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侠义满江湖 > 第九十六回,往事如烟
  且说上官烈听了林中鹤的一番言语,心情却沉重起来:习武之人,当武功登临绝顶,究竟有多大作用是为名,搏得天下第一,引世人喝彩是为利挣个家财万贯,引世人羡慕亦或孤芳自赏,象武林八仙一样,隐居山林,穷究天下奇招怪式
  如果真如上述那样,却正如林中鹤之言,武林八仙武功再高,其实只是闭门造车,没多大意义,因为做人的意义在贡献,而不在于索取。
  上官烈年届九旬,习武八十余年,对于为什么习武真还没认真虑及。今日林中鹤一番言语,犹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习武者为国为民。
  真是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
  上官烈想到此,老脸微热,自己空活了几十年,却蜗居在这山洞之中,数十年来只做了两件事:诛肖烈,除郭坦。其余时光浪费在山山水水当中,真是虚度年华,浑浑噩噩,毫无半点意义!
  哪象面前这林中鹤,胸怀大志,学武功有明确目标。
  上官烈唯一感到庆幸的是救下了林中鹤。
  人的名,树的影!
  上官烈注意林中鹤其实已很长时间了。
  江湖上传出林中鹤一剑九式击杀三位大内高手时,就一路跟踪林中鹤北上。
  沿途对于林中鹤的言行举止了如指掌。
  江湖传言林中鹤怀揣绝世武功,其实只有上官烈清楚。
  那三页羊皮纸上的武功秘籍,正是出自上官烈之手所写。这套剑法共十八式,乃剑仙初创。
  剑仙因爱其才,把这未完善的剑谱交与了上官烈。
  上官烈得此剑谱,日以继夜习练,以致于废寝忘食。
  习此剑谱半年,终于有所成就。但尚未至最高境界。因此他把这十八式剑法亲手重写一篇,一张一张在洞内研习。
  有一日,他停下练功,到洞外山林放松一下。谁知等他返回时,见一黑影从洞中奔出,手里拿着那十八式剑谱。
  上官烈见状大惊,忙一声大喝:“站住,放下手中之物,饶你不死。”
  那人黑纱蒙面,嘿嘿一笑,早已闪身,夺路逃入密林。
  上官烈追入林中,他本以为一个毛贼,无需费多少功夫。可谁知此毛贼轻功已至化境。凭上官烈这等盖世武功,追了三个时辰竟没追上。
  两人已跑了数百里,那黑纱蒙面客也一下难以脱身,他轻功虽好,但只比上官烈稍胜一筹,但上官烈内力雄厚,远胜于他。
  在追击途中,上官烈连连发出掌力攻击,因此,黑纱蒙面客盖世轻功的优势难以发挥到极致。
  因此,两人一前一后,追了个旗鼓相当,成了胶着状态。
  上官烈见蒙面客毛贼轻功如此之高,此人并非一般毛贼,他想到了武林中的一个侠盗家族花家。
  于是对前面奔逃的蒙面客道:“朋友,我上官烈不为难你,只要你放下手中之物,你可全身而退,今日之事就当没发生过如何”
  那蒙面人略一迟疑,权衡利弊,知道今日很难脱身,在上官烈这等高手面前,稍有不慎,便有血溅黄砂之险。
  但黑沙蒙面客心有不甘,于是在奔跑途中,把剑谱撕开,变成了十八页。一来为解气,二来提防上官烈得到剑谱后出尔反尔。由此可知黑纱蒙面客心思缜密,虑事周全。
  黑纱蒙面客做完这一切之后,狂笑道:“好,剑谱给你。”说着把撕开的剑谱一下抛向空中。
  好个天女撒花,羊皮纸张在狂风中四处飘散。
  上官烈忙收捡四散的纸张,哪还有时间顾及蒙面客的去留。
  蒙面客嘿嘿一笑,从容离去。
  蒙面客真乃花氏家族的第一高手,花如丝,花如电的父亲。
  他知上官烈隐于此,于是动了偷其武功秘籍之心。然上官烈很少离洞。今日好不容易有此机会,却未料到上官烈轻功亦是武林一绝,若不是自己花家的轻功“登萍度水。”今日只怕命丧于此。
  多年后,花如丝相遇上官烈,两人皆抚掌大笑,心照不宣。此是后话,暂按不表。
  后面的事情看官也许已知晓,上官烈尽管尽了全力,但仍有三张羊皮纸不见了踪影。他找了两天,方圆十里的树林里搜了个遍,没有找到,他只得悻悻而回,后来才有林树父子为寻药,踏入此片山林,捡到此三页剑谱。
  闲话休恕,言归正传。上官烈拉回思绪,感慨良多,发出一声长叹:“小友的一番言语,使老夫受益匪浅,老夫空活了几十年,整天只知道习练武功,却从不知习练武功的目的,说来惭愧。”
  林中鹤闻言,微微一笑:“前辈过谦了,前辈乃当世豪杰,一生平定两次武林动乱,使罪魁祸首伏诛,乃功高盖世,名传千古之事矣。”
  上官烈摆了摆手:“惭愧得很,虚度年华,使小友见笑了。”
  林中鹤刚想回答上官烈之言,只见那位貂仁兄如一列紫电一样地,从树林极速穿越到上官烈面前,且吱吱地叫过不停,同时伸出前爪使劲地比划着。
  上官烈眉头一皱,轻轻地拍了拍紫貂的脑袋道:“你去玩吧,小心点,不要让他们发现。”
  紫貂点了点头,盯了林中鹤一眼,眼中好像尽是埋怨之意。林中鹤察言观色,知道紫貂在林外发现了可疑之人。
  果然,等紫貂走后,上官烈道:“肖氏兄弟看来对小友穷追不舍,几个月了,还在寻找,今日找到这里来了。”上官烈悠然一笑。
  “这可怎么办看来我林中鹤是个灾星,走到那里,那里将是一场灾难,给那里的主人带来伤害。”林中鹤面带愁容地道。
  “小友不必自责,刚才小貂说来了一队官兵,为首一人声音嘶哑。老夫这里布下阵法,他们找不到这里的。”上官烈笑着安慰林中鹤道。
  林中鹤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心里却在寻思:这双煞果然神通广大,才两个月,就找到了如此偏僻之地,看样子,双煞不除去他,决不善罢甘休了,这声音嘶哑之人无疑是郭平无疑了。
  上官烈见林中鹤心思重重,于是笑道:“小友不必多虑,老夫出去看看,有必要的话,老夫会出手教训他们的”
  “前辈切不可出手,一旦出手,我等必暴露无疑。双煞本已怀疑此处,所以我们切勿轻举妄动,以免不打自招,落个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林中鹤分析道。
  “小友此言极是。若不是小友提醒,只怕老夫已着了肖氏那对兄弟的道儿。”上官烈高兴地道。正是:
  众官兵被困林里,
  白占一遭戏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