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十六章 兽潮的麻烦
  “聂隐站长,我等怕是留不下来了。”
  唐震对着聂隐略作歉意,颇为年轻俊朗的脸庞上,此时带着些许焦急,目光向前触及而去,只见罗家、白家、安家的人都已是惊恐的策马而去,朝着那蹄兽群绝尘而去的方向不告而别的追击而去,显然都已意识到了巨大的麻烦。
  聂隐摆了摆手,道:“无妨,你等快快回去吧。”唐震苦笑点头,接着抱拳离去,四位叔伯和唐钟已经集结完毕,各自跨在鳞马之上,等待着他的归来,唐震牵来鳞马,一步跨越而上。
  “走。”唐震肃然道,驭着鳞马跃下了崖壁,马蹄重重的踏落在坚硬的戈壁之上,迎着狂风,绝尘而去,随着唐家之人的离去,崖壁之上,萧瑟的枯风吹拂而来,整肃着旗帜与营所,分散在战场的兵甲们也相继赶来,汇聚在各自的百将之下,而在诸位百将之上,则是站长聂隐。
  聂隐站在崖壁之上,道:“全军整备,追击蹄兽,留下一位百将,收集兽晶,处理尸体。”
  众位百将抱拳应喝,哪怕是一阶的妖兽,其兽晶乃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且比起精血或是皮毛材料,兽晶极易获取,不论是身在离罗群山中的西府军团还是这地方上的北线役,在剿兽完成后都会留下人手收集兽晶,再以各种渠道贩卖而出,充作军费。
  只是北线役绝未想到,在与他们遥遥相对的战场中,一道少年模样的身影已经在干他们要做的事了。
  青岩从蹄兽尸堆中起身,手中捏着一些晶亮的东西,目光扫动,遥遥发现石叔与大族队伍一同焦急离去,而周围的兵甲则向崖壁之上汇集而去,似乎正在分配一些命令,一丝不妙的预感升起,他知道,自己最好还是快些开溜。
  站在颇为血腥的蹄兽尸堆中,他并无唐钟那等不适,值得一提的是,他手中的兽晶几乎可以算作这片区域倒伏下来最强的那部分蹄兽了,纯色极足,显然价值不菲,将这些兽晶尽数揣入兜中,青岩左顾右盼一番,哼着口哨若无其事的离开了。
  ……
  与此同时,木灵城北郊药田。
  林场中,无数正弯腰低头农作的人们惊恐的注视着北方的地平线,伴着轰隆的踏动声,黄色的土潮从前方席卷而来,蹄兽一头接着一头,震动之声,杀气凛然。
  “地震了?”
  “这里是木灵城的林场,为什么会有地震呢!”
  “是怪物来了,那是什么怪物,来了,向我们过来了!”
  一处碧绿的药田上,两名护林人脸色苍白的站在阡陌之上,目光惊恐,颤抖的扶着同伴的身体。
  “啊!”一名较瘦的护林人尖叫出声,抛下了同伴,连滚带爬的跑向了药田深处,而在他因恐惧而回头时,却是惊恐的看到他那迟钝的同伴如一张纸一般被蹄兽群压平,只在滚动的土烟中,留下一点刺眼的腥红。
  蹄兽压平的不止是那倒霉的护林人,还有北郊诸多大族的药田、林场,顷刻之间,那些蹄族便踏过数姓大族的林场田地,绿郁了数十年的林场化作碎木废墟,投入了几代人精力的碧绿药田则是化作一池烂泥,浮动着一些搅和着黄泥的残绿。
  蹄兽之潮转瞬即至,林中不时响起其他护林人的惨叫,那名护林人脸色惨白,吓得魂飞魄散,轰的震动响起,噩梦般的土烟已经蔓延至身后,一只黑褐色的蹄兽冲击而来,望得这无匹气势,他浑身血液倒流,肝胆欲裂,绊倒在地。
  擦!
  一抹银光掠过,那黑褐色的巨大蹄兽的头颅不翼而飞,躯体绊倒在了地上,静静的痉挛着,待这名护林人战战兢兢抬起头来,一道天神般的人影出现在身旁,护林人怔怔的抬起头,劫后余生激动道:“领主大人!”
  舒勒摆了摆手让他离去,将锋利的长剑抽回,在他身旁,不知何时竟已横死十数头蹄兽。
  但他依旧是有些叹息,目光紧紧的盯着东边,那是百年赤枫林,转瞬之间,如今只剩下了一片废墟,虽说那是唐家的私人财产,可也算是他木灵城的老底之一了,如今竟然说没就没了,药田一旦出事,整个木灵城的经济民生会大大下降,虽然这些药田属于各姓大族,但对普通民众来说,却是更依赖。
  孔师急急趋步而来,咆哮的对着舒勒道:“凌晨不是已经让得那兽潮远离了吗?如今那些北线役吃翔了吗,怎竟还有蹄兽到来,混账东西,我星星他个大星星,都怎么搞的?!”舒勒枯槁的老手紧紧的箍在剑柄之上,脸色颇为阴沉,自退役以来,蒙郡王之恩接过领主之位已有一个甲子之久,木灵城的兴衰更迭他们看在眼里,比起对木灵城的感情,舒勒与孔师相信,不会弱于任何人。
  这是第一次,木灵城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蒙此损失,前方仍有蹄兽侵略而来,两个老人浑浊的目光闪过血色,反冲而去,舒勒正怒火中烧,身形虽然稍显矮胖,但飞掠而去时却是带着凛然的杀气,地上的砾石震动,灵觉域闪烁的域力在长剑之上汇聚,锋利的剑芒一闪而过。
  “巨灵冲天。”
  舒勒苍哮一声,朝着前方数头蹄兽奋力一划,长剑泛出青苍的巨剑之影,朝数头蹄兽横身砍去,嗤的一声,颇为血腥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青苍巨剑一过,顿时三头蹄兽齐齐兽血抛洒,一时之间整片林场的蹄潮声都幻觉般的减弱了不少。
  舒勒稳住身形,胸膛气喘吁吁,显然刚刚那一击,花费了不少的力气,他抬起长剑,却见长剑微微有些颤抖,前方的蹄兽,数以十计,数以百计,孔师衣袂飘飘的向前掠去,眉心处出现了一只浅紫色的精神力竖瞳,颇为神秘而飘逸的擦身而过。
  “吼!”舒勒再度发出一声苍哮,老脸须发横飞,域力如闪电般在身周萦绕,不甘落后的随孔师杀去。
  两人搅入蹄兽群之中,顿时蹄兽群混乱了起来,没有蹄兽能正面冲过舒勒与孔师的防线,但奈何寡不敌众,两人再强也只能影响部分蹄兽,更多的蹄兽如雨点般洒进林场与药田之中,根本阻拦不住,两个老人气喘吁吁,怒发冲冠,而就在此时,在蹄兽冲击的奔腾中,有着一些异响传来。
  “这帮混小子,总算回来了,混账东西,再不来,这帮混蛋的家我都给他们拆了!”孔师停下身形,铁不成钢的怒骂道,恨恨的察觉到了轰隆蹄声中的异动,舒勒轻叹一声,悠悠闭上了眼睛,损失已然注定,大族们晚来早来都已无谓。
  在两个老人的目光尽头,木灵城的大族队伍飞奔而至,木灵城诸族的速度很快,但与蹄族还是有着差距,而这差距,便是让得蹄族踏入了北郊林场与药田的外围,瞬息之间的损失,难以计量…北郊林场药田的外围,已经基本被毁了。
  杀!
  不少大族之人目眦欲裂,他们身影跃动,纷纷朝着自家田地奔去。
  白家药田远在西郊,与青岩所住的那一片区域相近,白家家主白恕矛微微松了口气,便是带着族人前去近处解围。
  唐震与他那身后众人却是要疯了,他家损失的药田最巨,百年赤枫林也遭到了毒手,为何他唐家的气运如此之背,蹄族所踏之地刚好是这一块?唐震已是来不及动怒,血红色的背甲域域力腾然升起,他翻身下马,无形的掌控域域力加持之下,他如离弦之箭般飞向了蹄兽潮,高速冲刺中,一柄铮亮的太刀抽出,顷刻之间,他便已追上了蹄兽潮,太刀甩出如月般的弧度,击杀沿途遇到的一切蹄兽,速度之快,将所有人都抛在了身后。
  “该死!”唐钟低骂一声,一双清亮的眸子也是出现了一种叫怒气的东西,麟马驭动,快速冲入了林场之中。
  在这些大族之后,石家也是姗姗来迟,他们那几片药田即是青岩所住的那片区域,乃是西郊,但石侨见得那众生相,也是与石漫不由得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