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从前有位剑仙 > 第一百六十章 狼烟烽火台
  从藏剑楼内出来的几人,正是包括执法长老在内的云剑宗高层七人。
  “为何喧哗?”当首的云剑宗宗主浪三千,板着脸向两名看门弟子质问。
  两人支支吾吾,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
  吕若光倒不扭捏,开口说道:“云梦沼泽的黑翼妖即将大规模迁徙过境,看它们的轨迹,云州城是必经之地。”
  浪三千一怔,随后板正的脸露出一丝无奈,看向边的人,“林长老,交给你处理。”
  话音未落,他已迈步离去。
  其余人也相继离去,只留下吕若光与他的师父,执法长老林啸武。
  此刻,林啸武脸上带着尴尬,那些离开的人的声音,一阵阵的往这边飘来。
  “什么玩意儿,好好的黑翼妖怎么会出来,还大规模!”
  “哎,原以为林长老收敛了,却不知是将这想做英雄的臭毛病托付给了他的徒弟!”
  “现在天极宝物现世,他却编出这样的谎言来,意图满足自己的私,真是不识大体!”
  一行人的声音虽然极力压制,但还是一字不落地传近了林啸武的耳中。
  没办法,他的听力,一直都是这样。
  林啸武整理了一下思绪,笑着看向吕若光,“光儿,你的师弟们呢?”
  “他们分别前往各个镇,提醒当地的居民,注意规避黑翼妖的过境。”吕若光迫不及待地说道,话音未落,话锋一转又继续开口,“师父,以您的份,更加令人信服,您提醒一下宗主他们。”
  眼看吕若光又将话头转到这上面来,林啸武笑容开始凝固,“光儿,我从小就教导你,做人要实诚,不要漫天海口,更不要说谎骗人。”
  “我没有说谎,那……”吕若光想将那在云梦沼泽,遇到卫剑心,并发生树妖自爆的事说一遍,但开口就被林啸武摆手打断。
  “好了,我还有重要事办!”林啸武说,“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也帮云剑宗打听打听两件天极宝物的事!”
  说完,他也不管吕若光是何表,劲直离开。
  看着林啸武的背影,吕若光深吸了一口气。宗门其他人是何种表现,他回来之前,心中已有大概,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师父也变成今这般模样。
  不见了!
  那个曾经谆谆教导自己,教导自己心怀天下,兼济百姓的人不见了!
  比起不被人信任,吕若光更加心痛师父的变化,这种时候,竟然只是想着帮助云剑宗找什么天极宝物!
  收拾好心中的绪,吕若光重新往山下走。虽然脸上有一丝失望,但脚下的步伐却很快。
  既然云剑宗不肯出面,那我就一个一个提醒城中的居民!
  来到城中,看着熙熙攘攘的街道,吕若光走向了他的第一个目标,一个前摆着竹篮,满满当当一篮子鸡蛋的老妇人。
  “大婶,快回家去吧,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再出来。”
  老妇人狐疑地看着吕若光,半响后才开口,“神经病……”
  “云梦沼泽的黑翼妖就要来了!”吕若光音量提高,几乎喊了出来。
  那一刻,原本嘈杂的街道变得安静,吕若光感觉得到,此刻的他承载了街道上所有人的目光。
  他心中一喜,准备继续往下说时,却不料更多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云梦沼泽离这里少说也八百里地,而且好好的,黑翼妖怎么会跑出来。”
  “他该不会是为了制造恐慌,然后趁机拿我的鸡蛋吧?”那卖鸡蛋老妇人的声音。
  “很有可能哦。”
  “原来是这么用心险恶,看他相貌堂堂有手有脚,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来。”
  起初,众人还只当吕若光是脑子出现了问题,但没多久,就被分析成了图谋不轨之徒。
  听着这些声音,吕若光唯有苦笑,离开了这条街道。
  他来到隔壁街道,干了同样的事,结果也是同样的。
  但他还不死心,转走进了一家商铺,但也仅仅两个呼吸的时间便退了出来,又进另一处,又出……
  落,晚霞将云州城上空的云朵映得万紫千红。
  吕若光神没落,倚着墙,看着彩云,思绪飘飘。
  一天的时间,他几乎跑遍了整个云州城,但没有一人相信他。
  不管是普通百姓也好,亦或者是达官贵人,都不相信他的话,更有甚者,如遇到其他宗门的人,还对吕若光背后的云剑宗一番冷嘲讽。
  就在此时,街角传来声音。
  “吕大侠。”
  吕若光回头,看着穿着朴素的来人,苦笑,“哪里配得上什么大侠……”
  吕大侠,这一天之间,他听了无数次。
  不过,是来自其余宗门,戏谑的称呼。
  所以此时听到,他觉得有些刺耳。哪怕从穿着来看,可以断定眼前的人不是来自于任何宗门,他依然觉得如此。
  听着吕若光的丧气话,那人连忙开口:“我相信吕大侠!”
  “谢谢,那你在家中呆好。”吕若光苦笑,一天的努力,还不至于完全白费。
  “我会回家藏好。”那人嘴上说着,体却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吕若光察觉到了,狐疑地问道:“还有事?”
  “吕大侠您忘了一个地方。”
  这冷不丁的一句话,令吕若光更加费解。
  那人也没有要卖关子的意思,一字一顿地说道:“狼烟烽火台!”
  “狼烟烽火台?”吕若光疑惑的脸,慢慢往惊喜发生转变。
  ……
  “狼烟烽火台?在哪?”张家院内,沈飞雪朝张乾金问道。
  这两天,他也没闲着,一直在想办法打探白将军府的消息。当然,仅是关于那阳鱼而已。
  白将军府戒备森严,两天时间,不可能打探得出什么。
  不过,他却找到了突破口。
  将军府正在招收家丁,沈飞雪已准备混进去。
  但此去需要多长时间,没人知道,所以他决定在这之前,先将灵音笛兑换出来。
  灵音笛的兑换材料,只差蝉妖之翼,找遍城中,没有一丝线索,却意外打听到了,云州城附近,有一只天极蝉妖,在狼烟烽火台。
  “往南去二三十里有一座狼牙山。”张乾金说道,“很久以前,南蛮国经常北渡来犯,那里便是当时防御外敌,以及告警军的重要关卡,本有无数烽火台。
  后朝廷派遣白将军领数十万白家军,镇守南方,将南蛮国阻拦在海外,那里也就用不上废弃了,烽火台相继倒塌,至今只剩一座,生在那狼牙山之巅。
  由于它的地理位置,只要点起狼烟,整个云州城都可以看到,所以人们便称它为狼烟烽火台。”
  听张乾金介绍,沈飞雪又问道:“你怎么知道蝉妖在那里?”
  张乾金陷入回忆之中,说道:“以前每年的五月初五,云州城的人会在狼烟烽火台点起狼烟,以此告慰为守护家园牺牲的先辈,同时警醒人们不要忘记这来之不易的安详和平,也不要忽视那虎视眈眈的南蛮国。
  但在三年前的五月初五,狼烟却意外地迟迟未升起,据当时逃回来的人说,那烽火台上来了一只妖怪,躯如壮牛,背上披透明如蝉翼般的翅膀,说人话,那妖怪就这么将烽火台占据。”
  “哦。”沈飞雪点头,根据那人的描述,的确是蝉妖没错,但这么久都没人来猎杀?
  当他表示出心中疑惑时,那张乾金转过去,正对南面,脸上浮现向往之色,“这消息传开后,就有许多人要去斩杀蝉妖,可却被我师祖给拦住了?”
  “你师祖?”
  “飞鲤仙人!”
  “哦。”沈飞雪稍感意外,继而问道,“你是青龙道观的弟子?”
  原本还好好的张乾金,见此此景,回答的**瞬间去了一大半。
  这还只是表面,若不是因为眼前这个人对尚悦轩的帮助,张乾金会立即将他赶出张家。
  其他都还可以忍,但说到自己最尊敬的师祖时,这个家伙什么表都没有,还转头问青龙道观的事。
  知道青龙道观的人,会不知道青龙道观的观主飞鲤仙人?
  显然不可能!
  所以张乾金很肯定,眼前这个家伙就是故意轻视师祖!
  张乾金不做回答的原因,沈飞雪当然不知道,不过他真没有轻视人的意思。
  之所以没问,是因为两人太熟了,根本没必要问。
  飞鲤仙人,斩妖榜第十三位,平时也擅长占卜。曾经就无数次在沈飞雪面前吹嘘他的占卜术。
  沈飞雪对此人的实力没有任何怀疑,寂空境差一步踏入涅槃境,也算得上世间少有的高人。
  但对那占卜术,沈飞雪却是说什么也不信。
  想想前段期间,二人在天云山后山见面,当时这飞鲤仙人也不是什么也没占出来,还被那面具惊到,老实地交出妖兽内丹!
  当然,这只是两熟识之人的打趣方式而已,他不可能拿出来跟眼前飞鲤仙人的后辈说。
  只是,在知道张乾金的关系后,心中也更加坚定了帮助张敏的念头,毕竟是老友的后人!
  并且,对当在青州城差点一剑杀了张敏而自责。
  想到这里,脑海中灵光一闪:“难道张敏知道关于自己的事,是因为飞鲤仙人告诉她的?”
  正想着,张乾金的声音响起,“卫公子没听说过飞鲤仙人?”
  被打断的沈飞雪想也没想,老神在在地就答:“熟得很。”
  场面,陷入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