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二十章 兽圈之外
  木灵城深夜。
  舒勒站在城楼上,浑浊目光落在那林场之外的营地上,营地之上,此时格外的喧嚣吵闹,火光之下,兵甲们拔营集结,阵阵叫喊之声传来。
  “这北线役,不过休整半日又要开拔了,没想到这些蹄兽速度那么快,听闻几乎是同一时间,水锈城也是被袭击了,所有的林场与药田尽毁啊,这损失,可比我木灵城大多了。”孔师在一旁缓缓道,目光飞向天边,有些凝重,舒勒点了点头,心中也是很同情,他木灵城其实也是五十步笑百步,北郊林场药田几乎全部被毁,这场横祸对于他猎人商会来说,便等于老本半败,这场翻身仗,最少也要打十年,甚至二十年、三十年。
  孔师望着那正拔营的北线役,感慨道:“三股兽潮啊,千余头蹄兽,谁能阻拦得了?而且以水锈城这种偏僻的地理位置,也是难以求援,甚至就连这遭袭的消息,我等也是这会刚刚收到。”
  舒勒道:“对那三股蹄兽而言,要想碰到黑蛇主城,最快的道路便是三河沼泽,但三河沼泽之前,可是个危机四伏的兽圈啊,臭蟒兽圈,可不是那么容易通过的地方,呵,不过对蹄兽来说,连雪山高原间的玉罗道都能穿过,这小小兽圈又算得上什么?”
  “这就不是我们能操心的了。”孔师轻叹点头,又道:“只是我们木灵城的这些大族,被一一抽调而去了,但愿,他们能挺过这一劫。”
  舒勒闻言,老目向后望去,木灵城之中,此时有着一处大族聚集之地,那里火光通明,人马嘈杂,几乎全城的双域者在其中聚拢,夜风袭来,舒勒缩了缩胖乎乎的身体,转移了话题:“那边家小子的武技,被唐家拿回去了,而且似乎他们没有修习完整。
  孔师目光凝望着渐行渐远的北线役:“那血域引,本来便极难完成,他挑了这份武技,没有修完很正常,不过要是我是那小子,就随着大族再度加入北线役。”
  “为何?”
  “从哪里跌倒,便从哪里搏得生机嘛,在老夫看来,虽然模样有些狼狈,但总归好过随波逐流。”孔师倚靠着城墙,自觉理所当然,瘦削枯槁的脸庞纵横着固执的皱纹,老目悠悠转动,朝着城内大族聚集之地望去,在那大族聚集之地,除却大族双域人马,所有灵级也整装待发。
  舒勒投去好奇的目光,那里是唐家兄弟,白家兄妹,以及张百越与罗戎,但并没有青岩。
  灵级的征召已经到来,这些木灵城最精锐的少年们将跟随族人参加北线役,最后随着队伍去往黑蛇主城参加入籍排位战…虽然未曾见到青岩身影,但舒勒目光还是停留了一会,约莫半刻钟后,他目光一凝,果然是见到了石家驭骑而来,三人三骑,一道身着黑袍的少年身骑鳞马,毫不避讳的站在了人群目光的聚焦点。
  青岩。
  ……
  两日后。
  三河沼泽,外围边缘。
  水锈城与悲云城所在的区域是北境的两个端点,路途遥远,北线役跋了不少山涉了不少水,此时已经过去了近两天,但北线役驻地并非水锈城,这里距离水锈城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抬头望去,前方赫然是一处廖无人烟的原始森林…两天时间,突袭水锈城的蹄兽早已是离开,向得北境腹地奔腾而去,北线役早已放弃前往水锈城的路线,改而直奔蹄兽奔袭方向而去。
  在这里向周围穷目望去,一改木灵城的北地荒野景色,这里水系发达,植被茂密,地势四处充满水色与绿意,前方密林之后,是一片广袤的沼泽地,那是三河沼泽,同时它也有稍显惊悚的名字——臭蟒兽圈。
  一座军营驻地凭空升起,聂隐站在驻地之外的山地之上,陷入了思索,只见地上有着宽广而密集的蹄兽蹄印,脚印笔直的汇入前方三河沼泽的方向。
  三河沼泽是北境数一数二的大兽圈,其中妖兽无数,最为知名的是一种名为臭蟒的二阶妖兽,凶残异常,而这个兽圈如分布在西府的无数大大小小兽圈一样,总是隔断一些重要的战略位置,臭蟒兽圈便是恰好隔断了水锈城与黑蛇主城,越过三河沼泽,是一段漫长的荒野,行至三十里便是一片一马平川的平原,也就是黑蛇主城所在。
  蹄兽此举,无疑是打算经走此道,转袭三河沼泽,威胁黑蛇主城。
  可聂隐一时未曾贸然挺进,他自信,蹄兽奔袭数千公里不可能还能以饱满的姿态冲向黑蛇平原,当然,再他看来,更重要的一点,是这处兽圈的本身,聂隐知道,蹄兽也不想走这一条路,但它们没有选择,这处危机四伏的臭蟒兽圈会像沼泽一般将蹄兽牢牢困住,一时之间难以脱身…只是逻辑虽然清晰,但他从一开始便察觉到此次蹄兽之乱非同寻常,他们这支几百人的小队伍,若是正面抵御蹄潮,真的能有什么抵抗之力吗。
  一阵攀爬山地的步伐声传来,聂隐微微侧首,水锈城领主秦楠来到了他的身侧,道:“站长,哨兵回来了,脚印勘测过了,那蹄兽群,看来的确是西南而去,我们已经等了一天了,悲云城的支援还是遥遥无期,再等蹄兽便放过去了,我们最好还是即刻出发。”
  聂隐摇头,沉声道:“兽圈本就是禁地,危险数不胜数,悲云城的支援会来的,秦家主,稍安勿躁。”秦楠闻言,忽然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脸红脖子粗的道:“站长,万不能再拖延时间了,我水锈城便是因墨城救援太晚,这才损失如此之巨,我看那悲云城八成也是学的那墨城一般,故意拖延时间——”
  聂隐抬起头,打断道:“你所说若属实,我当为你向宗室呈词。”
  山地之下,在那军营驻地,有着一道雄壮的身影踱步前来,遥遥的理直气壮道:“秦楠,你这混账东西,我墨城救援太迟?若非我墨城勇士救援得急,那蹄兽群,只怕要跑进你水锈城的城门之中了,你秦家几十口老小,只怕也被淹没在蹄子之下了!”秦楠闻言,脸上红白交替,啐了一口,别过脸去…他当然知道墨江此言非虚,他只是气,气自己的损失,低头扫动着地下这些密集的蹄兽脚印,他又是一阵咬牙切齿,这些该死的蹄兽,将他们水锈城的林场田地破坏的几近殆尽,他这个领主,是真的回到了解放前。
  聂隐抬起眼皮,放下手中的地形图,很是无奈的盯着双方,他可不管这里的这些小领主所谓的天大的损失,他所在乎的,是那一千亩火袍树的安危,那些是西府宗室的命根,一旦西府宗室根基动摇,这西府,甚至大夏整个宗室的势力格局,都要变动。
  “真难啊。”
  他轻叹一声,从军十几年,他也是第一次承受这样重的责任,在这种钢索之上独步前行,他必须称职,必须扑灭西府军团来到前一切在北境升起的小火星,而就在这时,聂隐站起身来,目光极力四眺,发现一支队伍正从不远处赶来,队伍坐在几辆迅龙兽车之上,带着尾迹滚烟,向着驻地由远而近。
  那迅龙兽车“轰隆”一声停顿在驻地前,几头迅龙摇摆着狰狞的脑袋,兵甲们赶忙让道,土烟四卷之间,一名目光肃然的中年人从车中露出身来,聂隐对着秦楠道:“悲云城的支援已经到了。”秦楠见状,竟真是说支援支援到,他脸上有些不好过,又向着那兽车看去。
  “聂隐站长,别来无恙!”
  悲云城领头的黄镇瞥见了不远土坡之上的聂隐,随即拱手致意,聂隐也是回敬,只见驻地之前,悲云城兽车中来到的大族支援们也是接连现身,清一色的双域,约莫十五位之多,身后还有作为家眷一同到来的几个灵级少年,黄镇将目光从聂隐身上移开,向着驻地注视而去,驻地之中,兵甲方阵整齐待命,一直延续到上百米之外,大族队伍在旁侧,细细打量着那些人影,黄镇心中一动……水锈城、墨城、木灵城。
  驻地之前,一名英挺男子驾驭着鳞马缓缓向前,朝着悲云城众人拱手,黄镇目光一凝,木灵城的大族,竟是早已集结到来了。
  “唐家主,幸得再会!”黄镇在迅龙兽车旁遥遥拱手,唐震不咸不淡的点了点头,两城队伍便完成了第一次碰面,秋风苍凉的扑面而来,不知从哪里来的土烟笼罩飘散在天际,向前方注视而去,只见伴随着悲云城援兵到位后,这座驻扎着几百人的小营中,双域者之数,已经暴涨到了五十位之数,不知那躲在三河沼泽中的上千只蹄兽,待得窥视到此处后,是否是瑟瑟发抖。
  “全军整备。”
  “拔营,出发。”
  北线役营地中,四周有着叫喊响起,后方大族驻扎的营地处,也随同北线役一同拔营起来,一辆辆兽车懒洋洋的爬动了起来,在营盘靠后的一处,一名少女倚在车前。
  白淼又偷偷看了一眼青岩,只见青岩依旧沉在修炼之中,她心中一叹,美目凄迷,既然知道注定要分离,她已经两天没有去和他说过话了,但气人的是,青岩这个榆木脑袋也是一样,而且他就知道修炼,整整两天,除去行军的时间,就是在修炼,她不明白,既然都已经没有灵级名额了,他还跟随石家来这里做什么呢,就好像一个挂件一样。
  她回眸,又偷偷看了一眼青岩,忽然,他睁开了双眼,清澈的黑瞳一眼便扫向了她,白淼脸颊飞上一抹红,赶忙将头转回了去,心跳止不住的乱蹦,兽车之上的白溪轻轻推了推她,道:“淼儿,走吧,我们要离开这里了,去兽圈了。”
  “啊,哦哦。”白淼这才反应过来,若无其事又稍显急促的站起身来,牵着白溪的手上了兽车。
  青岩驻步,只见白家已经跟随众人骑着兽车离去,一辆辆兽车跟随者北线役即将浩浩汤汤的驶进前方的原始森林之中,古老的森林之中,也许是第一次迎接这么多的客人,而他这一趟的旅行,也将正式开始,青岩心中有些忐忑,冥冥之中,似乎有些不好的预感。
  石家的兽车缓缓而来,石侨将粗糙的大手伸向青岩,青岩一把拉住,上了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