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何以正道 > 第70章 神秘斗笠人
  魂王墓葬!
  所有人被震的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原本议论纷纷的暗阁瞬间陷入沉静,而在这短暂的沉静之后是一阵几乎能将房顶掀开的嗡声。
  冷蓝儿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关于魂王墓葬的消息并未被证实,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那可是魂王的墓葬,哪怕只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概率都不能错过,竞价从一开始便进入了高潮。
  耳边的竞价无比激烈,没有一个价格能坚持到一个喘息的时间,都是刚一开价便被其他人给压了过去,吴锋如同一个局外人看着这一切,倒是身边的林大着急起来。
  “小哥,魂王墓葬啊,不试试?”
  “试个屁,把你卖了?”
  短短一分钟的时间,价格已经被抬到了一千枚二阶后期兽丹,吴锋岂能对魂王墓葬没有兴趣,实为囊中羞涩。
  “嘿嘿,把我卖了,我自信能抵一顿饭钱。”
  吴锋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在他与林大嬉笑几句时,价格又从一千枚二阶后期兽丹涨到了一千五百枚,此时,激烈的竞价也慢慢平缓下来,一些师门因为财力有限只能不甘心的退出。
  “一千八。”杨鸣天轻轻举手,平淡的声音让刚才出价的逍遥门主只能投来暗恨的眼神。
  王龙早已不再出价,他的泰山观论霸道是第一,论财力只怕还不如那些二流势力,不过因为吴锋之前从杨鸣天嘴边抢走了白化蛟的逆鳞,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失落之色,相反得意洋洋,“耍剑的,看不出来啊,一千八百枚二阶后期兽丹都拿得出来,厉害,厉害。不过你可要小心了,到嘴的鸭子别又飞了,哈哈!”
  杨鸣天不为所动,但眼眸还是轻轻抖了一下。
  “一千八百枚二阶后期兽丹,还有人出价吗?”拍卖陷入了停滞,冷蓝儿扫过全场,“这消息可是关于魂王墓葬的哦。”
  虽然消息不是千真万确,但事关魂王墓葬,别说一千八,就是一万八也值,可是,冷蓝儿的话未能再次点燃众人心中的激情。
  杨鸣天的出价已经保持了十几秒,王龙下意识的向吴锋所在的方位看去,对此,吴锋耸肩摊手,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
  就在这时,那最中央处的屏风里,柏震缓缓起身并走到了台阶之上,面带春风的看过全场,最后落在杨鸣天那有些紧张的脸上。
  “各位,城主府对魂王墓葬也十分感兴趣。但为了公平起见,城主府不参与竞价,无论是谁最终赢得竞拍,所出价格城主府愿分摊一半,当然,魂王墓葬的消息也是共同分享。鸣天兄,你可有意见?”
  杨鸣天站起身,僵硬的脸上挤出笑容,如果杨震出价,他还真不好继续跟,即便有钱也没那个胆,眼下是最好的结局了,“能与城主共享魂王墓葬,是我金剑派的荣幸,何来意见之说呢?”
  柏震儒笑点头,迈步下了台阶,冷蓝儿施礼恭送过罢,拿起木槌再次看过台下众人。
  “如果没有人出价,那魂王墓葬的消息便归城主府与金剑派所有了。”
  “等等,一本黄级上品魂技!”
  就在冷蓝儿手中的木槌落下之时,终于,一道竞价声响了起来,暗阁内嗡声顿起,吴锋也顺着声音看去,正是血掌门所在的区域。
  从拍卖会开始到现在,只有两个势力没有出过手,一是城主府,第二个便是血掌门,吴锋看着董立身前的中年男子,微微蹙眉,“难道血掌门早就知道最后拍卖的是魂王墓葬消息?”
  “血泣,黄级上品魂技固然珍贵,但只用一本就想压我的价,你是不是......欠考虑了?”杨鸣天微微侧身,双眸之下暗流涌动。
  “是我欠考虑了......三本!”
  吴锋用一本黄级上品魂技压了杨鸣天六百枚二阶后期兽丹的出价,如今血泣出价三本正好。冷蓝儿将木槌放到一旁,“现在价格是三本黄级上品魂技!”
  无视冷蓝儿的宣布,杨鸣天那之前暗流涌动的眸子开始杀气外泄,“三本?呵呵,血泣,你还真敢开口啊,血掌门似乎只有血掌印方能到达这个品次吧?”
  “这就不劳烦您挂心了,既然出价三本,我血掌门自然是拿得出来。”将与杨鸣天对视的目光收回,血泣将腰背靠在椅子上,目视高台。
  “金剑派继续跟价吗?”冷蓝儿问道。
  杨鸣天眯起眼睛,狠狠刮了一眼血泣后转回身来,牙关一咬,道:“四本!”
  “五本!”
  “六本!”
  ......
  整个暗阁内只有两个声音,此起彼伏,到最后,杨鸣天两眼血红,狰狞的可怕。
  “十本!”杨鸣天再次咬牙出价,接着微微侧目看向身边,沉声道:“雷儿,昨天是不是有人越界到我金剑派的地盘收租子?你这就带人去查一查,一旦查到直接击杀,无需禀报!”
  “是!”杨雷抱拳领命,带着几个核心径直朝着门外走去。
  “还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董立,你带人去帮杨雷贤侄,务必查实。”心头一颤,血泣的眸子也跟着狠狠抖了一下,什么越界收租子,杨雷这一去,只怕直奔自己老巢去了,吩咐完董立,又看向高台拱手说道:“少阁主,血掌门不再跟价。”
  杨鸣天阴着脸坐在椅子上,没有任何话语,只有嘴角斥出的冷哼。
  “雷儿贤侄,董立长老,你们都回来吧。”柏震的声音再次响起,给眼下的无形火焰浇上了一盆冷水,“我替风月阁作回主,这魂王墓葬的消息由金剑派竞得,十本黄级上品魂技,城主府也自然分担一半,鸣天兄,你看如何?”
  杨鸣天起身,眼白上的血色渐渐褪去,拱手回道:“多谢城主!”
  吴锋与尤息对视一眼,接着暗暗摇头,原以为血泣也是个不畏强势的主,没想到只是一头纸老虎,此外,对于柏震,吴锋居然产生了一丝同情,前者不仅要处理本府繁杂事物,还要调和整个落凤城的各方势力,这一城之主当之不易啊。
  “既然城主大人有吩咐,这魂王墓葬的消息便归......”冷蓝儿举起木槌说道,然而,就在众人以为即将槌落音定时,一道极为沙哑的声音在吴锋对面的拐角处传开。
  “一本玄级下品魂技!”
  嗡!
  玄级魂技!
  全场震撼!
  木槌未落,拍卖未停,冷蓝儿在短暂的愣神之后将木槌放下。
  柏震那招牌性的儒笑也是稍稍顿了顿,在这落凤城还真有人敢不给自己面子。
  吴锋看向林大,后者侧身凝视良久,摇了摇头。
  杨鸣天蹭的一下站起,豁然转身,死死顶住那稍显昏暗的角落,那里,一个头戴斗笠面纱的身影正独自端坐。
  “敢问阁下是落凤城哪个门派?”杨鸣天忍着怒火拱手问道,能拿出玄级魂技的人岂能简单?
  “乡野之人,未入门派。”沙哑声再起。
  “玄级魂技可不是烂瓜瘪枣,阁下当真拿的出来?”感受到那斗笠人气定神闲,杨鸣天的眼角微微一凝。
  笑而不语,斗笠人摸向怀中,当手掌摊开时,将魂力缓缓注入掌心上的一块璞玉,下一秒,云霄般的光芒顿时弥漫而起,连那斗笠人都笼罩在内,这气息正是玄级魂技所有。
  从听到玄级魂技的惊诧,到眼见为实的震惊,众人的喉咙仿佛上了锁,除了惊叹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那直勾勾的眼神能反映出心中万千。
  “这就是玄级魂技么?”吴锋同样目不转睛,但在震惊的同时,一个问题出现,“拥有玄级魂技的人为何只有魂师的气息?难道是故意为之?”
  吴锋能发现蹊跷之处,在座的都是落凤城群雄,岂能不知?但,长年在江湖上混迹,他们比谁都小心,或者说疑心及重,杨鸣天的表现就是很好的证明,紧锁的眉头片刻后舒展开来,攥起的拳头片刻后也放了下来,拱手道:“既然如此,金剑派不再竞价!”
  柏震侧目看向高台,那里,冷蓝儿微微摇头,略显尴尬,这次秘密拍卖会是风月阁一手承办,所有参与者都是收到了风月阁密函邀请,然而,不仅让吴锋四人混了进来,如今在最后关头又杀出个斗笠人。
  见到冷蓝儿摇头,柏震微微蹙眉,一步步向着角落走去,来到斗笠人面前后,双手轻轻拱起,“在下落凤城主柏震,还未请教阁下?”
  一城之主站在面前,斗笠人依旧松散的靠在椅背上,“山野之人,不提也罢。”
  “既然阁下不愿显山露水,那我也不强求。只是这一本玄级魂技如何让分摊,还请阁下说个章程。”柏震挂起熟悉的儒笑,道。
  缓缓起身,伸了个懒腰,斗笠人手指一弹,那蕴含玄级下品魂技的璞玉飞落到冷蓝儿的手里:“小丫头,怎么交易消息?”
  感受着掌心处蓬勃的气息,冷蓝儿微微一笑,恭敬施礼,接着换出婢女,“阁下先随仆从到贵宾室休息片刻,自会有人去对接。”
  将柏震凉在一旁,斗笠人点了点头,接着起身离去。
  笑眼里闪过一道杀气,看着那即将转过门槛的背影,柏震双掌猛的攥紧,却又很快松开。
  “小小五星魂将还没资格跟老夫共享魂王墓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