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三十二章 溺水(上)
  人马的嘈杂的营地之中,青岩表情渐渐凝固。
  只见前方大战还未结束,石漫便已离场,他的身后,几名兵甲用白色的幕布抬着一道裹着破碎黑袍的焦烂身影,将他小心放在辎重旁的医疗区,恭敬的退了后去。
  此时的北线役士气低沉,在那医疗区,躺着数位受到重创的双域身影,而石漫带来的这一人,伤势更为严重,他浑身散发着刺鼻的味道,老远青岩闻到了,他知道,那是臭蟒的毒液。
  时间过得很慢,他缓缓的走上前去,心中为自己找了数百个想多了的理由。
  青岩颤抖的蹲下腰去,握上了那只宽大的手掌,熟悉的感觉令他脸色一阵僵硬…臭蟒的毒液带有剧烈的腐蚀性,常人接触到一丁点便有可能因为血液腐化而危及生命,躺在地上的那人受到的创伤十分惊悚,他竟是被毒液临门泼下,身影的脸庞上早已模糊不清,凑了近,那刺鼻的味道使人精神微微刺痛,那人的脸庞上,本就不多的完好皮肤也跟着溃烂。
  石侨!
  看到青岩,石侨那无神的目光终于是聚焦起了一丝涣淡的目光。
  他嗫嚅着嘴唇,缓缓的发出模糊不清的字语。
  “岩儿,石叔走了,再不能陪你了,你的灵级,石叔也要亏欠了。”
  “你,照顾好自己。”
  “你,你有本事,石蒜不听话,你要你要……”
  青岩压抑着翻滚的情绪,只是大力而肯定点头,片刻后,青岩浑身颤抖起来,已是压抑不住,泪滴大颗大颗滑落下来,滚在石侨焦烂的烧伤之上。
  哀绪如此绝望,青岩哑张着嘴,抬起头瞪着深沉的天穹,又是热流淌过脸颊。
  毒液腐蚀及肺脏,石侨,已是撒手。
  恍惚间看着朦胧的天际,青岩回忆起了遥远的族中,不,是那更遥远的岁月,那段记忆虽然极为的模糊,但他能依稀记起,那是他咿呀学语,是他亦步亦趋,是他唯一的率真时代,这也是青岩心中最坚硬的地方,以及最柔软的地方。
  那个地方有一双柔软的素手,一双慈爱的凤眼,可是命运,总是这样的让自己无奈,总是打碎他在乎的人。
  青岩瞳孔跳动着极为暴躁的东西,那张本写满柔软与书卷气的脸庞此时涨红无比,他对着石漫嘶声问道:“是谁干的?!”
  石漫神游天外,一时并未回答,青岩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大吼道:
  “谁干的?!”
  石漫有些震惊青岩的失礼,胸膛起伏,一时忘了回答,青岩一怔,旋即撒下手来,青岩却顾不上解释,他眸子微眯:“是臭蟒?”
  石漫见状,震怒的目光覆上复杂之色,点了点头。
  刷。
  青岩当即起身,向着沼泽之处飞速赶去。
  “青岩,你给我回来!”石漫有些惊恐的喝道,腾的站起身,想要拦住失去理智的青岩。
  “随他去吧。”一道娇俏的身影走了过来,美目哀伤的望着青岩,石漫愕然的望了白淼一眼,嘴唇紧抿,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白淼轻叹一声,有些心疼的闪烁着目光,她何尝不知,石侨的死对青岩的打击有多大,此时的青岩,做出的任何决定都拦不住的。
  ……
  沼泽与泥浆分流处的小湖中,一团巨大的黑影涌动,像是细长的黑色水藻,翩翩浮动。
  人群都知道,那里有一双冷目伺机而动,但他们无暇以顾,许多人对着那狼衣少年重重的喘气,不得不停下域藏休息片刻,不少大族随着战斗的持续已经萌生了退意,他们从内围撤退到了外围,蒙混性的跑动着。
  狼衣少年的实力虽然无法硬抗众人的合围,但他身为三域的速度,却是远远超过在场所有人,他认真起来,根本没几个人能摸得到他,北线役一方人数虽众,但真正与狼衣少年战斗的,也就那么寥寥数人…明明只是个不大的少年,但三十几名双域者觉得,自己才是孩子,他们与狼衣少年的战斗,如同一群孩子和一个高大强壮的武士玩老鹰捉小鸡,那武士不开心间,还会随意扭断一个孩子的胳膊。
  这些家主百将们默默一叹,差距,太大了。
  战况微变,借着战斗的白热化,那几个打红了眼的双域者已经在把战场往沼泽中逼了,那头水下的臭蟒也越发难耐,甚至有时幽幽的将头探出水面,蛇目凝视着众人,吐着信子。
  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头臭蟒若发动攻击,很大概率攻击人群中威胁最大的狼衣少年,当然,这里有赌的成分。
  砰。
  一声巨响在前方响起,合围再度宣告失败,黄镇如流星般朝远处摔去,重重的砸在湿地之上,痛声叫喊。
  狼衣少年目光又浮现出那抹不屑,对着聂隐与墨江嗤笑道:“何必再与我相斗,你们这些双域与我的差距,太太了,留下几个人自裁,我便放你们离去。”
  聂隐已经加入了战场,随着战斗的愈演愈烈,聂隐站长已经褪去了那番儒雅将领的模样,他神色肃然,执着一柄战戟,横指道:“雪族,你别太过嚣张,今日你伤我北线役如此多的人,休说你是雪族,即便不是,我聂隐誓死也要将你擒拿,接下来,你准备受死吧!”
  “哦,是吗,我倒要看看,就凭你,如何让我受死啊?”
  狼衣少年冷笑道,显然颇为的不屑,数十名双域围攻一名三域,过了已经一个小时的时间,除了墨江开始之时偷袭到的那一棍,还是毫无进展,即便是聂隐加入战场后,北线役也还是落于下风,狼衣少年没有任何理由惧怕这支队伍。
  喝!
  聂隐暴喝一声,背甲域赤红色的域力满溢飞散,他的脊背之上出现了一层崎岖的骨甲,骨甲厚实无比,直直将他的衣物尽数涨破,同时,聂隐的体型也隐隐变的魁梧了起来,肌肉的线条明朗之极,一股带着血意的气息辐射而出。
  “近卫武技,血歌破军,舍弃其他三域部分的潜能,全部强化背甲域潜力。”
  墨江在一旁喃喃道,目中有着垂涎之色,他听闻过这一门武技,那是在离罗的猎人市场之上以一定的金饼和一定军功才有资格习得的武技,虽然使用过后会永久性损害其他三域的潜力,但对于他们这种修炼达到极限的双域者来说,这却是一个不痛不痒的后果,同时,这门武技霸道之极,强化后的力量已经不属于一门武技能带来的力量了,其强横,不如说是实力的硬性拔高。
  墨江捏了捏拳头,粗如大腿的手臂经脉虬动,羡慕的瞪着圆铃一般的双眼,他自认为自己十分合适这门武技,可惜自己从未踏足过离罗,更并参过军,也注定没有这个机遇了。
  腾腾。
  聂隐踏步上前,刷的一声,战戟带起刺耳音啸猛然锤落,狼衣少年的目光微微一凝,双手招架而起,一层微红的光盾出现在前,他低喝一声:“狼魄盾!”
  砰的一声,光盾瞬间破碎,猛烈碰撞间,狼衣少年肉身隐约有着骨肉移位之声响起,他神色一痛,眉心之处赤红色的精神力引出,身形后移了过去,放弃了与聂隐的对抗…三种域力加身,那等灵活性不是双域能比的,但此时此刻,狼衣少年神色却是陡然冷峻了起来,他不能接受自己被击退的事实,咬牙喃喃道:“这力量,有意思,真有意思。”
  在与这群称之为北线役的双域者的颤斗之中,他第一次正面落了下风,这本不可能,也没有可能出现在他身上,那站长的武技之强悍,令他也微微侧目。
  “大家上,他不是站长的对手了。”
  众人见状,士气大涨,皆是上前攻向那狼衣少年,如此时机,即便是那群避战的大族,此时也是嘶喊着上前,见着蜂拥而来的数十名双域,饶是狼衣少年也面色变了,他目光闪过一丝诡异的色彩,咬了咬牙,猛的后撤,向沼泽而去。
  “雪族跑了,一起上,快,缠住他!”
  人群的士气前所未有的高昂,各个悍不畏死的朝着沼泽地冲去,没有人发现狼衣少年目光中涌起的一丝诡异。
  站在沼泽之畔,狼衣少年冷哼一声,大夏人,既然如此,要怪就怪你们太过愚蠢吧,逼我,你们全部都得死!
  数十人嗷嗷叫着朝他冲过来,狼衣少年临危不乱,他轻轻结印,瞳孔之中,一丝墨水般的漆黑缓缓放大,片刻之际,眼白便被染黑,如同着了魔一般。
  狼衣少年脏兮兮的脸上有着宗教般的虔诚,他默默低语,睁着漆黑色的瞳光,发出古怪的域外字音。
  “大家小心,有古怪!”
  首当其冲的墨江察觉到了这一幕,身形一滞,猛然惊喝道。
  扑通!
  黑漆漆的水面之上,一头臭蟒猛的从水中钻出,蛇目赤红,蛇躯之上兀自燃着热气,那等凶状,竟是与着蹄兽有些相像。
  人群猛然停滞,随即成片的向后退去,无人敢相信眼前这忽然发生的一幕。
  这狼衣少年莫不是使了控制蹄兽的秘法?
  聂隐与墨江相视一眼,也是呆滞住了,这极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御兽之术,只是御兽之术,除了蹄兽,也能作用到二阶妖兽身上吗?
  毫无疑问,事实就是这样,臭蟒如今的狂暴模样与蹄兽如出一辙,只可能是这一个解释…但问题来了,两名三域的战力,这样的敌人,北线役中谁是对手呢?
  在一处礁石旁,一双黑色稚嫩的眸子遥遥观察着战场,也被这一幕所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