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听说我死了一千年 > 第七百七十二章 是战是降
  天启皇宫朝堂之上,文武百官齐聚,季仁身穿一身的皇帝朝服,坐在最高处的龙椅之上,本应泰然自若威严无比,此时却像屁股上长了牙一般坐立难安。
  在季仁的皇帝之位之下,跪伏的百官之上,殿内还有两人可以坐着,正是国师林进和帝师李长义这两位玄悟境高手,分别端坐于左右两侧。
  比起坐立不安的皇帝季仁,此二人显得稳如泰山,面色云淡风轻无悲无喜,端坐如泥胎神像一动不动,庄严肃穆。
  此时殿外忽然传来了龙赫英滚滚如天雷般宏大的喊声,直接将坐立不安的季仁吓得从龙位上腾的站起,朝下方文武百官惊问。
  “他这是要做什么?是要攻城了吗!”
  “这……”
  下方跪伏一片的文武百官两两相望一时间迟疑拿不出个定论,随即开始了如雀鸟般聒噪的争论。
  “依下官看,他们这是挑衅!我天启城身为人族历代都城,城高墙厚易守难攻底蕴深不可测,他们极难正面攻下,所以想要挑衅我等出城作战消耗我军实力后再行攻城!”
  “胡言乱语!他龙赫英纠结东西南北四洲数百万雄兵,兵力远胜我天启守军数十倍近百倍!有什么难攻下的,挑衅什么!依老臣看,那龙赫英是想先礼后兵,来下最后通牒了!”
  正当诸多文武大臣争论不休时,殿外又接二连三传来龙赫英宏大的喊声。
  “吾奉天承运,顺民心而来!季家诸位,大元国祚已去气数已尽,昏庸无道背弃民心理应灭亡!”
  “如今我大军兵临城下大战一触即发,若是季家诸位心中尚存良知善念,还请自觉退出天启,能免此战兵戈血刃也是一件大功德,我可保季家诸位余生无恙!”
  “我来此立新朝开新政,大元国师林进先生、帝师李长义先生,新朝之中二位先生仍为国师帝师之位,我当以学生之礼侍奉二位先生!”
  先前还争论不休的群臣眼下一听都明白了过来,这是先礼后兵,这是在劝降啊!
  一时间朝堂之上群臣百官之中群情激奋,文武百官纷纷怒骂龙赫英,唯有林进和李长义二人仍旧不动声色稳如泰山。
  “好他个龙赫英,明明是篡权谋逆造反之辈,还说的这般大义凛然,其心可诛,可诛啊!”
  “他原本还是季姓之人,如今背弃祖姓改姓为龙这般数典忘祖的奸佞之辈其言绝不可信,陛下不可信他这等小人之言啊!”
  群臣纷纷进谏,无一例外都是让季仁死守不可信龙赫英劝降之言。
  可是龙赫英这话听到季仁耳朵里,便让开始后悔当皇帝的季仁眼前一亮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兴奋的嘴里不停呢喃。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降,朕愿降只祈残生无恙只祈残生无恙啊!”
  百官一听顿时面色大变齐齐向季仁叩首趴了一地齐声高呼。
  “陛下不可,陛下三思啊!”
  季仁一听顿时愁眉苦脸起来走下台阶来到百官面前躬身搀扶,嘴里不停哀求就差自己给这百官跪下了。
  “诸臣工,朕不想当皇帝了,朕后悔了,让朕降了好不好,让朕降了好不好!”
  这时一位身穿红衣的一品大员膝行两步严词上奏。
  “陛下不可!若陛下降了,岂不是颠覆我大元近两百年江山社稷,岂不是有负先帝所托,到时做了亡国之君,陛下于地下有何颜面去见先帝,去见我大元列祖列宗!”
  又一位红衣一品老官附和上奏。
  “还请陛下三思!陛下若是降了,我等大元文武如何自处?岂不是不忠之臣!陛下若降,我等愿服毒自尽,追随大元于史书长河之中!”
  此话一出,百官叩首附和。
  “我等愿随大元共存亡,愿随大元于史书长河之中!”
  “哎呀!”
  季仁被逼的气急败坏满脸愁容的直跺脚,翻身走上台阶要回龙椅上去,走了一半又回过身来,指着下方跪伏的文武百官怒道:
  “降也不让降,那就战啊!你们不是不降吗?那就给朕说说怎么战!人家数百万大军兵临城下,兵力远胜我天启守军数十倍近百倍之多!”
  “历史上藩王作乱反贼造反,都有五洲王侯派兵勤王,四洲大军回援天启,可是现在呢!”
  “四洲大军全在人家手上,五洲王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我等在天启城孤立无援,他就是不打,困上我们百年时间,天启底蕴再厚到时候我们也都得饿死!”
  季仁说罢,见下方群臣纷纷四下张望窃窃私语,都拿不出一个好主意来,更是气从心来指着下方诸臣怒吼。
  “说啊!怎么哑巴了!刚才说不降的时候理由不是一个比一个多吗,现在怎么不说了!不是不降吗,那就战啊,那你们就给朕好好说说怎么战!说啊!”
  季仁大怒,下方文武百官鸦雀无声大气都不敢出。
  等季仁吼完发泄了一阵后,如同泄了气一般瘫坐在通向龙位的台阶上,哭丧着一张脸痛苦的抱着脑袋哀求。
  “你们说,你们降也不让朕降,战又拿不出个办法来战,你们让朕怎么办!诸臣工啊,你们可怜可怜朕吧,就放过朕吧,这皇帝朕不做了!”
  “当然有办法!唯死战固守尔!”
  这时下方的百官之中,一道威严厚重的声音响起,只见在跪伏的百官之中,有一红衣大员虽是跪着,腰板却是挺的笔直,长相是威严霸气留有一圈短须络腮胡。
  此言一出,朝堂上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就连一直不动声色的林进、李长义二人也向他看去。
  只见此人再度拱手向季仁行礼,高声道:
  “臣!天启城九门禁军城防提督王振有一计献上!”
  此人身穿文官朝服却配的是武将衔,甚是奇怪。
  他虽在朝中资历不老,却是个货真价实的人才,哪怕是一介书生出身的文官,带兵打仗的计谋也是样样拿的来,被季仁一继位便提拔了上来,可谓是季仁的心腹重臣。
  在眼下大战将至龙赫英大军兵临城下之际,这天启城九门禁军城防提督的职位,说话的分量可要比内阁首辅大臣还要重上三分!chapt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