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十一章 初体验
  走出车水马龙的城池,再向前走,甩下身后一片片的北境荒野,入眼的,是一片片规划整齐的药田,五彩斑斓的药田有清凉的风温润而来,或蓝或灰或紫的矩阵严丝密缝的拼接在一起,遥遥望去,已是能发现那片熟悉的药田,冰晶草药田摇曳,灰褐色的院落就在眼前,青岩略略平复心绪,再度拿出了竹片,边走边观想了起来。
  脑海之中,一些信息自然而然的涌了上来:
  血域引,以异血灌体为基,通血海之识,铸血室,汲妖灵,涤以精源,接下来是拗口难懂的功法口诀,青岩一字一句的看完。
  青岩悠悠的解读着这血域引的修炼结构,道:“这血域引,竟然得先在灵脉中建立一个血室,再依靠汲取妖血的力量,从而达到强化血气。”他轻轻点头,虽然和曾经了解过的锻体武技不太一样,但功法千奇百怪很正常,这也不算什么稀奇事。
  心理准备已经完成,青岩深深的吸了一口带着冰晶草花香的空气,向自己那别院走去,打开门,一股轻微的书卷气扑鼻而来,他进入了自己的房间,整齐的房间中,摆放着一张写字台,旁边是一整墙的书柜,书柜中挤满了书籍,大多是修炼中的一些疑难杂症,房间角落处,则有着一张石床。
  青岩拉开写字台下的柜子,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片刻后,从角落中找到了一小瓶不明液体。
  一阶银狼妖血。
  坐在石床之上,青岩晃动着瓶中的液体,自言自语道:“好在上次随石侨叔狩猎时偶然弄了点,不过也不知这点够不够,在此之前,得完成那血室的建立,呼,先试着完成吧。”
  第一步,建立血室。
  青岩索性解下了衣物,赤膊着上身,低下头去,手指触着肌肤细细的搜索着。
  血室的建立是这血域引的第一步,汲取妖血不能将妖血喝到胃里去消化,也不能直接将妖血注入到血管里,这个古怪的锻体武技指示,必须先在灵脉脉口下端处建立一个血室,这才能够通过功法熔炼妖血强化血气。
  微微闭上眼睛,青岩感受着血管中流淌的血液,以及隐藏在深处的血气。
  他体内的灵脉中,三百个脉口仅有二十四个是打通的,闭塞率超过九成,正正宗宗的灰色灵脉,同比而言,白淼是六十二个,比青岩足足多了一倍有余,她理论上的修炼速度也比青岩快一倍,至于那些天赋惊人的,例如唐钟、白溪,青岩暗自猜测,恐怕开启了九十个脉口以上,在这种对灵气感应极佳的灵脉下,他们的修炼速度才能一日千里,达到八级以上。
  不过青岩一点都不羡慕,不知从何而来的底气,青岩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也能达到那一步的,青岩心中,某种意志,已经在他的心中长成,并急剧放大。
  手指停滞在胸腔上的一点,那是灵脉尾端的三处脉口,三处脉口位于心脏上方,各自相连,构成了一个潜藏的金三角,微微疑惑,青岩又取出竹片,信息涌上,文字点点中,关于血室的解释连绵成片。
  片刻后,他放下竹片,眼皮紧闭,轻声道:“是这里了。”伸出手指,黑色的灵觉域域力如闪电般在食指尖端一闪而逝,而后渐渐凝形,化为一根棉针。
  嗤。
  棉针如若无物的穿过皮肤,深入肌体,渐渐触碰到了敏感之极的灵脉,动作极小,但青岩还是狠狠打了个激灵。
  灵脉是修炼者的命G子,四大域藏的源头都是这里,想要动这里的念头,都需要有面对后果和过程的双重心理准备,难度之大,不言而喻,或许孔师尝试修炼血域引的失败,就是因为这血室。
  灵脉之中,一根细微如电的域力棉针触入,找到了尾端的一处那三角脉口,域力微动,在错综复杂的血丝中,主动的将那脆弱的脉口外撑。
  青岩集中精神,灵觉域带来的专注力一同涌上。
  他用着手术般的谨慎,细腻缓慢。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
  西府,开阳城。
  开阳城是西府的首府,也是西府宗室的扎根之地。
  八条开阔壮观的主街在同一个地方汇聚,在那中心处耸立着一座颇为雄伟的宫殿,城中今日黑云压城,宫殿之上也同样阴云密布,一样有些压抑烦闷。
  宫殿灯火通明,一名身着蟒袍的中年男子烦躁踱步,养尊处优的白脸冷汗涔涔,眉目深锁,显然压抑着一股极为巨大的不安与恐惧,而在这蟒袍男子踱步的下处,有着一名军将模样的人与一名药师模样的人曲折着左腿跪拜。
  那名军将道:“郡王,这蹄兽群,大多奔袭于北方的大林部族,但大林与大夏之间隔着广袤的雪眠山脉,唯一的通道便是玉罗道,实在难解,究竟是谁驱赶着这些兽群,千里迢迢翻越了雪山。”
  那军将又道:“不若就此立即让得北府祖安阁发出檄文,责罚大林,揪出兽群背后的家伙。”
  一旁的药师却嗤之以鼻:“大林部族各自为战,且皆有驯养蹄兽群,眼下况且千里迢迢,恐怕是难以问责了。”
  军将怒目而视,斥责道:“慕容博,那你的意思,要让得大林贼子笑看我等火烧眉毛?哨所上报,那可是有着十多股蹄兽,土烟滚动半晌不散,如今潜入北境,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药师还欲反驳,那蟒袍男子却怒喝出声:“够了!”他怒气腾腾的急促走来,伸出白瘦的手腕指着跪拜的两人,喝骂道:“就会窝里横,当务之急是将这兽潮驱逐,一旦它们越过北境,我西府疆土,如何抵挡得住?!”
  “你们指望谁来抵挡?那些北境的领主们吗?还是那北线役?更何况,黑蛇城还有本王的一千亩火袍树林场!那里地处北境,这些畜生跑出几座城池就可碰到,那是我季焘的立足之物,没有它,我们的炼药术就成了摆设,在西府宗室我拿什么立足!”
  蟒袍男子一股脑对着手下咆哮完,焦躁的白脸仿佛流完了冷汗,眼中也是冷静了一些。
  “西郡王,我等并非此意。”药师与军将敬声,低下头颅顿时如那仆人般卑微起来。
  蟒袍男子丝毫没有看这两人的卑躬屈膝,他抬手召来一名兵卫,沉声道:“立即勒令北线役,还有那些领主,死也要挡住这些兽潮。”
  他双眼微眯,权衡着道:“最少,也得撑到夔门关的踵军开拔而来之时,如若不行…”蟒袍男子眼中有着病态的疯狂,白脸之上,咬牙切齿的又挤出道:“全部处死!”
  “是!”兵卫跪拜领命,神色匆匆的就此离去。
  跪拜在地的军将与药师对视一眼,皆是苦笑着微微摇头,有着不太良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