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界改造计划 > 第17章、见家长
  谢步东:许大美女,干嘛呢?
  许奕:马上下夜班了,一会儿准备去医院看看爸爸。
  谢步东:叔叔的病情怎么样了?
  许奕:还是那样,靠药物维持着,马上就月底了,医生催着我交手术费呢。(大哭)
  谢步东:下班了先别走,等我。给你个小惊喜。
  许奕:(疑惑)(疑惑)(疑惑)什么惊喜啊?
  谢步东:等我就是了(坏笑)。
  ......
  二十分钟后,许奕在小区门口等来了谢步东的出租车。
  车门打开,谢步东从车上滚了下来,面色苍白仿佛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你怎么了?”许奕吓了一跳,这脸色怎么比卧病在床的爸爸还差。
  “。。。。。。”谢步东,没说话,摆了摆手。
  此时他一张嘴估计就得喷出来。默运内力强行把不适缓解了下来,喘了会儿气才能张嘴说话:“没事儿,老毛病了。”
  “你爸爸在哪住院呢?我想去看看叔叔。”
  许奕脸红了,你看我爸爸算什么事儿。
  “在在在新宿医院。”
  “!!!”谢步东满脸的惊恐,“新宿医院!?”
  许奕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对啊,就是学校旁边的那个,离学校近我也方便去照看。”
  此时他们所处的位置是在市区北边的一片商业区,许奕自从经历了那次抢劫事件后就从KTV里辞职了,找了份夜间家教的工作,这样既能挣到钱,又能抽空温习下自己的功课。
  而且这家给的费用并不比KTV少,只不过距离比之前远了很多,回宿舍只能坐计程车走了。
  这里距离宿舍有十公里呢,每天打车要不少的钱呢。
  谢步东满脸苦涩,早说啊,我刚从家里坐车过来,这一路的颠簸差点没报废了。你现在居然跟我说是新宿医院,那医院我趴自己家窗户上都能看到。
  “走吧。”他一咬牙,昂首挺胸的奔赴刑场……出租车
  “。。。。嗯。”许奕小声的答应了一声。
  又是二十多分钟,许奕搀扶着行动不便的谢步东走进了医院,迎面正好遇到了急诊室的医生,看见他脸色苍白步伐虚晃,医生以为来了重病患者,急忙叫来了几个护士推着担架床准备接应。
  尴尬的谢步东赶紧表示,自己没有大碍,只是晕车了。
  一边上楼,许奕一边埋怨他:“你说你也是,明明晕车还非要去接我,你想.....看我爸爸就在家等我呗,折腾这一趟多难受。”
  “嗯嗯嗯嗯。”谢步东头点的仿佛小鸡吃米,虽然被数落了,但是心里却美的像吃了蜜一样。
  在家等她、来找我、去见她爸爸。好让人浮想联翩啊,嘿嘿嘿嘿。
  “到了,喂,一会儿....见了我妈妈别乱说话啊。”
  “哦哦,好,不乱说不乱说。”谢步东也很紧张,这可是第一次见家长啊,这这这这,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打开了房门,许奕先走了进去。
  这是间普通病房,住着四名病人。狭窄的病房里已经没有地方再给陪护的家属放床了,于是家属们都在墙角床边铺上了被褥,用作休息的地方。
  看见许奕进来,妈妈过来结果她带来的宵夜。
  “妈、那个、我同学刚刚刚刚刚放学,要来看看爸爸。”许奕说话有点结巴,太尴尬了,刚才怎么就不拦着点谢步东呢。
  “这是我同学谢谢谢步东,这是我妈。”
  “妈。”谢步东这一声妈叫的特别脆生,猛然间反映了过来,赶紧改口:“对不起阿姨,我是许奕的男朋友。”
  “说什么呢你!”许奕脸通红通红的,没想到谢步东来了居然胡说八道,自己什么时候答应做他女朋友了,他都没跟我表白过就自作主张了,太过分了,她小声的抗议着:“我、我还没答应呢。”
  一定要让他好好补偿我,最少也要请我吃个肯德基我才能答应他,哼!
  谢步东并不知道许奕在想什么,此刻他只想死。
  这也太尴尬了,怎么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了。
  “阿姨,您听我解释,我是,那个他吧就去了许奕上班的地方然后我晕车了过来的时候医生要送我去急诊我说不用......”
  “小伙子你别说了,阿姨都懂,快坐快坐。”
  许阿姨实在听不下去了,自己女儿找的这个男朋友怎么看起来傻傻的。她搬过了病房里唯一的一把椅子,强行把谢步东按着坐了下去。
  “小伙子,做什么工作的啊?”
  “阿姨,我是学生。”
  “哎呀这么巧,我们家许奕也是学生。你在哪个学校啊。”
  “我在燕城大学。”
  “太巧了,我女儿也是燕城大学的。”
  “你多大了。”
  “阿姨我19....”
  “真是太巧了,我.....”
  “妈~~”许奕实在听不下去他俩的尬聊了,刚进来我就说了这是我同学,这问的都是些什么问题啊。
  “妈,我和许奕出去透透气,他还有点晕车,病房里有点闷,会不舒服的。”
  “嗯去吧去吧,不着急回来。”许阿姨笑眯眯的送他俩出了门。
  房门还没关上,许奕就听见妈妈再跟同病房的家属炫耀:“你们看,我这女婿不错吧,我就说我姑娘不可能一直单身,多优秀的孩子啊......”
  ......
  “咳咳,许奕啊,你都带我楼上楼下的走六圈了,能歇会儿么?”
  “闭嘴!!!!”一向温婉怯懦的许奕突然爪爪附体,张牙舞爪的奔着谢步东杀去:“我什么时候成你女朋友了,你还没跟我表白呢就擅自做主了,不行你必须要给我个交代!”
  “你要什么交代?”谢步东吓得连连后退。
  “请我吃肯德基。”许奕脸又变得红通通的,“我才能答应你。”
  “不是、是考虑答应你。”
  真的是爪爪附体,没错了,这不屈的吃货之魂已经熊熊燃烧。
  ......
  “。。。。。。”
  “。。。。。。”
  “。。。。。。”
  “许奕,我们说点什么吧。”
  “好。”
  “。。。。。。”
  “。。。。。。”
  好尴尬啊。
  自从上次谢步东误打误撞的救了许奕,两个人互加了微信后,就经常的聊天。
  谢步东给许奕讲自己小时候被人欺负的糗事,讲家里那只有着哈士奇灵魂的王富贵,讲在大学里的新鲜事儿。
  基本上除了那些秘密,其他的都说了,连自己小时候尿床被老爸连床单一起挂在衣架上晾的糗事都说了。
  许奕自从爸爸生病后,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渐渐地,两个人关系越来越近。
  可是今天,谢步东的口误又让距离悄悄地变远了一些。
  “叔叔到底是什么病啊,问你也一直不说,万一我有什么好办法呢。”
  “好吧。”关于爸爸的病情许奕一直不愿意多谈,她怕谢步东误会,误会自己想要求他帮助。
  “我爸爸得的是一种脑干神经的病变,其实并不是很难医治,只是.....”
  许奕的声音哽咽了起来,只是缺钱而已,可是家里之前为了维持病情已经把能卖的都卖掉了,亲戚朋友也都借遍了,虽然医院也给免了很多的费用,但是这个频临破碎家,已经实在是没有能力再凑出这十万元的手术费了。
  而且,就算手术成功,后续还有很长时间的治疗和维持,这也是一笔非常大的支出。
  他有时候就想,要不就答应了那个许少吧,爸爸为自己为家庭付出了那么多,自己也应该做些什么了。
  可是就这么把自己为了钱而“卖”掉,真的很不甘心呢。
  其实在谢步东来之前她就想好了,如果最后的两天再没有办法,自己就答应做许少的女朋友,至少能保住父亲保住这个家。
  不知不觉的,许奕把这些心里话都说了出来。说给了坐在对面的谢步东听。
  “你说的那个许少,可是叫许文彬?”
  “嗯。”
  “行啊,这小子长本事了,连我的女朋友都敢翘!”谢步东气笑了,看来上次打的还是轻了一些,不长记性呢这孩子。
  “喂,我没答应做你女~朋友呐。”许奕小声说道:“至少你也要问问我,同不同意啊。”
  “那那那你同意做我女朋友么?”谢步东面对寒家几十人的围攻,面对着寒林的枪口都没这么紧张过,他不错眼神的盯着许奕,生怕她说出一个不字。
  “嗯~~”
  耶斯!
  ......
  三楼,缴费窗口,谢步东拿出了一张卡递给许奕。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啥,许奕你真的别误会。”
  谢步东一脸坦然。“我跟你说的惊喜就是这个,这两天我的朋友听说了你的遭遇,托我给你送一笔钱来,这是借你的以后要慢慢还,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还就行。没有利息没有期限。”
  “我喜欢你,是发自真心的。借你钱,也是真心的。这两件事没有任何关联,你这份孝心值得我去帮助,跟你是不是我女朋友无关。”
  “其实事态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我本打算悄悄的帮你交了手术费后就离开的,谁知道居然在阿姨面前发生了这么尴尬的事儿,结果到了我说出心里话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我喜欢你,但是我不想让你误会我。”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嗯,我相信你。”许奕抬起头看着谢步东,眼神清澈干净。“你说什么我都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