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我真的很低调了 > 第四百零八章 神奇的少女阿青
  楚铮忧伤地发现,他迷路了,彻底迷路了,完全不知身在何处。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会迷路完全不意外。
  大海蛇小黑在海里的速度固然很快,但楚铮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他糟糕的海上航行经验。
  最初出发时他还能大概判断方向,由何澜儿指挥着大海蛇向着浙州方向进发,但走了半天后遇到大风雨,风急浪大,楚铮只好张开真气防护罩,随小黑潜入海底深处,摸黑向着前方游动。
  结果好不容易熬过了风暴区域重新浮上水面,楚铮就完全不知身在何处了。
  恰好又是阴天,看不到太阳,更看不到一艘船只,楚铮和何澜儿面面相觑,只能凭着直觉胡乱指了个方向,就这样游到天黑,倒是幸运地看到了一轮圆月。
  楚铮这才想起今天刚好是元月十五,十五的月亮是从东边升起,楚铮赶紧让大海蛇向着月亮升起的方向全速前进。
  就这样直到半夜时分,终于看到陆地了。
  楚铮精神大振,让早已困得睁不开眼的何澜儿回到书里休息,又让大海蛇自行原路返回晨曦岛与小青会合,自己施展轻功踏波而行,但仍花了半个时辰才重新接近陆地。
  从一处险要的原始悬崖爬上悬顶,楚铮极目远眺,也只看到莽莽森林,根本看不到半点灯光。晨曦岛已能看到春天的痕迹,这里的天空中还飘着雪花,气温冷得吓人。
  楚铮无奈之下只能施展轻功,穿越森林,继续向着东边前进。
  如是者跑了两个时辰,依然完全迷失方向,而且天色加上风雪,以楚铮的超级眼力也难辨方向,无奈之下只得找了个山洞歇息。
  从山洞附近的雪下挖了些枯柴,架成篝火点燃,并不算宽阔的山洞终于明亮和温暖起来。
  望着山洞上自己孤单的背影,楚铮才想起,自己似乎很久没试过这样一个人赶路了。
  原本刚上陆地时东方白还自己跑出来,但和他说了会话后,发现四周又黑又冷,而且楚铮还要冒着风雪赶路,她立时懒洋洋地朝楚铮挥挥手:“那你自己去吧,本座睡觉了。”便又回到书里了。
  听闻书里的空间四季如春,山清水秀,鸟语花香,舒服得很。
  于是楚铮又成了孤家寡人。
  楚铮不得不感叹,习惯真是可怕,往常这份甘之如饴的寂静与孤独,这时竟有些难以忍受。
  楚铮本想把何澜儿叫出来,但想到小姑娘指挥大海蛇赶了一个白天半个夜晚的海路,估计是累坏了,还是让她好好地休息吧,何况她这样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正是最贪睡的年纪。
  楚铮本想直接挂机修炼顶阶心绝算了,但就在这时,风中传来了极细微的羊叫声,如果不是楚铮的耳力惊人,绝不会听到的。
  楚铮一怔,这附近怎会有羊?
  是野羊还是有人家?
  楚铮重新系上披风,走出山洞,凝神细听,果然在风中隐隐听到“咩咩”的羊叫声。
  楚铮精神一振,是野羊的话正好可以吃顿烤全羊,如果是有人饲养的话正好去投宿和问路。
  他展开身法,沿着羊叫声疾驰而去。
  这时他的轻功之高已是举世无双,有如幽魂般融入夜色中,不过转眼间便掠出了数里地,来到了声音附近。
  果然有只山羊正惊恐地缩在雪地中,不过四周出现了不速之客,几只野狼已闻声赶到,转着山羊发起了攻击,山羊惨叫两声便被咬断了咽喉。
  楚铮看附近不像是有人家的模样,估计怕是野羊了,便随手掷出几个雪团,把野狼打飞出去,然后走过去,提起山羊,带回山洞烤了。
  剥皮去内脏,用冲洗干净,将整条羊架在火堆上烤,楚铮边烤还边洒上些调味料——出发前,他的储物锦囊已重新备选了日常所需的各种食物清水和衣物日用品——很快香味便充溢了整个山洞,甚至远远飘了出去。
  正想着东方白那丫头会不会闻到香味从睡梦中醒来,忽然一条青色的影子出现在洞口,然后一个又娇嫩又清脆、充满了愤怒的少女声音传了过来:“你为什么要杀我的山羊?”
  楚铮心中一凛,以他现在的实力,竟没察觉有人接近山洞,直到这人出声,他心中才生出惊觉,光是这份轻功就决不下于他!
  他警惕地抬头望去,火光中,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绿衫少女正绰立在洞口,她一张瓜子脸,睫毛长长,眼睛又圆又大,肌肤白得像雪一样,容貌极是秀丽,身材苗条单薄,穿着的绿衫也颇为破旧,看着像贫家村女,显得很是柔弱,楚铮心中却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危机感,尤其是看到她腰间系着一根细细的竹棒时,这种危机感更强。
  放眼天下,现在能让他生出如此强的危机感的,怕只有独孤求败了。但眼前这弱质纤纤的青衫少女竟也做到了!
  风雪夜,幽灵般出现的陌生少女……难道自己是遇到山间的妖魔鬼怪了?
  楚铮寒毛倒竖,全神戒备,答道:“姑娘,这只是野山羊,不是你养的。”
  青衫少女娇声道:“明明就是我的山羊,今晚我睡觉前去清点羊圈,发现少了老白,便四处外出寻找,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来。你看它左前腿的毛皮上,有一处是没毛的,那处它曾被尖石划伤过,刚好没多久。”
  楚铮顺着少女所指的方向望去,眼光余光果然见剥下的羊皮上有少女所说的伤痕。
  这山羊竟是这少女养的!
  楚铮忙道:“抱歉,我见它被野狼咬死,以为是野羊才取了回来,我给你钱吧,就当是买下它了。”
  他不愿莫名其妙地与这样的一个小姑娘交手,加上确实是他理亏,便要去掏钱。
  但少女没理他,只是凄然地蹲下来抚摸着羊皮,双眼红红道:“可怜的老白,我的乖老白,你不听话跑出羊圈,可被人杀了啦,还要被人吃掉了……”
  她喃喃说着,忽然抽出腰间的竹棒,指着楚铮怒道:“我最恨别人拿我的羊儿去宰来了吃!我不要你的钱,但你要给我狠狠打一下!”
  声落人动,但见碧影一闪,竹棒挑起,轻轻巧巧地向着楚铮的肩膀刺来。
  她的动作丝毫不像是招式,但速度之快角度之刁钻,竟连楚铮这样的武学大宗师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想也不想便用幻绝身法闪开,但衣服竟仍被竹棒刺中,楚铮肩膀上的肌肉甚至都能感受到竹棒尖的寒意。
  楚铮再次大吃一惊,以他的顶阶幻绝,竟差一丁点就被青衫少女刺中!
  而且青衫少女这一剑,楚铮竟看不出破绽!
  青衫少女也不打话,继续挑起竹棒便刺。
  楚铮不敢大意,“刷!”腰间的寒霜宝剑已离鞘而出,一剑刺出,后发先至,削向少女的竹棒,但少女的身法灵巧至极,纤腰一转一侧,手中的竹棒不知怎的一转,便已刺到了楚铮的手腕边上。
  变化之快之奇简直不可思议。
  幸而楚铮身经百战,独孤九剑更是天下间最精妙的剑术,敌变我亦变,楚铮脚步变幻,意到剑到,再次以毫厘之差避过刺来的竹棒,宝剑反手挑起,反刺少女的手腕。
  少女一连两剑落空,咦了声:“你武功不错,我就不信打不中你。”
  又是刷刷数下竹棒刺来,她身姿轻盈,有如九天玄女在起舞,但伴随着她的竹棒,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青色剑气离棒而出,有如附骨之蛆一样缠向楚铮的要害。
  楚铮的瞳孔微微收缩。
  先天剑气!
  竟是先天剑气!
  剑气有先天后天之分,当内功和剑术修炼到极高境界时便能放出剑气,但这剑气一般是后天剑气,只有当内功与剑术达出巅峰之境,元气、元神、元精三者合一,才能将剑气升华为先天剑气,威力倍增。
  楚铮也只有在隐武世界最巅峰之时才修炼出先天剑气,而现在他的剑气也只是极为凝练、接近先天剑气而已,并未能完全转化为先天剑气。
  哪怕强如独孤求败,已达到无剑胜有剑的心剑之境,也顶多能勉强催出先天剑气!
  可眼前这个少女竟轻描淡写地使出了先天剑气!
  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楚铮心中震惊,却并不慌乱,这先天剑气虽然厉害,但也是他玩剩下的,他剑如电闪,一连数剑劈出,将几道青色的先天剑气尽数震散,随即反攻数剑,剑剑都大巧若拙。
  青衫少女再次咦了声,因为她发现自己的竹棒竟没法子完全避过楚铮的长剑,两人的兵器接连相交数次,发出激烈的气劲爆鸣声。
  青衫少女随即愕然地发现自己的竹棒竟出现无数裂缝,随即便断裂成无数的飞灰!
  “你真厉害,你是我见过最会使剑的人了,居然能震断我的竹棒!连白公公都做不到!”青衫少女退后两步。
  楚铮见她一脸的天真,但那双纤柔的手臂受了自己霸道无比的螺旋真气入侵,竟似没事人般,也不禁再次惊讶。
  刚才的几招交手,他已确信了,这少女的武功完全超脱了俗世可以理解的范畴,一身先天真气浑然天成,仿佛天生的,对于剑道的悟性更是远胜常人,自然而然便达到了无招胜有招、无剑胜有剑之境,哪怕是“剑魔”独孤求败遇到她怕也未必能取胜。
  假以时日,这少女再提升一个境界,就能迈入他在现实世界里那般半步仙佛的无上境界。
  厉害啊,这个世界竟然有这样厉害的少女!
  他正要说话,却见青衫少女手儿轻探,一股无形的青色剑气已化为了竹棒的形状,再次向着楚铮攻来。
  楚铮雄心陡起,难道我还真怕你了这小丫头片子不成?
  他回剑入鞘,不闪不避,但虚空中立时多了无数道悬浮着的剑芒,有如游鱼般攻向青衫少女。
  这正是无剑胜有剑的心剑之境!
  青衫少女大概从没见过这样的“心剑”,再次惊讶地咦了声,不断地挥舞剑气来格挡剑芒,但剑芒越来越多,青衫少女有些手忙脚乱起来,眼看楚铮就要取胜,便见青衫少女忽然将手中的剑气一甩,先天剑气立时化为漫天青色的剑芒,与楚铮的剑芒对攻起来。
  心剑对心剑!
  岩洞立时被打得千疮百孔,双方交手数百招,忽然间轰隆一声,整座山轰然倒塌,尘烟中两条人影掠出,各自落在数十丈外的雪地之上。
  两人身上的衣衫都已变得破破烂烂,但身上都没血迹。
  绿衫少女舒了口气:“自从白公公不在后,再无人能陪我玩得这样尽兴了。既然我刺不中你,那你宰我山羊的事只好不和你计较了。何况现在老白已埋起来了,你想吃也吃不到啦。”
  原来竟真是因为一只山羊而大打一场,楚铮苦笑道:“如果知道是姑娘的山羊,我决不会烤了来吃。”
  他看见少女身上衣衫破洞处处,都露出大片的肌肤了,便从储物锦囊中取出一套给东方白准备的衣裙和披风,递给少女:“姑娘,虽然山羊不是我杀的,但你的衣衫却是我弄坏的,这算是赔你了。”
  “你这人还算不错,剑由心生,你的剑意很奇怪,有黑暗也有光明,两个极端偏偏能融合在一起,不过我感觉你应该是好人。”青衫少女大大方方地接过楚铮递来的衣裙,竟就在这里换上。
  楚铮连忙转过身去,听到身后传来的衣服摩擦声停止,才转身问道:“姑娘,未请教贵姓芳名?”
  “你说什么?”少女不懂地歪了歪脑袋。
  “我问你的姓名。”
  “我妈在生时,叫我阿青。你可以这样叫我。”
  “阿青……”楚铮想了想,自己在这个世界也算是混了大半年,得到少帅军的情报力量后对江湖上的顶尖人物也有了不少了解,偏偏没听过这个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楚楼钧。”
  “阿青姑娘,这里是哪里?”
  “这里?这里在我家附近啊……”
  “不……我是问这里属于哪个州郡?”
  “州郡?我不知道啊……”
  楚铮无语了,又问道:“你家里还有什么长辈吗?方便的话我去你家里拜访一二?”
  阿青神色黯然:“家里就我一个,我妈妈前些日子去世了,就我和山羊们在一起过日子。”
  楚铮这才明白为何这阿青见到他吃山羊会如此生气,她可能是将山羊当成亲人了。
  楚铮心念一动,又问道:“阿青,你家附近还有人家吗?”
  阿青摇摇头:“以前还有个老爷爷住旁边,后来都老死了,就剩下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