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骸骨之森 > 第三十六章 风雨欲来
  哗。
  沼泽南岸,水泽连成一片,潮水拍打在岸,漆黑的水面碧波荡漾,三河沼泽畔的夜里,极为的不平静。
  “去告知大族们,北方有大股蹄兽将袭,在此等待,准备伏击。”
  “所有人,必须待命!”
  营火熊熊燃烧,并不黑暗的夜里,北线役的营盘开始加固起了各种工事,山地之上换防的兵甲行动频繁,从黑蛇主城方向也时常有着疾驰的骑士奔袭而来。
  中心大帐中。
  伯光背对众人,他正细细研究墙上那幅聂隐的北境地图,他指着几个点,目光接触着那些点时,眼球有些颤抖,就在刚刚,领主们的信鸦纷至沓来,隐藏在玉罗道、北境各地的蹄兽,全部都倾巢而出了,向三河沼泽方向发动最后冲刺。
  蹄潮的先锋,很快就要兵临城下。
  伯光捏紧了拳头,深陷的眼窝目光激动,接下来的行动,由他指挥,主军团开拔到来在即,在此之前,黑蛇主城绝对不能出事,哪怕是拼光北线役和他林部骑兵最后的一兵一卒,这是他的决心,也是他的底线。
  伯光在上首正襟危坐道:“我们不能在西边的高地开战,风险太大了,纵深也不够,若是有蹄潮绕过这里,我们就会像深陷入泥潭一般阻碍不了,在座的各位,你们意下如何?”
  大帐之中,左处坐着一众身上隐隐散发血气的银铠骑士,右处,则是一众以聂隐为首的北线役众人。
  聂隐自知此战需要面对的可不再是软趴趴的蹄潮,但他轻叹一声,起身抱拳道:“禀统领,西边的高地是防御蹄潮的第一堵墙,此地必须有人据守,北线役自告奋勇,愿全站拼死抵御,另外…蹄潮即将来袭,还是早做决定为好。”
  大帐中的众人面面相觑,左处的骑士们抬起目光朝聂隐望去,北线役之前的战果很不错,三股蹄兽,算上之前在木灵城阻击的那一股,便是一千五百余头,很不错了,换上他们林部骑兵,可能一下子也达不到这个战果,也许这地方驻队,在正面上确实有抵御蹄潮的实力。
  副骑长袁策起身,肃然抱拳道:“统领,就按聂隐站长说的做吧,我们的兵在侧翼包绞蹄兽,有穿星弩在,应该能够抵御到主军团开拔到黑蛇城下,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了。”
  右处的北线役齐齐抱拳,一股铮铮之气令人注目,请命道:“请伯统领下令!”
  伯光抬起眼皮细细的思虑,食指敲着桌子,并未作答复。
  “可行。”
  帐下,右处的北线役中,一名年轻百将点了点头,直截了当的答复,在他的对面,几名骑士神色却是有些皱眉,显然,有些不满意年轻百将对自家统领的态度。
  当即有骑士在坐下勃然出口:“小小百将,此事还用得上你来表态?”
  年轻百将漠然一瞥,冷哼一声,正打算起身之时,伯光的忽得目光一凝,认出了年轻百将的身份。
  “北线役在刚刚的歼兽中,俘虏了一个雪族的三域者,确有其事?”伯光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年轻百将动作一停,朝聂隐望去。
  聂隐抱拳,点头道:“确有其事。”
  “三域?雪族?”
  骑士们脸色大变,旋即便猛然惊觉了这场蹄兽之潮的因果,只有雪族,才会如此不计得失的针对宗室,西府军团上上下下在此之前一直都有那疑问,火袍树林场被毁,对谁有好处?谁会如此居心叵测的策划这种恐怖袭击?如果是雪族,便能够解释了,雪族做事,从来不需要理由,特别是对西府的倒霉宗室,四年前开阳城的黄玉玲珑丹被盗,还有半年前雷龙镇的天寒刚被劫,甚至令得宗室差点丢了一件七缩刚长刀,都是这个组织干的好事。
  “统领,那雪族一身三域的实力,还是先将他废了吧,不然出了岔子……”有骑士神色不定,补充道。
  伯光略略低吟,却是当即拒绝:“既然他已被精神力反噬了,那便交给军部的人处理吧,他已经翻不起风浪了,不必多此一举,说到底,这只不过是宗室与雪族的博弈,做好分内事,便足够了。”
  骑士们闻言,也是暗暗点头,这个逻辑没错,雪族之人睚眦必报,一旦起了报复之心,他们林部骑兵可别想安稳。
  “统领,雪族事关重大,我等应该立即将他押往宗室,在此地耽搁上一天,风险也不是我们能够承受的。”副骑长袁策建议道,他虽然不知道北线役怎么抓获得了雪族,但他知道这是多大的军功,他们林部骑兵,应该立刻将这口肥肉吃了。
  伯光点头道:“袁骑长,你立即带人从西绕过盘山,秘密将雪族押向黑蛇主城,再经道押往开阳城。”
  后者立即点头,“遵命!”
  骑士们的对面,聂隐与身边的几名百将面面相觑,似乎隐约间,在这些坐在他们头上的骑兵面前,他们错失了什么。
  骑士匆匆离去。
  随着命令的下达,伯光起身,一股久经沙场的血气散发出来,他冷声道:“就按聂隐站长的提议,北线役,全军开拔,驻军西边高地,但军令在此,所有兵甲必须抵御到明日午后,而林部骑兵,侧翼包夹,务必歼灭每一只漏网之鱼。”
  “遵命!”
  大帐中所有人抱拳领命,一股无匹肃杀的气氛从这小小的账中散发而出,显露着这支代表宗室意志队伍的决心,只是隐隐间,似乎所有人也没有料到整整三股蹄潮的恐怖,以至于很多人都不知道,这是他们人生中最后一个节点。
  年轻百将微微抬头,他自然知道聂隐大方应战的此战要面对的是什么,心中难免有些忐忑,当然,他肯定不会再参与这么危险的行动了。
  他目光隐晦的朝着伯光注视而去,这是一位在西府军团中声名远扬的军人,传闻他被称之为‘西府之鹰’,此人不光实力强绝,其家门背景,也绝不寻常,他驻守的要塞常年面对离罗群山最凶残的狼人,但伯光从未辜负自己的旗帜,牢牢坚守着关塞每一寸土地。
  也许在他的指挥之下,北线役真的能扛过蹄潮。
  ……
  黑夜还未离去,广袤的三河沼泽水泽的幽波随几缕月光荡漾而起,而东方的地平线,终于露出了点点鱼肚。
  在北线役与林部骑兵看不到的三河沼泽东岸一角,一道娇俏的身影颓然的坐在了地上,抱膝蜷缩,白嫩的俏脸发懵间,眼角似乎有几滴清泪落下,“石漫大叔,我好像,好像,真的该把青岩拦住的。”
  石漫目光有些空洞,闻言瞳孔再度聚焦,他轻轻摇了摇头,道:“这是青岩自己冲动了,与你无关的,真是没想到,那道人影就是青岩,我也没想到,大哥的死对他打击这么大。”,他轻叹一声,又道:“我们已经找了这么久,青岩却还未出现,只怕已经遭遇了不测,我们还是回去吧。”
  女孩微红的目光深深的看了石漫一眼,缄默无言,螓首缓缓的低垂了下去。
  回去?她怎么能够回去,她又如何安心的了?
  要知道若不是她没有阻拦青岩,青岩也许就不会那么冲动了。
  石漫道:“我要回城了,大哥的死耽搁太久了。”,他伸出手,想将女孩扶起,后者依旧抱膝蜷缩着,石漫只得尴尬的缩回手,冰冷微腥的泽风吹来,他醒了醒脑袋,落寞的朝南岸走去,此次三河沼泽之行,彻底的将他石家打入了谷底,他一个双域一级,今后又该怎样担负得起家中产业?
  他苦笑一声,且不知现在回到木灵城,又该如何向青岩他外祖解释。
  晨风阵阵,对岸似乎有阵列厮杀之声传来,石漫一怔,自知营中起了战事,轻叹一声,便有些焦急的沿着沼泽回去了。
  白淼缓缓抬头,揉了揉微红的眼眶,便抬起修长纤细的腿,目光注视着水泽,朝更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