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总有人想谋害我 > 第两百四十四章 守株待兔?狩诛歹徒?
  东京杯户,某不知名的的地下市场灯火通明,入眼是零零星星的贩卖物品的小摊小铺,而且顾客不多,依稀只能听见几声讨价还价声。
  要不是这里贩卖的商品,都是明面上很难见到的违禁品,以及这里不管是买家还是卖家,全是浑身身下裹得严严实实,不露脸只露眼,行走间一副戒备的模样,基本上这里也就跟外面的小型商业街没什么两样了,区别只在于这里的人流量更少罢了。
  “原来黑市就这个样子嘛,看起来挺普通的嘛,而且人还这么少,感觉比菜市场还不如......”
  一个戴着哈士奇面具,全身被斗篷笼罩,看不出是男是女的人,边来回扫视了几眼地下市场,边对着贴在身旁的同伴小声嘀咕了一句。
  “不要东张西望,自然一点。”
  戴着花猫面具,身形同样被斗篷遮掩的同伴,压低着声音叮嘱了一句,而后才继续低声解释道:“往常这里还是挺热闹的,应该是今晚全东京的警察,都在街上戒备森严巡逻的缘故吧。”
  “也是,来得路上我们都被几波警察上前询问了好几次了。不过说起这个,我看这里位置也不是很隐蔽,防卫也不森严,就连我这个新来的都可以在你的带领下随意进出。这按道理警方就算再废,应该也对这里早有所闻了吧?你不说这里开了很多年了嘛?现在竟然还没有被一窝端了,啧啧,该不会是........”
  戴着哈士奇面具的人思绪有些飘忽不定,聊着聊着就突然闭口若有所思起来。
  “就是你想的那样,没办法,天下乌鸦一般黑。”
  戴花猫面具的同伴感慨道。
  “不,应该说一个更比一个黑。”
  戴哈士奇面具的人轻摇了下头,调侃了一句,而后两人边聊着边在小黑市上逛了起来,就像是饭后出来散步一样的散懒。
  从两人聊天的语气和声音,以及亲密的行为举止来看,不难判断这两人是一男一女,而且很大可能还是一对情侣。不然,不可能贴得那么近!
  当然,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一起来这里的情侣可不少?其中还不缺乏男男,或者女女,甚至偶尔还会出现“嬲”,又或者“嫐”的情景?所以“娚”在这里是真的在正常不过了。
  什么?你问为什么情侣间会出现有三个人的存在?
  只能说在某些变态看来?三角形是非常具有稳定性的!咳咳.......
  反正在进来之前,明美告诉岸田这些事的时候?两人都是一脸的无法理解就是了。
  至于明美为什么会告诉岸田这种事?无非是在这之前?两人吃完饭告别阿笠博士后,去购买套装和面具的时候,岸田说了一句“到了那里?我们是不是需要保持一点距离,以免被人一眼就看了出来。”
  然后,懂得都懂。
  “两位?有没有兴趣看一下。”
  就在岸田和明美两人边聊着,在路过一家摊贩的时候?一个脸上戴着口罩?刘海几乎盖到眼睛的男人?突然指着自己身前瓶瓶罐罐的货物出声道。
  不知为啥?岸田觉得这家伙像极了前世一位自己走到半路,就硬是拉着自己进入小巷子里,然后神色猥琐的掀开自己的衣服,问自己要不要买点经典影片,好回家好好观赏的商贩。
  “这些都是什么?”
  亲切感油然而生,岸田顿时就来了兴趣,随意变了一个成熟的男声,就手指着摊上一个蓝色瓶子问道。
  “这个呀,是‘蓝色海洋’。”
  摊主瞄了一眼蓝瓶子,语调悠然的解释了一句,然后就没了后文,似乎觉得只要自己说了名字,对方就会知道这是什么一样。
  “蓝色海洋?什么东西?”
  岸田稍等了片刻,见他不再说话,才好奇的问道。
  “呃!”
  摊主愣了一下。
  “这是一种迷幻药,在黑市还是很出名的。”
  明美掐着嗓子,沙哑的解释了一句。
  “哦,迷幻药啊。”
  没有在意自己不小心暴露了,第一次来黑市的事实,岸田了然的点了一下头,有点失望,心里不由吐槽。
  一个害人的玩意,白瞎了这个名字。
  “可别小瞧了这迷幻药,单是里面这一小粒就能让你感受到被海洋包裹住的温暖,让你在一瞬间烦躁的情绪得到放松。”
  见岸田没了兴致,摊主还想极力推荐。
  既然是新来的肥羊,总归是要宰一刀的。哪怕他身边的女人看起来是个老客,但明显两人中是以这个男的为主的。
  “没兴趣,什么海洋的温暖,我怕水逆!这个呢,又是什么?”
  岸田摆了摆手,断然拒绝,而后把目光又投向到另了一个黑色的瓶子。
  “这是‘夜幕降临’,嗯,催眠用的药物,药效很强!!”
  本来有些失望的摊主,见岸田没有立马走人,又高兴的解释起来,而且这次他还学了乖,直接就把效用说了出来。
  “有多强?”
  岸田眼睛一亮,立马来了兴致。
  “差不多一触即发的那种,药效大概是两个小时左右,具体要看目标的体质!不过一旦目标喝了融了药的水,不管你对她怎么为所欲为,在药效过了之前,她都不会醒的!!嘿嘿嘿~~”
  摊主边解释着,边猥琐的笑出了男人都懂的笑声。
  “哼!”
  明美不满的冷哼了一声。
  “怎么样客人,需要来几瓶吗?”
  摊主没理会明美,他从那个哈士奇面具下,看到了一双意动的眼睛。
  “先不急,这个又是什么?”
  岸田没急着买,反而又把目光投向了一个红瓶子。
  “这是‘烈火焚身’,是....”
  “烈性春.药!?”
  这次没等摊主解释,岸田就能从浅显易懂的名字,大抵猜出了药物的药效。
  “客人果然聪明!”
  摊主对着岸田比了个大拇指,赞叹道,而后又继续补充道:“这可是个好东西,不管是谁,不管她他或者它处于什么状态,一旦喂了这个药,必定是浑身不能自已,一心就只想....咳咳,要不是最近手头有些拮据,我断然是不会拿出来卖的。”
  “真有这么厉害?”
  岸田有点狐疑。
  “我在这里摆了两年的摊了,靠得就是童叟无欺,实诚!”
  摊主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保证道。
  “那按你刚才那意思,这催眠药能让人彻底一觉不醒,这春.药又能让人不管处于什么状态下,一心只想做想做的事情,那要是这两种药一起同时吃了呢?”
  岸田眼神在黑瓶和红瓶之间来回扫视,突发奇想的问道。
  …
  “呃.......”
  摊主懵逼了。
  这东西,往常不都是单独使用的嘛?最多就是先给人喂黑瓶,等人醒了在喂红瓶。这家伙脑子是怎么想的........
  岸田见他一时之间答不出话,也不着急,眼神在两瓶药之间来回扫动,心想着这两玩意要是不贵的话,倒是可以买回去,弄出一些有意思的小道具,到时候用来防身也好,恶搞也罢,想来都是有用的。
  必要的实验对象都想好了,赤井秀一当仁不让!嗯,现在柯南已经不是岸田心目中的第一人选了,当然,岸田觉得自己也不至于把柯南打入冷宫就是了。
  “下三滥的东西!”
  在岸田犹豫的时候,明美花猫面具下的眉头一直皱着,她心里暗骂,欲言又止。
  一来,这里本就是黑市,有这些东西也正常,自己胡乱开口只会徒惹麻烦;二来,她也看得出岸田意动了,虽然不知道他要用来干什么,但是对于他明美还是很信任的,相信他不会拿这下三滥的东西去做什么毁人清白的坏事。
  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出门在外,总归还是要给自己男人面子的.........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w\w\w\.\m\i\m\i\e\a\d\.\c\o\m!
  算了,内心轻叹了一声,明美嘶哑着声音,对着摊主问道:“这两瓶东西怎么卖?”
  岸田为什么意动却迟迟不开口?
  原因她很清楚!因为明美在商场已经见识过几次了。
  无非就是担心价格太贵!
  毕竟在黑市价格是不定的,只需摊主和买主自己商量。
  而砍价.......
  明美觉得自己是专业的!
  ------
  “呼~~还是外面舒服!”
  一个多小时后,在无人的小巷子里处理掉换下来的套装,边吹着夜晚的冷风,怀里揣着买来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岸田,心满意足的说道。
  “要不是学弟你,我们早就上来了。”
  边把买来的手枪和子弹小心藏在身上,明美没好气的吐槽了一句。
  “这不是难得有个砍价小能手嘛?不多买一些东西可就亏了!”
  岸田偷瞄了她一眼,视线一时半会就离不开了。
  无他,明美穿的还是那一身白色连衣裙,现在为了在大腿处藏枪,就得先在大腿处绑上枪套,而为了绑枪套,就不得不把裙摆撩得老高,露出的那一片白嫩粉红的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细腻动人。
  “咕噜!”
  岸田无声吞咽了一下口水。
  很奇怪,明明在海边就不止看见过一次这双大长腿了,为什么这次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呢?
  “又不是以后不陪你过来,到时候在一起过来买不就行了?兜里揣着这么多东西,要是待会警察又来盘查,看你怎么应付!”
  明美丝毫没有察觉到岸田的异样,或者说她在岸田面前就没有设防,所以还是边绑着枪套,边吐槽道。
  “问题不大,他们又不搜身。再说,他们现在应该会把重点搜查区域,放在东京铁塔那一边吧?”
  岸田轻抖了一下肩膀,眼睛一眨也不眨,只是后半句话显然说得很没用信心。
  从原著已知,如果不发生蝴蝶效应的话,歹徒会把第一颗炸弹安装在东京铁塔里的一间电梯里面。至于安装时间,虽然不清楚,但是想来最有可能的应该就是今晚了,毕竟白天人太多,想在电梯上安装炸弹可不好下手。
  只是自己跟高木提了一句,但是这件事显然不是高木和目暮警官能做主的,况且自己又不敢打包票,警方的执行力度肯定会大打折扣。
  在威望这一点上,岸田可是拍马也赶不上,人脉广,影响力大,在东京根深蒂固的毛利小五郎。
  “警方如果不相信你的话,那是他们的损失。”
  把手枪别在了枪套上,明美在岸田这个lsp的惋惜目光下,放下了裙摆。
  “你就这么相信我的猜测?要知道我自己都没什么信心。”
  岸田闻言有些好笑道,他是真的不敢肯定,有了自己的加入,这次案件又会发生什么变化,但不得不说,他这时候的内心却是十分受用的。
  “不管学弟你的猜测是不是正确得,他们总归还是要去排查一下的嘛,听小哀说你都帮他们解决了好几次案件了。”
  明美拍了拍自己的衣裙,捋顺了裙摆,理所当然的说道,话音刚落,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立马补充道:“要不,我们自己去东京铁塔那边守着?”
  岸田闻言摇了摇头,轻笑着缓缓吐道:
  “不,我们有另一个地方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