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三十三章 六月初三
  中午沈放带她们去了什刹海的同和居,吃的是鲁菜。三不沾、贵妃鸡、葱爆海参、清蒸潘鱼、蝴蝶大虾让自诩小吃货的秦墨涵直呼过瘾。小透明汤元坐在旁边暗自羡慕,自己这体质稍微吃点就长肉,而秦墨涵吃那么多怎么还是这么苗条,真是上天不公呀。
  吃完饭沿什刹海散步,权当消食,国庆小长假还没过去,什刹海还人流很大。过会贤堂、银锭桥,在桥上吹风,观岸边垂柳。
  虽然刚刚吃过饭,但是看到路边卖小吃的店铺,秦墨涵还是忍不住买了一堆。自己拿着几串红柳枝烤羊肉,自己吃一串,然后随手递给沈放一串:“没想到在燕京城还能吃到这么地道的西疆烤肉,你也尝尝。”
  沈放对路边摊一直都是敬谢不敏,看她吃到这么香,也忍不住吃了一串。
  走了没多远,来到沈放的酒吧,“3?June,这是什么意思?”秦墨涵看着酒吧的招牌转头问沈放。
  “六月初三,我的生日。所以我就很自恋的将它做成酒吧名称了。”
  “啊!!”秦墨涵双手捂住嘴巴,吃惊的看着沈放。
  汤元也有点吃惊,上次还不是这个名称呢。听说是沈放生日,她忍不住看了一眼秦墨涵,前两天熟悉秦墨涵个人资料时,好像她的生日也是六月三日,没想到他俩居然是同天生日。
  “怎么了?”沈放不解的问道“这个很正常呀,国外好多酒吧都是用日期做名称的”
  “六月三日,你六月三日生日?”秦墨涵急促的问道“阴历还是公历?”
  “阳历生日,”沈放有点莫名,然后从钱包掏出身份证:“看好了,1986年6月3日,这是我的生日。既然拿给你身份证看了,你就要记住了,以后我过生日时你要送礼物的。”
  “嘁~”秦墨涵撇撇嘴嘀咕了一句“到时候还不知道谁送谁礼物呢。”
  “你说什么?”沈放没听清
  “没什么,赶快带我进去看看。”然后秦墨涵拉着沈放的胳膊就往里进。
  进门后跟几个问好的服务员打了声招呼,然后带着她俩来到了吧台的拐角。
  方圆这时正在招呼客人,十一国庆期间许多外地游客在后海游玩时也喜欢到酒吧里来喝两杯,感受一下后海酒吧的独特魅力。
  沈放没有让他过来,自己独自进入吧台,问道:“你们俩想喝点什么?”
  “酒吧我来的不多,没什么经验,你推荐一下。”秦墨涵好奇的坐在吧凳上四处观望。
  “那好吧,我来帮你调一杯度数低点的鸡尾酒。”
  “哇,你还会调酒?可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拿壶上下摇晃,时不时还抛起来背后接住的那种?”
  沈放没有炫技,而是很简单的将可可甜酒倒入利口酒杯中,然后上面到入一层鲜奶油,拿一个箭型的酒针穿透一个红樱桃,横放在杯口。
  深红色的可可甜酒,纯白色的奶油配上鲜红的樱桃,瞬间就把秦墨涵给迷住了,她将横在杯口的樱桃拿起,只见鲜奶油上的漩涡如嘴唇一样开合。
  “这叫天使之吻。可以先将樱桃吃了,然后一口喝掉,你会感觉被天使吻过一样甜蜜。”沈放说道。
  秦墨涵看着眼前精致的酒杯,不时的把樱桃拿起放下,看着奶油慢慢被甜酒给融合才一口喝掉,闭上眼睛,用味蕾感受,首先感触到的是奶油的丝滑,然后是酒的甜味,还有一丝樱桃的酸。
  沈放递给她一张纸巾,让她将嘴角的奶油擦拭一下。然后转脸问小透明汤元:“小汤圆,你想喝点什么?”
  终于想起来这边还有一个人呢,汤元激动的有些手足无措的指着自己问道:“我?随便,给我杯清水都行。”
  “给你调杯莫吉托吧,你们老板梁卉上次来就喝的这个。”
  “莫吉托是什么酒,给我也来一杯。”一杯天使之吻喝下去秦墨涵脸有点点的红,在幽暗的吧台灯光的照射下分外诱人。
  沈放想了想,然后给两人分别调制了一杯莫吉托。冰凉的酒水加上略带醒脑的薄荷叶,让秦墨涵瞬间感觉周围的空气都清新了。
  舞台上暂时还没有演出,店堂里的音响只是在随机的播放着音乐。
  沈放指着无人的舞台,问道:“要不要玩玩乐器?唱唱歌?”
  “我就只会弹钢琴,其他的乐器还是算了吧。”
  “好吧,弹一首听听,”在舞台的里侧有一台德国产的贝希斯坦三角钢琴,花了六十多万,这是林岳在沈放安排下购买的。买来以后一直放在这里,除了沈放偶尔弹奏几次,基本上两个驻场乐队都不会碰它,有时顾客看到后也会因为它昂贵的价值而却步。
  “哇塞,这钢琴好漂亮。”秦墨涵虽然学过钢琴,但一直都是弹奏的家用竖式钢琴,三角钢琴还是第一次弹奏,第一眼就被它圆润的外观给迷住了,轻轻按击琴键,发出的声音完全不是家用钢琴所能比拟的。
  “来演奏一曲吧。”沈放坐在钢琴旁边,把秦墨涵让到弹奏席上。
  秦墨涵在试了几个音以后,开始全神贯注起来,只见她纤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飞舞,音符随着她手指的摆动而跳跃,《致爱丽丝》,贝多芬写给自己心仪的女学生特蕾莎的名曲,也是世界上流传比较广的一首钢琴曲。
  一曲弹完,秦墨涵额头微微见汗,应该是许久没有练习,有些生疏了,秦墨涵刚刚出现了几个音准的失误,沈放强忍着没有纠正。
  “不错,弹得很不错。作为一名业余钢琴爱好者已经算是顶尖的了。”沈放伸出大拇指夸奖道。
  “哪里,好长时间没练了,有些音都弹不准了。”秦墨涵不好意思说道“你也来弹一首,让我听听。”
  “好吧。”沈放坐在琴凳上,两手交叉伸直,反握了一下。然后将双手放到琴键上。
  秦墨涵坐在刚刚沈放的位置,看着他的动作想笑,姿势摆的不错么。
  突然沈放动了,双手飞快的在琴键上移动,音符从一开始就非常激昂,这是一首弹奏技巧极大的钢琴曲。
  “《伊斯拉美》!一定是的,这是以前老师给自己说过的,世界上弹奏难度比较大的几首钢琴曲之一,又名‘东方畅想曲’,当年老师说他自己都弹奏不好,特别是结尾的急板太考验演奏者的功力了。当时老师给她们讲述时都是放的录音,没想到现在居然听到了现场版。”秦墨涵有点震惊了,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给自己带来神秘感的男子,第一次见他以为他是一个孔武有力的保镖,第二次见他,认为他是一个富有爱心、细心照顾小孩的暖男,看他给自己发的故事,那么的虐,认为他一定心理很悲观;上午带自己去游故宫,他又是那么的博学;没想到在酒吧,他既会调酒,又擅音乐。到底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
  汤元没有秦墨涵想的这么多,她就远远的坐在吧台,注意力都在秦墨涵身上,看到秦墨涵坐在那里出神的看着沈放,她知道了,秦墨涵被这个如罂粟般的神秘男子给吸引了。不行这个事情一定要告诉章姐,不然以后肯定没有自己好果子吃。
  “唉,醒醒!”沈放一曲弹完,秦墨涵都没有回过神来,他用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
  “啊!”突然回过神的秦墨涵,像心思被人撞破似的,不好意思的说道:“真是人不可貌相呀,没想到你这个小保镖居然还有这一手,《伊斯拉美》这个曲子我还是第一次听人现场演奏,真棒!!”秦墨涵虽然明白他肯定不是保镖了,可是小心思里还把第一次的印象强加给他。
  “怎么样,没见过我这么优秀的人吧。”
  “没见过你这么脸皮厚的人。”
  沈放指着嘴角的胡茬说道“不厚,胡子都能长出来。”
  “噗”对于他的自黑,秦墨涵忍俊不住,指着旁边的其他乐器:“唱首歌听听,汤元说你唱歌特好听。”
  “好吧,美女又要求,肯定答应了。”沈放拿起放在一边的吉他,不是李夏的那把,只是一把普通的民谣吉他。
  沈放先将吉他调了一下弦,试了几下音,然后开始弹起了前奏:
  “像我这样优秀的人
  本该灿烂过一生
  怎么二十多年到头来
  还在人海里浮沉
  像我这样聪明的人
  早就告别了单纯
  怎么还是用了一段情
  去换一身伤痕
  像我这样迷茫的人
  像我这样寻找的人
  像我这样碌碌无为的人
  你还见过多少人
  像我这样庸俗的人
  从不喜欢装深沉
  怎么偶尔听到老歌时
  忽然也晃了神
  像我这样懦弱的人
  凡事都要留几分
  怎么曾经也会为了谁
  ……”
  刚唱第一句,秦墨涵就差点笑喷了,居然有这么自恋的人。但是听着听着,她脸上的笑容没了,渐渐的随着节奏跟着哼唱像我这样懦弱的人
  “像我这样迷茫的人
  像我这样庸俗的人
  像我这样碌碌无为的人
  你还见过多少人...”
  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不知不觉中秦墨涵已红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