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万界的武者 > 第八七章?断与得(求订)
  破庙。
  “你转过身来,看着我!”
  “我不能再见你,再过几天,我就正式剃度出家。”
  “锵!”细雨闻言,面如寒霜,拔出辟水剑,指着背对自己的陆竹,质问道:“现在才说剃度出家,那你为何缠住我三个月?”
  “今日别后,我将晨昏为你诵经消业,并求佛祖发愿,愿你了悟能断,能断一切法,能断世间一切痛苦,脱离苦海,而登彼岸。”
  “能断?”细雨看着陆竹的背影,一脸荒唐,眼角有泪。
  “你断得了吗?”
  “哪家寺院敢帮你剃度,我就把寺里的老少大小全部杀光。”
  ……
  “今日,该让我消了此孽,了结这段缘。”
  “藏巧于拙。”
  “用晦而明。”
  “寓清于浊。”
  “以屈为伸……”
  “禅机,已到!若你能放下手中这把剑,离开这条道,我愿是你杀的最后一……人。”
  哗啦啦……
  佛珠,散落一地……
  ……
  “把罗摩遗体送到南京云何寺,交给主持师傅,见痴和尚。”
  ……
  云何寺。
  “陆竹啊,他六岁时,就在我这边听讲金刚经。”
  “十岁时,他投住少林,带发修佛习武,一住二十七年,少林众寺僧都许他是,‘少林寺四十年来,佛法武功第一’。”见痴和尚躺在摇椅上,夕阳落在他的脸上,眼睛微闭,双手抚摸着放在腿上的一包佛珠。陆竹的佛珠。
  “师傅。”见痴和尚身旁坐着一女子,此人叫做曾静,也就是经过李鬼手易容之后的细雨:“为何他死前说,禅机已到?”
  “佛祖点化世人,讲究机缘,禅机一过,缘即灭矣,而禅机不到,虽点亦不中。”
  “那‘愿化身石桥五百年,受风吹雨打’又是何意?”
  “佛陀弟子阿难出家之前,在道上见到一少女,从此爱慕难舍,佛祖问他:‘你有多喜欢那少女?’,阿难回答,‘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但求此少女从桥上走过’。”
  “……”
  “那他对你,很好啊。”见痴和尚这才转头,睁开眼睛,看着曾静说道。
  “……”
  “好好过下去吧,心不定时,就来这里。”
  ……
  “民女曾静之墓,罗摩遗体,应该就在里面了。”看着细雨给自己立的墓碑,陈魁笑了笑,他可是等了许久,剧情终于走到这一步了,单手将墓碑推开,里面放着一个严实的蓝布包裹,陈魁将包裹取出。
  “武道天书,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打开蓝布,陈魁看了眼浮现在自己面前的武道天书。
  此时,武道天书又被一层熟悉且陌生的雾气所笼罩,当武道天书打开,雾气就被压在天书的正下方,情况与水浒世界击败史文恭和卢俊义之后极为相似,水浒的那股雾气,一直到了这个世界,才显露出其真容,让陈魁的实力在瞬间恢复到水浒世界巅峰,只是现在想起来,陈魁依旧会心有余悸,因为那种易筋洗髓的痛苦,实在是太刻骨铭心了。
  这次的雾气,显然是陈魁和陆竹交手之后出现的,不过比起上一次的,却又似乎有点不一样,只是到底哪里不一样,陈魁又说不上来,这只是他的感觉。
  怪怪的。
  关于这个雾气,陈魁自然也是做了不少实验,不过没有任何反应,估计还得等到下个世界,才会有所反应……吧?
  言归正传,当陈魁看到罗摩遗体的时候,武道天书就自动出现了,然后翻开,开始记录《罗摩内功·上部》的内容,陈魁本来以为会直接记录在《罗摩内功·下部》前面,这样罗摩内功就直接成型了,却没想到,武道天书是重新翻开一页来记载。
  武道天书,就是如此不讲理,根本不需要陈魁动手解刨遗体,甚至都不需要用手去触摸,只需要陈魁的眼睛看着罗摩遗体,武道天书就能自动记录。
  大概十息的功夫,记录就完成了,没出现什么意外,不过武道天书并未就此消失,现在既然罗摩内功的上下两部都集齐了,自然是要组合到一起,只见记载着《罗摩内功·上部》和《罗摩内功·下部》的两页纸,就像是汇合的两条溪流,非常自然的融为一体。
  罗摩内功。
  “这……”看着四个字,陈魁瞳孔一缩,他看到了什么,这四个字,竟然是淡黄色的。
  这……
  此前,在罗摩内功之前,所有武功字体的颜色,都是白色的,无一例外,不管是后面记录的,比如金蛇秘籍、铁布衫神功等,还是武道天书主动给予的,阴阳磨、锻体诀、夺灵诀等,都是白色字体。
  “难道是罗摩内功的功法比较高级吗?”陈魁猜测道,毕竟这是能够断肢重生,让太监重振雄风的功法,高级一点,似乎也并不意外。
  “嗯?有人?”正当陈魁打算仔细研究一下罗摩内功,耳朵一动,听到了身后有异动,转过身,一个老和尚走过来。
  济公和尚,额,不对是见痴和尚。
  “阿弥陀佛,大师,弟子打扰了。”陈魁双手合十,说道,这次来云何寺,陈魁没有蒙面,更没有任何伪装。
  “阿弥陀佛,施主,就是陈魁吧?”见痴和尚双手合十,笑问道。
  这笑容,真的很亲切啊。
  “正是。”陈魁点点头。
  “他和老衲说过施主,他说,施主一定会来,施主果然来了。”见痴和尚说道。
  “我,只是来看一眼。”陈魁说道。
  “阿弥陀佛。”念了声佛号,见痴和尚转过身,就这样走了,丝毫没有为难或者责怪陈魁的意思。
  “……”
  陈魁眉头一皱,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自己的目的已经完成了,就将罗摩遗体重新包好,物归原位,看了眼墓碑,摇了摇头,追上见痴和尚。
  见痴和尚的武功如何,陈魁不清楚,但是见痴和尚一定是个有道的僧人,否则陆竹不会让细雨将罗摩遗体交给他。
  或许可以和他聊一聊,陆竹那一招大悲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