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侠义满江湖 > 第九十四回,英雄宏愿
  且说林中鹤三剂貂血与人参煎服后,十余年的顽疾痊愈,当下心里高兴,向老者说出一番感恩戴德之言。
  小貂听后,无动于衷,只吱吱叫了几声,然后掉转身子,小屁股对着林中鹤,尾巴摇了几摇,然后再转过身,冲林中鹤张牙舞爪的叫了几声,接着瞪了林中鹤一眼,才悻悻离去。
  林中鹤见状,皱了皱眉,苦笑道:“前辈,貂兄好像对我深怀敌意。”
  “没事,小貂的脾气就是这样,十六年前,老夫来到此地,发现了小貂。当时也是这个时候。正值隆冬。
  大雪漫天飞舞,银装素裹!冰雪封山。这是最好的捕猎时机,各种禽兽为了生存,出窝寻找食物,这小貂无疑也在其列。
  当时小貂不过两岁光景,它在雪地上行走如风,时而翻滚,时而跳跃,可爱之极,由于其年幼,不知外面有多危险。
  在这时,有一只银狐悄悄向小貂靠近。小貂尚在雪地翻滚,不知自己已命悬一线。
  银狐狡猾异常,在离小貂八尺之遥后潜伏在雪地之中,一动不动,只等小貂玩耍时靠近,然后一击必杀。
  小貂异常机灵,被称为神物,它在玩耍时也不失警觉,它发现有异,当即转身,欲逃离而去。
  然而在此时,狡猾的银狐见小貂欲逃,当机立断,一跃而起,扑向幼小的小貂。
  千均一发,命悬一线之际,老夫刚好看到这一幕,不忍心小貂这么美丽可爱的小动物命丧狐嘴。
  因此,老夫以指代剑,以剑气击杀了银狐,救下小貂一命。
  这小动物亦懂感恩戴德,真不亏为神物,向老夫三叩首。然后伸出前爪,向老夫挥爪告别。
  老夫见它将欲离去,于是试着交流:是否留下与老夫共同生活。小貂通灵,竟摇头否定,不愿留下。老夫见状,怅然若失,任其留去,茫茫林海,寂寂雪原,目睹小貂消失在眼前。”
  老者说到这里,悠悠长叹,没有再往下说,似乎在回忆,又似乎在思索。
  林中鹤站在老者身前,离老者六尺之遥,没有出声询问下文。神州北国,隆冬异常寒冷。那怕是红日高照,气温亦在零下一二十度,这是很正常的事。
  今日艳阳当空,可洞前仍是寒风刺骨,要是往日,林中鹤早已冻得体似筛糖,咳嗽连连了。
  可今日,林中鹤对此寒风无惧,他站在这冻土之上,仍能谈笑风生。
  自顽疾愈后,林中鹤身体素质格外硬朗,再加上内功基础根基已筑牢,因此迎风冒寒已不在话下,从前的那个病恹恹的林中鹤已荡然无存了,代之而起的是眼前这位矗立在寒风中的刚毅少年。虽说身子单簿,可精神得很,给人有一种无畏无惧,无坚不摧的直觉。
  老者终于又开口了:“老夫本以为与小貂的故事到此打住,却不料在那年的除夕之夜,老夫听到外面传来几声凄厉的动物之音。
  显然,有小动物受到追杀,在这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里,见怪不怪,习以为常。
  那晚不知怎的,也许是普天同庆,万家团圆之日,老夫心情欠佳,异常烦燥,此时又闻野兽之音,一时性起,步出洞外。
  当老夫走到洞外时,见雪地上一只灰狼正在狂追一紫色小动物,老夫定晴看时竟是小貂。
  老夫见到小貂,心情一下转好,一掌击杀了那条灰狼,救下了遍体鳞伤的小貂。
  也就在那一年,也就是十六年前的那个除夕,从此老夫不再孤单,因为从那时起,小貂再也没有离开过老夫。
  这小东西与老夫熟络以后,十分顽皮。见老夫每日习功练武,因此它也缠着要老夫教它。
  起初老夫以为它学着好玩,谁知三个月后,老夫心血来潮,见小貂在像模像样地习练招式,于是与其拆招,想不到小貂身脚矫健,竟具有高手风范,且内力有了根基。
  从此,老夫才认真教它,谁知这一教就是十六年,而小貂也变成了一个一顶一的高手。他在这片山林当中称王称霸,那些大型动物老虎、狮子都不敢对它不敬,否则,将有生命之忧。”
  老者说完后,有些得意。
  林中鹤听后却很是伤感。这貂兄的身世与自己极为相似:流落江湖,他受人追杀,而貂兄却遭动物追杀,没过个一天安稳的日子,整天提心吊胆。
  貂兄在生命将逝之际,老者仗义出手相救,才有它今日的貂啸山林,称王称霸。而我在尤府命悬一线,这老者亦出手相救,我林中鹤才有今日内功已打下基础,,十余年顽症全部祛除。若不是面前这老者,我林中鹤焉有今日
  林中鹤想到此,眼中早已湿润。这一切怎能逃得过老者的眼晴,只听轻轻地道:“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哭了呀”
  林中鹤摇了摇头:“没有,我是高兴得哭了”
  “是么,怎么高兴法”老者笑迷迷地道。
  “我在想,貂兄与我的经历极为相似,命都是前辈所救,而今都拜在前辈门下学艺,因此十分感动,以致热泪盈眶。”林中鹤解释道。
  “哦,你说的是这个,哈哈哈,老夫并没有说过是小貂的师父,它也没行过拜师之礼,因此,我们没师徒这层关系。
  致于你这孩子,老夫更不能做你师父,也做不了你的师父。当今武林中能做你的师父之人,只有传说中的武林八仙才能做你的师父。”老者缓缓说出。
  林中鹤闻听此言,一脸茫然:“武林八仙晚辈没听说过,武林八仙是什么人是一个还是八个与前辈相比,谁厉害我看前辈武功,已是登峰造极。炉火纯青,已至通神之境,难道世上还有武功超过前辈之人”
  “非也。老夫武功,与八仙相比,如拿荧火之光与皓月争明,相差千里之遥。”老者十分神往的道,“老夫有幸得遇八仙之一的剑仙,指点老夫的剑招,才有今日微末成就。”
  “老前辈遇到剑仙真的有武林八仙”林中鹤十分激动。
  要知道,林中鹤已隐隐猜到眼前这老者,乃四十年前诛杀魔刀老祖郭坦的神秘高人,亦是三十年前,在泰山南天门一剑平江湖,诛杀大魔头肖烈的那个神秘高人。
  不过,林中鹤观察,这老者身有老伤旧疾,对内功心法的修练已造成致命的阻碍,再也不能登临武学绝巅。
  老者并未知道林中鹤心内所想,只是轻轻地对林中鹤道:“学无止境,武功如此,各行各业都是如此,老夫本来尚可更进一步,无奈身子有损,无缘窥得武学真谛,老夫这一宏愿,未能实现,此乃老夫终生遗憾。这一切就寄托在小友身上了。”正是:
  武林八仙空有武功,
  少年儿郎壮志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