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五章 石蒜
  “这等对战,简直可以用压制来形容。”
  “嘶,如今看来,这个边家小子即便分得灵级,也该是够资格的。”
  “够是够,但唐鸣,可也不是泛泛之辈,安家小子落到他手中,结局只怕是一样的。”
  这一拳的震撼,已经直接的打断了修院的修炼,尤其是一直关注着这里的大族少年,大族孩子震惊之余,纷纷给出自己的见解,不过皆是少了一些偏见,他们对青岩的偏见,大多是由于对边家颓败的不屑,并不觉得边家是大族一员,而是属于平民,因此笼统中对着这个打破垄断的家伙很是恼恨。
  在他们的身后的阴影之处,唐钟则不以为然,清亮的目光很快便恢复了傲慢,而唐鸣坐在一旁,脸色变幻,已是咬着牙第三遍道:“真是个废物。”,那安波,虽然与他存在差距,但毕竟在本届排名中比他低一名,且同为六级,眼下那舆论,倒是要让他坐实名额了。
  “你花那么大力气去激那个废物,如今倒是好看。”唐钟漫不经心的说道,心中却也是知道,自己的弟弟如今有些进退两难了。
  “果然是个支脉的废物。”唐鸣咬牙,连续第四遍恨恨说道,他将目光掠过青岩附近的那几人,忽而停住了,“白淼?她白家又和这青岩有什么关系?”
  唐钟摇了摇头,并无兴趣,接着便闭上眼睛,开始了修炼,“这百兽纹灵气,尽量凝练些,实在别浪费的好。”
  唐鸣不理不睬,兀自盯着青岩那角落,咬紧牙关,他十分清楚,换做是他,绝无可能在安波手下如此轻松。
  灵觉域的域力吗?唐鸣伸出左手,一样有着黑色闪电舔z而出,他握紧双拳,缓缓闭上双眼,感受血脉中力量的奔腾。
  片刻后,他颓然的抬起了眼皮,无论如何他都得是捏着鼻子承认,现在的他,可不是青岩的对手。
  ……
  “你…你…”
  倒在地上安波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刚想指着青岩的鼻子低骂,脸色却变换了几波,他恨恨的盯了青岩一眼,捂着自己曲折的右手,脸色铁青的撞开人群,向修院之外离去了。
  青岩撇了撇嘴唇,目光有些无聊,这安波,也就只会吓唬吓唬人,论起实力,只有级别,没有战力,他碾压安波的战力,其实并非是任何级别压制,而是一种狠劲,建立在这股意志之上,青岩无疑更灵活,更坚韧,安波这种温室花朵可无法比较。
  嘈杂终于变淡了,那些充满讶异的目光也减少了过去,人群之中,一个脸庞有着一排雀斑的少年跑了出来,眉开眼笑的径直到了青岩跟前道:“青岩哥,我都看见了,安波这小子真是自讨苦吃,笑死我了,嘿嘿。”
  少年又见白淼坐在一旁,后者轻轻瞥了她一眼,他倒是瞬间变得有些拘谨,眼神有些挣扎,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白淼温婉一笑,看出了少年的拘谨,轻笑一声:“石蒜,你不认识我了吗。”
  “白淼姐。”石蒜傻笑着道。
  白淼眉目也是有些好笑的看向青岩,这石蒜,算起来与那躲在人群后的安波一个辈分,青岩的这两个表兄弟,差别是有些大的。
  “石蒜,我刚刚见你,可是在认真修炼?”青岩肃然的看着石蒜,这个表弟,虽然和家族久居城中,不常见面,但两者关系,对比那刚刚那吃了他一拳头的那安波,显然天差地别。
  后者神色一紧,接着又拍拍胸脯,仿佛是证明自己般道:“那当然,青岩哥,你看我,我现在可已经四级了。”
  青岩摇了摇头,并不满意,皱眉道:“你只比我小几个月,却还只是四级,你瞧瞧与你同岁的安波,你现在对阵他,可有半分胜算?”
  石蒜顿时面色发苦,让他对阵六级,也许那安波一拳便足够了,且后者对他们石家,可是蔑视挖苦得紧呢,只怕能把他打废了。
  白淼嘴角有笑,青岩在这木灵城没什么朋友,眼前这一幕,真是难得一见,她的美眸悄悄离开这两兄弟,注视向更远的那角落处,那里有着几道身影如死水般平静。
  隐约可见,右边有着一道欣长的白色身影盘坐。
  她那胞兄,白溪。
  忽得,她看见她那大哥站了起来,被得一年轻执事唤起,只见后者略略低语两声,她那大哥便是点了点头,准备离去,而后那执事向左边走去,同样跟着唐钟低语,唐钟也是闻言站起,两人相继从修院离去。
  那执事从修院绕了一圈,还有两道身影静悄悄的被唤起离去。
  白淼歪着脑袋,美眸转望向青岩,见青岩毫无察觉,仍然与他那表弟寒暄着,俏脸上不由地十分无奈,继而又将目光投向了那执事,那执事绕了一圈,却依然没走,疑惑的目光又转了一圈,接着便盯住了白淼,后者美眸一怔,只见得那执事低头轻叹,便是迈着大步走了过来。
  年轻执事面色颇有些无语道:“怎的找了这样偏僻的地方,白淼,青岩,去藏书阁集合,孔师有话要说。”言罢,这执事便掉头离去,也不留什么解释。
  石蒜一怔,疑惑的对着青岩道:“是灵级的事么?”
  青岩不解的摇了摇头,便缓缓站了起来,嘱咐道:“好好修炼,十日内突破五级!”
  后者神色顿时发苦,“岩哥,你真比我父亲还要严厉?这如何做到?”
  青岩发笑,拍了拍石蒜的肩膀,“如果我没记错,你是白色灵脉吧?”
  石蒜呆呆的点头,不明所以,在他的意识中,白色灵脉在大族中还算比较常见,比他还混的白色灵脉,堪堪达到三级的人都有。
  “那你肯定能做到。”
  “为何?”
  青岩静静的盯着石蒜的眼睛,注视着那双乌黑发亮眼睛中的天真,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罢了。
  青岩走出门去,白淼起身追去。
  石蒜挠了挠头,心中有些莫名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