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三章 边家故人
  境界之前,分四大域藏。
  背甲域:激发肉身潜能,域力即为血气,属性为力量、防御,满域后域藏异化部分骨质。
  灵觉域:激发意志的潜能,域力较为特殊,乃是一种增幅力,属性为力量、爆发力,满域后域藏提升各感官反应极限。
  掌控域:激发精神力潜能,掌控域域力即为精神力,无形无物,属性为力量、控制,满域后域藏异化为一只精神力竖瞳,精神力大幅提升,开始实化。
  第四域:完全开启三域后身体自动适应进化出的一域,此域极大强化身体最适应的域藏,但会炼化其他两域。
  四域皆十级,每一域的叠加都使修炼难度几何倍数上涨。
  ……
  木灵城西郊。
  这片区域算是比较偏僻了,原野的枯风飘过,一整排纤长的蒿草便柔软的倒在了地平线上,一辆两米长的地龙兽车慢悠悠的爬在道路之上,地龙昂着脑袋,正向一处药田进发。
  不远处的药田闪烁着晶莹的光点,只是秋日的阳光过于热烈,惹得那些光点不时便沉寂下去,在这片冰晶草药田旁,矗立着一座不大的庭院,庭院有些简陋,炊烟升起,大概便是打理药田之人所住了。
  兽车中,有着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男人驾驭着地龙兽车,对着青岩露出宽阔的脊背,不时有着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石叔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木灵城也有过一年灵级,是大梁府的风拳院,只可惜你石叔那时才四级。”
  青岩忍俊不禁,笑道:“那石叔一定是落榜了。”
  石侨闻言,止不住的哈哈大笑,他点头承认道:“那年的灵级只挑了木灵城两个八级,现如今,那两人之中,一人身死,另一人,便是如今唐家家主唐震…岩儿,你可知你此次的名额不仅是唐家,那安家对这个名额的兴趣也极大,为此可是跑动了极多的关系,但没想到,最终因你夭折了下来。”
  青岩点头,饶是他也未曾想到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刚好砸到他青岩的脸上,要知道,他这六级前几天才突破,不论是自身底蕴还是家族底蕴,按理说他都没有如今的资格。
  石侨轻叹一声,有些感慨道:“不论如何,你没能让安家得逞,不单单为了你自己,你为我石侨,为你外祖,为你所处的身份,皆是出了一口恶气。”
  青岩闻言,微微默然,十数年以前,石家与安家本同为边家支脉,但时过境迁,因为边家没落的一些缘由,安家乘机夺去了边家极多的家产,黑化的很是彻底,因而石侨作为石家家主,自是极喜欢看到安家吃瘪。
  吱。
  地龙兽车停滞了下来,石侨转头,露出自己那张“可怕”的脸庞,左脸被整片烧伤,伤口蔓延至脖颈,焦黑的脸颊覆着死皮,像是长着黑色的碎裂的壳片…石侨年轻之时在西府军团赴职,因为一次任务,被一只妖兽用伴生血火重创,所幸最后命还是捡回了,只是这烧伤,也跟随着石侨退役了。
  石侨轻笑一声,向前指去道:“有意思,岩儿,你家来客人了。”
  青岩一怔,顺着石侨的目光向前望去,只见一辆黑色马车停在了院子前,一道罩着黄色丝绸长袍的年轻瘦长身影站在庭院前,搀着与青岩年纪相仿的少年,发出公鸭嗓般的嗓音:
  “陨叔,侄儿安延前来拜见。”
  青岩与石侨对视,目光都是有着一丝疑惑。
  这名出现的有些突兀的青年,乃是安家二子安延,至于那孩子,青岩也是有些面生。
  石侨似乎与这两人相识,遥遥道:“安延,你我有许久未见了吧?你今日来这里做甚?”
  安延见状,神情微微一愕,嘴角有着不屑爬起,散漫道:“石侨,本少与你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怎么,如今本少需要去哪里,还需到跟你汇报吗?”
  石侨啐笑一声,斜坐在了自己的兽车之上,丝毫不吃安延的一套。
  安延眼皮一跳,他安家与石家同为边家昔日的支脉,只可惜如今物是人非,石家与安家皆已崛起,没想到双方竟然以这种方式碰面。
  咳咳。
  轻咳声传来,边陨从院落中踏出,虽是满头银霜,脸庞之上沟壑纵深,但身体依旧高大健壮,显得耄耋未定,他放下一柄黑色的锄头,对着安延直言问道:“你所来何事?”
  安延脸皮极厚,似乎丝毫未曾察觉出这话后有刺,他拉着那名少年上前,套着近乎道:“这是小侄长子安波,算起来陨叔也是第一次见吧?”
  安延道:“来,唤爷爷。”
  安波看起来有些倨傲,瞥了一眼青岩,又收回目光,耸拉着眼皮道:“陨爷爷。”
  边陨拄着锄头,老脸上不知所谓的表情也稍稍收敛,淡淡的点了点头。
  安延退后一步,仔细的审视着边陨身后简陋的院落,赤裸裸的嫌弃道:“陨叔,莫不是城中老宅太过老旧?怎的想来住在这地方?这地方太过偏僻,且荒郊野外的,呆着可不舒服。”
  兽车之上,石侨目色微微一变,这安延后生,心思好歹毒,这药田,可是他安排给边家祖孙的僻静之所,安家的人,恶心人的本事果然一脉相承。
  边陨摇了摇头,皱眉道:“你今天所为何事,便讲清楚吧。”
  那安延见如此,便也不再多言,朝着青岩道:“这位便是岩儿吧?上次见面还是三年前你来木灵城之时呢,嘿,陨叔恐怕还不知道吧,此次木灵城有灵级名额出现,名额不多,只有六位,岩儿有出息啊,碰巧位列最后一名。”
  “岩儿,灵级?”边陨微微一愕,目光向的石侨投去,后者点了点头,随即老人浑浊的目光有些震动。
  安延道:“岩儿虽然获得了名额,但那六个名额可以说是百里挑一,考验的不仅是级别,更有家境,虽说岩儿勉强获得了最后一个名额,但那是本属于唐家唐鸣的名额,唐家可不是善茬,岩儿如此莽撞的抢了人家板上钉钉的名额,他们势必不肯罢休。”
  边陨皱眉,沉声道:“那又如何,我孙的灵级名额与你又有何干?”
  安延拍着胸脯道:”莫不如将那名额过继给我儿,我儿安波入六级已久,修炼勤奋刻苦,在这木灵城的六级中,也就他有实力对抗唐鸣,此事非我妄言,在这木灵城中,那可是人尽皆知的事,再说了,我安家可也有实力抗衡唐家。”
  安波昂起骄傲的脸庞,作揖道:“陨爷爷,请相信安波。”
  “……”青岩面色一变。
  砰!
  石侨重重的在兽车上拍了一掌,起身道:“安家小儿,我星星你个大星星,你脸皮可真是够厚,竟跑到我侄儿门前讨要名额,还恬不知耻的说出这等话来,你当你是谁,你有何脸面讨要?今日我倒要看看,你安家何人能与唐震抗衡,是你吗?!”
  石侨言罢,撸起袖子走上了前来,虽可怖的脸庞之上,却有令人动容的可爱。
  安延面色微变,他安延在家中虽然有些地位,但毕竟年轻,实力只有背甲域十级,而石侨作为一家之主,实力双域,其实动真手的话对他有着极大的威慑。
  “石叔,冷静点吧。”青岩上前阻拦,黑瞳深邃的扫过在场,实在不知为何外祖家中没落成了如今的模样,若家中还有余丁,或者外祖的实力没有消失,这跳梁小丑,如何见得?
  青岩朝着安延道:“安延叔,过继名额之事便算了吧,至于与唐鸣相争之事,毕竟同为六级,请相信侄儿。”
  安延身后,安波却是哑然失笑道:“青岩,就算你天赋不错,勉强与我同是六级,但唐鸣与我对战过,他虽未修背甲域,但依然强悍,以我对他的了解,嘿嘿,我们木灵城人的拳头,就凭你这小身板可是吃不消的啊。”
  “……”青岩眉宇一皱,倒是没想到这个同龄表侄的刻薄。
  “够了!”
  边陨一喝,脸庞有些阴沉,随之缓缓抬手指向外面,”滚吧。”
  安延闻言,脸上顿时有些不好过,他万般没想到,边陨的态度会如此的决绝,以现在的局势来看,想要过继名额是不可能了,一时之间,站在原地也不是就此离去也不是,颇有些尴尬。
  那安波眉头一皱,道:“真是搞笑,我们安全家今日好心来帮你,不识好歹的东西,还与唐家相争?也不怕风大了闪了舌头。”
  青岩哪能咽下这口气,顿时反唇相讥道:“不知好歹,你们今日此举又何尝不如此?早知今日,今日又何必自讨苦吃?”
  安延神色大变,目光洞洞的盯在青岩身上,见得青岩面无表情,安延眼中闪过一丝讶异,狭长的马脸表情啧啧称奇:“真是牙尖嘴利的小子。”
  青岩皱眉,微啐一口:“还不滚吗?”
  呸!
  安延顿时震怒的吐了一口唾沫,撸起袖子匆匆走向青岩,“好小子,真是好胆气。”
  “安家小辈,你耐如何?”石侨暴喝一声,他虎虎生风的走上前来,一把推向安延的肩口,安延被猛地推后,脸上一阵红白交替。
  他紧咬牙关,一股屈辱感憋在心中,血红色的域力开始在身上如炙热的蒸汽一般浮溢,虚浮的气息变得如针蛰般令人不安,即便实力可能不济,也不能就这么忍气吞声,这不是,也不会是他们安家的作风。
  这血红域力乃是背甲域域力,极大强化力量与防御,安延这模样,是打算动手了。
  呼。
  携着劲风,安延猛然沉腰,黄袍烈烈,一只拳头闪电般击向了石侨,这一拳带着安延十二成的力量,迅疾如电,足以穿山裂石,他自信,石侨只要反应慢上一秒,他就能让这石家家主吃尽苦头,石侨冷哼一声,虎躯一震,一股更为光亮的背甲域域力浮溢而出,而为背甲域满域,他的右手出现了层层骨质,最后凝成了嶙峋手甲,他抬起手,似乎轻而易举就能接下安延的偷袭。
  “双域三级?!”
  一声惊呼响起,拳头如触电般猛地缩回,安延再度后退两步,神色凝固住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石侨如今达到了双域三级的地步,要知道,即便是他家的老爷子现如今也只有双域三级。
  凭什么,凭什么如今石侨也能达到双域三级?
  他满头大汗,拼命的掩饰着平静,但奈何他的演技实在拙劣,因而看起来有些笨拙的慌张。
  安延显然自己也感觉到了这一点,于是他怒拂袖摆,道:“今日拒绝我安家的好意,好,很好,走着瞧,看唐家如何针对你们,到时候,有你们求我安家的时候。”
  青岩面无表情,安延则向自己的马车匆匆而去。
  扶着马车的栏杆,安波突然回头盯向青岩,暗声道:“你别让我在修院看到你。”
  石侨见状,顿时捡起一颗石头向前砸去,怒骂道:“混账东西,竟在我面前如此嚣张!”
  砰的一声,圆溜溜的石头呈抛物线砸到了地上,安波却是头也不回的钻进了马车,不知什么品种的赤马受了惊吓,没有安延的驾驭,它便撒蹄狂奔而去,安波在马车后探头,遥遥威胁道:“抢了劳资的灵级,青岩,你就等死吧你!”
  青岩冷笑一声,漠然向后离去,边陨老目收回,神色古井无波,爷孙两大概是心境太过成熟,在这种几近羞辱的来访之下,也都没有对此生成太大的触动。
  石侨身上的域力缓缓消散,他认为青岩受了惊吓,咽了咽口水,皱起了眉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