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二十九章 雪族
  跑。
  继续跑。
  青岩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有些失魂落魄。
  那名狼衣少年,究竟是谁?
  捂着肩膀的伤口,青岩心中难以的平静,莫非除了那神秘男子之外,这场蹄兽的背后还存在着其他人?
  一个组织,一个势力?
  这一切,看来并不是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他已经回到了北线役之中,四周嘈杂的人气喧嚣而来,这令青岩稍稍有了些安全感,青岩轻呼一声,摸了摸兜里价值百金的兽晶,心道真是九死一生…青岩已经没了再去接触那些蹄兽的闲心,他径直回到了后方兽车,待到明早天亮,他要立刻向石侨请辞,离开这里回到木灵城去,结束这趟旅行。
  忽然,青岩目光一凝,只见一道严肃的身影站在兽车之前,目光责备的盯着自己,大声一喝:“青岩,你给我站住!”青岩神色掠过不妙,挠了挠头站在原地,完了,被石侨叔瞧见他偷溜出去,只怕又要被训斥一番了。
  果不其然,石侨声色俱厉的道:“岩儿,你早早便答应过我,此行只是观战,但如今,你乱窜下跳,随那些兵甲前去剿兽不说,竟还在前线受了伤,你要是出了事我如何与你外祖交代?!说说,你当时是怎么和我保证的?”
  青岩捂着肩膀之上的伤口,无辜的脸庞神色一痛,显得异常可怜。
  石侨面有怒色,还欲训斥一番,但深深一叹后,转而拿来一卷绷带,带着青岩在一旁坐了下来,在青岩的肩膀之上缠绕着了起来,“岩儿,这段时间你务必要乖乖的,石叔在这场剿兽中已小有功绩,你那灵级名额,我或许有办法为你弄到。”
  青岩一愕,重得灵级名额?
  青岩面色复杂,老实说经过这段时间接触的一些事情,尤其是刚刚自己差点死在这里的阴影之下,他只想立刻回到木灵城去,逃的远远的…但石侨的苦口婆心青岩是无法拒绝的,当然,不可否认再加上灵级的资源确实是诱人的,虽然青岩不知道石侨最终有没有机会将自己留在灵级,但目前看来,这段时间他还是呆在北线役之中为好,那地级入预备役到时间毕竟是充裕的。
  于是青岩点头,认真道:“石叔,谢谢你,我答应你。”
  “哈哈哈。”石侨重重的拍了拍青岩另一只没受伤的肩膀,直拍的青岩龇牙咧嘴,身旁石漫催促,聂隐的召集已是到了,于是他微微一叹,隐去情绪,一双大手便是摸了摸青岩柔软的黑发,道:“臭小子,听你石叔的话,没错。”
  石侨转身,与石漫一起,向山涧的方向而去,青岩看着石侨的背影,轻笑一声,摸了摸肩膀上的伤口,顿时痛得倒吸一口冷气。
  ……
  “再射!”
  箭矢的呼啸不绝于耳,周围兵甲以及大族之人正陷入屠杀的狂欢之中。
  山涧之下,则是蹄兽的修罗场,蹄兽尸体一堆压着一堆,有兵甲大步跳下山涧,从死去的蹄兽身上拔出那射入骨肉的箭羽,作二次回收,也有双域的强者独自一人涌入蹄兽群深处,域力升起,肆意屠杀。
  蹄潮的最深处,出现了秦楠一马当先的身影,那张苍白的脸庞之上此时带着亢奋的涨红,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刚好碰上蹄兽的疲软期,本已准备的恶战变成了现在的屠杀,真是酣畅之极…手中刀刃翻飞,一头蹄兽血管中喷吐而出的滚烫血液泼洒在他的脸上,更显狰狞。
  对于秦楠来说,他们水锈城不同于其他,其他领主多多少少是宗室各方面的压力才派出大族来援,而他秦楠完全是抱着泄愤的心理,毕竟他的家产,他的林场药田,就是因为这群蹄兽而毁于一旦,毁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更何况是家族经营数代人的家业,他秦家祖坟里的老祖若是得之,只怕也要挺起尸来,问候问候召来这群蹄兽的人的家人了。
  屠杀在持续,时间在流逝,到得现在,大族和兵甲人均屠杀一头以上的蹄兽,这三股千余蹄兽,终于死伤了大半。
  夜色渐深,周围却并不黑暗,满山的火把灼人眼球。
  “大夏人,你们这么忙吗?”
  一声平静的询问响起,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抬头,只见一头模样凶恶的蹄兽从不远处蹄兽尸体中踏出,载着一道身着狼衣的少年。
  秦楠心脏一紧,他又见到了那种肌肉痉挛双目血红的狂暴蹄兽,盯着那道狼衣少年,他直觉般的嗅到了不妙,就欲撤出兽群。
  “想走?”
  “嘿嘿,只怕没那么容易。”
  阴风般的冷笑响起,狼衣少年不知何时已从那头蹄兽的身上离去,一股劲风迎面打在秦楠身上。
  “咔,混账,放,放开我!”
  秦楠脸色涨红,喉咙发出艰涩的声音,双脚离地激烈的挣扎着,而狼衣少年竟然就这样突兀的抓着秦楠的喉咙,如鬼魅一般。
  强至双域的北境一城之主,竟然如鸡仔一般被人抓于掌中,这一幕,太过具有冲击力。
  “跑!”
  “快跑啊,撤啊!”
  整支北线役如今因为这一个人的出现,全部惊慌失措的爬上山涧,只留下满地狼藉的蹄兽坟场。
  山涧居高临下处,聂隐震惊的盯着狼衣少年,身影年纪很小,约莫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他披着破烂的狼衣,脸庞一块黑一块青脏兮兮的,这一切,都让聂隐有些刺眼的熟悉…他瞳孔一缩,一字一顿的道:“雪,族?”
  雪族?!
  墨江、黄镇勃然变色。
  周围百将的反应也差不多,心神巨震之间,似乎终于想通了这次古怪的蹄兽之袭。
  雪族并不是一个大族或是部落,乃是一个组织,他们无视秩序与规则,其中有着各府的通缉贼人,也有着一些声名狼藉的堕落强者,更甚至有着北方流浪而来的大林人、月氏人,形形色色…他们可以是罪恶的庇护所,也可以是利益的追逐者,雪族胆子极大,传说中,只要佣金到位,他们敢杀任何势力的人,包括宗室!
  如果是这群人召来了蹄兽,一切似乎便有了解释的空间。
  可即便知道狼衣少年的背景依旧无济于事…那少年依然高高的抓着秦楠,秦楠胡乱的朝着山涧之上抓着,无言的祈求着,颇为的令人唏嘘,聂隐眉头一皱,当即朝着狼衣少年大声道:“阁下,请放开你手里的人,若是你有条件,请说出来,我北线役一定尽量满足阁下。”
  一瞬压制实力高达双域四级的秦楠,甚至于秦楠到现在还难以挣脱,这等实力,至少达到了三域,在这样的实力面前,无论如何,北线役都没人能够正面对抗,聂隐虽然知道此人来自雪族,此时却也不得不放低姿态。
  狼衣少年依然如抓小鸡般抓着秦楠,冷声道:“北线役?什么垃圾东西,听都没听说过,你们今天杀了这么多蹄兽,这账可还未算啊,至于我手里的人,就先拿来还债吧。”
  话音一落,狼衣少年还未等到山涧上方传来回声,手中便是微微用力,咔的一声,扭断了秦楠的脖子。
  寂静。
  一片寂静。
  狼衣少年目光充满着毫无遮掩的侵略性,他随意甩开秦楠的尸体,嘴角不由得露出不屑的弧度,缓缓道:“哎呀,不好意思,不小心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