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少年朱瞻基 > 第二章 下山
  “此外,你们两人运功之前要各自服下一粒冰蚕珠魄丹,且运功过程当中,绝对不能出现中断的情况,必须要坚持七七四十九天。前面的七个六天过去后,大概朱瞻基也就会醒了,这也说明朱瞻基的伤已经好了,但是你们千万不要撤掌,你要让他配合你再运功七天,唯有这样你才会保住第二层的功力,将来重练冰蚕神功就可以直接从第三层练起,会省了两三年的时间。同时,你们运功的时候要在冰窖里,否则容易走火入魔。如果七七四十九天过去了,朱瞻基还没有醒过来,便是没得救了。
  本门的绝技传到师父这里尚有三项,分别是冰蚕神功、饮冰剑法和冰蚕珠魄丹的炼制方法。前两项为师已经尽数传授于你,只是这冰蚕珠魄丹乃是逆天之物,为师便一直没有教给你炼制的方法。不过,为师原本也不想你将冰蚕神功再传下去,如今你不会炼制冰蚕珠魄丹,便没有了冰蚕珠魄丹的供应,想必也没有人能学得了冰蚕神功了。冰桌上的三个瓶子里装得都是冰蚕珠魄丹,总共三十六颗,你一并带走,可够你这一生使用了。此丹不仅能辅助修炼冰蚕神功,而且能解百毒,功效极为繁多,你轻易不要赠与他人,以免招引祸端。
  为师死后,你便将为师放在冰床之上,离开之时,再用坚冰将洞口封死就行,这样便没有人能够打扰为师安息了。将来你若归隐,便将为师寄存在嘛呢庵的物品取出,在五泉山上另找地方居住就行。从今日起,你要恢复胡荣之女的身份和胡善祥的名字,不要对人提起为师半句。至于胡荣,当年能够拼命将你送到我这里,想必现在也是不会害你的。此外,你到了应天府之后,便到碧峰寺去找道衍禅师,他在那里挂单等你。其他事情你便听他安排即可!”说完便垂下了头,抓住胡善祥的手也松了开。
  胡雪梅知道知道自己的师父已经过世了,经过刚才的缓冲,此刻也不再有多大悲伤。便帮柳紫莺简单地梳洗打扮了一下,接着又按照柳紫莺生前的交待,让其平躺在冰床之上。做完了这一切,也不急着离开冰洞,而是将冰桌上的冰蚕珠魄丹收起来之后,在冰桌上打坐调息起来。原来,雪山圣母帮她打通任督二脉,使她冲破玄关,练成了冰蚕神功的第七层之后,其实真气还不是太平稳,急需再加以疏导。不过,到了第二天的清晨,经过一夜的运功疏导,胡雪梅将体内的真气运行了几个周天,终于做到了收发自如。
  再次看了养育了自己十五年的恩师一眼,又在床前磕了三个头,环视了这七年来,自己每年都要随师父来这里闭关三个月的冰洞的四周,胡雪梅来到了冰洞的洞口前,这一次她不再像以往那样直接挥动双掌把封死洞口的冰墙击碎,而是运起冰蚕神功,将全身的真气集中到了右掌掌心,然后提起右掌向封死洞口的冰墙打去,随着“砰”的一声想起,一米来厚冰墙的正中央立马出现了一个能够穿过一个人身的窗口来。胡雪梅先将双脚伸进了口子当中,再就是身子,然后双手扒住窗口的边缘,注视了冰洞良久才松手滑了出去。原来,胡雪梅担心击碎了封住洞口的冰墙,再封起来便不是太严实,所以才用真气打出了这么个小口子来。也就是冰蚕神功操纵真气和内力的法门独特,无论是在体内运行之时,还是打出掌外之后,这真气或内力都能久聚而不散,形成一条线,犹如蚕丝一般,才能够做的到。就是道衍和尚这样的绝世高手见了,也说上一声服气。
  胡雪梅滑出冰墙之后,立即将冰墙上的窗口封死,便踏着老虎沟的透明梦柯冰川往下走,直到下了大雪山。便沿着古丝绸之路向东南而行,先是出了酒泉的地界到了张掖,再到威武直至兰州境内的皋兰山下。
  且说大雪山附近的居民近来几年,每到二月十五的前后三天,都会安排人守在二神庙,一旦听到巨响,便是冰川解冻,汛期将至,也好安排后面的祭拜活动以及生产活动等。可惜现在已经到了二月二十,守在二神庙的人依旧说是没有听到巨响。虽然附近的居民已经根据往年的经验,该转移的已经转移,该加固的也已经加固,可是没有听到巨响,在他们看来便是雪山圣母和雪山圣女不在大雪山上,离开了他们。没有了雪山圣母和雪山圣女的保佑,他们将重新回到没有人替他们出头的日子当中去,而那些恶人将便的猖狂起来。随着事情的传播,大雪山下的几个镇子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慌乱,且一直延续到了三月初,汛情完全过去,而又没有大的灾难发生,居民们才渐渐的安定了下来。然而,今年二神庙的祭拜活动却比往年隆重了许多,祭拜的人也多了,祭拜的时间也长了。
  就在大雪山开始出现慌乱的第三天的中午,皋兰山下的大道走来了一位身着白色蚕丝绸缎的女子。这位女子头戴斗笠,斗笠上垂下了轻纱,将面容遮得若隐若现。她不仅拥有及腰的长发,,而且还拥有柔美的身段,更因为步履轻盈,总让人觉得那是一条妖娆的曲线在移动。当你接近她的时候,你不仅会闻道一股淡淡的幽香,而且还会感觉到十分的凉爽,让你禁不住生出了想一睹真容的冲动以及“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崇高感来。
  此女子正是雪山圣女胡雪梅,不,现在应该称为胡善祥。正当胡善祥一边走着,一边思考着是否先会五泉山的嘛尼庵一趟的时候,前面大路傍边出现了一个茶寮,胡善祥便茶寮走了过去,打算坐下来喝碗茶,吃点面食,休息一会,再继续赶路。