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召唤大纵横时代 > 第三十八章 居住难题
  江河夜晚起来,在校场上徘徊。入城这几日,江河还没让士卒们操练。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嘛。
  江河看着校场上横七竖八倒着的士兵,不由得泪沾双襟。也怪了,自己砍下敌人头颅时却有一颗铁石心肠,却见不得这种场面。
  可是让他们这样的人是谁呢?不正是他江河吗?若没有江河,这些士卒有的修补完城墙后就和家人团聚了,有的攻下成县后也能回到济北,本来好好地住在营房里的巨平守卫,现在也睡在了校场之上。
  江河突然想起了前世听到的一句话:“这世上所有的不利状况,都是当事者能力不足导致的。”
  可能是自己能力不够吧,若是让刘荡来管理这些人会怎么样呢?
  嗯,明日可以把他招来,看看他的对策,江河心里如是想到。
  成县对于江河来说也是重中之重,自己的军械、粮秣、财宝、工匠可都在成县。而且成县人丁兴盛,十分适合招募军队。对于江河来说是必须要掌握在手里的,而自己信得过得人却很少。
  巨平新定,如果不靠着手中一千多人在巨平施加压力,江河感觉自己的兵马前脚离开巨平,就会失去了巨平,所以才不敢让士兵回到成县去住营房。
  江河琢磨着把物资调到巨平来,这样就可以把刘荡调回来。让自己能够专心应对关于奉高的战事。
  “大人也是个夜游鬼啊!”身后传来了一道声响,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江河当着全军的面新认命的军司马韩敬。
  “原来是韩先生。”韩敬虽然才二十三,但也比这具身体大,江河勉强叫他一句先生。
  “大人半夜不睡,所为何事啊?”
  “无他,夜起无聊,随处逛逛。”
  “大人何必欺我?大人为这大军露宿校场而烦心呐,却不与我说。难道是放心不下我吗?”韩敬此言都快把江河逗乐了。
  我和你认识两天不到,就要和你说心里话?不过这韩敬倒真是个人精啊,自己所想他居然还全知道。
  不过不给自己面子可有点不太好,这韩敬是个典型的杨修式人才,虽然有大才,却并不讨江河的喜欢。若不是眼下无人可用,这军司马的位置,江河倒想空着。
  “子肃啊,不是我放不下你,就算我与你说了,你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子肃是韩敬的字。古人取字都和名字相表里。肃和敬正相表里。
  “敬还未说自己无计可施,大人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这么说,子肃有良方?”
  “巨平县内户尚不足一千,征些民房来即可。”
  江河还以为他有什么好办法,居然是这等办法,当下对韩敬的好感立刻减半。颇为不喜道:“我起兵正是为了安定天下,靖平宇内。我军当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岂能做这等事情!汝莫要说了!”
  江河算是看出来了,这个韩敬不过是为人激灵,练得一手好“读心术”,那圣人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气得江河回了营帐,辗转反侧睡不着觉。若是天下的读书人都这个样子,自己真是对大陈没有半点信心了。
  就算琅琊王当上了皇帝,像韩敬这样的人也不过是个敲剥人之骨髓,离散人之子女的一个恶臭地主阶级代表罢了。
  这大陈!江河扪心自问,此时此刻自己还是就受不了这大陈的一些东西,若是没读过书的乡下土财主说出来这话也就罢了,他韩敬怎么看怎么一个圣人教化出来的儒们弟子,居然也能放出这等厥词!
  江河实在呕不过来气,起了身拔出宝剑,挑起灯来。在灯下擦了一遍又一遍的剑。有些东西实在是不能糊糊涂涂地过去的!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屡历战阵到底为的是什么呢?
  江河前世过劳而死,万幸上天给他这样一个机会还能在大陈以这样的方式活下去。江河也想求来一世富贵,但他总觉得自己靠着系统能在这样的乱世中做些什么。
  就像曹操说得:设使天下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江河幼时一直把曹操当做自己的偶像,此时不免也想起了他来。
  想起了曹操,江河又想起了前世的不少东西,哪朝哪代混乱的历史江河全部都回忆了一遍。
  恍惚之间,江河像是摸索到了什么,却又感觉不到究竟领悟了什么。
  江河突然如觉醒般,怔了一下。
  浑身冷汗直流,眼前变得昏暗,耳边耳鸣声不短,鼻尖能闻到血腥味道。整个人如同大彻大悟般闭上了双眼。
  再次睁开眼睛的江河眼神中似乎出现了一道旁人不可察觉的光芒。江河把剑收入鞘中,这把剑虽然只花了江河十个召唤点数,江河也没有嫌弃他。单论质量,这把剑可以秒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剑,又陪伴江河一个多月,斩下了数人头颅,江河很爱惜它。
  江河睡下了,仰面朝天,直直地睡了过去。
  翌日一早,江河便让苏二骑马去成县将刘荡叫了过来。江河现在手上有了二十多匹战马,自然给自己的麾下重臣人人发了一匹,以做代步,苏二作为自己现在的随身亲卫自然分到一匹战马。
  从巨平到成县的道路说不上不好走,便让苏二当做练马了。
  江河几日前便将自己抽到的四书一套召唤了出来。多亏是线装的纸质书,要是换成竹简不知道得多少卷,江河可没地方安置它们。
  若是之前自己是为了任务而读书,那么现在的江河就是为了彻底融入到大陈而读书了。自己虽然凭借武功立身,若是胸无点墨,迟早会被人当做一介武夫。而成为一介武夫自然是无法完成江河心中的大愿。
  正所谓“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江河读书不知怎么的居然势如破竹,进步神速。在等刘荡的时候居然都把孟子诵了三遍。
  这第四遍都诵完了公孙丑,营帐外亲卫通报,刘荡来了。
  江河放下手中孟子,让刘荡进来了。
  好家伙!这刘荡一身铁甲,头戴缨盔,脚着穿云靴,腰悬青龙宝剑,龙行虎步的朝江河走来。刘荡来到江河书案钱,毕恭毕敬地道:“末将参见主公。”
  好啊!江河真没看错人,这刘荡在当捕盗长时自己就觉得这人不凡,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这刘荡穿戴整齐,还真像是个将军。
  他叫自己什么来着?主公!嗯,不错。江河心里隐隐把刘荡纳入到和齐凌一样的自己人范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