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女学霸在古代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康时霖、甘纶来了
  她也知道蔡耀宗和陈康、王永寿这些人拼命往后拖时间想做什么,无非是再检查一下账本,看看有什么漏空需要修改补齐的。
  只是她记性好,逻辑清晰,看起这些资料来速度极快。估计他们那边没改完几本账目,她这边已看完了。
  除非他们早早把账目做得天衣无缝,否则能改几本呢?
  几个衙役很快就把卷宗和账目搬到了赵如熙屋里。
  见赵如熙坐下来看资料,罗氏赶紧沏了茶,摆了点心放到了赵如熙身边。
  今天知道赵如熙要来衙门看资料,朱氏、青枫她们早已准备了一些东西,比如舒适的桌椅,屏风、茶具、铜盆等等赵如熙惯常用的东西,等今晚一下衙就叫下人搬来,将赵如熙的屋子布置一番。
  这会儿大家都在办公,罗氏便随身带了一些小东西过来,起码能让赵如熙喝上一杯可口的热茶,饿了能有点心吃。
  蔡耀宗和陈康见赵如熙没再出幺蛾子,搬了那些卷宗和账目进屋里,就消消停停地呆在屋里看起资料来。
  两人都暗松了一口气。
  正当赵如熙在衙门里看卷宗的时候,一行人不声不响地进了南阳的城门。
  “你这老头儿,叫你写信给知微,叫她派人来接,你偏要给她个惊喜。现在进了城,这下好了,两眼一抹黑,你知道该往哪里去寻她不?”马车里,甘纶埋怨康时霖道。
  “这还不简单?直接去衙门里寻不就成了?算算时间,她也该上衙了。那丫头勤快着呢,还不想让人说闲话,所以定然不会扣着时间去衙门,起码得提前几日。”康时霖老神在在地道。
  说着,他吩咐康安:“叫人打听一下衙门在哪里,咱们往那儿去。等到了衙门门口,你进去打听一下。知微要是在忙公事,你就叫赵家一个下人领咱们去家里。”
  “是。”康安答应一声,随便找了个路人问衙门的方向,便让车队往衙门方向去了。
  赵如熙刚把南阳一年的盐政事务看完,就听得守门的衙役说,她师父来了。吓得她连忙放下卷宗跑出去,就见康时霖、甘纶、周文柏三个老头儿站在那里,对着旁边的街道指指点点。离他们不远处,还站着一个萧若彤。
  “师父,甘夫子,周先生,若彤姐,你们怎么忽然来了?”赵如熙大喜,连忙上前道。
  她又嗔怪:“师父,您怎么不写信跟我说一声,我好去接你们。”
  “哈哈,接什么接,我们一路走走玩玩,看到哪处风景好就停一停,也不知哪天到,你要接也接不着。”康时霖笑道。
  见几人精神很好,年纪最大的康时霖都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赵如熙放下心来。
  她道:“我去跟上司说一声,领你们回去。”
  “不用不用,你忙你的,派个下人领路就成。”康时霖摆摆手。
  甘纶也道:“正是,你才上衙几日,可不能随意离开,免得别人说闲话。”
  自打赵如熙要来南阳任同知,她这个女状元的八卦背景就被衙门里的典吏、衙役们传得人尽皆知了。
  看到几辆马车都挺华丽,三个老头儿腰上挂着的玉佩都是顶顶好的,旁边站着的那个女子更是不知穿的什么料子做的衣裙,流光溢彩,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些人出身显贵,家世不凡。
  守门的衙役见状,赶紧一溜烟跑进衙门去,把这件事告诉了刘宏宇。
  要是前几日,或许刘宏宇还没什么表示。不管枯木先生是不是皇上的表叔,也碍不着他什么事。他讨好了康时霖也没多少好处。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打算跟赵如熙站在同一阵营里,人家长辈来了,还到了衙门门口,自己不出去打声招呼不好。
  他赶紧快步出来,正好听到康时霖说“说闲话”的话语,赶紧上前拱手作揖,笑道:“赵大人,这几位是……”
  那头蔡耀宗和李利的屋子紧挨着刘宏宇,衙役站在门口禀报,两人都听见了。
  蔡耀宗不愿意出来,只派了个随从出来打探消息;李利则立刻尾随着刘宏宇出来了。
  此时他正站在刘宏宇身后,陪着笑脸。
  赵如熙先把刘宏宇和李利介绍了一遍。
  她这才指着康时霖几人道:“这是我师父枯木先生。”
  “这是镇南王府的庆阳县主。”
  因康时霖和萧若彤都是皇亲国戚,身份地位高于两位先生,故而赵如熙把萧若彤也放在了甘纶两人前面介绍。
  “这是甘大人,致仕前曾是户部浙江清吏司郎中。”
  “这位是大晋着名画家周文柏先生。”
  每介绍一个人就叫刘宏宇和李利心里颤了颤。不是皇家国戚就是京城高官,或是着名画家,这可是他们平时想见都见不着的人。
  结果这些人竟然跑来这里看赵知微了。
  两人赶紧一一给康时霖等见了礼。
  蔡耀宗的下人一听这一串儿的贵人,赶紧跑回去禀报了蔡耀宗:“大人要不要去见见?”
  蔡耀宗早就知道赵如熙有康时霖这个师父的,对于他们的到来并没有什么惊讶的。唯一让他觉得棘手的就是甘纶。
  这位户部浙江清吏司郎中,在户部就是专门掌理浙江省的钱粮收支数目的。他管的虽不是安州省,但两地相隔不远,情况都差不多,根本不好糊弄。
  他还是个老官吏,经验丰富。那些做假的账目不管你做得再好,人家都是火眼金星,一眼就能看得出破绽来。
  他顿时暗暗叫苦。
  怎么这时候偏偏来了个这样一个官员?
  陈康那边显然也得到消息了,他匆匆赶到蔡耀宗这边来,问他道:“你听到门口的来人了吗?其中有一位怎么是户部浙江清吏司的致仕郎中?赵大人不会是专门请他他来查账吧?”
  蔡耀宗没有说话,心里悔得肠子都青了。
  要是他不想给赵如熙一个下马威,欺负人家是个年轻小姑娘,当初就应该让出些不关紧要的事务给赵如熙管;要是他不拖延时间,前两天就直接把卷宗和账目交给赵如熙,没准赵如熙就来不及请帮手了。
  现在倒好,他拖延这两天,正好让赵如熙从京城把帮手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