣送至定远侯府后再回四方馆。
  马队到了定远侯府门口,两人却没有立即下马。
  今日两人携手从生死关口走了一遭,已经算得上是过命的交情,远非庆国公府门前瞬间一拉的救助可比。
  水下的度气,双唇相接的情形,在那生死关头无暇顾及,在两人安全了之后,却是悄悄浮上两人心头。
  两人共乘一骑,云衣几乎是贴在楚琮的怀中的。随着身子慢慢缓转变暖,身体的感觉也渐渐敏锐起来。
  云衣体会着楚琮宽阔的xiong膛贴着自己的后背,有力的双臂环着自己的身体,很有安全感。楚琮温热的呼吸吹到她的耳畔,酥酥的,痒痒的,让她感到有点战栗。
  楚琮抱着怀里的佳人,随着奔马的起伏,云衣湿漉漉的头发蹭着他的脸颊,有时候他会不小心碰到云衣的耳朵,甚至云衣的脸。
  感受着那虽然冰凉,但是柔嫩细滑的皮肤,近距离看着那柔嫩的还带着绒毛的苍白脸上渐渐泛起红晕,凉凉的皮肤渐渐温热了一块,楚琮心里也充满了异样的感觉。
  楚琮是有妻室的人。睿王妃白芷华贤淑温柔。虽然娶她的初衷是为了她背后的势力,但不可否认,白芷华是位合格的王妃。白芷华对他真心一片,他是知道的,他对白芷华也是有感情的。
  但是云衣带给他的感觉不一样。
  她不像那些想要攀附权势或者别有用心,想要在他这里得到什么的女人,云衣很纯良。
  她也不像普通闺阁女子那般无趣,云衣有学问、眼界开阔,能懂他在说什么。
  她也不像大家小姐那么拘束守礼,云衣热情活泼,敢说敢做,点子又多,常让他感到新鲜。
  云衣还有连男子都不一定比得上的正直和勇敢,她已经救了自己两次了!
  云衣与他见过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样,她是如此的独一无二!
  与她这么拥在一起,他会心跳加速,小腹发热,心生欢喜,向来清醒的头脑也会发晕,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伙一样。
  这感觉很陌生,也很让他惶恐,楚琮不喜欢这种失控的感觉。
  再长的路总有走完的时候。如今定远侯府已到,两人却都有点舍不得就此分开。身边的人都在等着他们,侯府也出来了人过来迎接。最后还是楚琮先翻身下马,伸手来扶云衣。
  孟云衣下了马之后,裹紧披风,仰起头,水汪汪的眼睛依恋地凝视着楚琮。
  楚琮伸出手想拍云衣的肩。堪堪举起手,停顿了一下,却改成了挥手,温言道:“今日云逸贤弟受惊了。赶紧进府泡个热水澡换上干衣吧,小心着凉了。小王也要赶紧回去换洗了。”
  言毕施了一礼便转身上马。
  “殿下!”
  云衣把楚琮叫住,叫住之后,却咬了咬嘴唇,方才轻声地说:“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么?”
  楚琮笑道:“自然是有的!这次遇伏,小王必然要追查到底!有些细节还需要和云逸贤弟讨论一下。何况,承蒙贤弟再次相救,小王还没想好怎么感谢贤弟呢。”
  云衣眼睛一亮,紧张的神色放松了些,这才与楚琮施礼告别。
  楚琮回到四方馆,泡过热水澡,换上干衣,喝过姜汤后,新的暗卫首领入内禀报情况。
  陈鹰原是楚琮的暗卫副首领。暗卫负责刺探情报并帮楚琮暗中解决一些明面上解决不了的麻烦。这次也有十几名暗卫跟随楚琮赴东昊,帮楚琮打探东昊情报、并暗中与大皇子荣王那边派来的杀手对抗。
  原暗卫首领因接连两次没有阻拦住荣王那边的刺杀,楚琮回四方馆后已悄悄将之处决,随即任命陈鹰为新首领,负责查探此次伏击的详情。
  陈鹰恭敬地汇报说:“属下原本正在查探此次遇伏的事,忽然听到一个紧急的消息,不得不赶回使馆先行向殿下汇报。”
  楚琮眼神一凜:“什么紧急情况?”
  陈鹰说:“东昊宫里的暗线传来消息,永乐帝忽然重病昏迷。此次永乐帝病势甚为沉重,皇后亲自监护,下懿旨命所有大臣和后妃一律不得入内打扰。”
  “所有大臣和后妃一律不得入内打扰……”楚琮的神色严肃,站起来在厅内来回踱步:“没有更多的消息了?”
  陈鹰禀道:“皇宫那边暂时没有更多的消息。伏击之事,属下虽然尚未完全查清,但属下发现一个很奇怪的情况。据属下等人之前的调查显示,荣王那边派来的杀手不过二十余。而早上伏击之时,却有百多个。那么多的人从何而来?天子脚下,戒备森严。如此多的杀手聚集起来,埋伏在东昊首府边,东昊那边怎会一点察觉都没有!”
  陈鹰肃容说:“不管是先前追查上元失火之事,还是本次追查五里坡伏杀一事,凶手都逃离得非常快,形迹掩藏得很好,让我们总是追到一半就断了线索。属下觉得,这中间必有东昊高层默许,甚至主动配合!”
  楚琮冷哼道:“这次来访东昊,我早就察觉出气氛的不对了。东昊现正处于储位之争的关键时刻,太子被废在即。我虽然更倾向于军方力量较强的齐青蘅一系,但也并未明着表态过。此来原本也是想左右逢源,待就近看清形势后,再做决定的。不曾想,有人抢在了我的前头,把我的其中一条路堵死了。甚至心急了些,想直接把我留在这里!他也不怕咬到硬的硌掉牙!”
  见楚琮生气,陈鹰缩在一边不敢吭声。
  楚琮在厅内转了几圈后,下了决心,吩咐道:“永乐帝这次病得蹊跷,东昊局势不稳,可能要大变!东昊这边又有人要对我们不利。此间形势很是危险。传令下去,除了留几人继续在这里追查线索、收集情报,其他人收拾好东西,我们即刻启程回国!累赘的东西就不要带了,轻装出发,不得惊动他人!”
  陈鹰领命告退,下去布置了。
  楚琮召来副使。这副使是楚琮一系的人,忠诚可信。楚琮交代副使留在东都,对外宣称自己受寒生病,谢绝见客,掩盖住自己回楚的消息,并在五日之后,再找理由向东昊解释、请辞。
  副使告退后,楚琮才缓过一口气,旋即想起了孟云衣。
  这位女子…这位女子…这位让他有些心乱的女子。楚琮眼前浮现出临别时云衣楚楚可怜依恋的眼神,心中涌起说不出的不舍。
  这就要告别了呢,日后不知是否还有再见之期。东昊将乱,不知她能否保得平安。
  楚琮想起自己答应过她要再去找她的话,一声叹息。虽然手头还有很多要紧的事,楚琮想了想,还是坐下来开始写信。写完后,使人交给副使,吩咐三日后再交于孟云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