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四章 修院冲突
  石侨的兽车渐行渐远,在那西方的天际,有着点点黄昏升起。
  炊烟升起,青岩简单的吃了肉羹,便径直向那药田走去,在其中一块空地中端坐了下来,药田中闪烁的冰晶草花蕊吐露点点灵气,化作微风游荡,随着青岩缓缓的吐息,令得衣袂微微飘动。
  他坐在空地之上,手掌一翻,那里有着一枚洁白的石头出现。
  念石。
  念石属于灵觉域修炼方式的一种,这是一种低阶药材,它并不用炼制成丹药,哪怕只是原始的药材状态,食用后便能以药力研磨灵觉域域力,从而进行修炼,但因为某种原因,它传播的并不是很广泛,这并不是它带来的修炼速度不够快,相反,它不仅价格低廉而且效率不俗。
  青岩抬起头,望着药田中莹莹的光芒,这片药田,乃是低阶药材冰晶草药田,聚集着一定程度的灵气,对于修炼有一定的提速,青岩如今傲人的六级,有一小部分也是倚仗着这片药田修炼而出的,但即便他如此勤奋,其实以他的眼界,这还是太慢了。
  不过自己体质落后,能做到如此,他已然十分满足。
  细细的摩挲着念石琢磨,他对着明日将开放的修院好奇起来:“六级的瓶颈刚刚突破,也不知明日商会开放的修院,是否能有奇效。”
  他即将步入灵级的大圈子,六级的实力仅仅只能垫底,明日那修院也许便是个契机,可帮助他将这修炼速度提升起来,那修院是一个比之这处药田强上数倍的修炼场所,灵气由兽晶填充,几分钟的消耗便是上百铜饼,很是奢侈。
  青岩微微闭眸,灵觉域域力从前胸的灵脉中吐起,在身周如黑色闪电般骤然跳起,充实的力量从经脉中源源不断涌出,青岩深深呼吸了一声……
  咔吧。
  掰下念石的一角,如糖豆般扔进嘴中,咀嚼了两下,发出两下脆声,清凉的糖味在味蕾中蔓延开来。
  “来了。”
  青岩低喃一声,注意力丝毫不敢在腻人的清甜上停留,他皱眉,旋即一股巨大的晕眩如约而至砸下,伴着耳鸣心脏顿时停止了数秒的跳动,青岩向后昏去,恍惚之间,一只手如闪电般探出稳住身形,青岩支撑住了盘坐的身形。
  晕眩过后,阵阵温热伴着血液重新恢复脉动,念石在青岩的胃中化为纯粹的药力,药力的作用缓缓出现,伴随而来的,是脑海中的撕裂意志般的剧痛……
  呼!
  青岩脸色涨红,熟练的憋住了刚刚呼吸的气息,以此来对抗念石修炼时常常令人崩溃的不适,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只见身周灵觉域域力如黑电萦绕,跳动的频率越来越快。
  五分钟后。
  不知何时,青岩的模样已经恢复了平静,剧痛已如潮水般消退,他轻呼一声,吐出一口浊气,只见域力与念石药力各逞其力,直至微妙的平衡。
  灵觉域六级的上限,正缓缓向前推进。
  灵觉域修炼的各种方法之中,吃念石是较为冷门的选择,原因无他,就是副作用来的太过强烈,然而撑过它带来的副作用后,选择念石的修炼速度往往比那些使用功法的人速度更快,这并不是秘密,但这依旧拯救不了念石的冷门,因为念石粗暴的药力便是这致命的缺陷,几乎没有人愿意为了追求那点修炼速度从而被药力折磨的令人癫狂。
  除了青岩,灰色灵脉的青岩。
  冰晶草田闪烁的星光若隐若现,灵气在空气中如蝴蝶般扭动,待得扭动疲倦便坠落下来,被青岩淡淡的呼吸携走。
  天际黝黑,别院火光微浓,边陨不知何时从居所之中走出,老目涣散的望着青岩,心事重重。
  ……
  翌日清晨。
  猎人商会,百兽纹修院。
  “开了开了。”
  “终于开了,在修院的增幅下,我此次要准备冲刺五级…”
  尘封的修院,伴着轰的一声闸门打开,阵阵高亢的议论响起,这座修院本是为了步入预备役的孩子们入役冲刺准备的,消耗巨大,仅能开启一小段时间,待得这些木灵城的孩子远去,又将惫懒的闭上自己的眼睛。
  修院的地基很高,整块地基像是一座超宽的高台,在地基之侧,攀附着华丽的雕纹,雕纹连接着地基四周,几名商会执事模样的人取出一箱兽晶,正低下身将兽晶嵌入雕纹上的槽中。
  人流鱼贯而入,青岩姗姗来迟。
  挤过数只肩膀,扭开数只差点踩到他的鞋子,青岩找到了一处看起来不错的地方。
  地上分布着不少蒲团,青岩踢了一只过来,并盘坐了下去。
  这是最角落的地方,几乎没人能注意到自己,灵觉域的修炼,最好还是安静一些,在这片角落看去,露天的内台中,密密麻麻不知有多少人影,嘈杂之外,又隐约能看见其他角落也是安静的盘着一些身影。
  地板之上有热量传来,那是百兽纹运作时出现的灵气,然而灵气还未来得及从内台天际溜走,便已被人分食干净。
  灵脉打开,身边同样有着灵气传来,青岩对此略略有些讶异,那些四处涌来的灵气精纯无比,辅助效果比之那片冰晶草药田,好上不止一个层次,若长期在此地修炼,青岩自信,他应该已经突破七级了。
  青岩心中一阵赞叹。
  他赶忙拿出念石,掰下一小块,塞进了嘴中。
  青岩草草嚼碎,咯的一声吞咽而下,片刻之后,脑中的剧痛如约而至,青岩熟练的摒住了呼吸,静静消化头颅中的撕裂感。
  体表黑电萦绕,域力与药力不断抵冲而尽,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之中向后推移而去,修院中时而安静时而嘈杂,不过好在此处位置稍显偏僻,那些叫喊与嬉笑倒是显得遥远。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身影忽得出现在青岩前方,若青岩此时睁开眼睛,便能发现一娥秀眉远黛,一双大眼泛着一涟清水看着自己。
  捅。
  一只纤手俏皮的拨弄了两下青岩的头发,继而发出一声银铃般的轻笑,青岩刷的抬起目光,他心中烦躁,这灵觉域修炼显然需要安静的环境,经不起一点打扰,但他目光停留在那道身影后,便识趣的将脸庞上的不满咽了下去。
  一头齐肩的短发,肤色白皙如雪,双手撑着群裳下纤秾近脂的腿儿,身影半鞠巧笑,她岁龄大概与青岩一般无二,再细看那张秀眉笑蹙的娇媚脸庞,青岩触电般的弹了弹——
  白淼。
  因为一些长辈的关系,她是青岩来到边家后少有的几个好友。
  “我问你。”白淼青葱般的嫩指点着青岩的额头,此时的她,面色颇有些责罚的冷霜,娇嗔气愤道:“你这呆子,拿了个灵级名额就算了,但你的灵脉只是灰色,灵气感应极弱,为何达的到六级?”
  白淼清雅的小脸十分严肃,惹得青岩也是无奈的挠了挠后脑勺。
  她是仅有的几个知道青岩资质的人,青岩的灵脉是最差劲的灰色,是最普通常见的灵脉,而自己的灵脉则是相对稀少的白色,灵气感应比之青岩的灰色灵脉强了一倍有余,不论修炼哪个域藏,修炼速度自然是遥遥领先青岩,但现在的情况却是,青岩竟然达到了六级,与白淼持平,以他灰色灵脉的资质,这简直难以置信。
  “灵脉不能完全代表一个人的资质,灰色灵脉的确拖累了我的修炼速度,但我并非完全不能修炼。”
  白淼轻哼一声,犹有见解的道:“木灵城六级以上……不对,五级以上的人,哪个不是白色灵脉,也只有你竟然靠灰色灵脉就达到了六级!这件事说出去,哪个大笨蛋会相信?”
  青岩无奈的轻叹一声,是啊,谁又能信呢?
  在付出数倍于他人的努力后,在不断使用反人l的念石修炼后,他灰色灵脉的成绩,不比大多数人差。
  白淼美眸深邃,紧紧盯着青岩,柔声道:“祖爷爷与我讲过……”白淼语气微顿,美目有些顾忌,在发现青岩还是那任人宰割的模样后,又压低嗓音细声道:“你曾经在的那个地方,距离大夏很远的,力量层次好像也比这里高了很多的。”
  青岩摇头,啼笑皆非的道:“那你可知,我离开那里时方才几岁?莫不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也有某些强大的能力?”
  “我不管,上一次去我去你家药田见到你时你才五级,如今便已是六级,你必须告诉我那么快到六级的原因!”一阵chuz幽香透来,白淼干脆的半蹲了下来,俏脸平视青岩,极为的理直气壮。
  青岩头疼,他的的确确没有修炼的秘密,六级的成绩也的确是靠他的锲而不舍所得,不过白淼似乎并不买账,虽然白淼与他的关系并无那般特别,但她对青岩的态度,总是霸道的很,不给青岩留有丝毫余地。
  刷!
  青岩还在想着如何打发女孩,一道破音声却忽然响起,一根半米木棍疾速飞向青岩。
  白淼俏脸一惊,一双素白的小手便欲闪电般迅疾探出,但木棍还是距离青岩近一点,好在失之毫厘,那棍棒飞越了半个修院,早已是失去了精度,它重重的砸落在墙壁上,在青岩一旁,滑落到了地上。
  咣当。
  “冯择,你怎么搞得?”
  露天内台上,一名脸色有些倨傲的少年颇有微词道,他缓缓走出,摇头叹气的就欲走过来捡回,一边指责另一个少年,而被指责的那少年挠了挠头,一脸的疑惑与不解。
  青岩目光中有着疑惑升起,抬头看去,那有些骄横刻薄的眉目,有些哗众取宠的作态,正是不久前正见过面的安波。
  安波似乎极为抱歉,他跑到青岩身前,这一对视,仿佛这才发现这是青岩,顿时惊疑道:“表兄?”,他嘿嘿一笑,嘴角若隐若现那道嘲弄,就欲抬手捡起那木棍。
  青岩目光微微闪烁,刷的出腿,那木棍便被他牢牢踩在脚下,动弹不得,他平静的对着安波道:“你讨打吗?”
  声音不大,却很是清晰,白淼变得有些严肃的注视,以及周围开始注意这里的窃窃私语,都让安波笑不出来了,身形顿住,在他的身上,赤红色的背甲域域力淤溢,一股背甲域独有的蛮横气息迸发而出,他鞠下身,一把扯回被青岩踩住的木棍,他并不恼火,只是把玩着木棍,发笑起来,“讨打?”
  他厉笑一声,随之“嗡”的一声破风之声响起,一棍砸向青岩的头顶。
  青岩面色古井无波,他猛的出拳,一刹之间又刷的收回。
  啪!
  在众多惊骇的目光中,那木棍在那安波手上,竟是爆碎开来。
  “这,这是?”
  “好快的速度!”
  修院之中,吸引来的众人一阵惊呼,他们目光直直的望去,只见青岩安静的盘坐在蒲团之上,只是他袖口外那只醒目的手垂落,灵觉域的域力如黑色闪电般萦绕腾跳,犹自舔舐空气。
  安波神色一变,随意的甩掉手上的碎木,面无表情的道:“有点意思。”
  刷。
  安波一个箭步向着青岩极冲而上,但却撞了个空,那蒲团之上,空无一人。
  “消失了?”
  安波十分不解的晃了晃脑袋,周围哗闹声传来,他下意识的察觉到了什么,心中骇然间双手交叉,架出格挡…但已是迟了,青岩不知何时滑到了安波身下,他弯腰挺起,域力如电般跳动,轰的一声,撑着爆炸般的呼啸声击向安波的面门。
  咔的一声,安波只听胳膊处发出一声脆响,随即一阵剧痛猛烈侵蚀而来,他面色发紫,手骨仿佛下一刻就要如被蹦的一声折断的树枝一般,踏踏两声响起,安波后撤两步,唯恐加重手臂的伤情,然而他虽然保住了手臂的伤势,但贸然后撤却是有很大的代价的。
  青岩眼底闪过一丝不屑,砸在安波手臂的拳头化拳为掌,面无表情的向前推去。
  倒退中的安波哪还能向前发力,只见青岩如推棉絮一般将安波仰头推到,他脚下不支,“砰”的一声,身体重重倒在了坚硬的地板之上。
  白淼润唇微张,那美眸中,满是一片惊骇,场中的众人表情也都差不多,他们的目光齐齐望去,只见青岩面无表情,又坐在那蒲团上,那黑袍之下,域力缓缓消散。
  六级与六级的差距,什么时候这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