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逆转在2005 > 176.老郑小郑论投资
  两个人回到到车库上面的客厅里,老郑就开始询问小两口啥时候办婚礼了。
  老郑的闺女结婚,这可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特别是父女重归于好,老郑不把闺女嫁的风风光光那里能行?不说把婚礼搞个独一无二,全国第一,也得弄得有模有样,符合自己的身份吧?
  郑国霖的打算,是回S市,买一套像老郑住的这样的别墅当自己和郑秀莉的家,都装修好了,再娶郑秀莉进门。
  至于婚礼,那当然得尽其所能地排场,不然对不起郑秀莉对他的一片苦心。
  “你们为什么非要回S市不可呢?”老郑就不理解,“咱们的根还是这里。这里有我打下的人脉和产业。将来这些,还不都是你们的呀?”
  郑国霖就笑着摇头说:“爸,我们都有能力,不能靠吃您老本活着呀。再说,S市一直是国际金融贸易的中心,各种资金和信息的集散地。我将来的业务,恐怕多是和金融投资有关。只有那里,才适合我这种业务的运作。这里,毕竟太过于偏僻了。”
  老郑似懂非懂,就问郑国霖:“你这个金融投资,都投资什么啊?”
  郑国霖就解释说:“主要是通过金融市场,投资一些利润比较大的行业。你比如,今年的股市,我会选择国防建设需要的大盘蓝筹上市公司,在股票价格比较低廉的情况下建仓,在市值达到顶点的时候退出。再比如,接下来的股市将进入低迷阶段,我会选择去做一些需求比较大的期货,例如石油,贵金属,大豆或者其他粮食品种。”
  老郑没搞过这东西,还是有些不明白,琢磨半天说:“哎呀,过去有好多人劝我玩这个。可是,我对这个东西不懂,整不明白。再说了,大家都不干实事儿,净搞这些虚头八脑的玩意儿,这国家不毁了吗?国家会允许这些东西长期存在?这说不好听,就是赌博呀!”
  郑国霖就笑,然后解释说:“这东西还真不是赌博。像您这么大的资产,进入金融市场的话,得有专业的风控团队,通过科学数据,来保证您的资产安全性。也就是说,通过专业投资团队,保证本金安全的同时,来尽量利润最大化。
  这东西呀,搞符合经济规律的建设,就必须存在。所以,国家允许长期存在,是必须和必然的。国家要做的,只是不断出台各种制度和规则,来完善这个金融市场。米国的华尔街,不都存在上百年了吗?”
  老郑听了,还是摇头说:“这东西我还是觉得不保险,还是像赌博。”
  郑国霖就笑,也不和他争辩,接着往下说:“您觉得这个投资有风险,还可以投资其他实业啊?”
  老郑问:“什么实业?”
  郑国霖说:“当然是可以让资金保险,又可以获得最大利润的实业啊。你比如说,根据咱们国家目前的发展趋势,房地产市场方兴未艾,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您这时候,在帝都或S市这种一线城市,买许多的房产,存储下来。几年之后,这些房产的价值,可能会翻许多翻。这样,您的资产,不也增值了吗?”
  老郑听了,就点头说:“房子将来会越来越值钱,这个我知道。可是,有你说的,那么大的利润吗?国家不一直嚷着,限制泡沫吗?你要知道,我的资产,不增加就意味着亏损。我买了房子,几年以后再卖出去。这中间的利润,能弥补我几年资金不运作,造成的亏损吗?”
  老郑也不是完全不懂金融,这个问题就提的比较专业。
  郑国霖就回答他说:“这就是一个利润性价比的问题了。根据我的判断,未来几年的房产价格,是成倍暴增的暴利性趋势,坚持到最后就会笑到最后,获得的利润,恐怕是您想象不到的。”
  老郑就点点头说:“嗯,你说的这些个事情,我觉得靠谱。我已经在帝都有一套别墅了,比这个小点,前年买的。今年,有朋友想跟我合伙,在四环以里,买个小高层的单元下来,我一直还在犹豫。”
  郑国霖就劝他说:“如果您现在资金宽裕的话,我劝您最好能独立买个单元下来。如果还有能力,买一栋楼下来最好。十年之后,您现在投入的资金,恐怕会翻几番!”
  老郑就笑:“翻几番?翻倍就不错了。”
  郑国霖笑笑,就没再多说。
  他看出来,老郑并不完全相信他。
  郑秀莉的性格,就是随她爸的,很是倔强。要不然父女俩也不至于闹十多年的别扭。
  老郑不信他,他再说多少都用处不大,反而容易让他怀疑自己有什么目的。
  大凡像老郑这种富豪,经历的事情太多,知道的,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也太多,内心都是多疑的。
  当年向国强也是如此,最终一心想帮着他再前进一步的郑国霖,为此吃了许多苦头。
  看郑国霖不说话了,老郑就又问他:“你说说,这未来,都有什么产业利润最大,值得投资。”
  郑国霖就回答说:“未来会是网络时代啊。围绕着网络服务的平台,利润应该大一些。你比如说网络购物和交易,网贷,还有许多可以在网上做的产业,教育,娱乐,影视。投资这些平台,只要做好风控,都会获得不错的利润。”
  这还是老郑不擅长的,他不太感兴趣。
  他就问:“那么,像我现在投资的矿业呢?”
  郑国霖就严肃了说:“爸,我说的话,可能您不爱听,但我也不能为了迎合您,哄着您玩儿不是?我要是说的哪里不对您心思了,希望您别生气。”
  老郑就挥挥手说:“嗨,都是一家人,说这些见外的话啥?再说忠言逆耳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尽管直说就是!”
  “那,爸,我可就说了啊?”郑国霖就说。
  “说,直说!”老郑说。
  郑国霖之所以把这个问题,搞的如此隆重,就是因为在很早之前,他就想到了一个问题。
  而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就在老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