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水浒新秩序 > 第五十七章 祸心
  “北院:王者之师无战,讨叛所以伸威,天子之锡有功,班爵所以厉世……”
  “蛮虏女直,擅起边衅;蠢兹高逆,乱我东京……”
  “……同舟社社首徐泽,含仁怀义,壮志激烈……”
  “虑千里之微,援桴鼓之急……”
  “探女直虚实,驱高逆贼军……”
  “爵赏之设,所以劝忠,藩屏之寄,适彰无外……”
  “可特授镇国军节度使、东南路统军使,行遣一应公事……”
  “不错!”
  徐泽收起圣旨,道:“这圣旨文笔上佳,谁拟的?”
  蒲离卜已经得了徐泽的允许,起身坐在了下首,腰杆挺得笔直,恭敬应答:
  “回社首,是翰林承旨耶律大石。”
  没想到竟然是老熟人,而且这么快就混到了翰林承旨之职,厉害啊!
  翰林承旨全称“翰林学士承旨”,为翰林学士院主官,掌制、诰、诏、令撰述之事。
  无论辽宋,做到了这个职务,基本就是宣告其人已经是宰相的后备人选了。
  “哈哈,重德兄官运亨通,文采斐然,可喜可贺啊!”
  三年前,徐泽与耶律大石于燕京城前道左相逢,又因“误会”而在草原再遇。
  彼时还很年轻热血的耶律大石为徐泽的壮志心折,主动陪同游历辽国中京、上京两道。
  靠耶律大石的帮助,同舟社商队一路顺利到达春州。
  后因李逵急病,徐泽不得不率商队匆匆南去。
  耶律大石明知徐泽来路可疑,甚至已经猜到了商队的去向,仍然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派仆从传递警讯。
  三年后,二人又以这种方式进行交流,世事变迁,真是不可琢磨啊。
  徐泽道:“说下你回去这些时日的具体情形。”
  蒲离卜到现在还是迷糊的。
  从徐泽控制来苏城开始,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都像做梦。
  辛苦搜刮的钱没了,女人也被亲手杀了,自己居然还学会了种田!
  特别是这次回中京道。
  下船前,蒲离卜明明早就想好了。
  直接一路向西,回北安州躲起来,再不管朝廷和东南路的破事。
  但看到了滨海县的衰败模样后,他却又鬼使神差的北上了。
  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将徐泽交给自己的协议送到皇帝手中。
  待耶律大石识破东南路局势,逼蒲离卜说出实情时,其人还抱着难以名言的复杂情绪。
  想着万一朝廷打败了女直人,再擒获徐泽,也算是给自己报仇了。
  可是,没想到说了真话,朝廷不仅没有怪罪自己丢城失地,
  还明发圣旨,公然承认徐泽在东京道南部的所作所为,甚至授以官职。
  蒲离卜实在搞不懂这个疯狂的世界,他唯一清楚的,就是上首这个新晋辽国镇国军节度使兼东南路统军使的可怕。
  似乎,最初放自己回中京道之前,徐泽就算计到了其后的将要发生的每一步!
  以至于其人看到圣旨后,脸上始终笑吟吟的,没有半点惊讶。
  在这样可怕的人面前,谁敢说假话?
  蒲离卜当即一五一十的讲了自己这些时日的遭遇,不敢有半点隐瞒。
  “很好!”
  徐泽很满意蒲离卜的态度,对于蒲离卜“出卖”自己一事也没往心里去。
  以他的心性,顶多能忽悠耶律延禧,他身边那些狡猾的臣子,没一个是蒲离卜能对付的。
  “这段时日来回奔波,让你受累了,想要什么赏赐?”
  身为辽国“东南路统军使”,有“行遣一应公事”之权,徐泽是真可以赏赐蒲离卜包括官职在内的一切利益的。
  蒲离卜见徐泽不仅没有责怪自己的“出卖”,还要赏赐,如何敢应?
  “小人不要赏赐,只要能为社首做事就行!”
  徐泽却是没有开玩笑,道:“这样吧,前番已经给了金银,这次就赏你一个女子如何?”
  正好给凌振拉皮条没成功,便宜蒲离卜得了。
  这家伙虽然好色,但对自己的女人还是很体贴的。
  当然,遇到阎氏那种拼命作死的,哪也是没啥好说的了。
  没想到蒲离卜大急,道:“小人,小人不要女子,小人还是觉得在顺化城种田的日子过得踏实。”
  啥情况?
  贪财好色的蒲离卜居然连女人都不要了,这是受了多大的刺激啊!
  “好吧,你且先下去休息。”
  杨喜上来,送蒲离卜到偏房,回来复命。
  徐泽道:“喜子,去请赵长史和吴参军来。”
  徐泽到苏州举行迎亲前,特意验收了安复军第一阶段开发和政治改革成果,
  比预期还要好,徐泽很满意,交代赵遹在处理苏州政务的同时,要兼顾顺化城和镇海府两地。
  这几日,赵遹正好在镇海府巡视。
  顺便带刘氏过来看看女儿,也算公私兼顾了。
  吴用先到。
  等赵遹的时间,徐泽聊了一些私事,
  批评吴用为事业不顾成家,这次分配大户女子,也将自己摘了出去。
  吴用知道徐泽的性子,不敢藏着掖着,
  老实回答自己绝不敢违背社首的指示,只是对辽地女子仍心有抵触,
  且一旦成亲,难免会和本地大户有瓜葛,
  在即将开始的辽东大战中,恐会瞻前顾后,有负社首信重。
  徐泽很满意吴用的明智和坦白。
  其实他并不是太在意这点。
  镇海府只是同舟社大业前进途中的一个小站点而已,军队和幕府人员迟早要离开这里。
  待日后再回头,这里所谓的“大户”就是个笑话。
  人往高处走,包括他徐泽在内,
  在可以选的情况下,没有谁会放弃知书达礼,善相夫教子的大家闺秀不娶,
  却偏要娶大字不识,基本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农家女。
  这并不是歧视看不起乡下人,而是赤裸裸的现实。
  时代如此,能够从小接受文化学习的男子都少,更勿论女子了。
  好女旺三代,像赵竹娴、辛灵汐这样的好女子,农家也有,但终究是少了学问和见识。
  寄希望于手下人为了组织的“纯洁”,而放弃自己及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是不可取、不现实,甚至也非常危险的想法。
  即便是后世,很多人自己这一代再怎么吃苦,也要为后代博一个好未来。
  身为人主,却强行要求下属娶妻不讲出身,甚至可以要求低出身,绝对会导致部下离心离德。
  而且,婚嫁之事,讲究一个你情我愿。
  徐泽最初对吴用的要求,就是设定一个条件,达到了可以优先安排结婚。
  至于达到条件却还要单着的,即便身为人主,也没道理强行婚配。
  吴用心高气傲,看不上这些土大户,徐泽还真不能强行拉郎配。
  这个话题聊完,赵遹还没到,徐泽取出辽国朝廷的圣旨,交由吴用先观看。
  “社首,什么事?”
  赵遹还是风风火火的性子,还未落座,就问正事。
  杨喜口风极紧,即便对方是徐泽的岳丈,路上也不肯吐露丝毫。
  “上个月,我派蒲离卜回了中京道,他不仅见了辽帝,还带回了这个。”
  吴用已经看完了圣旨,闻言起身,交给赵遹。
  赵遹没问徐泽为什么要派蒲离卜回中京道的事,自家姑爷要做的事,大部分他能看明白,也有一些的却是不明白。
  凡是不明白的,事后都证明极有长远眼光。
  匆匆看完,放下圣旨。
  赵遹道:“社首,辽国君臣此举包藏祸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