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十七章 神秘蹄兽
  青岩身影飞掠,目光四处观察着,在他的近身处,几头蹄兽冲入药田,药田被肆意破坏,但青岩却是并未搭理,那几头蹄兽的个头他不是十分满意,这些肩高还未一米五的蹄兽怕是连一阶低层的妖兽都不算,即便取得兽晶,也并不没有太多价值。
  掠过一片又一片废墟,他继续深入,这是罗家的一处药田,乃是一片蓝蝴蝶,这里处于药田的较为深处地段,四周还算完好。
  青岩目光向前触及,却是微微顿住了,一头蹄兽踱步而来,那头蹄兽极为幼小,肩高只达到青岩的腰部处,头上的角连锋都未开,如那初生牛犊一般,但极为奇怪的是,它那双目,却是异常的清明,行动十分从容,四蹄放松,一丝暴戾的气息都没有。
  “这是什么蹄兽?”
  青岩诧异,两者也是呆呆的对峙着,青岩抽出从战场上捡来的制式短刀,打算上前威吓威吓,但受那清明兽瞳感染,他的心中竟升起莫名其妙的迟疑,那份不愿似是一股绳索扯着他的手一般,他一时间陷入了呆滞,对着这头年幼的蹄兽失去了下手的理由。
  那蹄兽眼眸如月牙一般弯起,竟是有些得意。
  轰!
  轰,轰!
  忽而,一头极为巨大的蹄兽从外围奔袭而来,青岩條的转头,见到了那对遥遥对着自己冲来的夸张双角,其肩高至少三米,擎天般的身形双角墨黑锋利,青岩扪心自问,他从没见过这么巨大的蹄兽,他一阵悚然,灵觉域域力下意识跳跃而起,随之向前一跃,颇为极限的滚跃出去,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嘭!
  在青岩原本所站之处,土壤翻卷,破碎的蓝蝴蝶被抛向了空中,那头巨型蹄兽腥红的瞪着双眼,四蹄肌肉因为那溢出的力量夸张的抽搐着,青岩本能的感知着,这一切的愤怒,皆是来自自己,他目光涌起惊疑,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蹄兽呢?要知道,哪怕是刚刚那场北线役的阻击战中也没出现过这种级别的蹄兽啊,青岩心中一阵凌乱,随之掠向了那头年幼的蹄兽,青岩惊讶的发现,蹄兽如那幼鹿一般无辜的盯着自己,牛鼻微微瓮声瓮气,瞪大双眼。
  卖萌吗?
  青岩嘴角抽搐,有些无语,这是怎么回事,这两头蹄兽从何而来…不可能,这两头蹄兽不可能出现在刚刚那场阻击战之中,那小型蹄兽也就罢了,回头看向那巨型蹄兽,青岩不由得吓得心惊肉跳,三米肩高,这已经是一阶巅峰的妖兽了,怕已是相当于双域初的实力,若是这种大块头出现在蹄潮中,那北线役的盾兵方阵根本不可能有丝毫抵御之力。
  哞!
  巨型蹄兽朝着青岩发出愤怒的嘶吼,猛然冲刺而来,砾石震动间,四蹄如战鼓一般敲打大地发出沉重的响声。
  “该死。”青岩低骂一声,捏着短刀向前撑地,如一头灵巧的豹兽一般翻滚躲过,轰轰的震声响起,狂风迎面掠过,巨型蹄兽带着令人心跳加速的震动擦身而过,“星星你个大星星”青岩破口大骂,心中一万遍的欲哭无泪,早知道碰巧遇到这种怪物,就算这里的兽晶能白白给他捡他也不敢来了,但事到如今已是没有选择了,青岩目光一凝,身周闪电般的域力跳跃而起,嗤的一声,利刃携带着凶狠的爆发力骤然向前划去。
  擦!
  一声刺耳的声音响来,火花四溅,蹄兽侧腹无伤,但这柄来自北线役的制式短刀已经卷了。
  哞!!
  蹄兽仿佛感受到了威胁,伴着轰鸣的震动,野蛮的力量随着愤怒涌动出来,它调转身体,前蹄蓄力,打算直接将青岩的胸膛踏穿,青岩神色间一阵不妙,目光一凝,急急思索着招架之法。
  刷!
  音啸之声响起,一柄黑色的骨刀不知从何飞来,嗤的一声钉入了蹄兽的前肢处,“哞”的一声,雄壮的哀吼响起,巨型蹄兽肌肉痉挛,前肢已被骨刀狠狠的钉入了大地之中,一名目光清亮的少年,出现在不远处,仔细看那少年,竟是唐钟掠来,青岩乘着这个机会赶忙向后退去,直直退开了十数米之远,遥遥离开了那片蓝蝴蝶药田。
  他气喘吁吁,劫后余生之下,朝着那道身影惊喜的笑了起来,这真是逃过一劫,幸好唐钟恰好出现在这里,不然自己真的难以脱身了。
  唐钟淡淡的拂了青岩一眼,没有多言,只是瞧那巨型蹄兽之处,巨型蹄兽目光涌起怒意,随之请示般的将目光投向幼年蹄兽,一旁的幼年蹄兽瓮动牛鼻,稚嫩清冽的瞳孔倒映出一抹莫名的深邃。
  幼年蹄兽摆了摆尾巴,一抹清脆的声音出现在巨型蹄兽脑中:“阿土克列,走吧,我们的旅程,不要杀戮。”
  轰,轰。
  巨型蹄兽没有迟疑,更没有拒绝,它不知如何挣脱了骨刀的禁锢,向外围极速奔逃而去,与此同时,青岩与唐钟都没发现,幼年蹄兽轻轻抬蹄,下一瞬,竟如空气一般消失了…若是青岩见到这一幕,只怕一生都难以忘怀了,缩地成寸,神话般的能力。
  蹄兽居然知道跑?
  唐钟目光横来,疑惑的望着青岩,至今所见的所有蹄兽,那皆是狂暴无常,毫无理智可言,这头巨型蹄兽的体型如此怪异也就算了,怎么理智也显得不太一样…自从见识过刚刚那几幕后,青岩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赶忙回头目光四掠,片刻后,眉毛紧紧的皱了起来,竟是发现那头奇怪的幼年蹄兽也是不知何时溜走了。
  唐钟颇为疑惑的道:“这蹄兽为何如此古怪,如此之大的体型,我绝未曾见过,它是随蹄潮而来的吗?”
  青岩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据我所知,这种蹄兽别说是这股蹄潮了,就算是大林那些成百上千个部族中驯养的蹄群中,这种体格也是罕见,它出现在这里,我无法解释…”
  气氛微微沉默了一会,两人都是满头的雾水,好在危机已经结束,唐钟轻轻晃了晃脑袋,不去回忆刚刚的事,目光狐疑的问道:“还有你,为何出现在此?据我所知,这里可并不是你边家的药田。”
  青岩心中一跳,他来到这里自然是为了捡取兽晶,这可是颇为摆不上台面的事,他自然不打算将这件事说出去,稍显支吾了一会,青岩微微一笑,反问道:“那你呢,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唐钟皱眉,正打算回答之时,远处北线役的金戈之声传来,绵绵不绝的涌入药田林场中,声音越来越近,北线役的骑兵跃入药田深处,清理了残存的蹄兽,而蹄兽困顿在林场药田中,没了速度的加持,随着一场场小战的结束,结果显而易见。
  那如大地心跳般的震动声,渐渐熄灭。
  唐钟与青岩默默对视着,都是轻呼一声,这宣告着,这股约莫一五十百只蹄兽的兽潮,在闯入木灵城北郊药田林场后,只在第二炷香内,已被全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