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何以正道 > 第69章 压轴大戏
  拍卖一轮接着一轮,气氛一波高过一波,各师门为了能够得到珍宝可谓不折手段,威胁、恐吓、冷讽、热嘲,就差没动手了,吴锋跟林大他们从头到尾都坐在角落里,静静的看着这场没有硝烟的激战,只是五大势力到目前为止还未出过手,想来这些东西没能入得了他们的法眼。
  对于风月阁来说,竞拍越激烈越为有利,虽然这些东西并非他们所有,但从中抽取提成是少不了的,冷蓝儿终究出生在生意场,不苟一笑的她今天始终噙着让人神魂颠倒的淡笑,犹如含苞的雪莲微微绽开。
  又是一件珍宝拍定,吴锋侧目看去,正是当初被方通赶下棋台的枫林所在的区域。此时,为首男子洋洋得意,周围也有着不少人投去恭贺的目光,当然,有人欢喜就有人发愁,与男子竞拍落败的一方,脸色铁一般的青,那冷峻的眸子里恨意漫漫。
  “恭喜逍遥门。”
  冷蓝儿的声音将喧闹而又紧张的气氛压了下去,双手再拍唤出婢女。
  “大家都知道上古有青龙、白虎、朱雀、炫舞、麒麟五大神兽,而在它们之上则是圣兽,龙!”
  听到‘龙’这个字,众人立刻从刚才那场激烈的竞价中走了出来,紧紧盯着婢女手中的锦盒。吴锋同样全神贯注,按照之前的拍卖顺序,东西越往后越好,难道这件拍卖物品是龙身上的东西?未免太过震撼了些吧。
  “圣龙有鳞,十二万九千六百片,而最坚硬的莫过于那颈部倒长的逆鳞。”
  “少阁主,你不会要说接下来要拍卖的是圣龙逆鳞吧?”四海帮主周海目露惊讶的问道。
  冷蓝儿笑而不语,反倒是一道讥讽替她回答了周海的问题,而这讥讽则出自于落沙门那里。
  “别说圣龙了,就是五大神兽也早已灭迹,周帮主,你是不是最近脑子不太好啊?”落沙门主方威冷笑说道。
  “姓方的,说话积点德吧,不然你们落沙门的货又要不翼而飞了。”周海收起惊讶,冷哼回道。
  “王八蛋,我就知道是你们四海帮干的!”方威勃然大怒。
  “饭不能胡吃,话不能乱讲,你有证据?城主大人也在这里,小心我告你诽谤!”周海毫不示弱,似笑非笑的直视方威恨怒的目光。
  “两位帮主稍安勿躁,否则风月阁只能将两位请出去了!”冷蓝儿说道。
  “你说什么?”无处撒火的方威将怒目射向高台。
  “小姑娘,你可知道在跟谁说话?”周海的脸也是稍显难看,在这落凤城除了城主还没人敢和他这样说话。
  气氛有些紧张,面对两大掌舵人的凶怒目光,冷蓝儿轻轻撩了下耳边的一律蓝发,淡淡一笑,正当前者们将这道淡笑误认为退缩时,那最中央的屏风内传出了一道声音,就像深夜的星空,极为平静却又蕴藏着无尽浑瀚之力。
  “在人家地盘上自然要遵守人家的规矩了!”
  周海与方威眉头一簇,嚣张气焰顿时灭了下去,接着坐回原位,闷不吭声。
  对着中央屏风处欠身施礼,冷蓝儿从婢女手中接过锦盒,众人的眼睛也慢慢睁大。
  在锦盒被打开缝隙的那一刻,一道精光迸射而出,整个暗阁内顿时充斥着一股苍劲气息。
  “这盒子里的确是逆鳞,但不是圣龙而是白化蛟。”
  嗡!一片震惊!
  蛇百年化蟒,蟒百年成蛟,蛟又千年成龙。吴锋同样狠狠咽了口口水,身为狩猎者,对于‘蛟’这种凶物也是有所听闻,没想到今天居然能亲眼所见蛟的逆鳞。
  “白化蛟的逆鳞,能够抵挡魂王之下的全力一击,一千枚二阶初期兽丹起拍!”
  能够抵挡魂王之下全力一击!冷蓝儿声音还未完全落下,此起彼伏的竞价声便响了起来,而且没有抛砖引玉的铺垫,直接达到了狂风骇浪的高潮。
  “五百枚二阶中期兽丹。”泰山观主王龙终于出手,那铜铃般的眼睛狠狠的看向后方,“你们都给老子我闭嘴,该干嘛干嘛去!”
  论实力,泰山观不是最强的,但要论霸道,泰山观绝对最彪悍的,一些还想继续竞价的二流势力顿时将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原本激烈的竞价场面戛然而止。
  不过,几息之后,一道淡然的声音又将这安静打破了,王龙沉目看去,这声音正是从金剑派那里传出来。
  “六百。”
  “杨鸣天,你又开始耍剑了是不是?好,一千枚!”
  “一千一。”
  吴锋嘴角扬起玩味,先是四海帮与落沙门口舌相争,现在又是泰山观与金剑派争锋相对,看来这落凤城当真是一潭深不可测的湖水啊。
  “两千一。”
  杨鸣天再次出价,王龙双眼冒火,鼻孔喘着粗气,牙关一咬。
  “五百枚二阶后期兽丹!”
  暗阁内嗡的一声,五百枚二阶后期兽丹就是相当于五百个四星、五星魂师,这手笔得阔到什么程度?要知道,在场的一些师门,掌舵人也不过魂师之境,就拿吴锋身边的洪门门主来说,一个三星魂师!
  “六百。”
  杨鸣天那淡撇撇的声音让王龙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拳头紧紧攥在一起,发出咔嚓之声,愤恨片刻终于是不再竞价。
  “耍剑的,你赢了!”
  “多谢。”
  王龙重哼一声将后背靠向椅背,不仅没能得到白化蛟的逆鳞,还惹了一肚子的气,而且,像杨鸣天这种雷劈到头顶都不动的人,往往带来的是让人吐血的内伤。
  暗阁内陷入了安静,所有人将目光聚焦在中央区域,那屏风之内的男人似乎从头到尾没有出过一次价。
  “白化蛟的逆鳞虽好,但六百枚二阶后期兽丹已是天价,我城主府不要了。”
  此言一出,安静的暗阁中微微低议起来,就像纹丝不动的湖面荡起了旖旎轻波。
  杨鸣天至始至终淡然自若,但听到柏震的话后,他缓缓深吸一口气,接着悄悄吐出。
  自己得不到,对手也休想得到,但意外的是,城主居然放弃竞价,这让本就阴霾铺面的王龙再次乌云压顶,感觉肺都快气炸了。
  “金剑派出价六百枚二阶后期兽丹,还有竞价的吗?”冷蓝儿淡淡笑道,极具灵性的眸子扫过台下,然而除了低声议论再无竞价。
  “还有吗?”冷蓝儿再问,手中的木槌已经举了起来。
  望着那举在半空的木槌,激动之色再也压制不住,杨鸣天的双眼闪闪发光。
  对于王龙来说,即将落下的不是木槌,而是对他披头砸来的沉重洪钟,但论财力,他的泰山观还真的不如金剑派,只能愤愤的看着。
  能够抵挡魂王之下的全力一击,这白化蛟的逆鳞谁不想要?可实力决定一切,五大师门之争,让其余人连竞价的机会都没有,也正因此,众人此刻才能以局外人的心态等待着最后的槌音。
  冷蓝儿又一次缓缓扫过全场,那一直举在半空的木槌终于下落。然而,在清脆的敲击声响起之前,一道竞价声从最后方的角落里响起,不大,却极具穿透力,震动着每个人的耳膜。
  “一本黄级上品魂技!”
  再高阶的兽丹也属于消耗品,其分量根本无法与魂技相比,何况还是黄级上品,暗阁内一片震叹,纷纷将目光向后方的角落投去。
  冷蓝儿美目轻凝,将手里的木槌放到一边,“是他们?!”
  到嘴的鸭子飞了,杨鸣天没有回眸,却涌出暗暗杀气。
  “哈哈,小兄弟好样的,爽,爽!”王龙狂笑,之前的愤怒一扫而尽。
  “小哥,你,你干什么?”林大惊愕不已。
  “竞价啊。”在无数道惊叹的目光下,吴锋无所谓的笑了笑,放下举起来的手臂,接着看向台上,“魂技可以竞价吧?”
  “当然可以。”冷蓝儿微微一笑,点头回道,接着扫过全场,“既然有人以魂技出价,为了公平,那么接下来如果竞价也只能用魂技。”
  黄级上品魂技不是街头上的烂白菜,即便对五大师门来说也是弥足珍贵,谁也不想将本门绝学让于他人。
  “成交!”木槌终于敲下,冷蓝儿唤出婢女贴耳说了些什么。
  “小哥,你可把金剑派得罪个干净啊!”林大叹了口气。
  “没偷没抢,怕什么呢。”吴锋表面淡定,内心其实还是很有顾虑的,金剑派不是什么小帮小派,那可是落凤城五大势力之一,少帮主杨雷更在五少之中排名第二,如今从人家嘴边把鸭子生生抢走了,这梁子算彻底结下。
  敢与金剑派抢食,这小子真是活腻歪了,众人还在回味这刚才那一幕,冷蓝儿的声音再次响起。
  “下面的拍卖将是最后一轮。”
  压轴大戏即将开始,各方势力很快将注意力集中在台阶之上,可冷蓝儿并未拿出什么东西,案子上除了木槌就是一双雪白的小手。
  “最后一轮拍卖并非实物,而是一则消息。”
  吴锋挺直腰杆,难道真的是关于那群黑色面具人的消息么?
  “关于这个消息,风月阁尚未查证,今日拍卖各位自请把握。”
  暗阁内议论纷纷,没有被证实的消息怎么能拿出来拍卖呢?而且还放在了最后,风月阁办事难道如此荒诞?
  对此,冷蓝儿依旧挂着淡笑,她接下来的话让那全场的质疑顿时变成了目瞪口呆的深深震惊。
  “这消息便是......魂王墓葬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