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二十七章 机会到来
  “蹄兽就在前面,后面的跟上。”
  “跟紧自己的伍长,加速出发!”
  声声急促的喝令传出,山地之上,一支细长的行军阵列紧急涌出。
  兵甲们各自执着火把照亮着脚下嶙峋的地形,在百将的催促之下,提起行速向着沼泽旁的一处方向涌去。
  聂隐身披黑甲,正襟危坐的骑在一头鳞马之上,与几名领主在一起,巡视在队列中,他眉宇深缩,显然心事重重,凝视着地上向前蔓延而去的蹄兽脚印,目光微微一闪…若不是此次发现蹄兽,他聂隐,便将万劫不复。
  聂隐抬起头来,对着身旁的墨江黄镇与秦楠道:“唐家似乎因为有个家中子弟受伤,已经折了回去,打算辙道前往黑蛇主城,不再跟随我等了。”
  黄镇闻言,表情有些摸不着北,讶异道:“唐家怎么回事,明明发现了这么重要的线索,却选择放弃?”
  悲云城与木灵城打的交道并不少,他很清楚唐震的为人,此人向来就是有便宜就捡,有功劳就占,乃是一个极为精明的家主,要不然唐家也不会发展的比他们木灵城领主还要势大,如今他唐家发现了蹄兽脚印,本是一件可以向宗室大大邀功的功劳,却选择放弃,这,真的是因为一个孩子吗?
  黄镇隐隐有些不安。
  聂隐并不回答,他低下身,转移了话题道:“唐家是离还是留现在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据我推测,这股蹄兽很有可能还并未进入狂暴。”
  “什么?”
  黄镇、墨江与秦楠脸色一变,墨江神色一动,停下了驭动的鳞马,翻身下马,他将火把举下映照着那土地,目光投射到地下满目疮痍的印坑中,旋即面色变了一变,只见那些印坑中,大多蹄印极为的清晰,且蹄坑很浅,墨江将手指摁下周围的泥土,神色肯定的点了点头,“站长说的没错,这等土质,加上蹄印这么浅,只有一种可能了。”
  黄镇与秦楠面面相觑,也赶忙翻身下马,打量了地上的蹄兽印。
  “没错,确实没有进入狂暴!”黄镇重重点头,再度肯定了聂隐所说。
  秦楠一脸兴奋的站了起来,喝令道:“加速前进,加速前进,蹄兽就在前面!”
  绵延队列火把摇曳,以更多急促的节奏向黑暗的兽圈深处而去。
  ……
  兽车之中。
  青岩端坐在角落,少有的停下了见缝插针式的修炼,而是眉目深锁,心中思索着那神秘男子。
  那四域强者的举动颇为的奇怪,他似乎在刻意针对唐家,不论是唐鸣的遇袭还是唐钟被引诱,处处透露着这名四域强者对唐家的不满意,可是问题来了,这名四域强者似乎和唐家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貌似看起来此人的所作所为倒像是随性为之,更多的似乎是看唐家不顺眼?
  青岩喃喃道:“唐钟啊唐钟,竟然会有这么倒霉的事情发生在你头上,你走了,倒也算是个正确的决定。”
  唐家惧于神秘男子,已经举族撤退了,当然,这件事也是被聂隐保密,现场除了青岩,可是没人知道了,青岩在聂隐赶到时便早早离去,所以这位站长定然不知道,竟然还有个人对他保密的这令人骇然的瞒情知情。
  青岩微微叹息,目光望向远处的三河沼泽,神色之间莫名有着一股烦躁,他的心中,又何尝对着那名黑袍男子没有恐惧,聂隐此时想的应该与他一样吧,希望再找下去,那个身影不会如鬼魂一般出现,若再碰上那尊存在,他北线役,全军覆没算是最正常不过的结果了。
  但那聂隐站长,此时却是不得不向前,而自己,则更多的像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见势不妙直接跑呗…青岩思索至此,气氛稍显的热烈,他转头朝灵级们望去,这些人似乎正讨论着什么。
  “灵级之中,哪像是那些无知的地级所言是一个象牙塔?这些人不知道灵级的残酷,那预备役的竞争压力在隐龙寺面前,只能怪洒洒水了。”
  有水锈城灵级附和道:“是啊,我听闻每个年级都会举办淘汰之赛,一不小心便会被淘汰,且我等灵级所去的隐龙寺只是西府的外院罢了,呆满三年才能去内院,也就是说,我等要保证三年不被淘汰,才能有机会在那内院的寺区崭露头角。”
  沈星神色窃窃的道:“那内院听说是在极北之地的大夏王城之中,那里是大夏宗室王脉所在,极为的繁华,除了内院,还有很多强大的门阀驻扎,若是能有幸去见识一番,那真是不枉此生了。”而后沈星又迅速回复那淡漠表情,事不关己的道:“但考核太难了,基本没戏。”
  周围人影听闻,也是叽叽喳喳起来,有些向往,车厢靠里,一名墨城灵级胡元摇了摇头,转过身来道:“王城早已没落,三年之后,我等若在西府顺利毕业,所入之地乃是北府的隐龙寺,王城的隐龙寺?只怕已是名存实亡。”
  沈星闻言,敦厚的小脸顿时收不住,嚷嚷道:“你胡说,王城怎可能没落,你懂何为宗室?诸府宗室皆是王城王脉所分封,就是所有府第都亡了,王城也不会出事!”有人点头,将口口相传的传说用于反驳:“大夏的夏王已是长生不死,有他在,王城不可能没落的。”
  胡元目光有着一丝鄙夷:“夏王?你们可知大夏已经有多少年未曾出现过夏王了?你们可知就算是西府的季姓诸侯这两年也已然自治?自十多年前的一场战乱之后,王城只剩断壁残垣,现在已成了名副其实的灰色地带,人丁赋税不及大梁府十分之一,夏王?”
  周围少年少女被得这话语惊的瞠目结舌。
  胡元言罢,淡淡的扫了一遍周围变得哑然的目光,嘴角有着得意道:“此事虽非机密,但在隐龙寺之中也算是并不明示之事,你们不知道也很正常,就连我,也是在我那任将官的二叔那偶然知晓。”
  其实这种事情连不少领主都略有听闻,但事关这铁一般的传统,惧于祸从口出,从未有人敢明面非议这西府之外的缥缈局势,都是听之过之,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其实是否有夏王当局对北境来说,并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目光瞥向一旁的沈星,后者胖乎乎的小脸上神色变幻,呐呐无言,却是挤不出反驳了,青岩默默的把头别了过去,他和周围所有准备前去黑蛇主城参与灵级排位的孩子不同,他对这种内院究竟在哪里的疑问,不必太过了解。
  兽车平缓,一丝疲倦涌了上来,青岩默默的把头低下去闭目养神,不再理会这些少年有些攀比的争辩。
  火把照射着长蛇般整齐行军的北线役,队列一直绵延到沼泽地的另一头,前方暗淡月光下,湿地变为了成片的山脊和丛林,三河沼泽的岸面开始向黑蛇主城所在的平原接触…又过了一个小时,夜愈来愈深,灵级们也渐渐磨灭了新奇,忍不住在兽车之中打起了瞌睡,就在这时,一丝异响响起,车厢中几名实力深厚的灵级顿时抬起了头。。
  “什么声音。”
  “外面出什么事了?”
  车厢之外有着异动传来,兽车中顿时嘈杂了起来,不少人外面望去,只见队列长蛇瞬间抬起了脖颈,火把甩动。
  “发现蹄兽了!”
  “全军整备,全军整备!”
  厉啸从四面八方传出,整个北线役便是开始火速组建队列。
  有军需官对着沿途的兵甲分予武器,经过大族家眷所在的兽车时,他砰的一声,跳上了兽车,大声道:“听好了,老子可不管你们家族的背景,我要在你们中间选几个人上前支援,至于其他人,不得离开!”
  言罢,不待灵级们回应,他便拿出了几把足有他们身高般宽的精铁重弓,指着一名来自墨城的灵级,“你,拿着。”
  一把沉重的精钢重弓掷来,那名墨城灵级目光一凝,抬手已达九级的背甲域域力涌出,一把接住了重弓,显得干练之极,显然,在唐钟离开后,他的实力在这车厢之中已属于最为拔尖。
  砰。
  那名墨城灵级利落的跳下了兽车,承受着诸多好奇与艳羡的目光,背负着重弓离去,需官轻轻点了点头,又指了另外三名模样不错的少年,便是离开了车厢。
  “青岩,你也被分配了?”
  沈星在旁边对着青岩惊叫,眉宇凝结着重重疑惑,他一个八级的灵级都没被分配到重弓,为何在军需官的眼中,这唯一的地级便是可以呢?墨城灵级陈坤领着几个灵级窃窃私语,脚指头都想得到他们说些什么。
  青岩随意的点头,便是头也不回的跳下了车厢,对于手中有没有这把重弓,他其实无所谓,反正没有他也不会待在车厢之中。
  沿着阵列向前奔跑而去,他很快便看到了前方人马嘶叫的山涧,嘴角扬起神秘的笑容,拳骨缓缓捏紧,浪费了这么多天的时间,承受了这么多异样的眼光,现在,如计划所料。
  机会,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