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主公我不想加班 > 第六十一章 搞人口拐卖的陈琛
  冀州大战一触即发,而洛阳却还是在一片灯火不熄的热闹之中。
  有大将军何进坐镇,十万大军镇守帝都,洛阳城里的人们自然得以安然无恙。
  该吃吃,该喝喝,该举办宴会的照常举办,陈琛都受邀出席了几次宴会,但是没有喝酒的他,可都是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再过些许时日,刘备就该去赴任了,开始当他的太原郡太守和护匈奴中郎将。
  但是陈琛暂时是没有打算跟着刘备前往并州就任的。
  一个是因为陈琛此时还未及弱冠之年,另一个是他还有需要在洛阳继续做的事情,所以刘备赴任应该只能带着张飞和关羽,以及去冀州附近接回那四千部署。
  刘备的人生轨迹完全被陈琛给拧歪了,而陈琛也必须得考虑该怎么处理。
  好在如今刘备倒是提前了许多年拥有了发展自己地盘的机会,所以陈琛觉得这一世的刘备应该就不会如同前世那般窝囊,得颠沛流离十几年。
  但是扎根并州,就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人才问题。
  并州少有士族生存的空间,而想要有个能用的人才,就不得不考虑从别的地方打秋风。
  现在刘备是冠上了中郎将、一地太守的名号,倒肯定还是人愿意来充当幕僚的,但是如果陈琛没有到位的话,就还需要有一位能够临时负责大局的人才。
  对于暂时应该先用的这个人才,陈琛倒是有些头绪,但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倒也不少。
  毕竟如今中平元年也快过去了,而陈琛所计划离开洛阳的时间要等到中平五年,在这四年时间里,能够有实力一直帮助刘备在并州立住脚,并且还能够不会影响到陈琛未来地位的人,能有多少?
  而陈琛又能否捞到?
  此次帮助蔡邕和自家老爹从颍川接出来不少好友,全都安置在两家合力置办的别院里,这是专门为书院的那些老友们安排的。
  算是开了个小别院一般,几位教授对带过来的弟子们的教学正常进行,当然他们带过来的弟子们大多都是已经修习完通识课,跟随在一位教授身边学习专精的。
  可是如果不是陈琛动了脑筋偷偷塞了几个自己熟络的,这些从颍川接过来的士子里,能够在历史留名的,还真就没有几个。
  虽说他们的能力也都不错,按照专长来培养使用也能够起到不小的作用,但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却是寥寥无几。
  “陈琛!今天该陪我去买书了!”
  陈琛还在自己院子里思考着该去找谁给刘备帮忙治理好太原,院落外就先传来了一阵嘈杂,被打乱了思绪的陈琛无奈地起身。
  “行了行了,来了。”
  收拾了点东西,陈琛便出了院子,一个皮肤白皙,看起来有些瘦弱的年轻人正倚靠在他家的行廊里,怀里抱着一本经义典籍,朝着他挤眉弄眼。
  “走走走......”
  这小子扯着陈琛的袖子就朝着西华侯府外走。
  “陈叔,陈琛我借走了啊!”
  嚷了一声,也不管在大厅和老友闲聊的陈闲听见了没有,他就把陈琛连拉带拽地拉出了西华侯府。
  “奉孝你这也太猴急了吧?”
  陈琛不满地理了理自己的衣袖,都被郭嘉这小子给扯烂了。
  这皮肤白皙的瘦弱年轻人,还真就是郭嘉,他通识课修习结束得早,遍已经跟随着教授研学军策,当时重生了已经有些时日的陈琛刚刚进了颍川书院的时候,自然跟这个和自己同年生的历史名人有所好奇。
  郭嘉天性爱玩,虽然陈琛一直以乖巧懂事,淡然自若闻名书院,但是其实穿越回来的他,还是充满了各种新奇的想法和有趣的玩法的。
  而郭嘉自然在和陈琛的相处中被他吸引。
  两个同龄人又聊得来,自然就要比其他人关系要铁得多,甚至郭嘉之后进修军策,也是陈琛让自家老爹帮忙找的陈家世交,书院里一位深研军策的教授收了他。
  郭嘉还是必须得拐走的,但是不是现在。
  现在的郭嘉虽然奇谋巧思极为丰富,但是在细节方面还是有所欠缺,多在洛阳陪陈琛磨上些时日要好得多。
  想要拐去给刘备当临时谋主的,必须要成熟持重,考虑周全,才能够一个人干好多人的活。
  郭嘉亲自驾着马车,兴致勃勃地离开了西华侯府,他这么着急想去的,可不是口头上说的买书。
  买醉押妓倒是真的。
  为什么要叫上陈琛?
  那还不是因为陈琛以一首格式奇妙的新型诗词,将长生公子的名头响彻洛阳,还得了大将军何进一半的长生酒份额?
  得叫上陈琛,他才有机会喝上传说中的长生酒啊!
  他郭奉孝翩翩君子,风流倜傥,什么都不爱,爱的就是美酒!
  嗯,还有押妓。
  嗯......还有五石散,好在暂时没啥人知道自己在服食五石散。
  嗯,还有和陈琛一起玩。
  他郭奉孝爱的不多......吧?
  反正别的不管,郭嘉今天就是要去不醉不归一趟,其他的来日再说。
  不得不说,和陈琛相处久了,郭嘉的性子更加洒脱,更加放飞自我,甚至陈琛一些无意间说出来的潮流语言,在他听来觉得新奇有趣的,他都一一学走了。
  到了青楼外,郭嘉反倒是不着急了。
  把自己额前的一缕长发轻轻地捋到了耳后,将自己已经准备好的折扇从书里抽了出来,脸上挂上了一副自信的微笑。
  洛阳的青楼。
  传说中的长生酒。
  我郭奉孝来了!
  把马车交给青楼的侍童,陈琛无奈地带着郭嘉进了青楼。
  虽然陈琛在这里稍微扬了个名,但是实际上能够认出他的人也没几个,大多数也只知道长生公子的名,不知道到底是何人。
  进了青楼也没有说什么吹捧接待,倒是如同往常一般,自有侍者将他们两人引到楼上的小隔间。
  郭嘉利索地坐到了席上,等着店家上菜上酒,倒是陈琛还在隔间外观望了一会。
  陈琛的观望漫无目的的,也算是碰碰运气。
  他回洛阳以来都来了好几回了。
  当然,他陈琛用自己的名誉发誓,他绝对不是奔着酒和美女来的,他来青楼是为了打听消息,物色物色人才。
  如果有人知道这还没有表字的年轻人要物色人才,怕是要笑掉大牙。
  今天的陈琛只是出于习惯,在二楼看一看大厅,再瞄一瞄其他隔间。
  可今天,可就不是毫无收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