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十三章 北境危机
  蹄兽,是一种奔袭在大林荒漠的低阶妖兽,在大夏之北,那片灰黄色荒原上主要兽种之一。
  它性格温和,模样似牛又似羊,有羚羊在悬崖峭壁间的灵动,又有牛的蛮力,数以千万年的时间中,它们就这样奔腾在大林甚至更为北方的大地上,源源不息,遥遥听去,那震动,似是大地的心跳一般。
  但蹄兽同大多数低级妖兽一样,由于过于泛滥的原因,它们的血脉有着限制,很难出现灵智,而等级,也基本被固定在一阶,也就是相当于双域之下的人族。
  相对于离罗群山中无数诡诈的妖兽,这种只知道冲击的物种,对于西府的认知来说是有一些陌生的,也就是说,即便是西府军团职业的兵甲,面对这种生物也缺乏起码的了解,不知哪里是它的弱点,只知用蛮力应对它的蛮力,似乎有些愚蠢,但事实上,这也是无法改观的事,也许随着时间,北境必然有着驾驭这些兽群的方法,但那蹄兽群,仅入北境不过两天时间,以至于北境很多偏僻地方甚至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切发生的,真的太快了:
  十数股蹄兽群绕过玉罗道后,便是全部隐匿了起来,昨日有一股来到悲云城,悲云城追击不成后,虽然有些不甘,但好在本身林场田地并无损耗,仿佛是这些畜生刻意避了开来,这也就似乎释放了一个信号…蹄兽群,是人畜无害的,甚至有领主抱着侥幸的心理揣测,也许蹄兽群对着黑蛇城也会如此,目不斜视的跑过那些火袍树,就这么消失在北境的版图中。
  他们祈求,涌入北境的十数股蹄兽,就这么人畜无害的离去,但可惜,接下来现实便是出现分叉——
  不知从哪里涌出的一小股蹄兽出现在大后方,也就是黑蛇城附近,这些蹄兽撅着蹄子对着那些火袍树猛烈冲击,火袍树本就脆弱,毫无悬念的,那些树便在犄角下成片成片的倒下了,看的是黑蛇大族心惊肉跳的,好在工事极为的严密,那些蹄兽没深入多久,便是陷落在深坑之中,四蹄在土中划动,兀自散发着狂暴的力量,最终被某只长矛穿心而死。
  很显然,黑蛇城将这次的突袭很快消弭了但站在工事上的城主府和大族们依旧咂舌,因为造成的火袍树损失有四十三颗,这不是普通的中阶药材,它是西府宗室的灵药阶炼药术的唯一原料,在宗室格外严格的管控下,私自种植它们便等于违法,罪及灭门,因而在市场上极为金贵,价格比之一些高阶药材都不遑多让!而这些火袍树恰好处于生长期,一旦缺胳膊少腿,好不容易养成的药力就会日渐流失,平日里这些树都是被当得禁脔一般照顾,黑蛇主城哪敢给一株树磕磕碰碰,宗室有钦差的检官,隔三差五便做日志检查,如今这反差,在那检官气的快绿的脸上,却有些大了。
  更让人凛然的是,这股蹄兽仅仅是很小的一部分,甚至不超过三十只,要知道就算是悲云城遇上的那一股,也是有着约莫四百只,这三十只,显然是被有心人释放出来,用来探测黑蛇城的虚实。
  现如今,沿途道路城池的懈怠在西府宗室眼里已经罪不可赦了,好在西府宗室无可奈何,只得加大压力,逼迫那些领主人人自危,压力一层一层下递,现在就算是道路有着几只麻雀,也将记载在路官的日志中,整个北境,路岗四起,已经进入了战备状态。
  ……
  黑蛇主城,近郊。
  这是北境的主城,此地由宗室建立的城主府自治,管辖周围十数个领主,黑蛇城的城池虽比之木灵城而言并无宽敞太多,但城墙厚重高耸,颇有雄城之风,加上城郊星罗棋布的火袍树林场,令得这座主城有着独一无二的风光魅力。
  这里连通着周围十七座北境城池,身为枢纽之城,它的位置却有些差强人意:这里过于靠后,过于靠近雪眠山脉,平日里,这个无关痛痒的缺点此刻将成为这座主城的致命弱点,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那城外一千亩火袍树。
  在林场旁,有着一处戒备森严的军营,这里驻扎着西府军团北线役,人数约莫六百,是北境的地方卫戍部队。
  中央大营,持矛戴甲的兵甲正左右巡视,灯火彻夜通明。
  “主军团正从夔门关开拔而来,距离黑蛇城数千公里。”
  “算算时间,即便是骑兵,到北境尚还需要五天,这五天里,我等的职责便是保住黑蛇一方。”
  “我等皆是双域,与三四头蹄兽争斗还好,但那是十数股,一股便约莫有着四百头,如何阻拦的了?”
  百将们唉声叹气,拍着桌子,显然很是无奈,在这样特殊的日子里,百将们感觉自己真的很倒霉,异国的兽潮,凭什么出现在大夏的土地上?凭什么首当其冲的,就得是自己这支不在一个量级的队伍?但没有办法,他们是北境的原驻军,这是他们的天职。
  他们可不是那些报团取暖的北境领主,他们直属西府军团,隶属宗室,郡王季焘一声令下,他们真的可能被压上刑场“全部处死。”
  又有一位百将目光灰暗的将那实情道出:“且蹄兽不知为何狂暴难当,今日若不是依靠着工事凑巧,恐怕这三四十只蹄兽,也是很难处理了,因而在我看来,死守一方实在是个笨方法,要我言明,西郡王莫不如派遣三域强者而来,剿光那些蹄兽。”
  而在那最末处,有着一位较为年轻的百将,他当即掷地有声解释道。“三域者,在蹄兽大潮中顶多也就阻拦几十头蹄兽,还不如军士们掷矛之厉,何堪大用?”他是今日新调来的,背景有些特殊,因此他发言,即便是因为年轻,众百将也是呐呐无言,未曾反驳。
  “再者,你以为,整个西府有多少三域?”
  他又抛出了一个史诗级问题,是啊,若是西府三域遍地走,那西府早就称霸大夏,吞并大林与那周遭国度了,还要军队干什么?场中议论稍顿,诸多目光向着上首聚集而去,只见上首坐着一道正襟危坐的身影,众百将抬头望去时,目光皆有着一丝希冀。
  那年轻的百将也是好奇的抬头,瞧向了上首,那是这个北线役的站长,聂隐。
  聂隐手指敲着桌子,缓缓开口道:“今日督工之事完结,剩下的就交给黑蛇城主吧。”
  有百将闻言,目光十分不解,急忙道:“我等离去,万一黑蛇城再遭遇兽潮突袭,真的是入地无门了啊。”也有百将较为机敏,对着周身同僚将那猜测说出:“不不不,如今的形势已是恶劣,你们想想,若这大后方再遭莫名其妙的袭击,那触碰的便是宗室的底线了…堵击那些必经之路,将那纵深扩大,既然连三四十只蹄兽都处理的这么难,索性便转守为攻,将那安全区一步一步扩大。”
  周围百将暗暗点头,其实就算是今日的督工,也极为不顺利,他们干的好好的,便是被一声可怕的嘶喊吸引,近来一看竟是一群蹄兽冲击着火袍树。
  年轻百将饶有兴趣的看着那身影,不知他接下来如何动作,他饶有兴趣的问道:“站长,既然决定出城剿兽,那我等该前往哪个领主辖地?”。
  聂隐站长微微沉默,他站起身开,他的年纪大约中年,目光与大多数将领相似,那是一种在思考之时,有着似鹰般锋利,又潜藏着狐的狡黠的东西,他摊开地图,上面事无巨细的标注着北境的地形,有城池,有兽圈,有道路和山脉,还有新标注的一些不知什么东西的圆圈,而在黑蛇城那些圆圈格外巨大,大约这圆圈,就是林场与药田了。
  他指着地图,锋利的目光如刀一般,“十数股兽潮,定然不在北境各领主辖区之内,而是徘徊在北境领主的视线之外。”
  聂隐言罢,众人微微点头,北境就这么大的地,那十数股蹄兽跑出玉罗道后,很快便是隐匿开来,显然是要伺机而动,一股脑上是不现实的,纵然蹄兽数量有数千,威胁也会被稀释,在领主的辖地中被逐个击破,若是那十数股兽潮皆出现在各领主辖地,那除非是路官瞎了,不然横冲直撞的兽潮肯定不会如现在一般令人头疼,而是在广袤的北境之上在被分散稀释数倍,被极为简单的聚歼。
  年轻百将又有些不解,继而道:“若是碰上数量难以匹敌的兽潮群,不敌又如何?”
  站长背负双手,默默摇头,对得那年轻百将道:“我虽不知如今北境还潜伏多少蹄兽,但我等也只能逐个击破了,这是最好的选择,因此我等第一个目标,便是那悲云城落下的那股兽潮,都动起来吧,不要等到明天了,星夜出兵。”站长目光细密的扫过地图,手指指着一处,道:
  “去木灵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