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驰骋九界 > 第二十七章 边城黑手
  三人站在高台的顶上。晨曦下,雾气渐渐飘散,一座庞大的巨城,缓缓显露出轮廓......而后渐渐清晰起来。
  苏文对这座城市的印象只有一个字--“大”。苏妈妈和普日布巴特尔则被这座慢慢出现的巨城震撼的呆住了。
  山就是一座城,城就是一座山。
  整座山被打造成梯田样的结构。五、六百米高的高差上分成八层,呈阶梯状分布。上一层是建筑、下一层则是树木,层层间隔开来。三条由茂密树木组成的环形绿带和绿植密布的山顶把整座城装点的像宫廷园林。
  建筑层里,唐、宋风格混杂的高大建筑高大宏伟。市井民房,街道商铺错落有致。方石铺地,限制了植物生长,也避免了大型植物对城市的破坏,建筑的材料又都是古中国不常用的石头,这让这座城市历经300年仍旧完完整整的保存了下来。
  不需要建造专门的城墙,每一层之间的通过多个大型的甬道连接。甬道周围建大量军事建筑。上下层之间借助山体形成天然城墙。整座城市打造的如同巨型堡垒。
  最外圈的甬道有大量残破的缺口。两圈以后就只有少量破损。内圈的建筑除了自然的风化几乎完好无损。山顶则是绿树成荫,中间围着一个大湖。湖水碧蓝,在朝阳斜映下波光粼粼。围绕大湖的岸边山顶建了数座烽燧。苏文他们就在最高的烽燧里的高台上。
  待朝霞满天,朝阳跳出了地平线,苏妈妈长吸一口气,迎着山风,对着朝阳大喊:“我...们...家...好...美...啊...啊...”惊起了无数林中的飞鸟,迎着朝阳而去,昔日主人的回归,仿佛让这座沉睡了300多年的巨城睁开了眼睛。
  这座城叫苏仙城,是苏朝建立近两千年的唯一国都。失去苏仙城后,苏朝就不再是一个国。
  普日布巴特尔在和苏妈妈聊天的时候,虽然已经被提前告知了不少的信息,依旧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不知道是被眼前这鬼斧神工的建筑奇迹,还是被踏足另一颗星球的事实,亦或者,两者都有。
  良久,三人靠在墙垛上,仍旧平复不了心潮的澎湃。
  苏妈妈首先打破了平静:“我们老家可太美了,房子也够多。儿子,我要搬回来住,就住最高那栋楼。
  “那是个烽燧,也就是碉堡。点烽烟的时候烤的慌...这里有那么多房子,你随便选哪个都行啊!”
  “嗷...对呀。那我去住最大那座?行..么...?”苏妈妈略有些不自信。
  “都是咱家房子......那座应该是金銮殿,就住它。看..另外那间大的,就那个好几层跟天坛似的,那座当厕所。......”
  “那桥....咱还关...么...?
  “怕个鬼...敢来打?...怼死他们。”
  “好儿子....”
  苏文原本担心妈妈会让他想办法关掉登仙桥,看起来超级土豪前人们没料到自家后代的气节和风骨早被生活摧残的片瓦不留了。
  这么大片房子,搁谁也不能丢啊。
  普日布巴特尔觉得这骤然暴富的娘俩,一点都没有皇亲国戚的霸气,透着俩小市民的气质.....实在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咱家这城没被破啊?上面几层完全没有战斗的痕迹,怎么会输?难道是围城饿死完了?.....这有水啊,养点鱼。饿不死光吧?”
  “这是个死火山,看见城里有三层树没?”普日布巴特尔这个话痨,终于找到机会说话了,
  “嗯..”
  “以前不是树,应该梯田,我看到灌溉系统了。”
  “这么大地方,种草都能养活很多人。”苏文想起了第一次来时注意过的草原。
  “先下去看看....”
  苏妈妈一路上迈着欢快的步子,愉快的哼着歌,时不时扬起下巴,骄傲的检视自己的物业。
  普日布巴特尔则对所有的东西都感兴趣。
  苏文在找尸体、或者骸骨,以及战争的痕迹。
  城内的设施保持良好,房间里也是整整齐齐,并没有边荒马乱的感觉,甚至看到几个饭桌上还有摆放整齐的碗碟。
  看的时间越久,越发觉的诡异,这座城的人,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
  苏文路上打了一只小狍子。在厨房里甚至找到些还能用的木炭,普日布巴特尔擅长烤肉,三位美美的吃了一顿......休息了一会,准备看完苏文戏言做厕所的大殿后,赶在天黑前回到烽燧。
  按照记忆找了一会,果然看到一座有汉白玉栏杆的高台。爬上九级台阶,是一座条石地基方形广场。广场居中一座圆形大殿,上为三重檐圆形攒尖顶大殿,汉白玉墙面,中间拱形门,有十二根白玉巨石立柱立于三层汉白玉方形座台基,台基之间,有条九级甬道勾连上下。无螭首,少了后世建筑的各种神兽雕塑和浮雕花纹,只有栏杆的柱子顶端有些云纹浮雕,大约是这里的人对神兽实在无爱。看模样是个取意天圆地方的祭台。
  接近大殿的时候普日布巴特尔突然扬手示意大家停下,用下巴指了指大殿前的地面。几行新鲜的脚印从台阶下延伸到大殿里。苏文拿出弓箭,带着两位静悄悄退了回去。刚走到台基转角,就听到两个人从大殿里边说边走了出来。四周都是平地,三人只好猫在中层台基下。
  脚步停在了头顶,两个人的谈话声清清楚楚传了过来。
  “夫子计策能安天下,不愧为国士。妙计...妙计...那宋国可是暗流涌动,只差有人再添上一把火了。哈...哈....”
  “张仙师过誉,晚生范云愧不敢当...当下宋国父子兄弟皆相互提防,宋三公子迟迟不回宋城,其余二位王子亦拥兵自重。此时煽风点火则太着痕迹,不若静观其变。”
  “哈...哈...哈...佩服,佩服。范夫子这一石三鸟果然高明。边城一去,妖兽必然盘踞一些时日,宋国商路三断其一。这些年宋国商贾可是赚的是盆满钵满,压得我六国国商户喘不过气啊。再如此下去恐宋国羽翼丰满,会对六国不利啊。”
  “可惜只是除掉了边城,未曾料到苏美竟然和宋三联手破局,若非这刘家办事不利,去了苏美,才去了这心腹大患啊。”
  “范夫子此言差矣。并非刘家无能,这刘家子原本就是个暗子,我等数十年来,广选美玉良材扮那娼伶戏子送入宋国,这刘家子亦是其一。可巧被选为宋三伴读,正引的宋三做那入幕之宾、喜那龙阳之好,上有好之,下必甚焉。此子虽已殉国,却是有功之人。该恨的是边城商贾,手下叛了苏美,这才酿成大患啊。”
  “处心积虑让宋国人醉生梦死,雄男雌化。曾有诗云:“昨日到城郭,归来泪满襟。满身女衣者,皆是读书人。”攻心者是为上,妙计啊...”稍等片刻这人又道:“不知边城一事,是否处理干净?”
  “老夫亲自出手,岂会留那手尾,范夫子尽管放心。”
  说罢,两人哈哈大笑.....
  苏文躲在台阶下听的明白,暗想:你们算计别人,差点把我给坑进去了!话说苏美这心地善良的一个小姑娘怎么惹了你们?一帮禽兽。今天如果不是你们人多,我全给收拾了。
  话说这宋三果然是个Gay啊......苏文青好像无所谓,下次见了黄河可算有的聊了.....想到得意处,又暗自偷笑起来。
  .............
  又有几人脚步赶来,有人道小声说:“禀二位大人,还是没有发现,找到个奇怪的尸体。死了大约三五十年。留有份一份笔记,但是看不懂记得什么。”
  “嗯.......这次怕又要空手而归啊,笔记且收着,回去再送我处。”
  话音刚落,却见一个金发穿灰色连体工作服人,从基台最低层的甬道处冲了上来,见有人在这里,大声喊:“Help!Help!”
  苏文和普日布巴特尔对视一眼,表情却是各异,苏文是奇怪这人种和服装违和,普日布巴特尔却担心这人跟上一面的是一路的。
  有动物咆哮声传来,那人身后窜出来几头黑色大猩猩模样的生物,散开了队形正准备围捕此人。这些妖兽体型高大强壮比普通大猩猩多了两颗标志性的类合金獠牙。
  台阶上几人并不说话,却见几头猩猩身上爆起了一连串的火球。电光火烤之下,当先一头被打的滚到在地,惯性加上地面浮尘,这妖兽全身缭绕着电火花一路挣扎一路向前翻滚,扬起一路尘埃。其余几头猩猩惨叫连连,四散逃开。有人迅速搭弓放箭。距离3-40米,一串连珠箭把倒地的猩猩打的没了声息。
  喊Help的人却脚下一滑,跌倒在地,爬起身向这边张望一眼,转个边跑去了其他方向。接着就听到身后台阶上劈啪作响打作一团。原来逃散的妖兽沿台阶下绕了过去。趁这着机会苏文连忙招呼二人借着台阶掩护溜到了到了大殿后面。
  战斗持续了不长的时间,苏文探头看过去,人类占了上风。三个仙师不断用爆炸击中从大殿另外一侧陆续出现的大猩猩,两名武者打扮的人手持精钢长枪,兔起鹘落,左突右刺,看的苏文眼花缭乱。
  随着最后两头猩猩轰然倒地。有名面如白玉,儒生装扮,丰仪出尘的中年仙师停步道:“今日听到有人呼喊,这些寻宝的蠢人果然惊动了妖兽,此地不能久留。这次就只能到这里了,好在并非一无所获,尚有些残废妖丹,武将军收拾下,我们先走....”说完打了个呼哨。
  听声音便是哪位范夫子。苏文暗自记住对方相貌,心道:今天怕了你人多,下次你得祈祷别被我遇到。
  远处传来一声嘹亮的鹤唳,少倾,两只极大的仙鹤各拉着辆小巧飞车飞了过来。模样和丹顶鹤一般无二致,体型却是打了无数倍。范夫子请一位略显老态,体格清矍的青衣人先上了车,二人并作于车后,一位武者驭鹤而飞,端的是鹤舞九天的出凡脱尘形象。
  三人不敢出声,互望一眼,脸上都是遮掩不住的惊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