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八章 血域引
  “石崩术,中阶武卷,衍生自石犼灵藏,石崩术的武技,便是灵藏几种传承的简化版本。”,孔师站在高台,枯槁的右手上有着一个黑色石盒,左手正指着石盒得意介绍。
  他满意的看着这些陷入震惊的孩子们,这石崩术,是商会的顶尖藏物,经营这木灵城许多年来,宗室也就赏赐了这么一本武卷,为了这场灵级,他与舒勒可是已将老底都统统的搬了出来了。
  台下,张百越方脸之上满是惊喜,作揖道:“一卷下阶武卷已是极为珍贵之物,孔师此次竟拿出一卷中阶武卷,谢过孔师,我等此番定不忘孔师与商会苦心。”
  唐钟清亮的双眸掠上高台,微微迟疑道:“不知孔师如何分配这十种武技?”
  青岩不紧不慢的抬头,他并没多少激动,他如今所处的位置,全然没有优先权,也不知能否得到心仪的武技,不过还好尚未说出口,如果白淼知道了,定会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武技有多珍贵,她还能不知道?即便是最差的一种也是能让大族们趋之若鹜了,要知道在此之前,她白家即便是有那位小姨的关系,也未曾摸到过这玩意。
  唐钟话音一落,殿中也是有些窸窣之声想起,孔师见状,笑着抚了抚白须道:“既然商会决定将武卷分予出来,就不再卖关子了,武技各有良莠,且灵级只有六位,老夫将抽取一种,以排名为次序,你们便各自挑选合适的吧。”
  唐钟清亮的眼底涌起好奇,只见孔师垂手拿出黑色石盒,其中整齐码放着十块竹片,孔师随手取出一片,只见那竹片略呈黑褐色,又泛着玉石般的光泽。
  竹片不知是用何种材料制成,台下六人目光触及到那竹片时,微微一滞后,一道信息便是极为神奇的出现在他们的脑海中。
  “搬石步:五级武技,脱胎于石犼灵藏的身法传承,武技修成后,最为契合掌控域域力。”
  “孔师,这道武技,我有兴趣。”唐钟毫不犹豫的道,周围的人见状,也都识趣的未与他争夺。
  孔师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缓缓道:“你的眼光,不错。”
  唐钟闻言,清亮的目光也是有些感激浮起,他上前来,接过那竹片。
  青岩暗暗点头,唐钟所选的武技确实不错,在他的理解之中,契合掌控域的武技很少,达到五级层次的,更是少之又少。
  孔师又从石盒中随手抽了一根泛着土黄之色的竹片,“厚土拳:四级武技,脱胎于石犼灵藏的战技传承,修成后,最为契合背甲域。”
  只见场中青岩面无表情,那圆脸少年罗戎与方脸少年张百越蠢蠢欲动,有些摩擦。
  “戎哥,咱俩的交情全在这了!”
  “百越,这不符合规矩啊,你我排名,可是我先一名啊。”那圆脸少年罗戎见状,急忙摊手道,言语之间,十分急切。
  那张百越暗暗咬牙,但暗叹一声后,也只能作罢,孔师见状,淡漠的神色如故,又见场中几个灵级均无意见,佝偻的身影略微近身,让得这圆脸小子接住竹片。
  接着,孔师手中又有一道竹片呈现:“奔浊流:五级武技,脱胎于石犼灵藏的战技传承,修成后,配合背甲域可发挥最大实力。”
  信息一出,那修炼背甲域的白溪、罗戎与张百越目光皆是有些燥热。
  “小妹,你觉得如何?”白溪低头,目光认真的询问着白淼。
  白淼细细把玩着指甲,随口道:“随你咯。”
  白溪闻言,略略迟疑,白溪此举,倒是落得张百越眼中,后者目光闪烁过感激之色,他对着身旁罗戎说道:“哈哈哈,戎哥,你这下可有些吃力不讨好了。”
  圆脸少年脸色变了变,脸色如同吃了苍蝇般发绿,未曾说话。
  不过白溪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张百越身周的空气有些凝固:“孔师,请将奔浊流武技交给我吧,我相信它会适合我的。”
  张百越目光一瞪,有些咬牙,孔师见状,对着张百越淡淡道:“白溪灵级排名较高,拥有选择权,或者,你可以选择挑战。”
  场中众人见得此景,目光向着张百越注视而去,青岩闻言,却是稍稍挑眉,黑瞳有些亮起……
  张百越哪敢和白溪挑战,顿时摆手道:“我不比,我不比,我放弃。”
  孔师漠然的收回目光,接着摸索着黑色石盒,再度抽取一枚竹片,只是有些奇怪,这次竹片的颜色有些微微泛红,“血域引:四级武技,锻体武技,适合任何域藏。”
  信息一出,场中便引起了比五级武技更高的话题。
  “锻体武技?孔师,这是什么,是修炼功法吗?”
  “锻体武技有何用,比之武技应该没有攻击力吧?”
  孔师笑了笑,缓缓道:“锻体武技自然是属于修炼功法,不过,这武技其实并不属于石崩术武卷之中,它也并非域藏的修炼功法,而是属于体术健身的修炼功法,孩子们,这血域引你们要慎重选择,老夫当年也尝试过,不过可惜,最终失败了。”
  孔师言罢,几个灵级便在那张泛红竹片上挪开了眼珠子。
  修炼功法并不值钱,不过这血域引既然是四级武技,那应该与普通功法有本质区别,不过相比而言,比起这些功法,攻击性武技的诱惑力对灵级们而言无疑更大,更何况,这古怪武技连孔师也拿不定,若是将兑换的宝贵机会浪费,换了个垃圾武技回去,那足够后悔一辈子的了。
  当然,也有人的目光依旧紧紧的盯着那泛红竹片。
  不同于其他人目光中的淡漠,青岩黑瞳中的激动,达到了快爆炸的程度。
  锻体武技,竟然真的能让我碰到锻体武技?
  青岩眼底十分复杂,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体内的灰色灵脉。
  要想解释这些,需要从血气说起。
  背甲域域力并不神秘,说白了,其实就是身体之中的血气,血气强大,背甲域者才会以勇猛著称,而血气凋零,人别说日常的劳作,即便只是简单的活着,也异常困难,血气衰败,意味着躯体器官的枯萎,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当然,青岩自然不可能有这么严重,不过在他的灰色灵脉之下,骨髓滋生的血气的品质会太过普通,触碰到背甲域的难度会大大增加,以灰色灵脉的资质去触碰双域时的背甲域,可以说有登天之难。
  也就是说,以青岩如今的灰色灵脉资质,突破双域时万万不能选择背甲域,只能选对灵脉资质要求稍弱的掌控域,但是,锻体武技,就是那份看起来其貌不扬的泛红竹片,却是真正能强化血气的东西对灰色灵脉来说,因为血气较为弱小,完全能够通过锻体武技进行强化,随着血气不断强化,脉口会自然突破,足够幸运与坚韧的话,或许能够后天成就白色灵脉。
  灰色灵脉,人体三百脉口的堵塞率超过九成。
  白色灵脉,人体三百脉口的堵塞率为八成。
  灵脉在胎儿之时便已因为药材温养、先天灵气等等因素敲定,便如同命运一般,锁死了绝大多数的底层阶级妄图冲破枷锁的叛逆,一份最普通的锻体武技,对大族来说其作用难以体现,因为就算是终其一生,锻体武技也只能作为一种强化血气的养生手段,而不可能对白色灵脉有任何帮助,但区别于那些对先天不公认命的人,青岩自接触修炼开始,便不想以任何理由停下,哪怕是看似不可动摇的资质……现在,机会来了。
  他此刻的目光,渐渐有些坚定。
  必须得到它!
  忽而,在青岩的眼前,一只咸猪手却伸向竹片,青岩微微一愣,神色化为一片阴沉。
  “孔师,这武技,我有兴趣。”张百越颇为热切的伸出手,而孔师缓缓将竹片递了出去。
  场中一阵默然,倒也并无不妥,纵然这武技再奇特,但一份四级的武技,错过了也不算什么,但忽而,让得气氛变化的一幕出现了,场中众人,包括那孔师,脸庞也是有些愕然。
  “孔师,稍等一下。”
  青岩柔软的黑发之下,清秀的脸庞有些笑意,他对着目色茫然的张百越,拱手道:“张兄,请稍等,我选择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