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豪从百亿美金开始 > 第十七章 新上任的村官
  “嘀嗒嘀嗒”,雨滴打在瓦片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陈叶躺在老屋的躺椅上,听着外面雨水倾落的声音。
  昨天同样地去外公家进行了一次撒钱行为,今天其他人去村委给老人发钱了,虽然下着雨,但他们还是兴致高涨。
  陈叶没什么想露面的想法,就赖在家睡懒觉。
  从小他就很喜欢听雨声睡觉,那种噼里啪啦,滴滴答答的声音,比现在的人声ASMR好太多了,这种真正的大自然的的声音,才是最顶级的助眠手段。
  在躺椅上躺了好一会儿,拿着手机的右手垂了下来,
  “有钱人的生活,有点枯燥啊!”
  游戏陈叶不怎么玩,难不成网上打赏女主播去,搞个榜一,然后跟女主播约会去?
  摇摇头否了自己的这个想法,主播界的套路听过不少,还是没必要去浪费时间跟金钱了。
  “看来,得给自己找个兴趣爱好才行。”陈叶晃着躺椅想道。
  “电影,娱乐,人文,科技……”陈叶一边念叨,一边望着屋檐垂下的雨帘畅想。
  “吱呀!”侧门被打开,陈叶没注意,以为是家人回来了。
  “那个,你好,我刚才敲门了,估计你没听见,所以就擅自进来了,见谅。”一个穿着T恤牛仔裤,绑着马尾,素面朝天的女生走了进来。
  “嗯?”陈叶停住了晃动的躺椅,抬头望去,只见这个女生大约二十五岁左右,眉目清秀,一双长腿衬出高挑的身材,简单的白色上衣也掩盖不住的挺拔,表情似乎因为突然闯进来而显得有些局促。
  “你是?”陈叶脑子里迅速转了一圈,不是认识的人,那么只有一个答案了,
  “新来的村官?”陈叶起身,穿着短衣大裤衩拖鞋,打量了她一番说道。
  “是的,我刚从村委过来,冒昧上门打扰了。”听到回话,刚来的村支书才放下紧张的心情,笑着回道。
  “客气了,在农村窜门啊,基本不用敲门,进门吼一句就好了。”陈叶给新来的村支书普及农村知识。
  村支书笑了笑,伸出白皙的手,“你好,我是佐菲,新来的村支书!”
  “你好,我是陈叶,普通的大河村民。”陈叶也笑着伸出手。
  两人手掌轻触即分,不过陈叶还是感受到了佐菲的柔软。
  “不知村支书上门有何指教?”陈叶搬来两张凳子,引着佐菲坐下,开门见山问道。
  “陈先生给村里老人发补助,我作为村支书,怎么也得上门来感谢一下的!”佐菲笑道。
  “没什么,既然有能力,能为村里出点力还是应该的。”陈叶说道,没太放在心上。
  佐菲挑了挑眉,一百来万随便就散出去了,再加上学校的一百万,就是两百多万,然而这位还是没放在心上,说明两百多万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痛痒,今天来了解情况来对了。
  “陈先生如此高风亮节,实在让人敬佩!”佐菲脑中酝酿着想法,嘴上没停。
  “要不有事你直说?”虽然跟美女聊天很愉快,但是总藏着掖着,聊得也不痛快。
  “好吧!”佐菲遇到同龄人,也不怎么摆村支书的架子了,苦笑了一番,说道,
  “说实话,我也是硕士毕业不久,对于治理一个村子根本没经验啊!所以现在到处在找援助呢!”
  陈叶诧异看着她,之前还听说雷霆手段清理了一番村委会,怎么也不像是萌新敢做的事啊。
  察觉到陈叶诧异的眼光,似乎也想到了自己之前的行为,于是解释道:“之前是太恨那部分人了,我刚到还阴阳怪气嘲讽我,完全无视我,再加上他们工作无能,有些还跟前任村支书有瓜葛,我一气之下,借着国家整顿无能人员的风气,一下子把他们全搞走了。”
  嗯,情绪化工作,应该是萌新无疑了。陈叶确认了情况。
  “所以,现在有两个主要问题,”佐菲伸出了两个手指,“一个是村委会工作人员的补充,还有个问题更严重,”说着定定看着陈叶,没说话。
  “发展问题?”陈叶淡淡说道。
  这种大学生村官跟普通的村支书不一样,下到基层是想要做一些事情,有一番作为的。
  而大河村细看的话,其实问题很多,没什么发展潜力。
  “是的!”佐菲苦笑,“工作人员问题很好解决,我甚至能在几天内就能找到合适的人,但是大河村的发展问题,我几乎毫无头绪。”
  “要不你先说一下你的看法?”陈叶端来了一杯水,递给她说道。
  佐菲喝了口水,说着自己这些天在大河村调研出来的结果,
  “粤西的确虽然是水果大乡,但大河村水果种植分散,不成体系,水稻种植也是,你种一亩,我栽八分,基本都是为了口粮,无法形成规模化的种植,更重要的是,人口流出严重,还在村内的年轻人基本没多少了!”
  陈叶点点头,说的确实不错,粤西这一带的小村庄,基本都有着这样的共性问题,这边的人基本都外出打工,遍布羊城鹏城莞城,逢年过节,你看高速公路多少车流量往粤西跑就知道了。
  “那么这些问题,村支书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呢?”陈叶表情不变,依然淡定问道。
  “我也不知道!”佐菲苦笑摇摇头,“扶贫永远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产业扶贫。大河村,我看不到任何能形成产业的契机,再说了,产业投资需要钱,我也找不到来这里投资的人。”
  嗯,重点来了,陈叶听了心里暗想,不过他本来就有了一些想法,先听听佐菲的想法再看。
  “其实呢,我想……”说到这,佐菲有些忸怩,毕竟,开口跟人提钱,对于脸皮薄的人,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况且这个数额可能有点大,虽然不是给她的。
  陈也看着连耳垂都有些泛红的佐菲,心里有些好笑,从凳子上站起来,去冰箱拿了一个陶瓷壶,然后再拿了两个小酒杯,顺便还拉了一张小桌子过来,摆在两人的中间。
  “佐书记喝酒的吗?”陈叶笑着问道。
  “?”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答道,“我是江浙人,以前喝过黄酒的。”
  “那就好!”陈叶坐了下来,轻轻扭开酒壶,一股香气散发,顿时吸引了佐菲的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