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何以正道 > 第13章 报应来了?
  营地渐渐安静下来,只有远处传来的兽吼和风声,但这份安静并不能让人入眠。
  狼群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的诡心。吴锋闭上眼睛躺在“小房子”里,一双剑眉始终没有舒展,直到天色蒙蒙。
  走到小溪边,吴锋附身蹲下,清凉的溪水让他顿时清醒许多,又捧了一把饮下后,这才看向飓风分队的营地,此时,秦白也正向溪边走来。
  “吴队长昨晚睡的可还好?”
  “托秦队长的福,还不错!”
  对视一笑,二人不再多说各自回到营地,此时其他队员也都纷纷起身,有的去溪边打水,有的开始收拾行囊。
  两支队伍很快便整装待发,此时,太阳已经完全露出头来,凝视那从林子里飘蔓出来的淡淡雾气,吴锋深吸一口气提剑迈步,这次秦白倒没有争个先后。
  越往前走,光线就越暗淡,加上湿气、雾气、瘴气,让人不由得心头紧张,好在都是狩猎老手,加上灵鹿不喜迁徙,众人深一脚浅一脚直奔目标。
  两、三个时辰后,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吴锋立足稍稍喘口气,因为走到这里行程已经过半。
  水声越来越清晰,一条河流很快便横在了众人面前。虽然河面较宽,但水流缓慢,这对狩猎为生的众人来说,没有什么危险之处,何况轻车熟路?
  “大家小心点,最近雨水多,河水肯定涨了不少。”
  小心驶得万年船,吴锋轻声吩咐,瞥了眼后方的秦白随即率先跳下河去。
  这条河已经不是第一次过了,身后入水的‘噗通’声一个接一个,吴锋游在最前方,距离对岸还有七八米的距离,但他不知为何总有股心神不宁的隐隐之觉。
  “啊,救救我,救......”
  直觉被证实,吴锋心头一震急忙回头,只见一名飓风队员被生生拖入水下,紧接着血水翻滚。
  “锯齿鳄!大家快上岸!”
  看清水下的东西,吴锋一边大声呼叫,一边回游到最后一名泰龙队员的身边,而在这个过程中,又有几道惨叫在飓风分队那里响起。
  秦白大惊失色,手脚并滑拼命朝着对岸游去,哪里还管得了被拖下水的手下。
  几分钟后,惨叫终于停了下来,那血水早已被冲的无隐无踪,河面缓缓流动仿佛根本没有发生什么。
  众人瘫坐在岸边,疲累让他们的胸口剧烈起伏,恐惧更是让他们到现在还惊魂未定。
  眼神无比严肃,吴锋急忙检查,当确定泰龙分队没有人被拖下水后,这才长长得吐了口气。如果在陆地上,区区锯齿鳄不足为惧,可如今在水下,就连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吴锋刚想坐下歇息片刻,秦白两眼喷火的冲了过来。
  “吴锋,你好手段!”
  看了看疯狗似得秦白,吴锋冷冷一笑不予搭理,自顾靠在树上闭目养神,但此时何奎走了过来,嘴角挂着淡笑。
  “捉贼捉赃,捉奸捉双,秦队长莫要血口喷人啊!”
  见吴锋不搭理自己,秦白将愤怒转向何奎。
  “哼,那你说为何我死了六个手下,而你们却毫发无损?”
  何奎耸了耸肩膀,食指向上指了指。
  “天知道!”
  “你......”
  看了看冷漠的吴锋,又看了看淡笑的何奎,秦白袖袍一甩纷纷离开。
  眼睛缓缓睁开,秦白那愤怒又憋屈的背影让吴锋微微摇头,接着看向那缓缓流动的河面,一双剑眉随之蹙起。
  “队长,锯齿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真的是秦白遭报应了?”
  何奎也收起戏谑,蹲在吴锋身边。
  “不知道,吩咐下去多加小心,这一趟只怕没那么简单了。”
  报应是一种无凭无据的说法,吴锋微微摇头,脚下的这条河流让他既熟悉又陌生。
  狩猎者,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历经险难早已看惯生死。休整片刻后,众人渐渐恢复了力气,心中的恐惧也削弱很多。
  吴锋扶着树干站起身来,这时指尖传来黏糊的感觉。
  “树脂!”
  指尖揉搓然后放在鼻尖嗅了嗅,吴锋抬头看了看天色,距离光线消失没几个时辰了,必定林子不像外面。
  “收集树脂,制作火把。”
  越到林子深处湿气越重,小小的火捻根本点不起篝火。泰龙分队的队员们纷纷将衣服撕扯出一块,沾满树脂后缠绕在半米长、手腕粗细的树条上。
  见泰龙分队忙活的热火朝天,黑鬼凑到秦白身边,但后者还被愤怒占据着理智。
  “队长,咱们也准备点火把?”
  “准备个屁!”
  ......
  外面太阳正挂当空,而林子里婉如傍晚,那好不容易穿过层层枝叶的光线又被雾气吸收了大半。
  准备完毕,吴锋擦了擦碎石剑准备启程,而此时,秦白带着飓风分队的人从他的面前走过,两者并肩时,后者的目光依旧充满了毒怨。
  刚入林子时秦白选择躲在后面规避风险,没想到遭遇大劫,队伍折损三分之一,同样的错误他不会犯两次。
  看着飓风分队的人抢先一步,李达啐了口唾沫。
  “队长,让他们在前?”
  吴锋一脸无所谓,微微一笑。
  “你知道哪片云有雨?让兄弟们多加小心,出发吧!”
  ......
  飓风分队在前,泰龙分队殿后,朝着既定目标继续前行,因为有了锯齿鳄的事情,两支分队都格外小心,哪怕是再熟悉的地方,经过之时都是先探路再通过,不敢再冒然行动。
  这其中就有一个山洞。穿过山洞后,吴锋下意识摸了摸怀里,因为他就是在这找到的铁器。
  虽然是废铁一堆,但打那以后吴锋总是铁器贴身带着,睡觉时才放于枕头之下,或许他还保留着一丝希望吧。
  两个时辰后天色渐渐暗淡下来,按原有计划,这个时辰差不多已经达到了灵鹿巢穴附近,可是因为提高了警惕性,队伍的速度大大降低。黑夜属于野兽,吴锋和秦白都选择了扎营休息。
  因为已经进入了林子相对较深的地方,到处都是草木凸石,很少有空间用来搭建“小房子”,但对于狩猎者来说,这些都不是难倒他们的问题。
  队员们纷纷拿出绳子,有的爬上树干左缠右绕,有的直接在两颗距离不远的树上打结、捆绑,一张张“软床”很快就被编制出来,当然,泰龙分队与飓风分队之间的界限依旧存在。
  一阵忙碌后,光线已经模糊到了极限,李达与何奎来到吴锋身边,三人轻声细语讨论着什么。昨晚他们遭到了狼群攻击,今晚只怕也不得安生,要知道,秦白可是死了六个手下。
  然而,就在这时,那不可预测的雨云再次落在了飓风分队的头上,一名飓风队员惨叫着从树枝上的软床重重摔落,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大活人眨眼间便成了一堆森森白骨。
  惨叫之后,是一阵‘滋滋滋’的爬行声,厚厚的黑色开始从周围的树上急速向下延伸。
  事发突然,众人惊愕,片刻后不知是谁率先醒过神来,但他显然已经被恐惧彻底吞噬。
  “食、食人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