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二十六章 幕后黑手
  对幸运晋升为四域的强者来说,体内三种域力已经强至顶峰,每一种域力的潜力已经开发至极致,此时整体的实力想要更进一步,唯一的选择便是舍弃掉那些并没有太适合自己身体的域力,为一种域力腾出生存与质变的空间。
  每个四域强者都经历过这种抉择,大部分的人选择了那极具破坏力背甲域,也有不少人选择了那域力极具可塑性而可填充诸多武技的灵觉域,唯只有较少部分的人选择了掌控域,掌控域在四域的进步同比其它两个域藏较为吃力,但一旦成功将掌控域修炼到四域末期,其能力却恐怖的令其它域藏无力提及并论,这其中最关键的便是精神力。
  作为三大域力之一,精神力不仅是药师的利器,在等级越发高等后,精神力彻底从控制领域质变,成为了真正的掌控之力…速度、力量、空气、感知、甚至是生灵的第六感、元素、小型时空规则都暴露在了精神力的可控范围之内,炼药术能够分支出灵药阶、阵阶、天阶便是得益于此,这个域藏比想象之中更复杂,更深邃。
  青岩意识到了非同寻常,那道兽车外的男子身影,只怕是用精神力屏蔽了唐钟的声音,并影响了周围之人的感官!
  这一切都证明着,那道黑袍男子很可能实力已达到了四域末期,兽车依然平稳的前行,周围灵级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寻常,无一人察觉已有一名实力足以碾压这支队伍所有人的强者悄悄降临。
  青岩略略低吟,哪怕唐钟对他的态度不太好,但唐钟毕竟在那片蓝蝴蝶药田中救过他的命,无论如何,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唐钟去送死,他上前拉住似乎与唐家有生意往来的沈家长子,禀明事态,让他去告知唐家之人,自己则脸色肃然的跳出车厢,朝唐钟消失的那片阴影飞掠而去。
  兽车之中,所有人都呆鄂的注视着青岩的离去,沈星愕然道:“他什么意思,要让哥你通知唐家之人唐钟不见了?有毛病,唐钟刚刚不是在那…额,不见了?”
  “唐钟他什么时候走的,奇怪,我真的一点都没发现。”
  沈辰疑惑的挠了挠头,明明唐钟就在眼前,为何一眨眼就不见了呢,他摇头道:“神神叨叨的两人,管他呢…还让我去告知唐家,我才不去呢,你去。”
  “你去,人家拜托的是你。”沈星白眼一翻,舒服的依靠着车厢,未曾理会,沈辰见状,原地左右权衡后,只得跳下兽车,硬着头皮向唐家方向走去。
  ……
  夜风吹起唐钟丝丝凉意。
  唐钟不知道自己跑出北线役多久远了,密林已经褪去,化为了荒野山地,天空黑漆漆的压了下来,远处早已不见营盘的火光,唯有蹲伏在黑夜之下山地模棱的影子,他缓缓的停了下来,那名黑袍男子终于再次出现了,就出现在他的不远处。
  “既然你找死,那我便成全你。”
  唐钟冷冷的道,面对这样一个未知的敌人,他并无丝毫害怕,清亮的眸子越发的冷静,域力极大的强化了五感,他能听到周围昆虫振动翅膀的细声,闻到更远处三河沼泽淡淡的腥味,更能辨析脚下嶙峋的地形,他将感知投放而出,看看这个如同老鼠一般的男人究竟是什么东西,如何与他唐家结的怨。
  感知的触角以他为原点蔓延而出,终于,感知触碰到了那具不再虚幻的肉体,只是不一会儿,唐钟的呼吸便急促了起来,胸膛起伏不断,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排斥感出现在他的意识之中。
  “这,这是…?!”
  唐钟五官因为那股排斥互相挤动了起来,那张还算俊逸的脸庞也狰狞起来,有生以来,他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到了害怕,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死死的咬着牙关,将目光向前投射而去,想要看清黑袍男子的真面目。
  昏暗的月色下,一道黑袍男子的身影,出现在唐钟不远处,男子看起很是年轻,脸庞上半戴着金色的面甲,气息如九幽来客一般。
  “你,你是…四域?”唐钟僵硬的问道,牙齿止不住的打颤,他拼命的撑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脊椎,那种绝望,方才令得唐钟意识到自己的天真,他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的家族为何与这样一个存在有了仇恨…也无怪乎他一直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这根本不科学,两者并非一个段位啊。
  “你胆子很大。”
  黑袍男子发出清朗漠然的声音,他盯着唐钟,随之“刷”的靠近,一股烈风便强袭在唐钟的脸庞上。
  他抬起素白的手臂,一抹诡异的红光出现在指尖之上…唐钟瞳孔微缩,这是他见所未见的绚红,这红光可并非背甲域的域力,而是掌控域武技,掌控域攻击类武技较为稀少,因为能撑起那种武技的,域藏的等级必须很高,自己的身体也被禁锢了,死亡的锈味已经令唐钟满头冷汗,他不想死,他真的不想死——
  瞳孔中的红光越来越刺眼,就在唐钟心中绝望的同时,却见黑袍男子微微顿住了,一阵气喘吁吁的声音响起,竟然是青岩跑了过来,唐钟一怔,目光顿时有些变化,他挣扎着将嘴巴张开,咆哮道:“你走,你来做什么!”
  昏暗的月色间,黑袍男子手指上发出朦胧的红光,反射着脸庞之上的金甲,借着这微弱的光芒,青岩停下了脚步,他看了看唐钟,又看了看黑袍男子,随即心中一股恐惧的排斥感升起,他退后了几步。
  四域…
  青岩心中一团乱麻,还算清秀的脸庞大汗淋漓,尽管早就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但灾难临头他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他这算什么,陪葬吗?青岩心中懊悔异常,他狠狠的瞪了唐钟一眼,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大着胆子道:“前前,辈,你实力强至四域,我和我同伴只有单域,我们并无任何交集。我们也并未做任何违逆你之事,您,为何要置他于死地?”
  黑袍男子见状,那金色面甲之下的冷峻嘴唇微动,微笑道:“你想要救他?”这句话语有些奇怪,语气有些嘲弄,似乎是对蝼蚁的质疑,又似是平静的询问,短暂的沉默间,青岩硬着头皮点头道:
  “是。”
  黑袍男子深深的望了青岩一眼,随即目光朝不远处望去。
  就在这时,聒噪之声传来,那不远处的山地之上,有着一队火光袭来,叫喊着发出模糊的回音,黑袍男子见状,却是诡异的安静了下来,金色面甲中的目光看了看不远处的青岩,随之放开了唐钟,向前方走去。
  消失了。
  随着身影消失的,还有他的气息。
  青岩与唐钟随之如蒙大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人大口喘气,后者随之投来感激的目光,青岩摆了摆手,揣摩着后者清亮的目光,还是打消了那想要借此机会观摩武技的想法,瞳孔有些涣散起来,回想到了那副金色面甲,他隐约的感受到,最后后者投来的冰冷眼神中,似乎有些莫名的深邃。
  他们运气极佳,唐家人恰好赶来,大概便是这阵火光的赶来将黑袍男子吓跑的。
  “钟儿!”唐震急声喝道,他急忙上前,神色颇为责罚的盯着儿子,道:“竖子,谁让你私自脱离队伍的?”此时唐钟垂头丧气,冷汗淋漓,显然是劫后余生。
  执着火把的唐家众人赶到,年龄稍大的唐家二叔脸色焦急之余而释然,唐钟还算安然无事,但紧接着,他的面色猛的变化,指着地面颤声道:
  “震弟,这,这是……”
  人群之中,却是有着惊愕的的气氛笼罩了起来,青岩随着那些人的哗然看去,微微挑眉,那被火把照射的透亮的山地上,有着无数深深浅浅的坑,与那兽圈之外的地貌相似,那是蹄兽的脚印。
  青岩缓缓抬头,目色有些浓重,他这才意识到,那黑袍男子可并非眼前这毫无牌面的唐家宿敌,而是蹄潮的幕后黑手。
  实力强至四域末期的幕后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