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驰骋九界 > 第二十六章 异星旅游团
  这趟回家之旅,让苏文平淡如死水的人生,渐渐泛起了涟漪.........
  娘俩很久没见,自然是说不完的话题。虚无缥缈的责任和宿命,对于小人物来说,无论如何也抵不过家长里短。
  让苏文记录下一大堆支离破碎的记忆以后。苏妈妈的兴趣焦点就从星际旅行和朝代兴衰转成了逼着苏文招供苏美的事情...
  无奈之下,苏文暂停了《对妖兽实施打击报复和种族灭绝的一百多种方案》这一宏大臆想。开始拣能说的把最近的经历讲述一遍。
  “这么说,你和苏美没有发生什么了?”听完了故事的苏妈妈追问道。
  “话说你不是应该先关心我被妖兽追杀,死里逃生的事情么?......再说我已经失业了呀,起码也该问问我办了个什么公司吧?”苏文觉得自己脆弱的心灵受到了一万点伤害,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真实来历?
  “咳...咳...我以为是什么大恐怖呢?几个野兽而已,咱家黄小毛都一百多斤,你会怕它?回头带点耗子药过去。再说,失业问题也不大,反正你也挣不了几个钱。嗷,对了......你这同伙Jenny说起来挺有文化,漂亮不?”
  仔细一想,老妈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啊....特别是这个耗子药,可比弄几挺马克沁重机枪重玩一把思图曼战役简单太多啦。苏文去倒了杯水给老妈:“什么同伙?说的跟传销团伙似的。那...叫...合伙。.....哎..你明知道我有女朋友,....这不是破坏团结么?就算是婆媳不合。那也得你先去办了接班手续,弄个登基大典,再给我搞个大婚仪式。才能合理合法的玩宫斗戏。”
  “对啊,根据祖传资料,苏仙岭通往苏朝国都。我得过去看看我的土地和子民吧。”
  “去了你就说,我是你们流亡了三百年的女王,历尽千辛万苦,带着骑着白马的王子和耗子药回来拯救你们了。你们还不赶紧跪地迎接女王还朝。”苏文见老妈不再追问Jenny的事情,赶紧笑着调侃。
  玩笑归玩笑,苏文可不敢让老妈以身涉险,两人各执己见,正争执不下呢,消停了几天的玉佩,毫无征兆的又发出了信号。
  这次的信号微弱而清晰,起码不会对思维、感官造成干扰,好像脑子里多了个随手可用的记事贴。苏文隐隐有种感觉:登仙桥逐渐变的稳定了,开启的也越来越频繁了。.....为什么这信号变的微弱?或许是自己的神经彻底没法挽救了。
  瞌睡送了个枕头,苏文虽然鲁莽,却也有细心的时候,立刻回自己屋里用卫星电话联系还在无人区忙碌的胖子。
  苏妈妈不动声色,却不知道忙什么去了。
  “胖子,能搞到尺寸小点的武器么?”
  “你不是回老家了么?这就准备当惯犯啦?就不该把你这影响社会稳定和谐的坏分子放出来!”听起来胖子心情很好。
  “别废话,电池的事,得搞个防身的?”
  “这样啊...那得赶紧。要对付大型野兽?...猛兽?...人?”
  “猛兽.”
  “去我家拿滑轮复合弓,那玩意射速快,我还有10根特制的重箭。这玩意不违法。防刺背心我家还有一件,你带上。正品工兵铲和Estwing攀爬斧,要带那个?这都算体育器材,不是违禁品”
  “哪个便宜?”
  “.......”
  “你把挣的钱都买军火了吧?你这是居心叵测啊?”
  “那不是爱好么?都是些浪费钱的玩意,可后悔死我了。得亏你能用一次,我现在看到就闹心,你去我家拿呗,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
  那天离开无人区以后,萨满教授普日布巴特尔从无人区到医院,尽心尽力照顾族人,忙的不眠不休。时不时被胸口的玉佩来段心的呼唤,早已不堪烦扰,累的犹如行尸走肉。
  好容易玉佩消停了一段,搭着货车回去时又被抓了违章载人。只得在沙漠里的公路检查站拦车、租车,又忙活几天才回到家。
  刚进家门,这又被心灵呼唤一两天。终于疲不胜扰,住进了医院。
  普日布巴特尔躺在病床上咧着嘴,苦笑着对玉佩道:“再这么下去,我可被你折磨死了。我好歹也是站在破除封建迷信第一线的,怎么这灵异事件偏偏就找上我了呢?你是茶窝里睡觉---寻着挨锤锤哩。我反正都退休了,这后半辈子就跟你耗上了。我就不信破不了你这个邪了。”
  虽然没什么病,但是这领导、同事、学生、亲戚、朋友走马灯般的探病,普日布巴特尔在医院呆的更难受。
  这天上午出了院,中午一家人和和美美聚餐一顿,略微感觉舒心了些,晚饭后出去散散步--这心灵的呼唤又来了。奇怪的是,方向变了。普日布巴特尔不知道苏文何时出无人区,发信息一直不回。就跟胖子打了个电话,物理老师职业习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确定了一系列事件的源头,就是那个高高大大印象不错的小伙子。
  查了下航班,一路风尘仆仆,第二天一早就到了苏仙岭。
  正应了物极必反,否极泰来这句话,刚到苏文家门口,苏妈妈穿一身运动服拎了个小包正准备出门。普日布巴特尔二话不说先拿出了玉佩。瞅一眼玉佩,苏妈妈立刻确定了这个人是苏文提到过跟自家有渊源的人。并且这人的玉佩肯定出自苏家,自家的玉佩有粗糙的加工痕迹,看起来像文物地摊上零售批发量大从优的那种秦汉代玉佩。苏妈妈看过苏文带回来妖丹,只是跟自家算是同一物种,应该是不同分类。
  无需多言,根据传来的信号,知道时间紧迫,两人简单寒暄几句就随苏妈妈去往目的地。
  苏文装备停当,沿后山竹林就上了山,南方的山大多四季常绿,深秋时节依旧生机勃勃。植被茂密对爬山的却不甚友好,当苏文深一脚浅一脚爬到山巅,这位置果然是孩童时经常玩耍的废旧亭子。亭子顶早已不见了半个,亭内爬满了蔓藤,地上狼藉一片。
  苏文放下武器袋子,掏出工兵铲,计划先清理块空地。却看到两个人从对面小路转了过来,惊的苏文目瞪口呆。
  一位是老妈,一位是普日布巴特尔。
  刚出无人区,就接到这神棍的信息轰炸,苏文被这伪装成老师的神棍毁过三观,压根不想搭理他。
  “是你?你...怎么找到我的?”苏文倒吸一口凉气,觉得这人阴魂不散、神出鬼没,从荒蛮无人区追到繁华南中国!
  “胖子告诉我的呗,刚到你家,你不在。”普日布巴特尔喘着气道。
  “他有咱们家的玉佩。”苏妈妈看苏文看向自己赶紧解释。
  “我跟你说,我现在可难了。隔几天就是一次心灵的呼唤。这一天天,心慌慌的、吃不好、睡不好、上班没心思......我怕是活不了很久了。不去一趟我怎么能安心,找到我的族人就是我现在最后的心愿了。”普日布巴特尔愁容满面,瘦了一圈,黑眼圈都绵延到太阳穴了,看起来状态确实不好。
  苏妈妈的理由,简单而不容拒绝:“作为第一继承人,回祖屋看看....怎么啦?”
  苏文无可奈何,在这个世界上,大概就只有这三个从小戴着玉佩长大的人了。即便今天拦住了,可他们都自带导航仪啊,保不齐那天就偷着摸过去了。为了防止他们偷渡的时候给妖兽提供养料,只得答应组团观光。条件是必须听导游指挥,全程无购物。
  苏妈妈很愉快,学着公交售票员的语气道:“大家注意了,去往异星的第一班观光旅游团...现在发车了,请各位坐稳扶好。”
  苏文知道自己的性格怎么来的了。
  ......
  打前站的苏文,躺在地上,看着天上两轮皓月争辉,几颗星星孤零零挂在月亮们遗漏的角落里。
  躺着也是无聊,苏文开始祈祷登仙桥关掉。这个星球大概不在上帝的管辖范围,除了风声和昆虫的鸣叫,并没有谁来回应苏文的祈祷......有一团白雾飘起,苏妈妈也回到了故土....
  苏文组装好了反曲复合弓,70磅的拉力还是轻了,也用不习惯撒放器,只能指望胖子的重型狩猎箭头可以弥补力量上的不足。反倒是看着不起眼的军绿色工兵铲怎么用都顺手。对于没练过任何兵器的苏文。这东西能劈、能砍、能刺、能锯,拿在手里信心满满。完全不会感觉它主要是个工具其次才是武器。
  苏妈妈的装备是一个扁扁的医药箱和各种药物、绷带,武器大概就是她儿子。普日布巴特尔这时候显露了蒙古族豪迈洒脱的气质,带了两小瓶酒和一些吃的,还有三个人的手机,拿出来想照个亮,却发现都变砖了,开不了机。
  依靠月光,苏文也没办法判断具体的位置。等三人把打散贴身携带的物品整理好,已经过了黎明前最暗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