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十章 唐钟
  修院之中,不少人紧紧的看着灵级们,目光好奇而炙热,气氛热切而嘈杂。
  “此次商会真的分予武技?”
  疑问传来,汤岭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点了点头,道:“听闻是一卷中阶武卷。”
  不少地级孩子们闻言,都是喉咙滚动,武技虽然对他们来说难以企及,但相应的概念耳熟能详,一份完完整整的武卷,那是商会作为领主才有的底蕴,如今在这木灵城中,大族越来越强,那鸿沟般的差距,让得他们更为的难以企及。
  忽然,一道道搏击之声发出,不少人注视而去,只见在灵级所在的内台之处,两道身影缠斗在了一起。
  张百越,以及唐钟。
  轻轻一退,唐钟的身体向后躲闪而去,张百越猛地咬牙,打算赌一回,向后重重的踏了一步,借着力量向前弹攻,不依不饶的追击而去。
  唐钟清亮的目光一帧一帧的将张百越的动作收入眼中,嘴角扬起不屑的弧度。
  破绽,全是破绽。
  一只带着厚茧的手伸出,没有域力,也没有附带任何其他的力量,就那么毫无花哨的平推而去,张百越低头一看,只见一只手毫无花哨的触碰而来,他一惊,但为时已晚,一声轻响,那只手掌落在他的腹部,带着缓慢而沉重的力量,如排山倒海之力,又如草长莺飞之势,支撑自己向前的域力顷刻间完败…自己竟仰躺而去。
  咚。
  后脑触地,张百越发出凄厉的一声叫喊,同时也宣告这场比试的完结。
  唐钟漠然收手,无喜无悲的扫了一眼地上因为疼痛嘶喊的张百越,冷冷转身,对着一旁的罗戎道:“该你了。”
  罗戎轻轻的咽了一口口水,冷汗直流,一张圆脸很方。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
  他大着胆子问道:“钟,钟哥,规矩没变吧?”
  唐钟轻轻点了点头,道:“我不使用域力攻击,你碰到我,我就算输。”
  罗戎轻呼一声,转头扫了一圈修院的人声鼎沸,望着那些与自己触碰的仰慕眼睛,目光有些复杂。
  这木灵城,大族一个接一个,身后有数不清的资源和人脉,但,这些人中,这些同龄人中,达到单域四级的有多少,达到单域五级的又有多少,达到单域六级的有多少,达到单域七级的又有多少?
  不多,就两个人,他,以及张百越,不要说什么资源或者灵脉资质的好坏,那些东西都是借口,他罗戎今天能站在这个位置,靠的是什么,是傲气,是汗水,是坚持!
  一张圆脸上,目光一狠,罗戎甩了甩手,并不打算退缩,罗戎身板笔直,衣袂无风微动,修院露天的阳光照射而下,一张圆脸轮廓分明,带着肃然与认真,域力从灵脉深处缓缓苏醒,一种令得场中凡级与地级崇拜的七级气息,缓缓而出。
  “既如此,钟哥可要小心了,我可不是百越!”
  一旁头顶着冰袋的张百越闻言大气,反击道:“罗戎,你小子别太狂。”
  罗戎目光紧紧的望着唐钟,低喝一声,一道道背甲域域力从肘臂处向前游移,淤积向拳端之处,血红域力凝聚着巨大的力量。
  “很好。”淡淡点了点头,唐钟双手抱胸,比较满意罗戎的斗志。
  罗戎暗中撇嘴,这还用你说?
  爆炸般的力量淤向小腿,罗戎如一颗炮弹般飞向唐钟,凄厉的破风声如阵阵胜歌,看着近在咫尺的唐钟,罗戎冷哼一声,即便你的实力是九级,但是太过自大或是太不把别人当回事,你也终将没有好下场。
  唐钟似是被冲击而来的罗戎吓傻了,脸庞古井无波。
  变掌为爪,罗戎嘴角有着诡异的弧度,这可是你自找的,即便是我将你废了,你的家族也说不出理来!
  刷!
  带着蓬勃的域力,爪击猛烈向唐钟抓去,发出令人牙关紧咬的凄风…这一爪若是落在任何肉体之上,必将落得鲜血淋漓,罗戎此举,着实有些阴险,不过显然,在唐钟面前,罗戎陡生的恶念几乎不可能实现。
  与唐钟不过一米距离,唐钟面门仅在眼前,但罗戎的鹰爪还是落空了,清亮的目光落在那只鹰爪之上,唐钟目光变了变,掌控域域力升起,带着无形的精神力控制,罗戎的爪击诡异的缓慢了下来。
  刷。
  一只带着厚茧的手向鹰爪抓去,唐钟一把擒住了罗戎的手,罗戎脸色变了变:“钟哥,不是说好域力不用……”
  “我输了。”唐钟冷冷打断道,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止,厚茧手掌抓住鹰爪,如捏废纸一般紧攥收紧,鹰爪一般的铁爪在唐钟的大手中硬是变成了一只扭曲的鸡爪。
  “啊!”
  接张百越之后,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发出,唐钟清亮的目光带着些许暴虐,手中愈发收紧,他冷冷道:“在我面前耍阴的,罗戎,你是不是忘了我是谁?”
  罗戎面色扭曲,疯狂扯回自己的手,但唐钟的手却像是紧紧焊住他一般,“钟哥,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放过我!”
  唐钟嗤笑一声,道:“我们两刚刚谁赢了?”
  罗戎面色紫红,忙不迭的道:“你,你赢了。”
  一脚踹开罗戎,伴随场中一声声沸腾的尖吟,唐钟放过了罗戎。
  “钟哥好强。”
  “掌控域九级恐怖如斯,钟哥动起手来,罗戎这小子竟一回合就如此狼狈。”
  “77777”
  张百越头顶着冰袋,带着崇敬到绝望的目光注视着那个男人,他和罗戎与唐钟一样,大家都是灵级,平起平坐,谁都没有缺斤少两,但事实上,在唐钟面前,他们两个便如摆设,不值一提,他实在不知道,在这木灵城中,还有谁有资格做他的对手。
  目光向角落而去,那里盘坐着一道欣长的身影,张百越忽有所感,目光再移开一点,果不其然,唐钟正缓缓向那里走去。
  向白溪走去。
  内台中热闹之极,灵级们的几番争锋,到现在还没有结束,整个修院都被笼罩在沸腾之中,角落之处,青岩静静的盘坐而下,目光从手中的泛红竹片移开目光,抬起眼皮颇为烦躁的瞧着前方。
  那烦躁不是因为修院中的吵闹,而是来自于手中的东西,暗叹一声,他收回竹片,这血域引,青岩大概有了些眉目,在仔细打量完武技后,青岩总算明白想要强化血气的不易,也终于明白,为何商会的孔老会说让大家谨慎选择。
  锻体武技确实可以强化血气,也确实有可能通过量变,最终令人进化出白色灵脉,只是改变这造化所予的天赋,又哪里是那么简单。
  青岩深深呼吸了一口带着温热灵气的空气,挤出狂热的修院,向修院之外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