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二十三章 臭蟒
  “呱呱!”
  那过半的巨草蛙也学乖了,它们不再跃动,而是四肢并用,飞快的翻卷泥土,很快便只露出半个身子,四肢再动,已是有一大半身体潜入了泥土中,站在阵列中一眼望去,如同一座座的小土包。
  墨江与聂隐目光虚眯,彼此相视,皆是从对方的目光中读到一丝啼笑皆非,畜生,到底只是畜生,这群将身体埋入泥土中躲避箭雨的巨草蛙,竟是学得那鸵鸟一般,遇到风沙便掩耳盗铃,将头往沙子底下钻?
  聂隐手指虚指,周围的百将皆是了然。
  百将的声音此起彼伏,青岩不远处,那名似乎与白家有些关联的年轻百将同样对一字排开的阵列指示道:“盾兵向前,阵列推进!”
  “盾兵向前,阵列推进!”
  这是一道放大后有些稚嫩的声音,青岩挑了挑眉,细细比较自己的嗓音,发现这位铠甲肃整的年轻百将似乎并没有大自己多少岁,他背靠着大树,对着旁边打量着战场的白溪道:“刚刚那名百将似乎与你妹很熟。”白溪闻言,似笑非笑道:“怎么,你有意见?”
  青岩轻轻道:“不过是好奇罢了。”
  “这位百将,他,”白溪欲言又止,目光闪烁着投向了在不远处与其他少女谈话的白淼,对着青岩又点头道:“算是阿淼的朋友吧。”青岩心中微微一动,对于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不置可否,他知道,能让白溪这么忌讳的事情一定非同小可,也许那年轻百将意味着白家在北线役中的一些特殊人脉,这类事务倒确实不是自己能八卦的。
  言罢,白溪却是手中一抖,掷来一柄青岩有些眼熟的刀刃,刀柄翻飞而来,青岩一把接过,长柄尖刃,刃口开的极为锋利,这是一柄军中制式短刀,他本来也有一把,不过已折损在那只巨大的骇人的蹄兽下了…阵列后方的灵级家眷区域,已是从起初的紧张气氛中摆脱了过来,恢复了聒聒噪噪,众多少年朝着前方而去,或是观战或是参战,显然都是闲不住了,青岩与白溪也是一样。
  轰轰。
  兵甲们脚步整齐划一,阵列在前靠,一个隆起的土包终于出现在了阵列的脚下,阵列行速凝滞,几名兵甲朝着土包围拢,几柄域力各不相同的长矛如捅蚁穴般的狠厉下刺,“呲”的一声,刺入长矛的兵甲们顿时感觉到长矛之下巨力涌来,但那泥土下的巨草蛙还未挣扎几下,恶心的不明液体便涌泉而上,到得此步,这泥土之下的巨草蛙,挣扎才停,才算死透。
  阵列继续向前,一只只埋在泥土之下的巨草蛙永久的困在了泥土中。
  “呱。”
  一只漏网之鱼从土包中翻卷泥土而起,金黄色的竖瞳闪烁,滚圆的身体就要蹦跳而去。
  嗤。
  一柄闪烁着灵觉域如电域力的制式短刀飞掷而来,精准的刺在那头蛤蟆扁平的头上,那巨草蛙顿时便倒下了,白溪目光微微一变,神色诧异的对着青岩道:“这么短的时间,你竟然突破七级了?”
  青岩轻轻点头,白溪却是嘴角微微抽搐了起来,“你这天赋,很难相信你并非一名大族之人,没有大族的资源竟然还能追上那罗戎张百越,我承认…我小看你了,以你的实力,周围大部分的灵级都显得多余,你,比他们更有资格站在这里。”
  “不过是运气罢了,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青岩道,白溪言中之意,青岩何尝不知,自己名额已失并不是秘密,免不了同行而来的白家或是唐家的一些闲言碎语,然而,他的实力却足以正视这里的任何人,青岩也自信,他比这里大多数的人更有资格站在这里,只是他所来的可不是为了参加所谓的入籍赛,而是兽晶,而是金饼。
  青岩目光有些鸡贼般的四扫,刚欲打扫战场,却是发现阵列之外的密林中一座座的小土包撕裂开来,随着一声不知从哪发出的低沉响亮的“呱”声,密林中更多的土包有着巨草蛙涌上,它们鸟兽作散,数以百只的蹦跳逃离,狼狈的如同被大水淹没的蛤蟆洞,这群巨草蛙,也终于在北线役的威逼之下逃离了领地,大族之人追射,但收效皆是不大,这群巨草蛙,居然跑了。
  阵列之中,兵甲们见着密林中狼狈的各处土坑,也都是因为这场小胜略略平复了一下劳顿的士气,青岩无奈一叹,只得打消猎取兽晶的想法,与白溪相视一笑。
  聂隐与墨江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仅仅是兽圈外围啊,便有了如此波折,聂隐目光担忧的飞向了远处,他们已经耽搁了好一会,唐震领导的那支北线役,应该已经离开兽圈的外围,触碰到兽圈的深处了,那三股蹄兽,会藏在那里吗?
  队伍中虽有伤亡,令得士气有着一些损伤,但死的人无法复生,活的人只能向前,将那死亡兵甲送往辎重以待焚烧,队列便再度前进,朝着兽圈深处而去。
  又前进了十分钟,队列缓缓停滞下来。
  “前方,便是兽圈的深处了。”
  聂隐盯着地形图,指着前方分不清是湿地还是沼泽的地方道,忽而他猛地抬头,只见东边的半空中,一颗明亮的烈晶石遥遥升起,旋即天边亮成一片,众人望去,瞬间有些紧张起来,目光紧紧的盯着那方向,左翼,已是碰到蹄兽了吗?
  “北线役,加速进发!”聂隐猛地大声道。
  墨江对着诸位百将和大族双域者们点了点头,行速加快,率先脱离了北线役而去。
  ……
  这是一处松软的湿地,前方连绵着一望无际的沼泽,水雾笼罩,沼泽地的泥腥味散发着原始与粗犷,然而空气中此时却挤满了浓郁的恐惧,左翼兵甲囤积在一起,聚拢着大型圆桶般的巨型阵列。
  在他们的前方,有着一处骇人的场景——那是十数具被腐蚀而死的尸体,他们身上的铠甲已被黑色的液体熔穿,尸骨躺在沼泽地中等待腐烂,将附近的沼泽地浸的殷红,一头体型约莫六七米长的臭蟒在尸堆之上盘卷直立,勾勾的盯着所有人。
  漆黑的信子张吐,臭蟒鳞甲漆黑如墨的身体动作迟缓,如凝视着猎物一般的盯着这数百人组成的阵列,在这些兵甲瑟瑟发抖的仰视中,它那神秘的蛇目忽的有着一丝冰冷的光芒,庞大的蛇躯游离尸堆,在阵列周围盘绕,阵列顿时缩的更紧了。
  “这,这头妖兽又要来了吗?”
  “唐家主带着百将与大族之人,也不知与那另外一头臭蟒斗得如何了,烈晶石已经发送,站长他们怎么还没到啊!”
  一名脸庞青涩的兵甲恐惧的对着同伴崩溃道,而伴随着他俩的对话,大圆桶中的气氛也是彻底的绝望悲观起来,一颗颗人头上的表情慌惧之极,也有性格坚韧的兵甲投来怨恨的目光,示意闭嘴…伴着十几个呼吸前突围者的惨死,三百人之多的队伍连突围的决心都已丧失,面对这只二阶的怪物,这些实力仅为单域的兵甲再也提不起士气,能做的,只有退,只有等。
  阵列缩紧,锃亮的铁盾紧密的抵挡在一起,空气已是凝滞。
  臭蟒停止了游动,信子吐露,盘卷直立起来,目光好奇的盯着这个硕大的铁桶,以它的胃口,其实也不太爱吃这些没有什么气息的人族,冰冷的蛇目闪烁,不过将他们通通杀光让这群只配被吞吃的蛤蟆知道,大沼泽永远属于臭蟒,绝不容许人类的踏足,似乎也不错。
  刷。
  一声异响响起,臭蟒腾的抬起头,一股冰冷的黑色乌云从不远处而来,席卷在它身上,随即无数箭雨碰撞而来,在它身上发出“叮叮叮”的碰撞声。
  吼!
  数米长的巨型蛇躯蛇冠怒张,臭蟒暴吼一声,惊怒的对着不远处忽然赶到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