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国农场 > 第453节 破解机关锁
  当然啦。
  无论是300每人每天、还是1000每人每天,这是给他们团长的价格,至于佣兵们内部如何分配,就不是雇主应该管的事情了。
  脑子里想着事情,张一走到客厅,刚好赶上开饭,却看何淑珍坐在餐桌前眼泪吧哒...一副我见犹怜模样。
  “这是怎么了?”餐桌前,张一看向安琪和尼可问询问。
  以为是两女联合欺负她,张一叮嘱过了啊,有抑郁,友好相处。
  尼可不看张一,自顾自的捡起一块水果放进嘴巴里。
  安琪要乖一点,指着餐桌中间的白色炖汤砂锅。
  张一往里面看了一眼,一层飘着油花、淡黄色的,像是鸡汤。
  不解问,“这有什么问题吗?”
  “鸡没了。”安琪吐字金。
  “鸡呢?”问出这句话,张一意识到什么。
  “崔丽姐姐提着鸡腿、拿走了整只鸡...鸡是何小姐做的...”
  “...”
  张一在风中凌乱,‘这绝对是故意的,故意给我添麻烦!’
  再看尼可,也是一副受委屈模样,眼睛泛红。
  刚才对她说话声音大了点,有质疑她的成份,感到受了委屈。
  张一又连忙安慰尼可....又安慰阿淑珍....
  见张一围着她们打转,安琪渐渐明白什么,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于是也跟着抹眼睛...
  不知道何淑珍是装的、还是演的,反正尼可、安琪的委屈肯定是装的。
  奈何自己有错在先,怀疑她们合伙欺负何淑珍,张一只好拿出十成奈心去哄、去按抚。
  没办法,都是亲的,一个也不能落下。
  一顿好端端的晚餐,愣是被崔丽变成张一哄妹妹的修罗狱。
  后半夜凌晨三点,张一与何淑珍相拥而眠,小九站在窗外咕咕叫唤几声。
  原来,住在马棚的灰姑娘正在往别墅方向跑。
  心灵之眼看的很清楚,女人连鞋子都跑掉了,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追她...
  视野往后她后看,并没有什么?
  猛地张一想到什么,心灵之眼瞬移到马棚里。
  果然,公主的羊水破了,生产再即!
  “淑珍,我的马要生了,我去看看,你一个人睡会不会害怕?”张一打开台灯问她。
  何淑珍迷迷糊糊反应好一会,才明白张一在说什么。
  “你快去吧,我还要再睡一会。”说话时眼睛都没睁开然后又往被窝里缩了缩。
  关掉台灯,张一转身离开卧室、离开别墅。
  经过后院,全力往马棚方向跑,半路途中遇到灰姑娘。
  对面突然跑过来一个黑影把芭比灰姑娘吓了一跳。
  待看清是张一,连忙大喊,“BOSS公主快生了!”
  “知道了!”
  灰姑娘只听清这句话,剩下只看向张一的背影。
  张一赶到公主的马厮时,公主卧在地上正在收缩子宫羊水已经停流。
  斑点守在公主旁边焦虑不安地等待着。
  这时,一个类似大号泡泡糖的白色囔泡正在尾巴下面形成张一知道这层囔泡正是包裹羊水与胎儿的胎衣。
  这个时候张一帮不上什么静静守在公主身边,就是对它最大帮助。
  时间过去一分钟、也有可能是两分钟小马的双前脚和头并拢挤出体外。
  这个时候,危险期已过如果遇到着急性子的农场主会直接帮着母马把小马拽出来。
  但这不是可取的最优的办法是等母马自己完成第一次生产壮举。
  又过去大约三四分钟,公主终于完成它的使命,一只纯白色的小马被健康生产下来。
  公主的眼神一如即往谦卑、和逊,站起来轻轻舔诋新生小马。
  这时张一连忙给公主和新生小马各一个自愈术帮它们补充体力。
  并帮助‘公主’清理还挂在尾巴下面的胎衣,及小马身上残留的胎衣。
  最后再对小马肚脐进行消毒防止发生炎症,一场惊心动魄、期待已久的美好事情,有了完美结果。
  考虑到羊水浸湿地面,张一为公主、小马、斑点更换了新马厮。
  再加上电暖片的功劳,马棚温度舒适,让一家人在这个冰冷的夜晚,有一个温暖、干净的家。
  灰姑娘芭比赶到的时候生产已经结束,如果没有她提醒,张一会错过‘公主’马生中的关健时刻,雪莉不在,他得对‘公主’更加关心,才能弥补心中遗憾。
  现在再看芭比.雅各布感观比昨天好很多。
  “你做的不错,明天奖励你吃鸡。”张一夸赞一句。
  灰姑娘童年就在社会上混迹,‘吃鸡’两个字下意识让她产生丰富想法,微不可查地喵了眼张一。
  看她表情,张一就知道这女人想多了,懒的纠正,挥手赶走,“去睡觉吧。”
  “哦...”灰姑娘带着疑惑退走。
  这时张一才注意到聪明豆、小三、小四也在马棚,它们也在保护公主。
  ‘农场有一群可爱的动物。’想到这里,张一自豪地笑了起来。
  想到什么,张一给小马驹、公主各拍几张相片,发给脸书帐号许久没有动静的雪莉,以抚平心中那份残缺。
  接着张一把视频电话打给菲丽斯奶奶,与她和小七分享这份喜悦。
  电话接通时,小七好像正在一处商场的气球海洋里玩耍,开始还不愿意和哥哥聊天,听说‘公主’生了小马,一声高亢的尖叫,隔着手机屏,张一都能感到了耳膜疼。
  心疼菲丽斯奶奶两秒,张一把手机镜头对准公主和新生小马。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看到小马,小七不淡定了,气球海洋顿时变的不香,壤叫着要回来农场。
  张一打算等十一月份回去后,再带她一起回来,这个计划暂时不变,于是费了好多功夫才说服妹妹放弃立即返回克洛斯农场。
  安抚好小七,视频重新着菲丽斯奶奶,“之前我和小七在外婆家住了一周。”
  “他们好吗?”张一关心问。
  “是的,他们挺好,身体也不错,常常上山劳作。”
  张一点点头,知道外公、外婆勤劳,除了下雨天,几乎天天上山,要么是打理菜园、要么是挖几颗笋、打几个粟子...总之他们有忙不完的事情。
  当然,这样也会让他们身体更健康,像外公,六十多岁的人,背着六七十斤的东西,上山下山不误。
  “我以你的名义打算给他们留一些钱,被拒绝了。”菲丽斯奶奶感慨道,“你的外公外婆认为,你在外面生活不容易,有更需要用钱的地方。”
  张一轻轻擦拭眼角,随后挂断电话。
  外公外婆是生活在离市区约四十公里外的山区,年轻时在城里打工,挣钱后回家起了新房子,又过几年,退休后一直在乡下定居。
  老俩口生活不算大富大贵,却也是小富之家,有自己的退休金与少量存款,加上农村的小农自给自足式生活,
  加上院子里养的鸡、鸭,数量不多,每月可吃一只,每半年补充一只鸡鸭苗,如此循环。
  加上菜地里的四季蔬菜,让他们除了买猪肉与买米,其它需要花费的地方不多。
  最后张一用小马驹的相片在微信朋友圈里得瑟一下,收获一波点赞。
  天微微亮,张一返回别墅,正好遇到正打算出门寻过来的何淑珍。
  张一揽着丰腴的美人重新从冰冷的室外,走进温暖如春的室内。
  “可以带我参观一下你的房子吗?除了你的卧室和餐客厅,其它房间我都没有去过。”何淑珍依靠着张一的肩膀请求。
  “当然!”张一肯定答道,“现在才早上六点钟,我们有足够时间参观它们。”
  “先去看看最大的一间功能室吧。”
  张一领着何淑珍来到一楼位于健身房隔壁的一个普通房间,这里藏着地库入口的安防大门。
  “这后面是保险库吗?”
  何淑珍看着质地厚重的合金门问。
  张一点点头,输入密码、扫描虹膜,厚重的安防门自动弹开。
  进入眼帘是一条平缓顷斜的向下通道,后面就是别墅地窑空间。
  张一看向表情震惊的何淑珍,解释道:“我用它存一些比较贵重、又不会轻易移动的东西。”
  “我以为它不会超过一般银行保险库大小,为什么这般大?”
  “两个月前这里还存在约38万瓶红酒...”张一把地窑之前的情况跟何淑珍描述一遍。
  “哇哦~”何淑珍感叹道:“这得几代辛苦努力吧,真是来之不易,可惜沉入深海,这真是太难过了!”
  看女人痛心疾首表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沉的是她家的红酒呢。
  果然女生外向,屁股决定脑袋,这么快就把自己的思想给转正了。
  “没关系,”张一安慰道,“根据国际公约,一百年内的沉船物品属于原主人,很快我会把它们打捞上来。”
  女人看上去思想比较简单,没有纠结打捞难度、打捞成本问题。
  “这些是白酒吗?我爸爸特别喜欢白酒,每餐都要喝一点。”。
  张一顺势马屁道,“既然泰山大人喜欢,你带几箱回去给他尝尝,不过不能多喝哦,这是去年的新酿,没有沟对过的原浆高度酒。”
  好像是因为张一提到泰山这个词引起,何淑珍接着问道,“那你什么时候跟我回香江呢,见见我爸妈?”
  “......”
  张一尴尬症顿时犯病了。
  连忙叉开话题道,“你看看那是什么?”张一指着静静趟在地窑中心的整根金丝楠木。
  “这...”何淑珍表情比刚才更夸张,嘴巴张可以塞进一根大罗卜。
  “亲爱的,你怎么会有这么一根巨大的金丝楠木?”
  果然是富贵人家的女儿,见识渊博。
  张一解释道,“这属于家族传承,我所拥有的一切,几乎全部来自家族传承。”
  这句并不夸张,没有德鲁伊传承,也不会有这根楠木。
  “亲爱的!你知道在整个东南亚、甚至在全世界范围内,有多少亿万富豪需要它吗?”
  何淑珍目光直直地看着张一的眼睛,“可这个世界上成年楠木越来越少,现在更是变成了稀有品种。”
  张一知道何淑珍指的是什么,总有那么一些老变态,想用正宗的金丝楠木给自己备一具棺木。
  见她目光过于炙热,张一强调道,“农场有不止一根楠木,但是这些都是祖先传下来的,他们没有用这些楠木制作那怕一具棺木。”
  盯看着何淑珍的眼睛,张一又道,“不仅是过去,将来我也不会把它们做成棺木,它们将继续一代代传承下去,所以...”
  “报歉,”何淑珍意识自己表现太具侵略性,歉意道,“我只是太震惊了,张家的传承,比我想象的更有底蕴。”
  张一很享受女人的赞美,看着她的眼睛、听着她说的话,忽然有种感觉,何淑珍的抑郁症好像康复了...
  “带我去参观其它地方吧。”地窑比较空荡,除了两万箱白酒、一根楠木,明亮灯光充斥每处空间,一眼可览,再无它物。
  随后张一带何淑珍来到别墅二楼。
  二楼,除了卧室,还有书房、收藏室。
  “这里是书房吗?”见张一拦下自己,何淑珍笃定问。
  “是的。”
  “哦,那算了,我父亲的书房也从不让我进去参观。”
  女人非常乖巧,懂事的让人心疼。
  “报歉。”
  “没事,”何淑珍继续向前走,走到收藏室门前停下,“这里是....”
  张一连忙替她打开门,马屁道:“这里是收藏室,女神大人请进。”
  何淑珍配合地仰起头,高傲地抬脚走进去。
  看着她高高挺起的胸铺,张一饥渴地吞了吞口水。
  “我以为会有一些藏画、古董。”何淑珍笑着说。
  打量着空荡荡的柜架,确实是惨了点。
  张一自嘲道:“我,包括我的祖先,可能都没有什么艺术细胞。”
  “没事,其实我也欣赏不来。”何淑珍安慰。
  收藏室不算大,很快走到底。
  “夷?”看到端正摆放着的金丝楠木制成的古董盒子,何淑珍惊讶发出声音。
  张一心头跳了跳,这个盒子随金丝楠木一起打捞上岸,后一直放在这里。
  期待看着女人问,“你认识它?”
  何淑珍摇摇头,“我不认识这个盒子,而是认识这上面的鲁班锁。”
  女人指着让张一束手无策的机关锁面,“周洁得爷爷,也就是实际上的外公,是鲁班锁专家,我小时在去她家玩,见过整排各种不同的鲁班机关锁。”
  终于有了破解鲁班锁有关的好消息!
  张一激动地捧着女人的小脸,就是一个长长的法式湿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