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驰骋九界 > 第二十五章 苏仙
  踏莎行·郴州旅舍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此地有山曰:苏仙岭,苏仙岭上有苏仙观,苏仙观有正殿三进,殿门有额曰:天下第十八福地。正殿分上、中、下三厅,上厅供记苏仙塑像,正殿两边还有偏殿。登苏仙观远眺,可见连绵群山起伏若海中波涛,景色飘缈,秀美异常。
  秦少游作词、苏东坡作跋、米芾书写的《踏莎行。郴州旅舍》被转刻在苏仙岭的岩壁上,史称“三绝碑”
  -------------------------
  苏仙岭旁有一小巷,翠竹掩映,曲径通幽,巷底有户人家。朱红门楼,一栋两层三开的青砖小楼掩在后山竹林之间,本是此地依山建房的寻常人家。院内有一棵苍绿老橘,秋黄累累。
  一位青年来到院墙前,这青年生的身材高大,穿一身紧身运动服,背阔胸宽,看不出有一丝赘肉,五官如刀刻斧劈般棱角分明,目光锐利而深邃,嘴角长挂一抹微笑,却又显得人温润如玉,惹人亲近。
  青年踌躇片刻,忽的高喊一声:“老妈,我回来啦...”喊罢,原地纵身一跃,单手抓住墙顶借力一撑,左脚脚尖在墙面一点,如鹞子般翻身而入,落地时膝盖微曲,身形稳若磐石。
  刚放下右手运动背包,一只高大健硕的黄色田园犬,迅如疾风扑了上来,青年不敢躲闪,只能连连招架,大吼:“黄小毛,不要舔脸.......”
  青年正是苏文,最近遇到的一连串神秘事件,弄的焦头烂额,工作生活一团乱麻,又无法向人述说。
  苏文索性抛开事情不管,回家探望父母,顺便找一些事情的线索。
  暂别喧嚣尘世,呼吸着家乡的清甜空气,看着从小就熟悉的景物,心情渐渐好转起来,胸中少了一点愁苦烦闷,这些日子笼罩心头的阴霾也丝丝散去。
  “还当自己是小孩子么?又不走门。”屋里传来一声慵懒的嗔怪声。却见一体态丰盈,面相端庄,眉目带笑的女子含笑走了出来。
  苏文呆了一呆:“老妈,你怎么年轻了?”
  苏文母亲扯过苏文,捏了捏脸,笑道“就你嘴甜,半年没见,我儿子也不是青皮小伙了。快洗洗手,先尝尝老妈手艺。”
  “我说真的,你是年轻了呀....哎?....有啥吃的,你一说我就饿了。”苏文确实莫名其妙:“你这冻龄老娘就算了,这半年还整出个逆生长,这也太离谱了?”
  “朱玟怎么不一起回来?”苏文妈妈摸着脸美滋滋道。
  “她调动去S市了,最近忙。我先去的S市才回来的.....老爸呢?”苏文也不拿筷子,觉得有些热,便甩去外衣,见饭桌上菜肴丰盛,伸出手便开始大快朵颐,捞的汤汁淋漓。顺便打量家中陈设,一如既往,没有变化。八仙桌、长几、茶台,简朴中却透着淡雅。厅堂除了灯具,就没有别的电器了。家里生活不算差,可自小到大,却没见父母更换这些陈设家具,更奇怪的是,这些家具也不变旧。
  “你爸出差,后天才回来。”
  苏妈妈拿了碗筷过来,看见苏文只穿了件运动背心,两臂青筋暴突,肌肉线条清晰明朗,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感。虽然已经不做专业运动员了,可见依旧保持着刻苦训练。想到儿子这么努力,却仅仅只是为了生存而辛苦挣扎,正欲摇头叹息。却发现苏文胳膊上有许多密密细细的白色绒毛。
  苏妈妈大吃一惊,瞪大眼睛仔细端详....过了片刻,应该是确定了什么事情,目光仿佛被定住一般,人也呆立在当场。手里的碗筷悄然滑落......“砰”白瓷碗碎了一地....
  苏文闻声转身,看到老妈精神恍惚,心神不定。急忙上去扶住老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脑门上急出一阵冷汗来。
  “你...去过了?”苏妈妈定了定神,一边上下打量着着苏文,一边焦急的问道。
  苏文被问的莫名其妙,当看到老妈扭紧的眉头和眼睛里的止不住的焦虑,联想到这趟回家的原因,突然福至心灵,猜到了老妈担心的事情。
  “原来...你知道这件事?”
  “废话...”
  ...........
  两人对视沉默一会,苏妈妈稍微平复了心情,略带庆幸的喃喃道:“为什么是你先过去了?怎么不是我?我都还没有告诉你这些事情。我可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你又傻傻的,还什么都不知道。幸好这次平安回来了,万一你出点什么事?我可怎么办啊。”
  “这么说......你没去过啊?那你怎么知道的?”苏文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了。
  “你那玉佩是祖传的,祖传的懂不懂?就是我给你的,你说我知道不知道?”苏妈妈自艾自怜了一会,莫名其妙的恢复了平时样子。
  --果然跟苏文一样豁达,苏妈妈平时管苏文的豁达叫做“二”,全没想过这性格遗传自谁。
  “你没告诉过我怎么用啊?”
  “你也没问啊?”
  “我什么都不知道,问什么?”
  “那倒也是,嗷...对了,那边现在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全是妖,到处杀人。”苏文瞬间就窝了一肚子火。自己差点丢了小命,老妈知道这件事,竟然从来也没有提起过。
  “还没杀完呢?....都杀了几百年了,那么危险,你可别再去了啊....”
  ........事情还没弄明白,就不让去了?苏文用沉默来表示抗议。
  “那....你想去?.....就去呗!注意安全啊!”
  ........苏文继续沉默。
  “最好先结了婚,生个儿子你再去,你看怎么样?儿子....跟朱玟商量商量?”苏妈妈准备避重就轻。转移下话题。
  ........苏文见老妈压根没打算说清楚这事,干脆还是沉默以对
  .....
  “到底要闹哪样?”苏妈妈给了苏文一个爆栗,语气却软了下来。
  “你不觉得...我应该知道点什么吗?.....我这次可是差一点就回不来了。下次可不一定能回得来,你得先做好准备。”苏文低垂着眼皮说话,看起来,情绪到了爆发的边缘了。
  “好吧....老妈怕了你了。你想知道什么..?问吧..”苏妈妈看瞒不住了,只好以退为进,先看看苏文知道多少再做打算。
  知子莫若母,苏文不知是计,开始了连珠炮般的提问:
  “你知道那个地方?”
  “嗯。”
  “怎么知道的?”
  “祖传的”
  唉..........问题又绕回来了。
  苏妈妈有点得意,这孩子还是傻乎乎的,真可爱。
  “我不问了,你就没诚心告诉我,那你说我该知道什么吧........?”苏文斗嘴皮子斗不过,只能放百试不爽的耍赖大招了。
  “好吧,好吧,你慢点问。想好再问,我认真回答。”苏文妈妈不知道苏文知道多少,也不敢再逗他。
  “你知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过去?”苏文整理下脑袋里纷乱如麻的各种问题和疑惑。
  “玉佩会指引时间和地点,去了以后保持不动,就可以过去了。具体怎么个情况和什么感觉,我也不知道,我又没去过。”苏文妈妈终于正经回答问题了,屋里的气氛却渐渐诡异起来。
  苏文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气急败坏的嘟囔:“我可是一路靠瞎蒙,才慢慢弄明白的啊!!感情你早就就知道啊?要不是我机灵,我现在还流浪在光年之外啊!”
  苏文妈妈:.....我儿子...也不算太笨啊
  “那为什么,你不过去?”
  “几百年都没人去过了,我怎么去?”
  “我为什么去过了?”
  “我怎么知道.......呃....”苏文妈妈见苏文又开始气呼呼的,赶紧继续道:“呃.....登仙桥开的并不稳定,要根据星球,星系运转位置和宇宙基本粒子潮汐加上空间兽的意念力感应到的坐标以及需要能量的多少来共同决定。有些时候几百年都不能通行,有时候来往就很容易。你的玉佩就是空间兽的妖丹,只要登仙桥开启在你附近,你就能通过玉佩找到地方,...你外婆是这么告诉我的。”
  苏文目瞪口呆:这是除了偶尔帮人抓点草药,一直就以标准家庭主妇样子存在的老妈么?完全不懂她在说啥.......我这脑子遗传谁的?怎么啥也听不懂。感觉好可怕。
  苏文妈妈见儿子呆若木鸡,自觉这轮交锋大获全胜,可以收工吃饭去了。
  可没想到苏文又缓了一口气过来,像个打不死的小强继续追问:“空间兽是什么?登仙桥又是什么?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都是怎么回事?”苏文脑子里问题太多,加上着急,说话都开始语无伦次了。
  苏文说话的时候,把眼睛瞪的圆溜溜的好像个卖萌的狐猴,被老妈一巴掌拍了回去,:“不懂就算了,问都不会问,这么笨,像谁?”
  那我们从头开始说吧,这是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来来来乖儿子,先吃饭...吃完饭慢慢聊.........
  .......
  饭罢,苏文妈妈泡了壶本地茶。这茶“生在高山上,长在去雾中”,是桂东县八面山茶树嫩芽精制而成,条索紧细卷曲,头状若环钩匀整,色泽隐翠油润,银毫显露闪光,香气高纯持久,汤色杏绿明亮,滋味醇原鲜爽。母子二人对坐而饮,茶水滚沸蒸腾之际,母亲娓娓道来,苏文仔细聆听。
  “我们先说苏仙公。苏仙公原名苏耽,汉文帝时得道。
  《神仙传》《水经注》《列仙传》《太平广记》《洞仙传》均有记载。最早见记载于西汉刘向所著《列仙传》。以葛洪(晋)所著《神仙传》记载较为详细。。《神仙传》见《道藏精华录百种》所录版本。
  民间有“橘井泉香”一词以及相关文物遗留。各个版本书籍和传说我都让你背过。那我问你?你怎么看这事?你又相信那些?”
  “我是都背过,可是说实话,我一句都不信,都是以讹传讹的迷信思想。为了推行宗教信仰骗人用的。”苏文坚持说出心中所感。
  “好,我问你,“橘井泉香”的典故是什么?你觉得可信么?”
  “《苏耽传》记载,橘子叶子加几味药和橘井的井水。治疗瘟疫。老妈...说实话,我连中医都不信。”
  “你看过西医么?
  “上大学的时候看过腰伤。”
  “看好了么?”
  “慢慢好了”
  “放假回来我敷的药吧?”
  “哎呀,好像是啊,腰疼了半学期,人都崩溃了。好像是回来才好的。”
  “青蒿素知道么?”
  “这个知道,屠呦呦发明青蒿素获得诺贝尔奖,一个字----“牛”。不收专利费,当世悬壶济世之人,两个字---“大牛”。”
  苏妈妈洋洋得意:“青蒿素受启发于葛洪(晋)著作《肘后备急方》,哎...”说着扬手制止了欲说话的苏文,接着道:“..不接受抬杠,自己去查。我不是说中医多...么的...“牛”。我是说这事起码证明中医可以治病,不是骗子。对不对?”
  “呃....好吧,算你赢,可以治...部分疾病。”苏文还是不忿。
  “西医就可以全治?”苏妈妈挑衅的看苏文一眼。
  苏文觉得找到突破口了:“抬杠麽不是?谁怕谁?西医可以做外科手术。哈哈。”说完悻悻然想起了某王子的外科手术。好吧暂时不提这事。
  苏妈妈其实也没辙,觉得总不能去说没有实证的华佗吧?自己倒是可以做手术,可这里也没脑袋需要开刀啊。
  两个人全然不顾正在讨论的事情,其实是更荒唐的“仙”的问题,互相说服不了对方,谈话尬住了。
  ---这局苏文略败,主观上对中医的不信任略略有些动摇。
  苏文毕竟见过些事情,说中医不做外科手术有点心虚,又不想惹妈妈生气。干咳一声凑了过去道:“老妈,中医那是....相当可以。您就是当代扁鹊,在世华佗。嘿.嘿..我不抬扛了,您老继续。”
  苏妈妈虽然轻“呸”一声...却颇为受用。寻思着翻书看看中医做外科的证据。
  “知道用“悬壶济世”你不知道用“橘井泉香”。真是数典忘祖。”苏妈妈敲着苏文脑袋骂。
  “这么说来,苏耽老祖先是个中医?”
  “当然啦了。我也是中医,我们家除了你,往上数很多代都是中医。你不会中医不是没人教你,是你压根记不住。”
  “呃....我那么笨么?”
  “其实我也没想教你医术,你从小不喜欢读书,只喜欢打架。我以前认为,这件事,你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我准备等我快死了才把这事情告诉你。让你等你快死了再告诉你儿子。信不信不管他,安全第一....”
  “呃..........”
  “反正其他的记载你也不相信,我就不说那些,以后你自己慢慢研究。今天就说些你相信的。苏耽成仙,去了那里?”
  “呃......去了那个地方?”
  “那他在那边做了什么?”
  “你不会是说苏......朝?”苏文想起了宋公子的话。
  “对,就是苏朝。那里当时尚处于蒙昧时期,没有文字、语言杂乱、部族众多。人类力量分散,当然不是妖兽对手。生活艰苦,疾病自然缠身。做医生的本来就容易受人尊敬,老祖会医术,懂得事情也多。大家就推举他做了首领,从此以后改说汉语、用汉字、建城寨。在一个地方建好了城,再找几个地方继续建。慢慢的城多了,就形成了苏朝,又经历了数代人,把文明推行到各个人类居住的地方。”
  苏文瞠目结舌:“还有这种操作?连仗都不打?就统一全球啦?”
  苏妈妈道:“你以为呢?有病可以医,住在城里可以抵御妖兽。为什么要打仗?祖先苏耽是没打仗,大概是因为他人多吧!!”
  苏文想想也对,在蒙昧时期打仗,人多才是硬道理,人多直接就不战而屈人之兵了...
  “苏耽老祖,他第一次是怎么过去的?”苏文终于想到了关键问题。
  “你又该说我是迷信老巫婆了,书上都记载了,苏耽是应孕而生,换句话说,他本来就来自那边。当然有办法回去。”
  讨论科学问题一扯上奇谈怪论,话题就没法进展下去了。
  苏文妈妈知道儿子脑袋转不过筋:“好吧,还是说说苏朝?苏耽被尊称为苏仙,苏仙老了叫苏仙公。陆续有派人回来,招募些能工巧匠、文人匠师传播文化,因为那边生活好很多,寿命也长。虽然有妖兽,但是去了的人,更愿意留在当地。有一部分人学了医术,回来游历,行医,也没人会去禁止。历代都有仙人去传播技艺、文化。这也保了苏朝皇位传承一千多年。”
  “我明白了,仙人也是人,只是做了些别人不能理解的事情,或者被人传诵的事情,被尊称为仙。这才是仙人的正经由来。按照最接近仙人生活时代的古籍记载,唐代的唐仙,百岁可降虎,最老的寿佛也只是132岁。我们郴州9仙2佛,没听说过有谁长生不老的。看来宋朝、明朝的小说,都是被脑洞大的人艺术加工过的。”
  苏妈妈有些气恼,苏文这是榆木疙瘩脑袋么?用手敲了敲。
  “对啊,苏美就叫苏仙姑啊呀,我的天,她就是仙呗。”苏文被敲了脑壳,终于豁然开朗。
  “苏美漂亮不?”苏妈妈装作若无其事的问。
  “漂亮,那是真漂亮.....”苏文发觉中计......
  苏妈妈却深以儿子为荣.........挑了挑眉毛道:“我再说个事情,你要冷静,不要跳起来,不许骂脏话,记清楚每一个字。”
  苏文自我感觉神经已经无比粗大。点点头。
  苏妈妈先拉苏文给堂屋里代表祖宗的画像郑重敬了香。
  然后正襟而坐,缓缓道:“苏朝建立以后,经历过六次大规模战乱,每次都是侥幸而存活,300年以前,我们苏耽后人谨遵祖先法旨,回到苏仙岭,阻断了两地登仙桥。并留言后人,若登仙桥重开,子孙须设法阻断登仙桥,否则.......”
  “否则什么?”苏文急忙问
  “你外婆忘记了。”苏妈妈略有些尴尬,“她都100多岁了,能记住这些不错了。”
  “什么外婆去世的时候100岁?”
  “准确来说123。”
  “那您呢?”
  “女人的年龄能随便问么?千万不要告诉你爸爸。他什么都不知道。”
  “拿什么阻断登仙桥?”
  “只记得要用到花盆里那些石头。”
  “怎么用?”
  “不知道啊,本来有本古籍,被你外婆搞丢了。”
  “呃......说明书都没有,怎么操作”苏文头大如斗。
  “苏朝人生育能力不强,我们家族更加莫名其妙,每代无论男女只生一个,却人人寿命悠长,你外婆孤苦很多年,惫懒些也正常。”苏妈妈想起母亲,有些心酸。
  玩笑归玩笑,事情却躲不过去,苏妈妈开始慎重对待这个神秘事件。努力回忆点点滴滴的记忆,让苏文记录起来,唯恐漏过重要事项。终于总结出了一份用处不大的备忘录:
  ---必须从小佩戴妖丹的人,否者不能直接往来,会有各种怪病缠身。
  ---去往苏朝的人,身上会长出白色绒毛
  ---登仙桥每次通行一人,所带物品有限。
  ---猜测两地环境不同,辐射、细菌,人的免疫能力都有差异、空气成分也可能不一样。具体情况,还需要带上仪器仔细分析。
  ........
  过了几代人,又经历了现代科技文明的发展与推广,苏家人慢慢也把这事当做了志怪传说,没有事件和事物去证明,后来就没人当真了。很多有用的资料也随着时间流逝,渐渐消散在历史长河里了。
  唯一到传下来的,就是一篮子不知道有什么用的石头。换句话说,这石头是因为卖不掉才能留传下来。
  苏文脑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谁他妈灭了我家道统?
  谁他吗怼了我家祖先?
  话不多说,必须怼回去!
  阻断登仙桥?那是不存在的。不就是帮獠牙妖怪?又不是没杀过?看我怎么杀到妖怪老窝里去。
  提起苏朝的敌人,苏文立刻斗志昂扬,信心十足。
  ........某个人没有意义的人生,因为探索人生的意义而变得有意义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