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何以正道 > 第12章 化险为夷
  心头一沉,吴锋立刻冲了出来,此时,林子的黑暗里,几十双绿森森的眼睛正虎视眈眈。
  泰龙分队的队员们紧紧围在吴锋身后,紧握兵刃、严阵以待。
  “队长,狼群怎么忽然跑到林子外面来了,而且敢正面攻击我们这么多人,这事有点蹊跷。”
  吴锋当然知道事出反常,当朝着飓风分队的营地匆匆一瞥后,心中的矛头已经有所指向,因为飓风分队的人虽然也拉开阵仗,却没有大敌当前的紧张感。
  “大家小心,不要分散。”
  吴锋沉声命令,话未落音,狼嚎响起,狼群嘶吼着从黑暗里冲了出来,让人意外但也不意外得是,它们的目标只是泰龙分队。
  李达与何奎守住左右,吴锋居于正中,三人成‘品’字形将队伍拉成防御阵势,当第一头饿狼飞扑而来时,吴锋手起剑落,血溅七步。
  力喝不绝,狼嚎不断,泰龙分队瞬间与狼群混战一起。
  碎石剑急速舞动,将空气划出一道又一道冷光,吴锋左劈右砍,身上早已沾满浪血。
  “畜生还挺聪明。”
  久攻不下,头狼对月咆哮,下一秒狼群将主攻的方向从中间分向两边,只可惜这一切早被吴锋洞察。
  “李达、何奎,转!”
  一次次被打退,一次次卷土重来,狼群仿佛发了疯一样,死伤根本不在乎。
  泰龙分队在吴锋、李达、何奎三人的带领下始终没有乱了阵脚,狼群主攻方向在那里,吴锋就会转到哪里,但即便如此,几个队员还是挂了红彩。
  “队长,这畜生是不是疯了,怎么打不退啊?那群混蛋就这么看着?”
  以多围少、速战速决、绝不恋战,这才是狼群的作风。将一只饿狼击飞,李达差点被另一只扑过来的饿狼咬中。
  激战之余,何奎没好气说道:“还帮忙?就是他们捣的鬼,没看狼群只攻击我们吗?”
  腥血溅了一脸,吴锋迅速用手抹了一把,当下之急不是谁捣鬼的问题,而是如何将狼群击退。
  “李达、何奎,收拢阵型,坚持片刻。”
  防御阵型瞬间从‘品’字型变成圆形,将地面踏出一道清晰的痕迹吴锋提剑冲出,擒贼先擒王,头狼不死狼群会一直死缠下去。
  饿狼纷纷扑向吴锋,试图阻止他靠近头狼,只可惜都成了剑下亡魂。
  头狼始终处在黑暗之中,唯独冷绿的瞳孔能辨认出它的方位。将一直饿狼拦腰斩断,吴锋用力跺脚腾飞而起,在半空滑出一道弧线后,借助下坠的惯性举剑下劈。
  恶狼啸月,头狼岂能坐以待毙?只见它四肢抓地,身体向后微倾接着凶猛冲出,路过一处巨石时,借力跳跃同时改变方向,对着吴锋的侧腰部位张开血盆大嘴。
  头狼的智慧极高,从之前命令狼群改变主攻方向,到现在的正面佯攻、侧面实击,都是铁一般的证明,可惜,它面对的是吴锋。
  吴锋一声冷哼,变下劈为侧扫,单手抡起碎石剑,由下而上划出一道冷光。
  剑气逼来,头狼发出令人胆寒的嘶吼,空中伸出爪子猛地拍打,碎石剑偏离原先的攻击轨迹,而头狼自己也被反力向一旁震开。
  第一次交锋便你来我往两三回合,谁也没有占到便宜,此时夜云飘过,月光洒下。
  头狼低沉嘶吼,背毛根根倒立,那贯穿左眼的三道抓痕和滴挂着粘液的锋利獠牙让人不由胆寒。
  吴锋跨步垂剑,杀气让一双鹰目异常冰冷。头狼的实力多少让他意外,但击杀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但此刻,他不能有任何拖延,因为李达等人还在苦苦支撑。
  剑眉陡沉,吴锋身体前倾飞奔而出,碎石剑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仰头怒吼,头狼的怒意达到鼎盛,见吴锋提剑奔来,獠牙毕露、不退反进,四肢甩起层层泥沙。
  “吴队长,我来助你!”
  剑柄攥的‘咯咯’响,吴锋势要一剑击毙头狼,然而就在这时,秦白的喊声响起,紧接着急促的破风声直逼吴锋的后背。
  “梅花暗镖!混蛋!”
  千钧一发之际,吴锋仓促侧身,一道急光从他的眼前飞过,随之而来的是头狼的惨叫。
  头狼的脑袋被射出一个血窟窿,摔在地上一命呜呼,失去头狼的狼群立马树倒猢狲散,舍弃李达等人夹着尾巴逃回黑暗之中。
  “队长!”
  泰龙分队的队员迅速将吴锋围护起来,对着飓风分队的方向摆开架势,刚才那道暗镖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哪里是射杀头狼的?
  怒火中烧,但转眼间嘴角又扬起一道不可察觉的冷笑,吴锋示意队员们让开,径直走向秦白。
  拎剑抱拳,吴锋轻施一礼。
  “多谢秦队长出手相助。”
  秦白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失望,虽然他很想置吴锋之于死地,但不敢明目张胆的出手。然而“好心”的提醒,却让吴锋有了一丝缓冲的机会。
  “同泽同袍,无需言谢!”
  吴锋淡淡一笑,看了看身后的狼藉,又看了看干净的脚下。
  “秦队长,为何狼群不攻击你们呢?”
  耸了耸肩膀,秦白的手指往上指了指。
  “天知道!”
  吴锋淡笑点头,转身指了指身后的泰龙分队。
  “秦队长,能不能分点红伤药,咱们现在虽然是两支队伍,但等狩猎结束后他们可都是你的队员。”
  秦白的眼角轻抖一下,片刻后淡淡一笑。
  “胜负未分,吴队长这话说的早了些吧。当然了,即便如此我也应该拿药替兄弟们疗伤,可惜没有多余啊,对了,难道吴队长没有给兄弟们配备药物吗?”
  吴锋微微一笑,兴师问罪不是他的目的。
  “总归是输,还花那个冤枉钱干嘛,总得给秦队长留点家底不是?”
  说罢,吴锋转身离开,留下目漏寒光的秦白,当后者看见泰龙分队的人居然拿出药品开始疗伤时,立刻愤怒的看向自己的队员,因为他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偷偷拿药物去换酒肉了,直到黑鬼提醒有可能是泰龙分队的库存药品。
  回到营地后,吴锋挨个检查队员们的伤势,好在都没有什么致命伤,这时何奎匆匆跑过来,手里还拎着一只死去的狼崽。
  “队长,你看!”
  吴锋接过狼崽尸体,剑眉轻蹙。
  “哪里发现的?”
  “我们的包裹里!”
  黑鬼外出、长时未归,归来后又与秦白鬼鬼祟祟,这些事件单独看来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将它们联系在一起呢?
  “猎不绝后,这是咱们的行规,关键还用幼小的生命来当诱饵,秦白,你会招报应的啊!”
  事情已经水落石出,奈何不能铁证如山,吴锋轻叹一声并将狼崽尸体交给了何奎。
  “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