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二十四章 突变
  众人站在距离臭蟒五百米之外的安全距离,目光远眺,却是惊讶的发现他们的血藤弓竟对这头臭蟒无可奈何,要知道,血藤弓可是三级材料制造的武器,其强度可是能将射的蹄兽如串串一般,但这么多的血藤弓其发,其效果却是对臭蟒无可奈何。
  二阶妖兽,果然可怕。
  “二阶妖兽,已是堪比三域者,大家小心,其毒液极为致命,万万不可过于沾染分毫,背甲域全开者随我近身,先将它从左翼兵甲旁引开,以免伤及无辜。”墨江凝重的言罢,整条右臂便是渲染起了层层骨甲,他取下背上的精钢铁棍,首当其冲的靠上前去。
  “我等勉力结合,只希望能将它驱散,大家上吧。”一声颇为年轻的声音响起,只见墨江身旁,那名年轻百将手覆骨甲,也一同迎上前去。
  “大家上,用血藤弓攥射。”
  “上,围杀臭蟒!”
  二十来名或是大族或是百将的双域者极速上前,臭蟒即刻便被吸引,从圆桶阵列前移开身躯,扭动着蛇躯朝双域者扑去迎战。
  嘶!
  数米高的臭蟒血盆大嘴大张,一阵毒液便从毒腺中如雨般朝着人群中心倾洒而来,人群闪躲不及一名来自墨城的大族手臂不慎被溅射到,顿时整条胳膊便烂的只剩骨头,在一阵惨叫后便痛晕了过去。
  “大家小心,万万不可再被沾染毒液!”
  见那惨状,墨江面色更为凝重的提醒道,他的攻势也再不敢贸然,他取下背上的血藤弓,顺手取下了地上的一根重箭,躲到了不远处以血藤弓攥射,刷的一声,重箭发出厉啸,擦在臭蟒的身上溅起了一朵绚烂的火星,臭蟒吃痛般后缩了一下。
  “将地上射出去的重箭拔起来继续射,近距离的攥射它吃不消!”
  墨江大呼一声,于是众人捡起地上插落得重箭,一阵又一密集的重箭噼里啪啦的落在臭蟒身上,一时臭蟒如同熔炉中的赤练,浑身萦绕起一朵朵的火星…众人抱着打不过你还还耗不死你的态度,屡试不爽。
  正所谓步步蚕食,哪怕是二阶妖兽堪比刚皮的惊人防御力也抵挡不住潮水般落下来的重箭,它也疼的缩了缩脑袋稍稍躲远…但僵持的时间已经持续了五分钟,地上密密麻麻的箭洞铺满了松软的湿地,但臭蟒仿佛开了锁血挂一般,除了稍稍躲远了一些浑身连一点疲惫的感觉都没有,它游离在双域者不远处,显然吃不下这个闷亏。
  果然,臭蟒见得箭雨停歇,骤然扭动身躯袭来,一阵毒液暴雨首当其冲的向墨江袭来,显然,它也发现了,这家伙是这群人类中的领导者,击杀了墨江,等于刺瞎了所有人类的眼睛。
  嗤。
  墨江后跳而去,原来站立的土地被毒液侵蚀,顿时蒸发了大片水汽,他凝重道:“继续用血藤弓侵袭,哪怕是折断的重箭,一样给我射出去!”
  “墨江领主,我们的重箭损耗的差不读,还是撤吧,我们不是这头二阶妖兽的对手,兵甲们都撤到林子里去了,安全了!”
  “是啊领主,二阶妖兽的防御太可怕了!”
  人群有大族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情况确实不容乐观,重箭因为反复利用损耗了许多,现在能用的重箭只有原来的一半之多,而臭蟒浑身甚至没少一片鳞片,这其中的差距不言而喻,现在撤退是更明智的选择,然而墨江却是大喝道:“我们撤退它不会跟来吗,这里是兽圈,这里可不止这一条臭蟒,必须将它击退,以免后患无穷!”
  人群一阵寂静,百将们与大族面面相觑,准备再度攥箭,但一道来自木灵城的人影却是冒着毒雨闪身而上,石侨冷声道:“我们的血藤弓对它不管用,诸位,打蛇打七寸。”
  在墨江变幻的目光中,他抽出了背上的铁棍前靠而去,扭过蛇头躲开了淋漓的毒液,手臂之上一层骨甲将整条右臂包裹了起来,爆炸般的力量随铁棍呼啸而出,“啪”的一声抡在了臭蟒七寸处,吼的一声,臭蟒发出了一声明显的惨叫,只见此时的蛇躯已经痛苦的颤抖了起来,蛇冠怒张,毒液不受控制的从毒腺中喷吐而出,令得地面染着腥臭的黑液,闻之欲眩。
  嘶!
  臭蟒扭过头惊厉的盯着这个丑陋的半脸人族,但它来不及震怒,众多人类被石侨的士气点燃,嗷嗷叫着冲上前来,更多的攻击扫向那个让它剧烈颤抖的地方。
  腾腾腾。
  蛇躯快速扭动,将所有人甩在了身后,它扭过冰冷的蛇目,怨恨的看了一眼石侨,扭动着有些痉挛的躯体就欲逃跑,转眼片刻,臭蟒便是扭动出了数十米,众人一阵迟疑便未再上前,噗的一声,臭蟒飞速跃入三河沼泽之中,众人只见沼泽地与泥土分离而开的水面之下,一条巨型阴影渐行渐远,片刻后,已是没影了。
  啪啪。
  肩膀之上有人轻轻拍了一拍,只见聂隐脸带笑意,站在了石侨身后,聂隐带着右翼的兵甲已是汇合而来,他显然看到了石侨的英勇一击,正是石侨的果决逼退了那头臭蟒,否则,那臭蟒很可能会带来更多的棘手,到时候众人可不仅仅只是被蹄兽甩在身后那么简单了,那意味着更多的兵甲受伤、甚至死亡。
  聂隐满意道:“你是木灵城的大族吧,刚刚做的不错,此战过后,我会为你申请军功嘉奖。”
  “谢站长,只是,只是我想请问站长,那些军功能换成灵级名额吗?”石侨拱手,却是问出了一个让聂隐摸不着头脑的问题,聂隐沉吟了一二,道:“灵级名额不是一件大事,也不是一件小事,也许可以也许不行,不过,我会去试一试的,毕竟,此战你的功劳不小。”
  石侨脸庞之上涌起一阵喜色,拜谢道:“谢站长!”石侨心中大喜,若是灵级名额能重归岩儿手中,那一切都值得了,此行,可真没有来错!
  聂隐轻笑着点了点头,走向了林中那群劫后余生的另一半北线役,待得走进发现那堆尸体,他才惊觉,左翼居然有着十七名伤亡…这兽圈,果然恐怖,有着这么多各城大族外援,还未碰到蹄兽,便留下了这么多尸体。
  他目光一闪,忽然感觉到一阵古怪,唐钟与左翼的大族百将呢?
  ……
  与此同时,在湿地不远处的溪谷中,相似的战斗已经结束。
  “成功了,这头畜生终于死了。”
  “二阶妖兽啊,竟然真的成功了。”
  人群发出阵阵欢呼,一众双域合围,竟然真的杀死了一只达到三域实力的二阶妖兽…唐震领导着那些双域,心思倒是极为的缜密,他将这头臭蟒引到溪谷之中,截断它的退路,双域者轮番上场,在臭蟒精疲力尽之时用血藤弓攥射,终于是杀死了那头臭蟒。
  一条比墨江他们面对的那条臭蟒稍显稚嫩的臭蟒翻着肚皮,死寂的躺在沼泽之中,它的躯体有着十数处破损,细密的鳞甲尽数碎裂露出下面粉红的肌肉,而在那蛇首左处的蛇目处,恐怖的插进着一根乌黑色的长箭,伤口兀自留着黑色的液体。
  唐震执着一柄锋利的太刀,小心翼翼的走到臭蟒一旁靠近了它的尸体,大手在较为柔软的下颚微微用力,撕下一个血洞,他从中翻找出了兽晶,并以刀刃切下了它的蛇冠,接着与其下几位百将和大族之人抱拳,朗声道:“木灵城唐家谢过诸位,蛇冠与精血等值近万金,待得此番结束,唐家便将金饼送至各位府中,至于这兽晶,我唐震斗胆私自收下,日后必然厚报诸位,希望各位理解。”
  “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大族双域们拱手推诿,气氛热闹的很,至于百将的气氛间十分坐立难安,他们也是刚刚得知,竟还有一头臭蟒朝左翼兵甲而去,但奈何脱不了身,于是臭蟒一倒,也没来得及告辞,便纷纷焦急的朝着溪谷之外而去。
  悲云城领主黄镇拱手道:“此番唐家主才是首功,我等也不过行了举手之劳之事,何以言勇。”
  水锈城领主秦楠点头道:“就是就是,唐家主太过谦虚了。”
  唐震满意的笑了笑,忽然,他的目光掠过四城的灵级家眷,来到稍靠后方,那里有不少正乘闲暇时间修炼的少年身影,唐钟盘膝而坐,陷入了修炼,而唐鸣则慵懒的搭着唐钟的胳膊,有些无聊。
  唐震微笑起来,臭蟒蛇冠,是绝佳的大补之物,有此物在,鸣儿刚刚突破的六级根基能够更为稳当,但他微微轻咦,在他这对儿子的身后,站着一道陌生的身影…身影穿着黑袍,帽檐压的很低,在他眼眶处,隐约有些金属之光泛来。
  唐震的眉宇瞬间就瞥紧了,这人是谁?这个人定然不是百将,大族之人么?悲云城?水锈城?还是我们木灵城的人呢?
  都不是,见都没见过。
  仿佛看到了他的注视,那身影缓缓举起右手,似是打着古怪的招呼。
  唐震俊逸的眼眉浮起疑惑,将记忆筛选了一遍,并未找到任何与之有关的信息,但他的表情很快凝固住了,令得他目眦欲裂的一幕出现了…无声的凝视中,那只友好的右手一把刺入他儿子唐鸣的后背,后者脸庞瞬间苍白,惊愕的看着从他腹中穿过的手。
  “噗…”唐鸣脸色扭曲,嘴中喷吐鲜血无力的坠在了地上,周围灵级见得这一幕,哪还耐得住一丝冷静,一阵凄厉的惊叫后,纷纷四散奔逃。
  “啊!!”
  唐震来到了唐鸣的身前,脸庞如狂狮一般状若疯狂,他要将那个黑袍人撕碎,彻底撕碎!…唐钟也是反应了过来,顿时惊怒万分,但让父子两惊悚的是,那名男子所在的地方早已了无身影,只留下唐鸣和他腹中的血洞…而让得唐震一屁股坐在地上松了一口气的是,唐鸣晕厥,却还留着一口气,他来不及多想,便从怀中匆忙翻出一颗血色的细小丹药,慌乱的塞进唐鸣毫无血色的嘴唇中。
  唐钟双目早已没了清亮,唯有惊恐与疯狂,他身上的掌控域域力升起,极目四眺咆哮道:“是谁?!滚出来!”
  周围大族瞬间哗然,那些灵级在慌乱中逃离开来,气氛一阵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